<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39章 一文不值
    叶梓在品县待了一个星期左右,这一个星期都是断断续续在降雨,和之前比起来已经好了很多,但这样的降雨也给现场带来了很多的不便,来自全国各地的救灾物资运了过来,井然有序的分给大家,大部分人的脸上都凝聚着沉重。

    除了开始的时候叶梓和韩啸通了一次电话之外,后来再拨打就是关机了,看来也是没有电,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叶梓选择相信韩啸,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只有把韩啸让出去,让他去为人民服务,然后自己心里悄悄的担心,时时刻刻惦记。

    失踪的人数比想象中的要多得多,都几天了,生还的可能性越来越小,等待的人都希望下一个找到的就是自己的亲人,每次从前方运过来的灾民让人高兴也了令人失望,高兴的是你还活着,失望的是为什么活着的人不可以再多几个,我的亲人呀,你在哪里?

    叶家和韩家这边的人天天都在担心,都差不多是守在电视机和电话旁边度过的,电话响起来一定就是第一时间接起来,白淑娴现在都有点后悔了,那天怎么就没有阻止韩啸呢?他去那个地方,他不可能不去像那些当兵的一样救灾,危险就是肯定的,别人的儿子是儿子,她的儿子也是儿子呀,看见有当兵的在救援过程中被洪水冲走的,就想到了韩啸,心跟着揪起来,她是相信她的儿子比别人可能要强一些,但是有时候运气不好怎么办?不是有那种很会游泳的人在牛脚坑里面被淹死的吗?

    白淑娴没有给韩啸打过一个电话,就像韩啸以前当兵的时候一样。

    叶梓这边可以回去了,因为韩啸之前开了车过来,所以她不用和大家一起坐医院安排的车子回去,时间上可以充裕得很多,但是她不可以去找韩啸,一来是她根本就不知道韩啸在哪里,二来她也必须回去上班,今天赶回去明天就要去医院报道。

    车子缓缓的启动,然后慢慢加速开了出去。

    “妈,韩啸和叶梓不在家,怎么家就成了和尚庙了,全部都是素菜,吃得眼睛都花了。”韩文青在盘子里面挑挑拣拣,桌子上就两盘菜,一个炒青菜,一个番茄炒蛋,后面那个也只能算是半个荤菜,这样的菜都吃了好几天了,实在有些受不了。

    “你还有心思吃?”白淑娴都不想说话了,一个女人你老公和你闹离婚,每天还能一顿不那下的吃饭,还想着吃肉,这是多大的心呀?

    “妈,难到我要离婚了就该寻死觅活的?我死了别人只会高兴,我就是该好好的活着,我要和小七纠缠到底,想把我给摔了,门都没有。”

    “好了,好了,你要怎么样都可以。”白淑娴抚着额头,有点头痛,现在这个时候她听不得像韩文青这种尖锐的声音。

    听到开门的声音白淑娴才有点精神,家里的门只有家里的人才有。

    只有叶梓一个人进门,后面没有韩啸,白淑娴又朝后面看了看。

    “妈。”叶梓弯下腰去换鞋子,这几天都穿着这一双鞋子,不但脏而且还很潮湿,身上的衣服也是,这几天都穿的这身衣服,黏糊糊的,头发也粘在了一起,看着跟抹了头油一样。

    “回来了就好。”白淑娴帮叶梓拿着行李,包一点都不重。

    “就你一个人回来?”韩文青阴阳怪气的说话,她就看不惯叶梓现在这个样子,进门也不和她这个二姑子打招呼,完全就是不把她放在眼里嘛。

    “嗯。”叶梓这个时候也不想多说话,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她实在是很累了,这几天都没有睡好觉,回来还开了几个小时的车,身体吃不消,十分的想睡一觉,什么也不去想,其他的就等睡醒了才说。

    “妈,韩啸跟着大部队去抗洪抢险了,他叫你别担心,另外我实在有点累了,想上去睡一会儿。”

    叶梓上楼去睡觉,洗澡都顾不上了,人身体都软了,几乎是挨着床立马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白淑娴想起来叶梓娘家那边还不知道她回来的消息,给那边去了一个电话,得知女儿已经完好无损的回来了,王翠芬也就放心了。

    韩文青像一天没事情干的人一样跟着白淑娴后面说叶梓的不好,“妈,你看她还能睡得着,自己老公在前面抗洪抢险,她就一点都不担心。”

    “你的意思是你很担心你弟弟韩啸,我怎么就一点都没看出来呢?”该吃吃,该喝喝,睡觉就不用说了,这都好些天不去上班了,要不是公司是韩啸的,她这工作还能保得住,脑子怎么一点都不想事情呢?

    “弟弟跟老公怎么能一样?”总是能找到给自己开脱的理由。

    “你弟弟和你有血缘关系,你们一起长大….”多的也就不说了,说了也白说,有的人你和她说话完全就是浪费时间,还把自己搞得头疼。

    韩文青不说了,现在她妈一心就关心她的儿媳妇,她这个女儿在她妈的心里一点分量都没有了不是吗?提了包包要出门,还能去干什么,找小七呗。

    那种猫抓老鼠的游戏一点都不适合李珍,只要她跑出去了,每次都会被郑柏飞给抓回去,然后带到酒店狠狠的惩罚她,现在她都没有那个精力去做那些事情了,工作上突然就忙了起来,而且她也知道她的形象不太适合出入那些场所,幸好从来都没有被拍到过照片,就此打住。

    “嗯,明天要去日本….”李珍和她妈通着电话,本来说这个暑假让她父母过来北京这边玩,外公外婆都还没有看到过小外孙呢,但她又实在太忙了一点,现在又开始出差,这次是李珍第一次出差,去日本那边陪着领导参加一个会议,需要的人比较多,随行的翻译。

    要去日本?当老公的妻子要去日本他居然一点都不知道,看样子她这老婆也没有想告诉他的意思,要不是他进门听到了,估计人明天走了之后他才知道吧?出差也不行,出差也该先给他说。

    “日本就不要去了,好好的就在北京呆着。”郑柏飞站在门口就说了,他既然说了不让去,那他就有办法,高翻院那么多人,就算是需要人也不差他老婆一个是不是,换另外的人去就好了,他的老婆只需要有个体面的工作就可以,至于其他的不需要。

    “小郑回来了?”显然李珍妈妈在电话那头听到了郑柏飞的声音,他说的话也听清楚了,有点担心自己的女儿,怎么就不让去日本了呢,和领导随行去参加会议也是一种工作经验,对以后的发展还是很有帮助的,她的女儿读了那么多的书。

    “妈,改天再给你打电话。”李珍匆匆的挂了电话,看着郑柏飞,瞪着她,眼睛里面射出去的全部都是小刀子,幻想着在郑柏飞的胸膛上划了无数的小道道。

    “就去两天,明天一早走,后天晚上就回来了,你也知道日本那个地方就在咱们旁边,坐飞机过去跟去邻居家串个门一样简单,你不用太担心的。”李珍面上笑眯眯的看着郑柏飞,不想惹毛了他。现在李珍已经没有了奶水,两个孩子读送到了奶奶那边去照顾,李珍和郑柏飞单独住在一起,说是让他们过二人世界。

    从郑柏飞手里把他的包接了过去,看着他换鞋子,等他换好了,李珍挽着他的手进去。

    “你要是想去日本的话,等忙完这一阵子我陪你去。”这就是不同意李珍去日本工作了,两天也不行,脱离了他的掌控范围不行,要知道李珍前段时间可不怎么听话,随行的领导也就不说了,还有她那些男同事,不是很放心。

    “我是去工作,又不是去玩。”李珍有些生气,把郑柏飞的包往沙发上那么一扔,扔得不是很好,掉了下来,自己又赶紧跑过去拣了起来,瞧她干的这点事。

    “工作也不是只有你才能干。”会日语的人很多,高翻院从来就不缺会语言的人,就是同时会几国语言的人也是有的,李珍在里面真的就算不上什么,要出头的话真的很难,除非慢慢的熬,熬完了之后还得看运气和机遇,天时地利人和之后才能上去。

    李珍站在哪里就不动了,知道郑柏飞一直就是一个强势的人,没想到现在都干涉到她的工作上来了。

    “郑柏飞你别这样好不好,我是一个独立的人,一个成年人,我要工作,我寒窗苦读那么多年……”义愤填膺,滔滔不绝,说了一大堆,意思就是她李珍这次出国工作两天一定要去,郑柏飞你没有权利干涉她工作,小脸憋得通红,因为有点想骂人,但是面对的是郑柏飞,她又不敢骂,只要她张口骂了,那她就绝对去不了了,郑柏飞这个人绝对能十倍以上惩罚她,直到她求饶。

    与其后面来求饶,不如现在好好的说,李珍就是和郑柏飞好好的说。

    而郑柏飞是那种你好好的说,但他未必就会认真的听的人。

    “你说了什么?”郑柏飞把衣服脱完,准备换一身休闲的衣服,他这个人就是工作的时候就认真的工作,回到家了就该享受生活,有句话不是说吗?家里老婆孩子热炕头,不过李珍这个人现在显然还没有完全融入到夫妻生活中来,比如说现在他都把衣服给脱完了,可是衣服呢,她只顾着自己不听的说,没给他找衣服,一个不合格的妻子。

    李珍气结,说了那么多,难道还让她重新说一遍不成?

    “你学的是日语专业,难道学这个的时候就没有一起学一学日本的文化?”比如说像人家人本那些女人一样专心的照顾老公和孩子,一旦结婚了就是以家庭为重,对比之下,他这样的家庭需要女人出去抛头露面吗?他分分钟赚的钱都超过她一整年赚的,所以李珍的价值如果是用工资来衡量的话,在郑柏飞面前就是一文不值了吧。

    李珍装不懂,日本文化肯定是要学一些的,郑柏飞什么意思她也大概猜到一些,可她就是不会那样做,她是中国女人,在中国,女人是可以顶半边天的。

    从衣柜里面把衣服裤子拿出来,然后自己一件一件慢慢穿,李珍就站在旁边看着,那眼神怎么说呢?不像是看裸男的眼神呀,带着杀伤力。

    李珍就在脑子里面想自己已经把郑柏飞给按到了床上,把已经穿上的衣服又给他脱了下来,用他的皮带抽他的屁股,最后他不得不跟自己求饶,想着想着就笑了。

    “你该不会是在意淫我吧?”郑柏飞抓着李珍的下巴,让她抬起头来看着自己的眼睛,明知道不是那么回事,他愿意说。

    “意淫你?”后面也就不说了,他有什么好意淫的,要长相也太普通了点,至于身材嘛,这个世界上比他身材好的人多那里去了,她意淫他,笑话。

    拍掉郑柏飞的手,“老郑,你一定是没有看清楚自己。”

    老郑!!他是老郑,原来他都老到可以让李珍叫他老郑了,看看李珍,也是,他比她大了那么多,突然就想到了老牛吃能草这个事情上来,有些少儿不宜的片子里面老是有那种大叔和萝莉相拥的镜头,咳咳咳,想得有点远了。

    “今天晚上不准备给我吃饭是不是?还有时间站在这里。”

    “那吃鸡蛋面?”

    “又是吃面!”和李珍两个单独住的这段时间两个人长期都是吃面,吃面简单快捷,关键是李珍也只会做这个,要不就是西红柿炒鸡蛋,再挑一下那要不就是喝稀饭吃泡菜,泡菜也是外面买的,反正就这几样,没得选。

    “那要不你来做?或者我们出去吃?”有得吃就不错了,还想怎样?两个人都上班,早上一起出去,晚上回来的时间也差不多,难道因为她赚得少点就该她做饭,现在她愿意做,那郑柏飞就该领情是不是。

    “如果我去日本出差的事情,你不干涉的话….”

    “那还是吃鸡蛋面吧。”为了一口吃的就把自己刚才说的话当屁放了,这不是郑柏飞的风格。

    一会儿面上来。

    “不是鸡蛋面吗?一点鸡蛋都没有!”

    “你以为鸡下蛋不费劲儿呀?你还天天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