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38章 我是一名军人
    第438章我是一名军人

    “穿上吧。”因为弃车步行过来的缘故,买的那些吃的也没拿多少过来,但给叶梓带的这件衣服还是拿了过来,他给叶梓穿上,拉上拉链,摸着她的脸,很心疼,这才一天不到的时间,脸怎么就小了怎么多?

    “叶梓,赶紧走,雨越来越大了,你两口子有什么话等会儿再说呀!”罗叶提醒到,这两个人感情真好,在雨中这么深情,让人羡慕。

    情况确实不容许现在谈情说爱,流离失所的人那么多,他们两个现在在这里有秀恩爱的嫌疑,不太好。韩啸帮着叶梓搬东西,东西其实并不多,现在现场就是东西少,人多,一会儿东西就给搬了过去,更高一些的地方。

    “阿嚏。”叶梓打了一个喷嚏,头有点晕乎乎的,感觉不太好。

    “是不是感冒了?”韩啸摸摸她的头,额头上的温度还算正常。

    “还好。”叶梓了解自己的身体,可能刚才有点冷,这会儿身体就给出了信号,但她不准备吃药,因为昨天晚上两个人在一起没有避孕,万一,她是想万一呢?

    任然没有办法睡觉,这个点还有人陆续被救上来,被救上来的人已经大多已经筋疲力尽,还有不少在人群中找着自己的亲人,大半夜的只有靠声音,都是能理解的,有点吵,还是时而有哭声传过来。

    那边刚救上来的女孩子听说父母都被冲走了,现在就她一个人,在哪里安安静静的看着下面已经被洪水冲得面目全非的家园,默默的流泪。

    “到帐篷里面去。”叶梓走过去把人往帐篷里面拉,虽然穿了雨衣,站在雨中也是很冷的,拉不动小姑娘,她还有点倔,死死的看着下面,最后吼了出来,那种沉默后的爆发,然后扑在地上嚎啕大哭,她从此成了孤儿,父母都没有了。

    叶梓紧紧的把人给拥进怀里,把她的头按在自己胸前,年龄不大的一个孩子经历父母的生死,眼睁睁的看着父母被洪水给冲走了,只有她抓着那棵小树,只有她能抓,多一个人或许小树就断了,都得死,她的父母要她活下来。

    后半夜雨更加的大了起来,那个小女孩身上穿着叶梓的大衣,有些长,眼神呆呆的也不睡,就是红着眼睛,从开始的时候吼过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话。

    韩啸紧紧的抱着叶梓,她现在有点发热,脸色绯红。

    “我没事,要不你出去帮忙?”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就有可能会更多的人得救,韩啸当了那么多年的兵,国家培养了他,即便是他退伍了,他也是军人,受过专业的训练。

    “那你不要乱走,在这里等着我回来。”韩啸出去帮忙,他是一名军人,他不可能看到现在这种情况无动于衷,很快就消失在黑幕之中。

    叶梓看看周围,都是些灾民,她不能在这个时候生病,她必须好起来,出去找了个没人的黑暗的地方进了梓香园给自己找了些可以吃的药吃了,然后拿了一些出来,不敢多拿,就拿了几瓶装在兜里出来。

    快天亮的时候雨小了很多,救援也差不多了,有的搜救兵太累了,就那样躺在湿漉漉的地上睡着了。

    王翠芬这一晚也是没有睡,想起了给叶梓打个电话,明知道打不通还是继续打,打完之后问叶建国说叶梓不会有事吧,那么大的洪水,叶梓不会水,要是真的冲到了,怎么办,熬着夜,脑子里仿佛都装满了草,有点乱七八糟的。

    “不是说韩啸也去了吗?打韩啸的电话!”

    对呀,打韩啸的电话,韩啸的电话能打通,说现在和叶梓在一起,很安全,水位已经开始下降,下午的时候灾民和伤员就应该转移了,叶梓到时候也能跟着出来。

    看了一眼叶梓,她现在正给受伤的人包扎伤口,是在洪水被冲走的时候受的伤,身体上的伤其实已经算不上什么了,主要还是心灵上的伤太重了,没了家也就算了,人还没了。

    “第一个洪峰已经过去,趁着现在赶紧把灾民们都送出去,预计下午到明天还会有一次洪峰……”那个罗叶看上的当兵的继续喊话,大家在官兵的帮助下陆续转移,昨天泥石流的道路已经疏通,车子已经开了进来。

    “你不跟我们一起走?”韩啸把车钥匙给叶梓,车上加了足够的油,还有一些吃的,车上还可以多拉几个灾民。

    “我是一名军人!”哪怕是曾经的军人。

    叶梓明白了,看着韩啸转身融入到那些官兵中。

    范可欣跟往常一样给张自然拿了领带来给他打,这是妻子对丈夫的爱,今天挑了一天暗红色的领带,心情很好,和外面的天气恰恰相反,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她很幸福,有个好老公,现在肚子里面还有两个人的孩子。

    “我自己来。”从范可欣的手里把领带接过去,今天有点不想让她帮自己,眉头微微皱了皱,松开,快速的给自己打了个最简单的,生活不就是越简单越好吗?搞那么复杂干什么?

    “怎么了?”张可欣觉得今天她老公有点不对劲儿,对她似乎有点冷淡。

    “你是故意的吧?”本来不想说,可你要问。

    “什么?”装,装着什么都不知道,她是无辜的。

    “算了,没什么。”

    看着自己老公转身出去,张可欣的手捏成了拳头,为了那个女人来问她?果然两个人不简单,到底是不是曾经就已经认识的人?

    李小佳今天有点提不起精神来,原本以为早点来就可以早点见到老板,结果说他去了灾区,他去抗洪抢险吗?前面那么多的官兵,难道就差他一个,她有点想不通。

    觉得韩啸的身份不适合去抗洪抢险,身价在哪里,要是出个意外,后面的留不敢去想,有点心神不宁。

    “韩总不会有什么事吧?”和旁边的同事说。

    “怎么会有事?你不知道韩总曾经当过兵,还是那种特种兵。”特种兵你知道吗,就是那种从军人当中选拔尖的再训练,除非是运气特别的不好,执行任务的时候自保就是最基本的,怎么会出事?

    听同事这样说,她多少有点放心了,然后就更加的迷韩啸,原来他曾经还当过兵呀,难怪身姿那么挺拔。

    白国庆在公司直接设了一个募捐箱,在公司范围内为灾区人民募捐,多少不限定,看各人的心意,至于公司层面上捐多少出来,这个还得等韩啸回来再说。

    白国庆最近有点头疼,结婚的时候不是答应李静婚后要搬出去住吗?两个人房子都看好了,到他妈这里就是不同意。为什么要搬出去住?他们两个老的现在就白国庆这么一个儿子,孙子也只有一个,就想大家住在一起,能看着儿子,也能看着孙子。

    “目前生活在一起不是好好的吗?难道有什么矛盾?”国庆妈这话是看着李静说的,结婚才多久就要搬出去住,难道她这个做婆子妈的人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以前那些事情她都不提了不是吗?还要她怎样?

    李静为什么要坚持出去住,国庆妈对她不是不好,可以说真的这样生活在一起,目前就只能说是相安无事,而这种相安无事是建立在她什么都不说得基础上。她很清楚国庆妈还是没有真心的去接受她,她只是为了儿子和孙子让步了而已,李静这边也是为了丈夫和儿子让步。

    搬出去住,不天天见面两个人都舒服,她好我也好,为什么就不同意呢?她李静又不会把她的儿子孙子给拐丢了。

    “我就说让你结婚前就把事情说清楚,现在婚都结了,还能怎么办?”李静妈在电话里面安慰着女儿,谁能看得出来国庆妈说那种当着儿子一套,背着儿子一套的人?恐怕在国庆的眼里他妈就是天下最好的婆子妈吧?当着儿子的面要给儿媳妇洗衣服,说年轻人上了一天班也累了,结果转身国庆不在家的时候就说自己腰疼,不能累,家务活都让李静干,要知道李静开店后很忙,她这个当妈的都没有让她动手干家务活。

    就说以心换心吧,我对你好,时间长了你总能看得到吧,李静妈只能这样教自己的女儿。当年她就是这样对李静奶奶的,但是那个老太婆好像一直就没有领情过,只享受她的照顾,完了之后要死了没说她一句好话。那个时候大家都上班,还有两个孩子要管,还有那么多家务活,指望专门照顾李静奶奶也是不可能,但她可以摸着良心说,自己绝对就是没有虐待李静奶奶,吃的用的都给了,帮着洗呀刷呀的,结果人到处说她不孝顺,差点没把李静妈给气吐血。

    “算了,你过好你自己就行了,不要想那么多,实在要搬出去你让白国庆去说……”想着过去那些日子,李静妈又这样教女儿。

    李静一点都不后悔选择和白国庆重新在一起,白国庆确实是爱她的,可这日子现在就成了这样。婆媳间有问题,但老公看到的就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她提出来还是要搬出去住,理由不好说,怎么说,她去和白国庆说和他妈没办法生活在一起,国庆自己有眼睛,两相一对比,搞得好像她成了那个放不下过去的人。

    国庆妈这边呢有什么事情和韩啸妈说,就说自己这个儿媳妇吧对她不可能是真心的,才结婚多久就想着要搬出去的住,就那么不想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人老了一点意思都没有,谁都嫌弃,把自己说得有点可怜,想孩子和自己住在一起,有个什么大家照顾起来也方便不是,偏偏闹着要搬出去住。

    “搬出去住有什么好的,她那么忙,难道还能给国庆煮饭不成?”现在的年轻人就想着自己生活安逸了,孩子都有了,老想过二人世界,也没有主动要照顾老人的心,幸好现在自己还能动,以后要是不能动了该怎么办?媳妇有点靠不住呀,指望动不了的时候媳妇床前伺候好像都成了奢望。

    “不会吧?”白淑娴不是很了解李静,见过几次觉得人应该不会那样吧,但也说不准,毕竟生活在一起的人不是她。

    “怎么不会,我腰疼,就喊她帮忙洗个衣服什么的,意见大哪里去了…..”这都是国庆妈自己想的,想李静肯定和国庆说了,不然她儿子为什么跑来和她说要搬出去住,国庆那样子就是已经知道了。

    两个人聊了很多,又交流了一下做婆子妈的心得,白淑娴让国庆妈把李静当自己女儿看这样就好了,要是你自己的女儿,做点什么就不是胡会计较了吗?比如说洗个衣服的事情,不是还有洗衣机吗?为什么就非得要人去洗?还有很多事情儿子也能干的,不要说儿子上班累了的话,媳妇不是也一样的上班?让国庆妈多体谅一下年轻人….

    挂了电话,也不知道国庆妈听进去没有,她这个兄弟媳妇和谁都好相处,唯独到了儿媳妇这里出问题了,看来这世间的婆媳问题还真的是个问题。

    叶梓这边和灾民一起都转移了出来,灾民太多一时半会也没有办法安置,只有搭帐篷先住着,就近的医院也是安排不完,先安排那些伤得很一点的,一般情况的就只能是和大家一起,叶梓这一行医生就必须还要留下来,还好已经到了这边的城边上,吃口热饭是没有问题的。

    昨天晚上的那个小姑娘已经没有跟着叶梓了,想她那样的孩子这边还有几个,家里的人的都没有了,失去孩子的父母也不少。负责的人把这样的人聚在一起,让他们临时组合在一起,失去父母的孩子和失去孩子的父母呆在一起,大家相互安慰着。

    看着今天早上出来的方向,雨小了很多,但听说上游的水不断的往这边奔腾过来,很快这边的水位就要升高,露出来大半截的房子又要淹没下去,心里祈祷着所有现在还奋斗在一线的人平平安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