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37章 上天无情,人有情
    第437章上天无情,人有情

    “到了没有?”韩啸给叶梓打电话,算着出发的时间差不多也该到了。

    “没呢,下着雨,车子开得比较慢。”还有没说的,不光是下雨的问题,有的地方积水比较多,车子没办法开过去,绕道行驶呢,不过估计也快到了,天黑之前反正是肯定能到的,原本预计四个小时就能到的,现在都走了六个多小时了。

    “哦,那你自己注意,有什么给我打电话。”出门在外怎么可能放心,下暴雨的时候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去的那个地方山多,可千万不要出现泥石流或者山体滑坡什么的,叫人很不放。

    叶梓挂了电话,司机的情况就是车子绕到后已经开出了一段距离,但是现在还是不能开了,前面道路积水太深,车子过不去,大家必须下来步行,带着自己的行李步行,大家脱了鞋子光着脚,把裤腿卷起来走,冷得不行,还很咯脚,不知道这积水的路上到底有些什么东西。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前面跑过来一个人,对着大家挥手喊话,叶梓站在后面也听不清楚前面到底说了什么。

    “完了,现在过不去了,说前面山体滑坡严重,现在咱们必须在这里等。”

    雨这么大,周围一个避雨的地方都没有,穿着雨衣,冰凉冰凉的雨衣贴在背上手臂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汗毛都抗议着竖了起来,天灰蒙蒙的有点冷,站在水里等的滋味儿很难受。

    被滞留在这里的不光是叶梓这一行医生,还有好些人堵在这里,看样子好像有新闻记者,那边已经等不及了,新闻的实时性并不允许他们在这里做过多的停留,好像在商量着让男人们先行,女士们在这里等雨小一些,女士们也很勇敢,说要一起走,坚持着一起就走了,在这种天气里面即便是走,也走得很慢。

    叶梓看看天,这个雨什么时候能小一些呢?

    老天无情,人有情,后面不停的有人上来,运送物资的,救援的,抗着东西步行。没过多久后面有序的跑上来一群官兵,扛着铁锹,听说是给

    眼看着天就快要黑了,堵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叶梓这边带队的医生决定大家继续朝里面走,务必在天黑得很之前一定要赶到目的地,等毕竟不是个办法,谁也没有办法预计这个雨到底还要下多久,这样的大,天气预报等于都失灵了。

    越往里面走情况有些超乎想象,不太好,似乎又和想象当中差不多,前面就是山体滑坡发生泥石流的地方,不能走了,刚才过去的官兵们已经在抢救被堵了的道路,时不时的山上还往下面掉点石头什么的,看得大家心惊胆战的,这个时候冲在前面的永远都是人民子弟兵。

    即便是人力,那速度也是惊人的,很快开出来一条道,有人开始指挥着大家有序的跑过去,跑几个人过去,然后停下来再看看情况,然后再喊跑,没有犹豫的时间,只需要听着口号行动。

    跑过去之后偶尔能听见不远处飘过来的哭声,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前面有救生队在作业,再往里面走,心就很凉了,路边有打捞起来的尸体,亲人跪在旁边哭都哭不出来了,有的者是家就在下面,但被水淹着半截,看着都是绝望,无家可归;还有的坐在屋顶上,攀在高一点的树上等着人去救,叶梓所站的高处这边,不停的有人喊着话,给那些还没有得救的人增加信心。

    “看吧,天若有情天亦老,老天爷就是最无情的,翻脸就夺去了多少人的性命。”罗叶感叹着,这个时候看到那些画面无疑都是揪心的。

    “快走吧。”前面有块空地,搭了不少的帐篷,那边有负责接待他们这些医生的,伤员也在那里。

    各家媒体都在铺天盖地的采访报道,进行现场直播,拍到镜头里面的画面很震撼,原来天灾就是这样降临的,家园被洪水吞没着,人在自然灾害面前是如此的渺小,看着那一幕幕一幅幅的画面,叶梓眼睛发红,心里湿哒哒的。

    这里已经来了不少医生,不少的人躺在帐篷里面被医生们紧急处理着伤口,叶梓这一群人很快就加入了进去,带来的药品有些不够,大部分的药都放在了来的车上,只能用着现有的,药不够,有些需要麻药的,现在就没有办法。

    药让给受灾的群众,当兵的咬着牙让叶梓缝合伤口,叶梓已经尽量快速又轻的操作,但还是能看见他额头上的汗水顺着脸颊往下面流,痛那就是肯定的。

    “诶,伤口不能碰着水呀是!”叶梓跟着追出去,人已经消失在雨雾中,声音也随雨雾而去,叶梓再一次红了眼睛,想起了韩啸,那些年韩啸也是这样过来的吧,可敬可爱的人。

    儿媳妇去了现场,白淑娴不可能不关心,一整天都守在电视机旁边,每个台都看,受灾的地方有点多,叶梓当时回家取东西走得急,也没有说她是去的那个点,白淑娴搜索不到叶梓的身影,难道这个时候还没有到?

    韩啸是和韩文青一起回家的,韩文青先进门,韩啸停车。

    “这电视上都没有看到叶梓的身影….”白淑娴说着有点担心,电视画面中那么大的雨,还吹着风,洪水那个速度也快,谁知道什么时候会不会多冲出来一条河,人的生命说没就没了。

    “担心那么多干什么?他们是医生,呆的地方都是高处,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妈,你现在应该关心的是我,我都要离婚了,一辈子的事情,我这一辈子呀…..”韩文青觉得她才是那个最可怜的人,现在就该受到大家的呵护,今天没有去找小七,小七当然也没有找她,离婚的事情卡在这里不谈。

    韩啸皱着眉头看着电视上的画面,叶梓去的是那里他当然知道,从兜里摸了电话出来给叶梓打,实际上今天下午已经打过几次了,但都没有人接,看来已经到了现场,一定是很忙才没有接电话。

    “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甜美的声音,冰冷的语言,刺激着韩啸的神经,叶梓在他面前一直以来都是个弱女子。

    “妈,我现在去叶梓那边。”韩啸收拾了一点东西下楼,他突然觉得自己实在不该让叶梓就这样去了那边,他应该一早就跟着去的,也好过现在这样的担心,她就带了那么点东西,晚上怎么睡?衣服是不是都湿透了?想到这里赶紧又折回到楼上拿了一件叶梓的大衣下来,晚上就算不能睡穿着也应该不会冷。

    “这个时候去?吃了饭去呀!”白淑娴追着韩啸出了门。

    “不了,叶梓估计现在都没有吃上饭。”那个地方估计现在也吃不上什么饭,也许吃的就是方便面。

    “那你一会儿在小超市里面多买些吃的过去….”

    韩啸的车子已经开了出去,消失在雨雾中,路过小超市的时候,买了不少的方便面和矿泉水,这些一定会有用的。

    白淑娴进门的时候韩文青已经坐在桌子边吃起了饭,你说这人心得有多大,兄弟媳妇去救灾现场就不说了,你兄弟也去了那边也不说了,那你自己都要离婚了,还吃得下饭,怎么吃下去的,伤心难过从哪里都看不出来,就是面上精神不好,当妈的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女儿了。

    “你别顾着你自己吃呀,甜甜都还没有上桌子。”当妈不先顾着自己的孩子也真是没法说了。

    “妈,我伤心,我难过,我再不吃东西,我就垮了。”

    家里电话这个时候响起来,也不知道是谁打过来的。

    “亲家你别着急,韩啸已经过去了,听说像叶梓这样过去的医生都是在高处的,问题不大,放心…..”

    王翠芬本来只听叶秋说叶梓这两天有事不过来了,也没有想着她就是去了救灾现场,刚才打开电视机看电视的时候就那么一个画面,她确定那就是叶梓,心扑通扑通的跳,想着也许就是自己眼睛花了,这孩子去那种地方怎么都不给家里说一声的?打电话说是关机,只好给韩啸家里这边打。

    怎么可能放心,开始是王翠芬一个人关注电视机,现在全家都开始关注电视里面的新闻,还专门给叶建国打了电话,让赶紧回来。

    在路上韩啸给白国庆去了一个电话,告诉他自己去了哪里,公司的事情在他回来之前就让白国庆主持。

    “我们这边要不要也组织捐点款?天灾面前……”白国庆建议着。

    叶梓觉得实在有点不舒服,下了这么大的雨,到处感觉都是潮湿的,空气的湿度肯定都是百分百的,很冷,来的时候又是踩着水过来的,身体的温度都没有怎么恢复就开始忙,忙了一阵子天就黑了,还没吃东西,很饿,但大家都没有吃东西,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的温度,现在还算正常。

    “叶梓,那边有几个发热的,我去看看,天黑了,这些病人明天才能陆续送出去。”同事和叶梓说着。

    官兵还打着手电筒在搜救,不管是那里,有好多人都失踪了,失踪了不等于就死了,那些家属期盼着,不能说就不给希望,黑暗中那束光还得撑起来,希望破灭了,人就绝望了。

    “大家都过来吃东西了。”负者医疗这块的人喊着,都是些干粮,面包和饼干,然后每个人发了一瓶矿泉水,热的饭食是肯定没有的,没有地方生火,也不会有人有时间煮饭,大家坚持一下也就过去了,没有说什么,安静的领了东西去吃,吃完了还得继续工作。

    睡觉今天晚上肯定是不行的,地上都很湿,折叠床全部都给了病人,有个凳子坐就不错了,现在后悔只穿了这么点衣服出来,没有一件长袖衣服,冷得很。

    有时候老天的事情根本就无法预测,晚上差不多快十一点的时候雨越下越大了,叶梓他们呆的这个地方已经不行了,水位还在上升,如要完全保证安全就必须搬到更高的地方去,现在有点混乱,很糟糕,不少的灾民已经恐慌起来,他们已经经历过一次生死,再来一次受不起了,很但心。

    “大家不要怕,雨势现在还不是很大,完全有时间撤离……”一个穿着军装满身是泥巴的军人拿着话筒在喊话,也看不出来鼻子眼睛,脸上也是泥巴。

    “先护送老弱病残妇女先走….”

    喊话持续着,现场开始稳定了下来,叶梓和罗叶收拾着带来的东西,还要帮着把帐篷搬到高处去。

    “好帅呀,我决定了,我要嫁给他。”罗叶看着那个喊话的当兵的。

    “你是怎么看出来他长得帅的?”叶梓狐疑,她看了一眼,实在就看不出来,一脸的泥巴,倒是身体强壮是衣服藏不住的。

    “我就是看出来了。”罗叶又看了一眼那个人,来的时候她就注意那个当兵的人了,应该是个小头头,一直在指挥救援,一直都没有休息。期间她抽了一点时间出来给他送了一瓶水过去,可能实在是口渴了,喝了一口,还对她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又把剩下的瓶子递给了她,那瓶子里面还有点水,可能是人家没好意思喝完,罗叶都留着呢。

    “就算是长得帅点你这就要嫁了?”叶梓笑话着罗叶,说点笑能让她的心好一点,今天一天都太难受了,眼睛里面看到的都是伤感。

    “你不会懂的,那种血气方刚,那种英勇无畏,那种舍身忘我……叶梓我想我是迷进去了。”罗叶说着看着,开始担心起来,那个人然所有的人先走,他要走在最后面,最危险的那就是他了?

    叶梓想说她怎么不懂,她老公之前就是军人,她懂的,然后眼睛开始发酸,因为她产生了幻觉,那个在人群中寻找的人是她的韩啸吧?是不是她看错了?可那个人分明就是呀?发着光发着热的韩啸向叶梓这边走来,叶梓定在哪里,动也不能动,眨眨眼睛看得更清楚,哦,她的韩啸,扑进怀里,果然就是那个一直都能温暖她的韩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