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36章 韩啸的女人
    谁说不够激情了,激情的部分不是给外人看的,只能自己享受。?火然?文.?`o?r?g

    韩啸就是冰里面包裹的那团火,进了房间外面的冰就立马融化掉,火熊熊燃烧,叶梓仿佛看见了韩啸眼睛里面的小火苗,跳动着,东倒西歪的跳动着。今天晚上也是神了,叶梓怎么看韩啸他都是动来动去的,不是东倒西歪就是左右摇摆,就是不能好好的站着,也许是她喝多了,可她分明又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现在她在干什么呢?把火燃得更大一点吗?韩啸托着她,她把手伸到韩啸的衣服里面,掐着他的腰,有点嫉妒,男人为什么和女人就是不一样呢,韩啸腰上的肉掐不起来,太过紧实,腰还是是扁平的和女人腰的圆润很不一样。

    “这是什么?”没有办法叶梓在韩啸肚挤眼哪里手指打着转转,这个男人太过严肃,一般人肯定这个时候就笑得不行了,原因是痒痒呗,她的男人不会,面无表情淡定的看着她,任由她下手,但她知道这个男人你闷骚得厉害,不然为什么他身上的皮肤那么烫,烧的呗。

    叶梓不知道韩啸在怎么把身上的衣服给脱了的,抱着她光着上身,摸着他结实的胸膛,心脏碰碰的跳动,沉稳而有力,一下一下很有节奏感,和韩啸吻她的节奏却不同,他吻她是没有节奏的,找不准节奏,所以她只能仰着头讲自己送上去,更近一些,两个人都省力,因为省力所以可以得到更多。

    “不要。”小绵羊总是喜欢在大灰狼靠近的时候说不要,明明就知道肯定是要的,这样说不是激起大灰狼的战斗力吗?大灰狼喜欢可口的小绵阳,软软的身子,水汪汪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睫毛,叮咚叮咚,小绵羊你做好准备了吗?

    “不要什么?”不要呻吟吗?那现在亲爱的,你口子发出来的声音让我是如痴如醉,我醉了,醉在你的身上,你就是我的解酒药,和你肌肤相亲,冰冰凉凉,皮肤贴在一起的地方又火辣辣得厉害,跟抹了辣椒的伤口一样,忍不住要去抓,要去狠狠的挠。

    韩啸一向都喜欢直接,不喜欢轻风细雨,他要做就做狂风暴雨,抱起来叶梓,让她双腿缠在自己的腰上,疾风骤雨般的吻就跟了上去,让叶梓喘气都来不及,所到之处全部都化成了水,荡漾起来,女人果然是水做的,荡呀,漾呀,柔软得不行,千变万化,随心所欲。

    灯都来不及开,只有来不及拉上的窗帘透过来那么一点点的光,晃动着,一会儿在他身上,一会儿在她身上…..

    “大晚上的不回家,住外面,这是嫌弃我这个二姑姐妨碍到他们了?”

    之前韩啸是先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说是晚上就不回家了,和叶梓两个人都不回家,利于没有说,白淑娴也不会问,儿子和媳妇两个人感情好,要在外面浪漫一把,她这个当婆婆的也不会拦着,是好事情不是吗?

    “你管他们那么多干什么?你要是觉得自己妨碍到他们了,那你就少说点话。”不满意女儿嘀嘀咕咕的样子,自己的事情都管不好,你管你兄弟和兄弟媳妇的事情,不要以为她不知道今天你韩文青出去那一趟去了哪里,她也懒得管,现在离婚不离婚的,你自己年龄也不小了,自己就能给做决定,这个事情她还没有给韩啸爸爸说呢,想起自己老公该对自己发火了,有点头疼,怪她当初没有阻止这个不合适的婚姻呗。

    有些事情有些感情韩文青未必就不清楚,小七那样的年轻小伙子和她在一起不会是真爱的,她一直以来都是麻痹着自己,让自己看不清楚,其实内心的深处什么都知道,人家跟你就是有所图的,之前还让她生活得很幸福,假装有人爱自己呗,现在也不愿意接受现实,所以今天上理发店找小七了,也不要脸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小七认错。

    “大姐,你回去吧,其实我们一开始就不合适。”青着眼眶的小七和韩文青轻轻的说,他知道现在不能过分,面前的这个女人翻脸就能和他大吵大闹,还有他挨打了,韩啸打他了这个打他也认了,谁叫他靠着韩文青才有的今天呢?

    想了一天小七的态度,什么叫不合适,之前和她结婚的时候怎么就不想想合适不合适了?结婚几年了来说不合适?

    “妈,现在小七真要和我离婚,我不想离婚,只有韩啸能帮我了…..”韩文青一边说一边去观察她妈?说自己真的不能再离婚了,说她这辈子就都成了笑话,她成了笑话,别人也会笑话她这个当妈的,但如果韩啸能同意让她入点股的话,一切就会稳定下来,小七觉得她有靠头….

    白淑娴听着韩文青说,听不进去,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你的婚姻都要靠金钱老维持了,那还是婚姻吗?又不是真爱,小七不爱你,你也不爱小七,韩文青只爱她自己,从来都不为别人考虑一下的。

    看着韩文青那黑色的指甲,白淑娴真的想直接上手去帮她扣了,看着心烦,她要是男人也会对这个女人爱不起来,一点都不美,还不懂审美,自私自利,她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东西出来?

    “你有几天没去上班了?不准备上班了?”

    “妈,我现在在和你说我的婚姻….”

    “你的婚姻你自己做主,结婚的时候是你自己做主的,要离婚了也只能你自己做主,别人帮不了你,但你的工作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你天天呆在家里不去工作,那你干脆就把工作辞了,把位置给让出来。”白淑娴不想惯着韩文青,她今天这个样子也许就跟自己之前惯着有关系,没吃过什么苦,认为所有的人都欠这她的是不是?

    婚姻都要没有了,再没了工作?

    “我去还不行吗?是不是韩啸和你说了什么?”她是觉得肯定是叶梓在背后干了点什么,然后韩啸这边找她妈说了。

    “你就不能先看看你自己?”韩啸说不说什么有什么关系?韩文青现在干的这点事,她当妈的就是看不过去了,有点什么事情总是从别人身上去找毛病,打死都不是自己的错,自己一点问题都没有,就是全世界都对不起她。

    韩文青不说话了,心里很不舒服她妈这样说,但她住在娘家,要靠她妈的事情很多,她妈现在看她的眼神不对,和以往不一样。

    酒后放纵的结果就是第二天起床晚了。

    “你怎么不叫醒我呀?”叶梓找着自己昨天晚上穿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韩啸叠好了放在床头柜上面,打开,但是有褶皱,都是昨天晚上留下来的,可想而知昨天晚上有多疯狂了,不能穿也要穿,难道还光着是出去不成?

    时间上真的来不及了,韩啸开车送叶梓回去收拾点东西,现在时间是七点多一点,这是叶梓自己的生物钟,上班要起床的生物钟,如果是平时上班的话从家里出发肯定就不会晚,刚刚好那种,但是现在从酒店先回去收拾东西,再去医院那是一定要晚的。

    迟到了,叶梓从韩啸的车上下来,要去的医生们在医院门口的空地上集合,都能看见她,脸上火辣辣的走过去,不会是大家都到了,现在就等她吧。

    果然就是这样。

    叶梓提着包站都最后去,然后看着韩啸开着车子离开,心里还是舍不得。

    “你有老公送还来这么晚?”旁边一个并不是很熟悉的女医生打趣叶梓,脸上的笑容暧昧不明,叶梓无地自容,幸好人家没有继续说下去,能主动提出来要去做自愿者的人人品都不会差到哪里去,所以这个女医生人也不错,就是和叶梓开点小玩笑,缓和一下气氛。

    医院包的大巴车开过来,大家陆续的上车,叶梓和刚才的女医生坐在一起,女医生叫罗叶,她自己说着名字就和叶梓有缘,她的名是叶梓的姓,所以两个人肯定能成为好朋友。

    叶梓笑笑,看着自己身边坐的这个干干净净罗叶,接了她递过来的水。因为走得匆忙,早饭没有吃就不说了,连瓶水都没有买。

    “听我妈说我爸是故意给我取的这个名字,寓意就是做绿叶就好,不显眼,平凡肯定会过得很快乐,结果我就长成了这副平凡的样子,还是你父母好,给你取的名字一听就是美女,果然你就是个美女……”

    清汤挂面一样的女子和叶梓这样的坐在一起,果然就真的成了绿叶,但每个人都有她的闪光点,叶梓想也许这个罗叶的闪光点就是她的善良吧,清澈的眼睛,看她的时候是一种欣赏的态度,不嫉妒也不是多羡慕,说她是美女只是认真的说着,没有过多的恭维。

    也许是说累了,没睡一会儿就睡着了,靠着叶梓的肩膀,脸上一点防人之心都没有。

    叶梓看着车窗外还在继续下的雨,雾蒙蒙的,灰溜溜的,听说到达目的地还有差不多是个小时,只上闭上眼睛养神。

    送完叶梓去上班,韩啸就真的有点晚了,早上本来就有个会,因为他没有到的缘故,给推迟了差不多四十分钟,到了公司就直接开会,继续昨天商讨的事情。

    白国庆的意思是还要买一块地,趁着现在蓉城的地价还没有上去,公司现在完全有这个实力,而且十月份准备这边开盘售楼,之前韩啸投入进去的钱也陆续回笼,现在要考虑的不是钱的问题,主要还是考虑时间和钱的配合问题,这样才能将利益最大化。

    李小佳给韩啸泡了一杯咖啡,然后自己坐在韩啸旁边,细心的她发现一向很讲究的老板还是穿着昨天的衣服,没有换吗?这是没有回家?昨天晚上和谁在一起了?李小佳皱着眉头,很快皱着的眉头又松开了,一个奔三的男人在外面有点什么也是正常,除非是个不正常的男人。

    散了会李小佳和别人就说了那么一嘴,说没有女人的男人就是不行,看老板还穿着昨天的衣服,这话看似无意,其实说得有意,她跟人打听不能太明显了,她刚来这边不久,这个月试用期刚满,一切行事都很小心。

    “老板这样的男人你认为会没有女人?”显然同事也不是吃素的,你不就是想知道吗?那我这样回答你自己去猜呗,不知道老板是有老婆的吧?等着看好戏,同事之间也是勾心斗角,就想看到到时候你知道真相的时候那失望的表情,那样她也就放心了,工作乏味,这也是乐趣。

    李小佳一愣,有吗?昨天老板电话中的那个女人吗?是女朋友还是只是暖床的,李小佳的心里跟下了雨一样,淋了个湿透。

    “二姐气色不大好。”白国庆和韩啸说,今天早上两个人在楼下遇见了,他打招呼,韩文青也只是应了一下,那感觉怎么说呢,有点有气无力的样子,跟没有吃饭一样,还有就是国庆感觉到好像她不太想搭理他,没有多想,想她可能是心情不好吧。

    “别理她,这两天有点神经。”提到她韩啸心情也不大好,不光是前两天,今天早上更神经,韩啸送叶梓回去收拾衣服,时间上都赶不及了,她非要拦着他说话,要他说是不是因为她来了两口子才出去住的,闹着说要是韩啸不欢迎她,那她立马走,韩啸觉得都莫名其妙,没有理她,说了她一句无理取闹。

    白国庆想了想没有继续问下去,这个二姐他见过的大部分时间好像都不正常,东西有点多的那种人,非得搞点事情出来的人,好好的婚姻不要,闹着要去深圳闯一下,闯到头破血流,估计现在心里都怪他吧。

    韩文青就是怪白国庆,现在正坐在那里想呢,要是当年白国庆等她一起走了,她后来不遇上坏人,她未必就比白国庆差是不是,觉得白国庆现在就是看她笑话,她又要离婚了想到这里拿起来办公桌上的电话给小七打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