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34章 嫉妒
    第434章嫉妒

    “恩,今天不过来了,和几个同事一起吃饭,吃完饭就直接回家。”都了地方叶梓才想起来忘记给叶秋打个电话说自己今天不过去了,让她自己抓紧多学学,多练练,开学的时候就要去学校了,时间根本不够,自己不努力根本就不行,到时候真的学起来也许会很吃力的。

    挂了电话,叶梓有点无聊,今天来的都是外科的医生,她不是很熟,基本还没有怎么开口说话。

    张自然递筷子给叶梓,叶梓正走神呢,没人和她说话,她就在想韩啸呢,偏偏这个时候想起来韩啸昨天晚上那样子,怎么就那么野性呢,这个男人,那是她的男人,一个人傻笑。

    “想什么呢,拿着筷子。”

    叶梓回神,接过张自然递过来的筷子,她哪里知道这筷子张自然第一个递给了她,和张自然还说谢谢呢。

    范可欣的感受就不一样了,桌子上这么些人,张自然递筷子的时候不递,偏偏递给了叶梓,大家都是有眼睛的,她才是张自然的老婆,这种被自己老公忽略的感受很不好,眼睛盯着叶梓拿着筷子的手,像一把刀子要把那手给割一刀,她本来对叶梓都没什么了,因为现在和张自然生活得还算幸福,但今天这样了,她心里立马觉得又不是那么回事,觉得张自然心里肯定有鬼,不爱她,还喜欢叶梓,一定是这样的。

    张自然心里坦荡荡,菜上来了之后还一个劲儿的喊叶梓吃,就差给叶梓夹菜了,他做的无非就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个主人而已,而叶梓是他请来的客人,其他的人和他是一个科室的,平时比较熟悉,所以他觉得在桌子上多照顾一点叶梓也是正常的。

    “张医生以前就和叶医生认识吧?”李梅装着很随意的问道,好像是她就问问,没有别的意思一样,实际上她很期待张自然的回答,以前医院里面就传张自然喜欢叶梓,这个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莫非两个人一早就认识,后来叶医生结婚了,所以两个人没在一起?根本就不往张自然是在叶梓结婚后才喜欢她的。

    “我认识她的时间和大家不都是一样的吗?她来这里才认识的。”认识差不多一年时间而已,想起来之前还喜欢过她,现在自己也有了老婆,这个心当然也回归到自己的家庭这边,他是一个有责任的男人,正直的男人,以前那点心动早就烟消云散了。

    张自然抓着范可欣的手,现在这个女人是他的妻子,他想给她幸福,而且很快他们就会有孩子了,肚子里面正孕育着呢,只是刚怀孕,也不会拿出来到处说。

    范可欣本来手又点冰凉,心里也乱,被自己老公那样一抓一握,感觉好了很多。

    “可欣,陪我一起去洗手间吧。”李梅站起来,拉着范可欣陪她,范可欣当然是有点不愿意的,但这种场合也不适合拒绝,就站起来和她一起去,有的女人就是这样,上卫生间喜欢和别人一起去,所以也经常发生卫生间事件。

    “你老公怎么回事,我看他和那个叶医生关系可不一般,咱们科室聚餐怎么还请了她?”

    范可欣就知道李梅拉着一起上卫生间要说点什么,果然就说这些她不爱听的,很多女人都是喜欢八卦的生物,但谁又会喜欢别人八卦自己呢?她可不认为李梅这是在关心她或者是提醒她,张自然和叶梓本来什么就没有。

    可是她的心里为什么这么乱呢,有点被李梅的话给左右了。

    “不是和大家的关系都不多吗?”面上很大度的说道。

    “叶医生长得可不是一般的漂亮。”李梅说起来好像很羡慕的样子,你羡慕也就羡慕了,为何看着她笑,范可欣不去看李梅的眼睛,她的眼睛里面全部都是嘲笑,她知道李梅在笑什么,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莫须有的事情。

    “漂亮女人多哪里去了。”范可欣不屑。

    “我觉得吧,就叶医生那个长相,这辈子靠脸也就够了,可人还聪明,是名牌医科大学出来的吧,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进了咱们医院,不会是为了什么人吧?”

    联想有时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引导着别人一起联想那就是更加可怕的事情,想象力有点丰富,不得不往哪个方向去想呀,叶梓在北京读书,张自然也是从北京那边的学校毕业的,而今天张自然请科室的人吃饭,为什么还偏偏请一个妇产科的叶梓呢?说两个人不认识,谁信呢?反正李梅是一千个一万个不信的,觉得两个人之间肯定有鬼,不正常。

    “谁知道呢。”

    两个人出去。

    范可欣本来怀孕了很喜欢吃辣的,但现在就是吃不下去了,觉得看见叶梓那张脸就饱了,够了,正如李梅说的那样,生了那样一张脸,这辈子靠脸就够了,还那么聪明干什么,这是要把身边的人都给比下去吗?让别人的生活黯淡无光就很好吗?

    觉得自己今天晚上穿的这个裙子也不怎么好看了,怀孕让她的腰有点丰满,看起来不如原来的扁平,吸着肚子还是不行。明知道有些天生的东西比不过,就是想要比较一下,一比就输了,心里更加不舒服,堵得很。

    “哦,可能一会儿就回去了,和同事一起吃饭呢。”叶梓接的是韩啸的电话,韩啸给叶梓打电话就是想叮嘱一下她开车回来的时候开慢点,下着雨,雨雾容易遮挡人的视线,要是不行的话他愿意去接叶梓的。

    “不用,你上班也累了,我这边距离家也不远,最多也就开十几分钟的车就到家了。”挂了电话,叶梓脸上满满的都是幸福,谁都能看得出来。

    她确实也很幸福,每天韩啸都会给她打电话,虽然两个人天天见面,还天天谁在一起,这感情的热度完全就跟人家热恋中的人一样。

    “叶医生,刚才是你老公打的电话吧?上次看见过你老公一次,人长得高大魁梧。”韩啸来过医院几次,有些医生就看见了,四川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平均身高不太理想,相反韩啸那身材那身高在别人的眼里就太理想了,完全就不像是四川人,他本来又当过兵,身体壮一点也很正常。

    叶梓笑着说韩啸以前是当兵的

    原来是当兵的,李梅瘪瘪嘴,她还以为是干什么的呢,原来是个当兵的,自动忽略了叶梓前面说的以前两个字。李梅不太看得上当兵的人,当兵的有什么好,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想到这里她又有点想笑,笑叶梓怎么承受得住,脑子里面出现了熊和狐狸的画面,叶梓老公是头笨熊,叶梓是狡猾的狐狸。

    提到叶梓老公,范可欣脑子清醒了点,是呀,叶梓老公条件那么好,她是看见过一次的,叶梓不可能和张自然有什么的,是她想多了,看看自己老公,立马又不好了,叶梓没什么是真,那他老公张自然呢?脑子里都是两个人在北京读书,在北京读书,两个人一定认识,也许是张自然暗恋叶梓呢?

    有时候人之所以痛苦,无非就是想得多了点,自寻烦恼,范可欣现在就是这种状况。

    车灯射过来的时候韩啸用手挡了挡眼睛部分,有点不放心,站在门外面打着伞等叶梓,身上都有点潮了。

    “站外面多久了?”叶梓把车停好,韩啸上去给她撑着伞让她从车子里面出来,紧紧的把人圈在怀里,他心情不太好,屋子里面有点闷,刚才和他二姐吵架了,他二姐这次有点无理取闹。

    “刚出来你就到了。”和叶梓撒谎,明明他是和叶梓挂了电话没一会儿就跑外面来了,在外面差不多站了半个多小时,数地上的烟屁股就知道他站了多久,本来烟都戒得差不多了,今天抽的量有点大,就等这会儿时间抽了三根烟。

    搂着叶梓往屋子里面走。

    有的时候就是顺手干点事情,韩啸给叶梓拿拖鞋,叶梓也没有想那么多,把鞋子一脱,就穿了韩啸给她拿出来摆好的鞋子。很自然的事情,看在韩文青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她要离婚了,弟弟两口子在她面前秀恩爱,这算什么事。

    啪,韩文青手里的杯子掉地上碎了,故意的,明明你端着杯子在喝速溶雀巢咖啡,端得好好的掉地上了,一地的咖啡,地板瞬间看起来就有点脏了。

    “你这是怎么了,这么大个人端个杯子还滑了。”白淑娴帮着韩文青掩盖,她虽然不知道自己这女儿抽什么风,但肯定就是抽风了,不是对韩啸就是对叶梓,不然这杯子早不摔晚不摔,韩啸两口子进来就摔了,摔给谁看的可想而知。

    赶紧找抹布来擦,等韩文青擦肯定等不到,体谅她今天心情不好,但心里直摇头,就算是真离婚了,也不能失去理智。

    “妈,我们先上去休息了。”韩啸拉着叶梓上楼,连让叶梓和自己二姐打招呼这个环节都省了,还打什么招呼,肯定直接撞枪口上。

    等人上去了,白淑娴想说韩文青两句,结果人在那里哭,不晓得这又是哭的什么,摔了杯子的人倒还哭了,白淑娴自认为自己没有说什么重话。

    “韩啸两口子看不惯我,你让他直接说出来,两口子秀恩爱给谁看呢?现在好成这样,未必以后就不离婚……”

    “文青!”白淑娴制止她继续说下去这是心里扭曲了不成,自己离婚了就诅咒别人都离婚?那是你亲兄弟又不是外人,两口子感情好不是该为他高兴吗?这样就刺激到她了?

    “你这脾气呀,得改。”白淑娴摇着头,头疼。

    “二姐又怎么了?”到了自己房间叶梓才问韩啸,刚才韩文青的杯子肯定就是故意摔给她看的,不然为什么她一进门就摔了,拿在手上的杯子摔了?

    “别理她,她心情不好。”韩啸有点烦他二姐,三十多岁的人了,这样子的处事态度,谁欠她的?简直没有搞清楚。

    叶梓笑了,韩文青心情不好就出气在她身上了?她是出气筒?额头上写着好欺负三个字?

    “生气了?”

    叶梓就是生气了,不想说话,这个气是生的韩文青的气但是对着的却是韩啸,不然呢,难道她现在跑下楼去和韩文青吵架,她又没疯。

    为什么对着韩啸生气,谁叫韩文青是他二姐来着,而且叶梓怀疑她还没有回来之前家里肯定发生了什么和她有关的事情,回来看着韩啸黑着脸的样子就知道。

    “二姐哪里是和你生气,她是气我……”

    叶梓没回家之前韩啸和韩文青吵架了,吵架的内容很简单,韩文青要入股韩啸的公司,韩啸没有同意,先不说资金的事情,她能拿什么入股?就是因为他是他二姐?二姐入股了,那大姐是不是也该入股?说入股就入股?入股要考虑的事情多着呢?

    那韩文青就说了,韩啸不让她入股就是逼着她离婚。

    入股不入股跟她离婚不离婚怎么会有关系?韩啸都被她气得不知道说什么了,难道说入股了小七就又回心转意不离婚了?如果真是这样两个人也没有必要在结合再一起。

    韩啸的意思就是韩文青早离婚早解脱。

    “好了,不生气了,二姐她就这样子一个人,估计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不是韩啸看不起他这个二姐,没办法,真的这些年也没看她干一件好事,现在闹离婚了都是大家的错,必须都得同情她,依着她,个性太强。

    叶梓想自己这是怎么了,生韩文青那样的人的气有什么用,还不是气到自己了,自己过自己的日子不就好了?但是过自己的日子天天看着韩文青那张脸?不舒服,心情好的都要整得不好起来。

    “韩啸,我不喜欢你二姐,真的不喜欢……”叶梓捧着韩啸的脸很认真的说道,让他看着自己的眼睛,看到她眼睛里面都是不愿意,韩啸的脸今天有点粗糙,有胡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