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33章 旁观
    第433章旁观

    韩文青坐在地上给自己妈打的电话,说小七外面有人了,要和她离婚!说完之后就在电话里面哭,哭得悲天动地,哭得撕心裂肺,一度让白淑娴觉得自己这个女儿都要哭死了,上气都不接下气了,难道不是要哭死了吗?

    “文青,你先别哭,把话好好的说清楚,你这样让我头疼……”听到自己女儿哭成那样,不仅仅是头疼,白淑娴觉得心口还有点疼,不是她有心脏病,纯粹就是被急的,都不干挂电话,怕下一秒你听不到韩文青的声音,人就跑去做傻事了,这年头为了爱情不要生命的人一大把一大把的。白淑娴一直认为那样的人就是傻子,生命是你父母给你的,你说结束就结束?你想过你的父母没有?

    话肯定就没有说实话,韩文青编起故事来也是东扯西扯,反正断断续续就是说小七外面有人了,肯定都趁她上班时间带回家了,说在床上发现了穿过的内裤,女士的,但那个内裤不是她的,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连内裤是什么颜色,什么质量的都说了,说完接着哭,现在她除了哭也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她以为小七不敢的,不敢走的,结果人就走了,她阻止不了,人家收拾了东西,带着父母就走了,走到门口还对她说明天民政局见,这是真要离婚的节奏。

    白淑娴根本就想不到韩文青走了才不到两个小时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又要离婚,再离婚就是跟了三个男人了!说起来头疼,太丢人了。

    “韩啸呀,你怎么还不回来?”

    挂了韩文青的电话白淑娴赶紧又给韩啸打电话,恰巧韩啸接着叶梓刚到家,听自己妈这声音好像有点不对呀,问她怎了就说车子先不要熄火,立刻马上和她出去一趟,还能去哪里,去韩文青家呗,离婚什么的都先不管,人不能出事呀,有时候生与死就在一念之差,就算是个怕死的人,有时候脑子昏了也就跳楼了,想到跳楼突然就想到韩文青租的房子在六楼,跳下去就算活着人也得残废。

    “叶梓就在家里看着甜甜,我和韩啸去办点事。”来不及多说白淑娴先上了车,叶梓下来。

    看来不是什么小事,韩啸妈很少会急成这个样子的,上次还是甜甜丢了的时候急过一次,这次又是什么。

    “我妈妈要离婚。”这是甜甜给叶梓说的,五岁多的小孩子已经知道什么是离婚,知道是不好的事情。

    虽然是不好的事情,但这个事情好像从甜甜嘴里说出来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一样,这孩子一脸的无所谓。

    也是,韩文青要离婚的对象不是甜甜爸,就算是甜甜爸估计这孩子也没什么反应,她都没有见过她那个爸,没感情当然就没有反应,该怎样还怎样,拉着叶梓的手进屋去,然后自己跑开去做自己的事情,学习,才五岁多那么点个孩子怎么就那么爱学习呢?觉得学习很快乐?

    也不知道这次到底韩文青又在闹什么?不是很爱小七吗?

    等到韩啸回来才知道这次不是韩文青要离婚,是小七要和她离。

    “二姐不想离?”叶梓给韩啸拿着衣服,身上的衣服是怎么打湿的也不知道,外面下着雨一直也不停,有可能是淋雨了,催着韩啸去洗个热水澡。

    “本来就不该在一起。”韩啸从来都不觉得自己二姐嫁给小七是对的,但是那是他姐姐当初的决定,她是个成年人了,他能管得着她?想想都不靠谱,一个男人的青春能一直耗在你这里?他和你还不生孩子,要离婚都是分分钟的事情,考虑都不用考虑,没什么羁绊。

    韩文青是跟着白淑娴和韩啸一起回来的,这次看起来的状况不太好,本来作为弟妹可以去关心慰问一下她的,但在叶梓这里,她从来都不和韩文青是一路人,不好去,去不得,去了她可能以为叶梓是在看她的笑话吧。

    经过韩啸妈房门的时候就听见屋子里面韩文青还哭呢,哭有什么用?真的那么爱?

    “妈,我把甜甜抱我屋里面去睡吧。”叶梓敲了门进去,韩文青立马背过身去,不让叶梓看见她那本来就肿,哭过之后更加肿的脸。

    “好。”叶梓把睡着的甜甜抱起来,打横抱着,看见小家伙的眼睫毛动动,闪闪的动,这孩子还没有睡着,或者是睡着了又醒了,在听她妈是怎么和她外婆哭诉的吗?这些事情小孩子还是少听一点好,本来就比一般的孩子懂事成熟,听多了怕心理扭曲。

    抱着甜甜进屋,把她放在自己床上,小家伙翻身继续睡,也不知道这次是装睡还是真睡觉。

    “二姐还在哭呢。”叶梓对刚从浴室出来的韩啸说道。

    韩啸比之前当兵的时候还是白了很多,至少现在是与煤炭不挂钩了,古铜色的皮肤上挂着水珠珠儿,在淡黄色的灯光下闪烁着柔和的光,性感撩人,叶梓心里责怪韩啸洗澡出来也不把身上的水擦赶紧了,就这样光着上身,就那么喜欢暴露?

    “哭也没有用,这次我把小七给打了。”

    “外面是真的有人了?”

    “没有。”

    外面没有女人,你还把人给打了,这是什么情况,那就是说韩文青说谎了?韩啸没有搞清楚就把人给打了?还是说即便是知道自己二姐说谎的情况下还是把人给打了?叶梓没有问,问了也是意义不大,韩文青离婚不离婚都和她没有多大关系,小七被打她也不同情,他和韩文青结婚的时候就该想清楚。

    第二天韩文青也没有要去民政局,她又不傻,叫她去离婚,她就真的去离婚?耗着呗,就是不离婚。小七也没有上门来找,估计是被韩啸给打怕了吧。

    韩文青不去上班,不去上班的理由就是难过上不了班,在自己的房间都不出门的,不去就不去吧,韩啸去了公司会做安排。

    叶梓上午有个预约的剖腹产,也不知道现在的人都怎么了,明明就可以顺产,但就是不选择顺产,觉得顺产之后**会松弛,以后会影响夫妻性生活。

    到医院的时候还不到八点,时间算早。

    叶梓停车的时候就看见王小琴从不远处的车上下来,旁边有个男人给她打着伞,除了陈下问还能有谁,这人不管下雨还是刮风,反正就是风雨无阻的坚持天天送王小琴来上班,下班的时候又来接,听说上夜班的时候他还来陪,这都成了什么了?贴身保镖吧?

    “买车了?车子不错?”

    之前只听说这个陈下问是IT精英,原来家里条件这么好?叶梓可不相信光靠上班的那点钱就能不让他买这样一个不错的车。

    “为了接送小琴方便一点。”

    陈下问买车的理由很简单,就是为了接送王小琴,要是只是他自己,他就不买这个车了,对于他来说每天上下班坐公交车就很好,要是下班晚了打的就是,很方便,他是男人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放心的。

    “他脸上那个痘痘吃点中药吧。”很肯定的语句,陈下问对王小琴好叶梓几乎天天都能看到,这样的男人就算长得普通点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脸上的痘痘她能治疗,年轻的男人火气大,精力旺盛,容易毛孔堵塞,并发炎症感染,传满了整个脸,脖子和下巴的连接处都长了。

    王小琴没懂叶梓的意思,说他一直吃着中药呢,不见好。

    “明天我给他拿点药试一试。”为什么不是今天呢?有些药外面市面上找不到,不是还得进空间吗?

    “姐,你还会中医?”

    “我会的多着呢。”叶梓笑。

    王小琴看叶梓的眼神都不同了,本来就崇拜这个表姐,现在更是将她的崇拜之情提上了一个台阶,怎么可以这么厉害呢,留在妇产科是不是有点埋没人才了?

    预约剖腹产的产妇脸色不太好,有点生叶梓的气,说好了一早就动手术的,你掐着点来上班,这是不把病人的要求放在心上是不是,她就想在九点左右把孩子给剖出来,就是想着孩子出生的时间刚好也是太阳刚刚生起的时间,就是图个好兆头,让孩子像初升的太阳一样有朝气。

    “现在也才八点钟,时间上完全就来得及,产房护士已经在做准备了,你放心。”叶梓平静的说着,没有什么情绪,产妇生孩子是大事,她不会在这个时候让产妇心情郁结。

    就是不放心所以才生气的,她从昨天晚上都没有睡好,就想着今天上午哟剖腹的事情了

    产妇有点产前恐惧,说自己不害怕,其实心里就一直想着要是自己一会儿剖腹大出血了怎么办?开始你发抖,手脚冰凉,不敢进手术室,刚才还闹着晚了的人现在犹犹豫豫的。

    “没事的,一会儿打了麻药之后不会痛的,时间也很快,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就跟你看了一场电影差不多,勇敢点,你的宝宝就要跟你见面了。”安慰了几句产妇,然后带上口罩,让她躺到手术台上去,握了握产妇的手给她勇气。

    “现在开始把你自己交给我好吗?”

    产妇点点头,叶梓示意麻醉师开始给产妇麻醉。

    ……

    九点过九分产妇顺利产下一个男婴,孩子很健康,第一声啼哭响彻这个手术室,还有意识的产妇对叶梓说着谢谢,叶梓点点头,继续完成后面的缝合手术,一切都是那么顺利。

    外面还是下着雨,一连下了十几天的雨,蓉城这边还好,城里有条河,看着也没什么事情,其他的地方就不大好了,新闻里面说好多地方都被水淹了,不少地方已经去了武警官兵抗洪抢险,出现了灾情,洪灾。

    “叶梓,晚上一起吃饭吧。”张自然约叶梓一起吃饭,说有几个医生一起,都是平时关系走得近的,都是同一个医院的,交流一下对待病人方面的心得,顺便也联络一下感情,男男女女都有,他老婆范可欣也去。

    既然不是单独吃饭,叶梓没有拒绝的理由,笑着说好。

    因为下雨,大家一致同意吃火锅,就算不下雨估计也是吃火锅,在四川这种地方,大家聚餐最喜欢的就是吃火锅,红红火火也热闹,不分春夏秋冬,在四川只要是味道好一点的火锅店都是人多得很,四川从来都不缺人,人多。

    叶梓和张自然两个人开的车,两车人有八九个,妇产科的医生就叶梓一个,其余的都是外科的,神经科也只有范可欣一个。她和叶梓长久的自然状态不就一样,今天显然是经过了刻意的打扮,穿了一条碎花的连衣裙,某个大牌今年夏天的新款,叶梓身上的洛可儿牌子的裙子肯定没办法比,就是穿那么好的裙子来吃火锅?有点不合适吧,相比火锅店,范可欣的打扮可能更加适合西餐厅。

    “叶梓,你家条件不错吧?”桌子上有个女同事对叶梓的家庭挺好奇的,毕竟一个女人开了个宝马来上班,还听人说叶梓老公开的车是几十万的路虎呢,没点经济基础敢一个家里面买两个好车来开?

    “我爸是开面馆的,蓉城路那家叶家面馆。”叶梓没想人家是问的她婆家,她回答的是娘家。

    问话的女同事李梅听是听明白了,就是觉得叶梓这是故意那样说的,不想说自己婆家是干什么的吧,见不得人还是怕大家嫉妒,心理就想着叶梓婆家肯定是那种大富豪,也是人都长成这样了,自己还是医生,嫁得好点也正常。

    李梅是觉得叶梓没给她面子,就不继续问了,转而和范可欣说起话来,夸她身上的衣服好看,问她在哪里买的。

    范可欣当然谦虚着,实际上她也不怎么喜欢这个叫李梅的女医生,今天本来也没有要请她,就是她是在坐一个男医生的老婆才一起请了她,家里条件明明也是不错的,就她身上这个衣服,明明裙子上的LOGO都那么明显了,问她在哪里买的?觉得这个女同事有点虚。

    张自然给大家用开水烫着筷子,本来大家也没什么事情,结果给大家递筷子的时候为什么偏偏就先给了叶梓呢,要知道他左手边就是自己老婆,结果他先递给了远一点的叶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