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32章 趋利
    叶秋当然是一百个愿意,想着整天能在天空中漂亮的飞来飞去心里都美,刚才因为江家成找了别的女人的那点难过突然就淡了很多,所以说这个世界上也不是谁离开谁就不能活下去,只是缺少一个活得精彩的理由而已。?燃?文小?说?  n?en`

    既然决定了要读这个书,那么问题来了,读哪个学校是个问题,一个是蓉城这边的职业航空学院,另外一个就是本省的c航空学院,那是个二本学院,非要上的话不是不可以,不仅得花钱,还必须要有关系才行,叶秋不是高考这样去的,必须得改很多东西,有点麻烦,但出来的前途肯定比职业航空学院的前途要好很多。

    “姐你说我该读哪个学校?”

    叶秋当然想读哪个国家二本,但是真的能行吗?有那边的关系吗?得花多少钱?自己不敢说出来,让叶梓帮她选。

    叶梓当然是希望叶秋好,也想她去读哪个二本学校,之前已经让吕晓梅帮着打听了,她那边是能帮着办的,就是这个钱花得有点多,因为叶秋的情况实在特殊,她不是应届毕业生,还是有关系那个花那个钱才能办下来,没关系你门都摸不到,相对来说去职业航空学院读的话就简单多了,每年交学费就行了,只是说出来工作签的是临时工合同,转正比较难,想一下和你一起上班的同事,人家是正式工,一起飞,但工资比你多出来一倍两倍,那是个什么样的心情?

    钱真的是个问题,不是说叶家拿不出来这个钱,叶梓把上次借娘家周转的钱已经还了,钱肯定就是拿得出来的,但让叶建国一次拿十万出来,这个钱拿着真的心疼,为了以后的一个工作,现在都看不见摸不着的,一万两万块他也就拿了,不少了,挣钱不容易。

    叶建国不说话,不吐这个口,眉头皱起来都能夹死好多苍蝇。

    “建国?”虽然王翠芬也觉得要拿出来的钱太多了,但这也是个出路呀,不是说了吗?空姐工资高,飞几年花出去的钱就都回来了,这还是叶秋花钱能上,样子在哪里,换个样子普通的别人想帮这个忙也帮不上是不是,王翠芬知道空姐的,电视上看的,每一个都漂亮得跟牡丹花儿一样。

    叶建国的账不是那样算的,花那么多钱去读书,还不如买套房子来得划算,就当是给叶秋的嫁妆了,要不做生意也行呀,钱生钱难道不比你当个空中服务员强,自己拿钱做生意好歹还算个小老板呢。

    “爸,如果今天要用钱的人是贝贝,你肯定就不会把钱看得那样紧了吧?”叶秋心里很堵,慌了,什么话读说出口了,意思就是她爸重男轻女了,留着钱给叶贝贝呗,眼泪扑通扑通的往下掉。

    贝贝听到姐姐说自己的名字,正玩着玩具呢,抬起头来看叶秋,想对她笑来着,看姐姐脸色不好,还哭了,赶紧又底下头玩自己的玩具。

    在叶建国这里,他肯定是更喜欢叶贝贝一些,老来子,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他都喜欢,花钱读书这个问题上他也是一样的,只要你能读书他肯定就舍得花这个钱,但是花太多了,这个钱怎么算都不划算,他个人是觉得不太值得的。

    “去读吧。”既然大家都认为好,那就去读吧,刚才叶秋那样吼着说话叶建国也没有生气,都是自己的孩子,哪里会有多少的不同呢。

    读书的事情就这样定了,其余的事情让叶梓来办,叶梓给吕晓梅那边打电话,吕晓梅说没有问题。

    “死了?”打电话的时候吕晓梅告诉叶秋一个大消息,说杨峰死了,死得有点难看,和一个男人死在宾馆里面,赤身**躺在床上,听说是吸毒过量产生了幻觉,说起来也是让人唏嘘不已,吸毒产生的幻觉能把男人当成女人?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一个在前面一个在后面,杨峰是受,另外一个男人是攻…..

    后面的叶梓没有听完,没让吕晓梅别继续说下去,别人的事情与她关系不大,那个人终究还是被老天爷收了,老天爷长眼睛了。至于李子茜怎么样了她就更不行关心了,杨峰死了,她是不是留彻底的自由了?

    自从叶秋知道江家成有了新欢之后,这心不死也死了,就算死而复活以后也不可能再发生在江家成的身上,正如叶梓说的那样这个男人不值得,一个几年都没有爱上你的男人,指望他以后爱上你?没感觉就是没有感觉,用压榨机压都压不出来感觉,感情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残酷。

    这个夏天叶秋是什么事情也不用干,叶梓说叶秋呀你把高中的书自己全部翻出来再学习一下,特别是英语,你要知道你进那个学校靠的是钱和关系,不是实力,那能不能顺利的从那个学校毕业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这次叶秋很听话,听话的结果就是要叶梓陪着她一起学习,没有办法呀,高中的时候光顾着和江家成恋爱了,整天心里都是他,哪里还有书本,现在重新拿起来,才发现自己不懂的不是一点点。

    “要不给叶秋请个家教?”对小姨子再次学习的事情韩啸一点意见都没有,可学习是你自己的事情,把他老婆拉着?每天下班后还得回娘家帮助小姨子?放假也在小姨子那里,那他呢?他怎么办?凉拌呀?

    “坚持一下,就这一个多月时间,叶秋现在是关键时刻。”叶梓现在就是想帮助叶秋把后面的路给走直了,再也不能走着走着就歪到爪哇国去了,人生本来就短,容不的一次一次的走弯路。

    给叶秋补英语的时候要求就特别的高,直接用英语对话,叶秋现在的水平就跟个三岁孩子学说话一样,简单的句子还能听得懂,回答的时候大多数都只能往外面蹦单词,完全跟不上,对她来说稍微有点难,脑子学得有点发昏,自己还天天背单词,背完之后一个人听着复读机在哪里读,有时候把王翠芬脑子都读昏了。

    “这英语听起来怎么就跟舌头打结后说出来的一样?”王翠芬实在听不来,觉得还是中国话好听。

    和叶秋分了的江家成越来越不习惯了,晚上睡不着,白天睡不醒,没什么精神。他妈托人给他介绍一个女朋友,成熟型的,长相比不上叶秋不说,人也特别的现实,喜欢两个人出去逛街买东西,专买贵的,不买对的,看着不太像过日子的人,不是江家成舍不得为女人花钱,就是觉得不值得,这是生意人的通病,不值得花的钱花了之后就心里不舒服。

    有点想叶秋了,那个女孩子不会让他陪着逛街,每次都是静静的陪着他,他有更多自己的时间做其他的事情,然后就是很听话,就算是他错了生气,无理取闹发脾气,那个女孩子也会想办法哄他高兴,但他好像很多次就不给面子,一点也高兴不起来,那个时候觉得叶秋就是个麻烦,现在好了,两个人不能见面了,有点想见见她。

    不能见,叶梓在退婚那天很明确的说让他以后就算在大街上遇见了也要装着不认识,就当陌生人。现在想起来,叶梓当时那个表情,那个语气有点在说一个垃圾,很嫌弃,他是病毒吗?心情很烦躁。

    “你干嘛?”

    江家成回神,旁边这个女人他也不喜欢,但现在两个人还拉着手呢,放开那个女人的手,江家成头也不回的走了,不想逛街了,心累。

    那个女人在他后面跺着脚,见江家成不理她,赶紧又追了上去,主动挽着江家成的手,江家成再次甩开,她又靠了上去,男人不都是怕女人缠吗?她妈给她说的。

    “妈,韩啸到底是不是我弟弟呀?”韩文青跑家里找白淑娴闹,闹的理由就是韩啸和白国庆合伙的事情,那白国庆还是表弟呢都能合伙,为什么不能先和自己亲姐姐说合伙的事情,赚钱的事情怎么就不想着点自己姐姐?

    韩文青现在想清楚了,韩啸现在搞的这个工程肯定能赚钱,虽然之前有一个月资金短缺差点发不出来工资,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呀,白国庆都入伙了,说明肯定能赚钱,白国庆可是在深圳淘到金回来的人,她觉得国庆的眼光一定不会错。

    “你有钱?”白淑娴一句话就把韩文青堵回去了,找你合伙你有钱吗?上次韩啸缺钱的时候她不是私下问她有钱没有吗?有钱就借点给韩啸,结果她说没有,你没有钱你拿什么合伙?难道是你这个人能力很强,值得韩啸直接送股份给你,还是说因为是亲兄弟就应该把馅饼挂在天上,等你路过的时候砸你头上,你拿了吃就可以?

    这种事情上白淑娴脑子就是清楚的,平时她贴补一点那是因为她是当妈的,舍不得看自己女儿吃苦,那韩啸可没有那个义务,要说当初在韩啸困难的时候你伸一下援手,哪怕是凑几万块出来,也是你当姐姐的心意,当弟弟的能看不见?过后能让你这个当姐姐的吃亏?之前不为自己搭梯子,现在来耍小聪明,讲亲情,不可能吧。

    “我虽然没有钱,但是韩啸只要答应和我合伙,我可以把理发店转让出去,几万块还是拿得出来的。”韩文青就是这样想的,手里现在有几万块,拿出来给韩啸,股份上面韩啸看着办,肯定是多于几万块的股份的。

    “几万块?”白淑娴都不想和韩文青说话了,自己兄弟的便宜都要占的人,占点小便宜也就算了,几万块对普通人来说还算可以,韩啸那个公司投了多少钱进去,文青你在公司当出纳你不知道?现在国庆又把钱投进去了,你拿出来几万块能占多少股份?

    “文青呀,不是我说你,韩啸为什么愿意和国庆合伙,一是国庆有资金,二是国庆他懂这个行业,他们两个合伙只会前进,越来越好……”后面的话就不要全部说出来了吧,她自己的女儿她很了解,几万块合伙是小事,一旦合伙了,肯定会把自己当盘菜,最后就会成为公司的搅屎棍,就现在上个那么轻松的班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合伙还是算了,她绝对不会和自己儿子开这个口的。

    韩文青无功而返,回去后又和自己老公小七吵了一架,吵架的内容就是小七作为男人来说一点都不中用,挣不了什么大钱,骂得有点难听。

    “你不是小白脸是什么?要不是我,你现在都还在理发店给别人洗头,能有今天,还自己当老板了,吃我的喝我的……”

    “既然你这样看不起我,那我们还在一起干什么?干脆离婚好了。”小七红着眼睛,他也很憋屈,从一个青春的男孩子开始就跟了一个老女人,还是一个有点肥胖生过孩子的是老女人,不是因为想少奋斗几年,他会这样委曲求全?他一直都没有打算和韩文青过一辈子,这个时间也一直在缩短,到几天他实在是受不了了,过不下去了。

    两个人吵架他父母都不敢出来的,两个人关在房门里面,贴着门听,不是怕韩文青,顾忌的是她的娘家,娘家不是有钱吗?爸爸是部队当官的,弟弟开了公司,弟妹还是医生,儿子没说不要这个女人,以后就还得靠着人家娘家,但是两个老的也心疼,就这么一个儿子被逼成这个样子,听到离婚两个字,两个老的就出来了。

    “离婚?”韩文青笑了,她根本就不相信小七会和她离婚,上次不是也闹离婚吗?那次她低声下气的哄他,还不是没几天就好了,她算是看明白了,小七现在就这一招呢,真的要离,他肯定不敢的。

    “对,离婚!”小七这次是下定了决心要离婚了,日子再也不能这样过了,本来他是想等到自己三十岁的时候再说离婚这个事情,现在等不了了,他的青春不能全部都给了这个女人,这个一直都瞧不起他的女人。

    “好呀,要离婚那就离呗,你们一家子现在就给我滚出去,这个房子是我租的!”韩文青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她到要看看小七有没有那个勇气搬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