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30章 爱的惩罚
    第430章爱的惩罚

    “你到底想干什么?”郑柏飞拽着李珍往外面走,这样的地方他来都是在包间里面,外面的人也很少认识他,但他觉得很没有面子,自己的老婆在这里卖弄风情,刚才那个男人怎么回事,一副小白脸的样子,难道李珍就看不出来吗?

    李珍故意挣扎了几下,然后跟着郑柏飞走,她本意也不是多喜欢呆在这样的地方,男男女女,形形色色,来这样的地方或多或少都是有目的的。

    什么?谈生意,办公事?骗鬼去吧,什么生意要在这样的地方来谈,上班时间都干什么去了?还是说这些人工作都在八小时以外,这得多勤奋呀?还画着那样的妆,穿成那样,男人穿得倒是道貌岸然,女人们迫不及待的想扒光自己的衣服,忽明忽暗的灯光下,你看不清楚我,我看不清楚你,为了更好的沟通,大家都采取的是动手摸的姿态。

    看着郑柏飞气急败坏的样子,李珍在他背后偷偷的笑。

    “你还好意思笑!”李珍的那点小心思郑柏飞怎么会看不出来,要说李珍背着他和男人乱搞,就算给李珍十个胆子她都是不敢的,但是穿成这样出来跟男人搞暧昧,还是跟个牛郎搞暧昧,叫他的脸往哪里放?

    “我是不能满足你还是怎么的?”把李珍往自己车里塞。

    李珍乖乖的坐了进去,她从来都不笨,这个时候才不会和郑柏飞两个硬来,硬来吃亏的只会是她,而且她也不准备怎么样,就是让郑柏飞着急,感受她的感受。

    王胖子站在不远处看着两口子闹,老板需要的时候他就出现,不需要的时候再胖的身体都要学会隐身。

    “老公……”上手去一把就把郑柏飞拉进了车里,搂着郑柏飞的脖子勾引他,去解他的皮带,故意的。

    “你想车震?”郑柏飞似笑非笑的看着李珍,这一点都不像她能干得出来的事情,那么如果不是她能干得出来的事情,答案就只有一个,李珍又开始耍他了。

    抓着李珍的手不让她继续,“不许闹,回家再收拾你!”

    如果真让李珍得逞了,他敢说李珍只会让他光着屁股而什么也干不成,他也不会在这样的地方强迫李珍,然后表演给别人看。

    把李珍扔在后座,郑柏飞自己到前面开车,为什么不让李珍坐副驾驶,怕她捣乱,上次也是这样抓她回去,那次喝了点酒,和他发酒疯,这次长教训了。

    没有直接回家,回家干什么,一边的家有他妈在,另一边的家有两个保姆外加一个奶妈还有两个儿子,反正去那边都不方便,想干点什么事放不开。

    直接去了酒店。

    “老公,我在外的不敢了。”李珍求饶,她又不傻,郑柏飞抓着她来酒店开房,她能傻傻的去想两个人就是单纯的开房休息,他们两个是合法夫妻,干什么事都是正常的。

    把领带取下来把李珍的手棒在床柱上,让她站着。

    “这什么破酒店,还用这种带柱子的床。”李珍可怜兮兮的像郑柏飞抱怨,不敢求他把自己给放了,谁叫她今天撩拨了郑柏飞之后自己又跑了呢。

    “床不带柱子,我们怎么玩站着的游戏。”将李珍的裙子自己撩高,脱掉小裤裤,在她圆圆的屁屁上啪啪就是两巴掌,可爱的小屁屁还弹了弹,像果冻一样。

    不是喜欢撩拨吗,今天郑柏飞也要让李珍被他撩一下,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羽毛,长长黑色的羽毛不知道是什么鸟类的羽毛。

    “痒……”李珍抗议,双腿夹得紧紧的。

    “哪里痒?”郑柏飞拿着羽毛刺激的都是李珍的敏感地带,两个人在一起孩子都生了,能不知道她那里最敏感?慢慢的用羽毛一遍一遍的去扫,轻轻的,柔柔的所到之处一定****难耐。

    要比骚,郑柏飞玩起来完全胜过牛郎。

    求饶不行,说你爱我就行,你只要说你爱我,我一定满足你,用身心去爱你,郑柏飞就是要李珍亲口说出来。

    李珍闭着嘴,这表情有点像当年不投降的江姐,忍得很辛苦,心里却很明白,自己小心就是爱郑柏飞的,是真爱,不然也不会在看见郑柏飞和别的女人亲吻的照片的时候心疼异常了。

    也,不说是吧,郑柏飞直接把空调给关了,这个夏天有点热哟,没有空调我挑逗你的时候是不是觉得更加的燥热,想不想要我来给你降降温呀?

    谁说只有女人才又美色的,郑柏飞把自己也脱了个精光,在李珍面前晃呀晃,因为经常锻炼,所以男色也很出色,看得李珍眼睛都冒星星了,要不是自己被绑着动不了的话,她一定会扑上去对郑柏飞的身材膜拜一番的,这身材完全有让女人冲动的资本,她现在就是。

    因为有点热,有点痒,李珍身体的皮肤粉红粉红的,嫩色的粉红,上面细细的出了一层毛毛汗,使得整个皮肤看起来有点晶莹剔透起来。

    真想喊一声老天爷呀,快来把郑柏飞这个奇葩造孽给收了吧。

    “说你爱我。”郑柏飞继续在李珍耳朵边引诱,若即若离的触碰着李珍的皮肤,手里的羽毛轻轻的扫过李珍的股沟,李珍一阵哆嗦,鸡皮疙瘩就出来了。

    “我爱你。”最后还是投降了,那整件事情就圆满了,郑柏飞也基本忍到极限了,撩拨人这个工作就不是他能长期干的,容易得内伤,到底是撩拨她呢,还是撩拨他自己呢。

    姿势很优美,做起来有点费劲儿,感觉却更奇妙……

    最后双双倒在了床上。

    继续站着?以为是拍电影呢,那都是给人看得,省力舒服的不用?

    这次郑柏飞真是加深印象了,头天和自己说“我错了”,“再也不敢了”,说“我爱你”的人晚上又跑了。

    换了一家会所,这次搭讪的不是牛郎,郑柏飞也没有下手,谁都动手去打呢?生意场上的人眼睛都擦得很亮的。

    这次还是个认识的,见郑柏飞朝他们走过去还和郑柏飞打招呼呢,“你也出来玩呀?”

    和郑柏飞打招呼的人看他注意自己身边的女人,“认识的?”

    “介绍一下我老婆。”

    男人无语,这是个什么情况,你老婆放出来灯红酒绿?

    都是生意场上的人精,和郑柏飞笑着说嫂子真漂亮,也没夸错,就是郑柏飞听着心里不太爽。夸他老婆漂亮,可不是吗,不漂亮你小子能搭讪?男人和女人在这样的地方搭讪,目的只有一个,直指床笫之间。

    郑柏飞又拽着李珍出去,“猫抓老鼠的游戏好玩吗?”

    “你陪我玩就好玩。”

    “不玩了行不行?”白天上班,晚上回来还得找老婆,郑柏飞就是一个常人,他不是机器人,身体也会累,就想下班回家和老婆吃个饭,有兴致呢床上温纯一下,身体疲乏呢就搂着老婆谁。

    他想改邪归正了行不行?回归家庭了行不行?

    李珍的意思是不行,你玩的时候就玩痛快了,现在轮到我玩了,你就收手收脚了,不可能,继续玩。

    “知道你还为上次的事情生气,要不你惩罚我嘛,我给你罚跪行不行?”郑柏飞低声的在李珍耳朵边说着,说大声了别人听见了他多没面子,他是真打算跪的哟,把膝盖下的黄金跪出来,因为在他这里李珍比黄金贵。

    “真的要跪?”李珍觉得这个惩罚可行,不是郑柏飞自己提出来的吗,也不怕他反悔,如果反悔了她继续玩就是了。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郑柏飞竖着三个指头给李珍发誓,就是那笑容怎么看起来怪怪的?

    “那好,回去在地板上跪上一个小时,这次的事情就算揭过去了。”

    郑柏飞是真给李珍跪了,没有后悔,后悔的是李珍。

    两个人回家就开始跪,没有听错,就是两个人一起跪,一前一后的,李珍在前郑柏飞在后,说好的在地板上跪,就不会跑去床上跪。

    地板太硬,两个人跪着动了一个多小时,说话算话,一个小时要跪够,最后的结果就是郑柏飞的膝盖都跪秃噜皮儿了,还红。

    “珍,你这惩罚太给力了。”郑柏飞都忍不住要笑了,天天这样锻炼都不用去健身房了,腹肌自然就出来了。

    李珍话都不想说了,找不到反驳的词语,还累,腿都麻了。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李珍就起不来了,全身腰酸背痛的,这次韧带还拉得有点狠。看着郑柏飞起床牙齿都磨得痒痒的,真想弹起来,抓住那个得意的男人,上去就咬下他一块肉来,男人和女人差距太大了,他跟个没事人一样,神清气爽的,脸上还挂着笑容,还有脸笑。

    “夫人,你今天不上班?”

    “起不来了。”李珍趴在床上扭着头和郑柏飞说话,为什么是趴在床上呢,因为屁股昨天晚上被某个人虐待了,肯定都拍肿了,不然怎么屁股会痛?昨天晚上完全就是男女之间力量的对决,李珍败下阵来。

    “起不来正好,要不要今天我给你请假,晚上也不用出去了吧?”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小东西不长记性,看他陪她玩个够。

    对待自己的工作,李珍从来都是很认真的,请什么假。

    “老公,你快来帮帮我。”和郑柏飞说好话,让他扯自己起来,翘着小嘴儿扮柔弱,这个时候的李珍她自己都觉得活得有点不像她自己了。

    郑柏飞当然乐意帮李珍一把,走过去准备把****的李珍给抱起来,谁知道刚上手去抱就被李珍一个反身压了下去,遭了道了。

    “莫非娘子今天早上还想和为夫的欢腾一下?”贱贱的表情配郑柏飞这种贱人是最合适不过的了,李珍都想把他嘴巴撕开,看看怎么他的嘴巴里面说出来的话都这么下流呢,估计是天生的,郑柏飞天生下流。

    “好呀。”

    “啊!”

    “你属狗的呀?”郑柏飞捂着胸口,都咬出来压印了。

    “我属狼的。”李珍真的欢腾了,以为她真的乏力了是不是,看她的厉害,想着咬就想办法动口了,不虚咬。

    “那你就是狼狗。”

    “好,我就是狼狗,看我不咬死你!”李珍追着郑柏飞在床上打滚,一个光着无所谓,一个穿了衣服等于白穿,两个人又闹了一会儿才算了事。

    完了郑柏飞说自己胸口疼,那是被李珍咬的,不依不饶的按着李珍咬她胸口才算了事。

    下楼准备上班,瞄了一眼车库,昨晚开出去的保时捷已经安然的停在那里,颜色依然火辣辣的,没打算自己开车上班,大腿疼小腿疼,脚底心都疼,怎么开?再说了开这个车去上班,她得是多招摇的人?单位里的同事并不知道她嫁了一个豪门老公,就这样吧,继续挤公交上班。

    白国庆还是想继续做房地产行业,他主动联系韩啸,意思就是要合伙,至于能不能合伙就要看韩啸的意思,如果不想合伙也没有关系,他自己也能做起来,大不了开始的时候不做大了。

    “欢迎加入。”

    晚上四个人一起吃饭,韩啸两口子以及白国庆两口子,吃饭的时候就把合伙的事情给定下来了,大家的目的都是赚钱,出去融资还不如就是这边现成的,合伙一起搞事业才能做大,做得大才能赚得多,才能继续扩张。不然一个人按部就班的一步一步的来不是不行,但是时间不会等人,看着看着别人就跑到你前面去了,同样是努力,你用的是双脚,别人开的是车,相同的时间之后别人在山顶,你却还是山腰,不能说你不成功,但是为什么不能让自己更成功呢?

    合并合作就是最好的,这个最好还要取决于人,人不对,只会拉你的后腿,人对了,两个人扣手只会事半功倍。显然白国庆和韩啸合作和合适,可以信任,能力具备,东风一吹,顺风顺水。

    具体的合作事宜还得韩啸和白国庆私下里慢慢谈,总的基调定下来,韩啸还是大股东,也就是说白国庆的投资只能少于韩啸,这样持股也就少于韩啸,最后的决定权只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法人代表只能是一个,那就是韩啸,白国庆这边没有问题,赚钱是按比例来的,他并不吃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