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29章 不负责任
    第429章不负责任

    吕晓梅和叶梓打电话聊天,开始说嘴上抱怨叶梓来北京也没有呆几天就回去,都没有好好的聚一下,顺便问了一下叶秋的情况。

    “辞职了呀,那她准备干什么?”

    听说叶秋还要读书,吕晓梅倒是给了叶梓一个主意,说叶秋那么漂亮,就该干和美丽有关的职业,模特儿就算了,叶秋的身高没那么高,当然叶秋也不矮,还有就是吕晓梅对模特儿的印象不好,模特儿界太乱了,想要洁身自好有点难。

    “空姐?”

    吕晓梅的意思是干脆让叶秋去那种民航学院读空乘专业,就是那种毕业包签约就业的那种,读那种学校没有什么门槛,几个学校联合办的那种,有钱就可以读,当然那种美丽的职业对长相要求要高一点,吕晓梅觉得叶秋长相很好,不是问题。

    “就是那种成绩好的,特别是英语好的可以飞国际航班,英语一般飞国内航班,以后年龄大了不能飞了,还能做地勤……”噼里啪啦,吕晓梅说了一堆。

    “这样呀,我问问叶秋,看她是个什么意见。”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说到男人出轨这个事情上来,从吕晓梅话里话外的意思,男人就没有几个人好东西,包括她老公黄志仁,还有个郑柏飞,问叶梓看不看报纸杂志什么的,前段时间郑柏飞不是亲吻模特儿事件跟火爆吗。

    叶梓当然没有看到,平时就算看报纸杂志,看得多的也是医学相关的,对那些娱乐版不太感冒,觉得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别人的事情拿自己的时间去关心,一点意义都没有。

    “我给你说,韩啸你可得看住了……”

    叶梓笑着说不可能,韩啸当过兵呢,当兵的人怎么可能,叶梓就当吕晓梅说笑了,她家的韩啸就是最好的,男人中的男人,忠于国家忠于党忠于她这个老婆,身心都只属于她叶梓一个人。

    吕晓梅在电话那头做呕吐状,“你这样说你家韩啸,他要是听到了会怎么样,天哪,反正我是被你恶心到了……”

    韩啸呢,这个时候正准备下班回家了,朝外面看了看,下着雨,这雨连着下了好几天了,一点停的意思都没有,也不知道为什么天上就那么多的雨下不完,下不完挪点到非洲去多好,那些非洲人都干成骨头人了。

    因为下雨工地上也开不了工,工地不开工,似乎办公室也没有什么事情做,三三两两都在无聊,另外有韩啸这个老板在可能等也要等到最后一秒下班吧,聊天也不是很方便。

    因为下雨,天色不是很亮,又临近下班时间,整个天的颜色灰黑灰黑的。

    “今天大家提前下班吧,路上注意安全。”与其让大家都这样干守着还不如提前让大家下一次班,反正这个时候呆着也不能为公司多创出一份利益来。

    这个天不好搭车,就当是给员工的一份福利了。

    韩啸自己先走一步,去地下室开车,开着车出来,看到一个背影有点熟悉,这个天气不打伞,让人不注意都不不行,白色的衬衣,黑色的包臀裙,身材凹凸有致,因为身上打湿的缘故,看上去特别的明显,从背后看,能确定是穿的黑色的内衣,前面肯定看得更清楚。

    李小佳把包举在头上朝公交车站跑去,因为穿的是包臀的裙子,步子不是很大,其实她可以和其他同事一起打伞去公交车站的,可她为什么要一起,就是不想一起,故意的,算着时间从后门开始跑出去。

    公司的前后门都有公交车站,她其实应该去前门坐公交车,不是算着老板的车从后门旁边的地下室出来门,而且开的那条路也是后面这条。

    这种下雨天气头上顶个包一点用都没有,全身都湿透了,特别的诱惑,要的就是这种感觉,腿上穿的长丝袜也是紧紧的贴在腿上,那种冰凉的感觉,太有感觉了,脚底板也很有感觉,穿着丝袜洗脚的感觉。

    有时候算着时间也没有用,老板的车就这样从李小佳的身边开了过去,尽管她还在老板开过来之前,假装做了一个回眸。

    难道老板没有看见前面的人是她?一定是雨大了没有看清楚,李小佳很失望,现在全身都湿透了,她要怎么回去?挤公交车吗?

    算了。

    她现在这副样子还是打车吧,有点冷呀,很冷,累冷水泡着的感觉,时不时还吹掉风。

    看着老板车子的车屁股,李小佳给自己加油,总有一天她会成功的,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她来这里上班就是上天的旨意,然后她再努努力,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幸福的生活就在前面朝她李小佳挥手。

    韩啸是装着没有看见直接开过去的,说他不关心员工也好,反正他是不打算让一个半透明的女人上自己的车,说的半透明,是指衣服的半透明,都淋成那样了,如果上车是不是还要他脱衣服给她穿?他的衣服只能脱给叶梓穿,别的女人还是算了吧。

    心里想着自己这新来的秘书是不是对自己有意思?难道她不知道自己已经结婚了吗?他不愿意把一个小姑娘想得心机深重。

    笑着继续朝前面开车,透过后视镜看到那个新来不久的刚才淋雨的秘书好像正看着他车子的车屁股,一脚油门加速开了出去,送女员工回家这种事情现在不会发生在他身上,以后应该也不会发生在他身上。

    郑柏飞给李珍定的车到了,红色的保时捷很拉风,漂亮到谁看第一眼都闪眼睛,车子漂亮过了女主人,女主人也因为车子的原因仿佛增色不少,有的人靠衣装,有的人靠豪车也行。

    “老公你真好。”李珍搂着郑柏飞的脖子亲了一下他的脸,刻意着不去亲他的嘴,心里有点阴影,每次看到郑柏飞的嘴就想起来报纸上手那个照片,那嘴亲过多少别的女人她不管,问题是亲的时候不要给她看见,有点恶心。

    “这样就算感谢了?”郑柏飞要的可不只是那么一点点,动手摩挲着李珍的腰,生完还自己,李珍的腰是粗了一圈,他不嫌弃,那是为他生孩子长的肉,他一直都感激着,感动着,一直都记得在医院产房里面是发生的事情,觉得做女人生孩子那一关太恐怖了,完全就是拿生命在孕育下一代,所以他这一辈子都会对李珍好,至于上次那个事情,真的就是个意外,他是个男人,他情不自禁,他逢场作戏而已。如果要真玩,就算那个模特儿脱光了躺床上他也不会动她的,他有洁癖,就是亲的那一下,有时候想起来都觉得恶心,当时脑子是抽了吧,亲一个不知道多少人亲过的女人。

    李珍笑了,今天的笑容里面多了一些娇媚,她就是故意的,去会所玩的时候跟那些风情的女人学的,不经常用,但有时候拿出来用一下,勾引一下自己老公不伤大雅,逗郑柏飞她很开心。

    “那你想要怎样的感谢?”手指头在郑柏飞放在她腰上的手背画着圈圈,是不是弹那么两下,这也是在会所看见的,只要不用在别的男人身上,用在自己老公这里又有何不可。

    郑柏飞还有点喜欢李珍这主动的调调,还逗他,他也真被挑逗了,眼眸子里面闪着桃心心,发出的全部都是粉红色的信号,手伸到李珍的后背去抚摸着,这样够明星了吧,还给他装不知道就不道德了,挑起他的**而不解决,这就是不道德。

    李珍推着郑柏飞进卧室,郑柏飞拉着李珍,两个人贴得很近。

    一把把郑柏飞推到了床上,郑柏飞四肢张开着,等着李珍的临幸,他心痒难耐,手指尖都等不及了,心砰砰的跳,眉眼含春的看着李珍,脱呀,赶紧脱给他看,要不她帮他脱也行,前奏不要太挑逗哟,他会受不了变被动为主动的哟。

    “你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李珍转身出去,在卧室门口抛给郑柏飞一个飞吻。

    郑柏飞做了一个两手抓的姿势,李珍明白的,然后关了门。

    五分钟过去了,郑柏飞不见李珍进门,他以为李珍只是去看看两个孩子,或者安排其他什么,给他一点惊喜?如果是惊喜那他就等吧。

    想了想,郑柏飞觉得自己这个样子不行,不够诱惑,有时候男人也需要诱惑女人,他舍得在自己身体上花力气和精力,所以他的身材还不错,有胸肌和腹肌,解开两颗扣子,露点肉,一会儿李珍进来看见了岂不是更好?

    只露胸肌还不够好,腹肌呢?一起露?把衬衣扣子全部解开,随意的开着,他继续躺着,今天他要当一块又嫩又多汁的肉,让李珍来把他吃掉吧。

    一个人躺在哪里想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越想越嗨,嗨到最后脱了只剩下内裤,内裤还是红色的,有点骚气的男人。

    这是出去买避孕套了,这个时候还不回来?或者是去买情趣用品去了,不要太嗨呀。郑柏飞继续一个人幻想,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已经不再摆什么撩人的姿势了。

    一直等到九点多,郑柏飞终于觉得不对劲儿了,他这智商没理由被李珍给骗了呀,但确实被李珍给骗了,李珍出去了,而且到现在都还是没有回来,仔细一想李珍那身打扮,这个女人完全就是在挑战他的底线!

    郑柏飞给李珍买的保时捷跑车真的很拉风,代客泊车的小哥眼睛都直了,不是李珍有多漂亮,算不上那种特别漂亮的,但却是那种甜美型的,开这样的好车,一定就是家里条件很好。

    二奶?开那样的车,一般不会让人往二奶那个方向去想,只会想这个女孩子肯定是某个富二代,怎么可能是二奶,这年头二奶都开日本车,别如说本田这样的车型,样子好看价格不算太贵,包养二奶的人能花本田的钱砸下去就不错了,保时捷的跑车?怎么是可能,有钱买也只可能买给自己或者给家里的女儿,外面玩玩的女人,用得着花那么多钱?

    因为李珍不是经常来这样的地方,所以几乎就没有什么认识她的人,至于为什么要来,因为很快郑柏飞就能找到她,不要问为什么郑柏飞能那么快找到她,谁叫他下面养了一条嗅觉灵敏的狗。

    “你给我查李珍去哪里了,我要立刻马上知道!”大晚上的王胖子刚和老婆睡下,一个胖子刚把澡洗了,打起精神准备和老婆折腾一下,结果老板的电话来了,要是能不接电话该有多好呀。

    答案是不能,要想不接电话,除非他死了,只要还有一口气,王胖子就必须为郑柏飞运转着,跟机器一样,让你二十四小时不停动,你都得听话。

    找李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李珍的新车上安装了定位器,手机里也安装了定位器,现在她在条街,那个房间里面一目了然。

    找到具体位置给自己老板打电话说了,然后王胖子自己还必须得去,心里对李珍一直都是有怨气的,这个女人就不能安安稳稳的当她的少奶奶,这日子是过得闲了吧,你什么身份,背着老公去那样的地方,不是说不能去,把你老公带上成不成,不要影响到别人的正常生活。

    郑柏飞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李珍在和一个男人说话,那男人一看就是小白脸类型,打他女人的主意是吧?不管三七二十一,郑柏飞上去就给了那男人一拳头,把那个男人都打蒙了,这是有主的?不敢还手,他就是个牛郎,平时骗骗富婆什么的,像李珍这种年轻有点姿色还有钱的女孩子很少的,能搞到手就最好了,牺牲色相就是他的职业,牺牲在李珍这样的女人手上不吃亏,还有钱那多好。

    因为不清楚郑柏飞的来头,男人根本就不敢动手,他没什么背景,谁知道会不会惹到什么不该惹的人。

    “滚!”郑柏飞大呵一声。

    男人真的就滚了,混惯了********的男人什么人没有见过,他现在十分确定面前的这个男人他惹不起,所以滚了,今天算倒霉,也算幸运,幸好没有对那个女人动手动脚,不然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那个男人看起来很凶的样子,那气势也不是一般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