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28章 身体随心
    王翠芬开不了口的事情,王小梅可开得了口,叶梓正好就来了,她觉得自己运气很好,怎么就遇上了叶梓回娘家。

    “韩啸公司的事情我不太清楚,等我问了韩啸再说吧。”叶梓没有给明确的答复,是要去办公室吗?有点头疼,公司里面现在已经有两个亲戚了,对,就是韩啸的两个姐姐,也都是高中文化,韩文君还好一点,多少能做点事情,韩文青就真的不行,差不多就是混日子拿工资的人。

    至于叶誉嘛,叶梓看得明白,脑子并不笨,以前成绩不是也好好的吗?心思大了,人变懒了,能力降下来才成了今天这个样子,把他也弄到韩啸的公司去?到底能不能行?一个公司怎么能全部都是顶不起来的人,韩啸的公司又不是那种几百上万人的公司,小公司一个萝卜一个坑,最好都是能做事的。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王小梅才不管那么多,就当是叶梓已经答应了。

    王翠芬懒得理她,叶梓进了叶秋的屋里去。

    “姐。”叶秋有些讪讪的,在叶梓进门的时候叶秋就知道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紧张,没有出去。

    当初辞职的时候以为凭着自己找个简单的工作应该不是很难,结果现在成了这样,一般的工作看不上,好的工作也看不上她,知道自己什么都不是了,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本事,文凭也不行。

    对于也起你辞职的事情叶梓也不好说,工作都辞了她才知道,现在再来说也没有什么意思。那现在能说的就只是以后,以后你要干什么,或者是你准备干什么,做姐姐的能帮你什么,不能为了个男人就把自己给毁了,有些话说出来就不好听了,当初怎么就那么轻易的跟人睡了,指望别人怎么高看你一眼?

    “两条路,要么现在还去读书,你年龄也不大,家里现在的条件供你读书一点问题都没有;要么就找个工作做,不愿意当护士了你就找其他的,只是期望不要太高,一步一步的来,不要想着一下子就站到中间去,没有谁不是从山脚下直接就走到山顶的。”

    读书吧,文凭太重要了,不找工作没有发现,一找工作突然就发现别人不要你随时都拿文凭说事,那就是个敲门砖,文凭卡着你前进不了。

    两姐妹谁也不去提江家成,就当江家成这个人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江家成和叶秋拜拜了好像情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反而有些不习惯,突然就觉得空了一样,除了做生意一天也没什么事情干,在的时候不珍惜,拜拜之后又觉得可惜,人就是这样贪心的。

    就是原来经常会和高希希一起喝酒调情,现在高希希人也出国了,她爸是翻不了身了,问题都交代了,没收财产,那个年龄还离婚,离婚,懂的都知道这个婚离得也不真,就是为了转移财产,现在人去了国外,等于是牺牲一个人保住了一家子有品质的生活,不然呢,大家都跟着受苦?做丈夫的,做父亲的总得做点牺牲,谁叫你是男人了。

    摇了摇头,当时有那么多的机会动高希希,他怎么就守住了底线呢?为谁守着呢?

    按时回家,她妈比他开心多了,家里又请了一个女孩子来吃饭,知道他妈是为了什么,但却没有心情,心情也就那样了,不好不坏的,跟一杯白开水一样无味儿,但喝也可以。

    “听说了吧,她没在人民医院干了。”

    江家成一愣,他妈说的那个她是谁,他当然知道,怎么就不干了?正式的工作,那样的医院一般不好进的。

    想到什么朝他妈看去,“妈,你该不是去做了什么吧?”

    不得不说江家成真相了,可他妈会承认,直说她能做什么?什么也没有做。

    “叶梓,回去呀?雨还没停,要不送大伯母一程?正好顺路。”王小梅厚着脸皮说道,她自己回去,现在这么大的雨,跑公交车站去等车,还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呢。

    “你和叶梓顺路?”王翠芬无情的把王小梅揭露了,一个住在东边,一个住在西边,怎么也不顺路呀,再说了叶梓送她还得绕多大一个圈回来,人好也就送了,但对王小梅这种人,去送她?送了也是白送,指不定送完之后还背后笑你傻呢。

    “可是外面下着雨。”

    “下着雨不是有雨伞吗?”王翠芬可不管,反正就是不能让叶梓送王小梅这样的人,浪费时间还不讨好。

    叶梓的手机想起来,韩啸打的,问大概什么时候回去。

    “妈,我先回去了。”没有理身后的王小梅,叶梓先走了。

    叶梓到家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晚上九点了,因为下雨的缘故,整个人都感觉有点潮。

    好像韩啸妈和甜甜已经上楼睡觉了,小孩子睡觉早,睡觉的时候还要人陪。韩啸在楼下等着她,见她进门扭过头对着她笑了笑,淡黄色的暖光下韩啸的笑容温暖得很。

    趁叶梓换鞋的时候韩啸走到叶梓身边,拉了叶梓的手,“今天有点想你了。”

    “嗯?”

    叶梓笑,两个人天天见面,怎么就想她了,显然这只是韩啸的情话,软绵绵的掉进心里,揉呀揉呀,揉得叶梓的心荡漾起来。

    从后面搂着叶梓推着她上楼,有点难舍难分的。

    “就不能正经点,妈和甜甜还在家呢。”叶梓不好意思,韩啸今天的信号发出得很明显,身体火热得有点过分,一边上楼一边在她脖子处嗅。

    进屋关门。

    叶梓掉进床里面,韩啸覆上去,眸子变得深邃,眼睛里都是星星斑斑,透出的都是****,让叶梓都有点没有搞懂,今天这个人怎么了?

    “还没洗澡。”

    “要不一起洗澡?”

    叶梓:……

    真的就那么需要?洗澡这点时间都不给?这激情得,说话这么点时间两个人已经坦诚相见,平时韩啸的自控能力很强的,今天有情况呀。

    吃药了?

    让叶梓趴着,自己从后面进去,然后去啃叶梓的脖子,痒痒酥酥的,眸子更加的深邃,像一潭水一样,瞬间就泛起了波澜,可惜了叶梓趴着,后面也没有眼睛,所以看不见。

    “今天怎么了?”

    韩啸不说话继续他的动作,今天他有点忍不住了,不知道公司新开的秘书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勾引他,穿得也算正常,就是那个裙子短了点,包裹着屁股也紧了点,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老是在他面前晃呀晃呀,还有吗身上的香味儿,有点催情,所以他提前下班回来了,反正下雨天也不用上工地去看。

    男人和女人因为身体的构造不同,所以有时候反应是不一样的,有人说男人先是视觉和身体的感受然后才是思维上的****,有可能这个男人和某个女人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之后却没有****,女人不同,女人身体是跟着心走的,身体给了男人,心也沉沦下去。

    “要是哪天我出轨了怎么办,我是说只是身体上的。”韩啸小心翼翼的问着,不是真的要那样做,就像电视上演的那样,有时候男主角也不是故意的留和女人睡一起了,然后被女主角发现了。

    “你不会那样做的,你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叶梓压根就不相信韩啸这样的人会出轨,怎么可能,她相信韩啸对她的爱,而且她对自己也很有信心,她漂亮吧,身材皮肤也好吧,韩啸用得着出去外面找?

    年老色衰的时候?韩啸也不会是那样肤浅的人,再说了她可比韩啸小了那么多,谁先年老色衰一目了然。

    好吧,就当他说的是一个玩笑吧,韩啸他自己也觉得自己不是那样的人,不然我不会今天那么早跑回来等着,他多听话呀。

    “不是要洗澡吗?一起去?”

    “美得你。”

    可不是美得他吗,打横抱着叶梓进的卫生间,两个人在浴室里面又闹了一回,直到叶梓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这个社会太现实了,为什么男人和女人的体力相差会这么大?”叶梓瘫软在韩啸的怀里,在他的咪咪上画着圈圈,韩啸帮她洗澡,有意无意的摸着她的敏感地带。

    “不是男人和女人体力相差大,只是我和你相差大。”至于其他男人,韩啸不想把这些和叶梓说得太清楚,不是每个男人都有他这样的体力的,别说连着两次,有的男人一次都累得够呛,不然快枪手怎么来的?

    “别摸了,我可没力气了,要睡觉。”叶梓抗议。

    确实全身酸软没什么力气,但要真睡又睡不着,作为有思维的人,遇到事情还没有解决,脑子里面总是有点乱,闭着眼睛去想该怎么办。

    “不是累了吗,怎么还不睡?”

    “叶秋把工作辞了,今天去娘家就是说这个事情,我给她两条路,一个是继续读书,一个是找个工作从底层干起来,她选的读书。”

    读书两个字听起来很容易,上那个学校点难,现在那种交钱就可以念的大学也多,还有那种包分配工作的,比如会计学校,汽修学校,学厨师的,酒店旅游学校等等一大堆,不知道该怎么选,怕这次选错了又不好,叶秋今年二十一,再读一次书年龄不算大,但也这一次,人的青春不能总耗在读书上去,浪费不起。

    对叶梓家的这些事情韩啸一向不给什么意见,叶梓帮忙或者掏钱什么的他都不说话,所以叶梓说他也就是听着,听完了不给意见,他也给不了意见,他自己也只是个高中生,真给不了意见。

    “你就不能帮我想一下?”叶梓头都要爆炸了,想不出来,这关系到叶秋的未来,总得想好了。

    “要不去当兵?”如果去当兵的话韩啸倒是能帮帮忙,部队上招女兵像叶秋这样的可以去做卫生兵,退伍的时候国家也不会亏待她,而且好多女兵都嫁的当兵的,像叶秋这种女孩子最好就是嫁个当兵的。

    “怎么可能,她可能不愿意去当兵的。”叶梓了解叶秋

    郑柏飞给黄志仁打电话问他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黄志仁有点莫名其妙的,两个人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一般不生气不会是这个语气,怎么突然就生气了?两个人这几天面都没有见怎么可能生气嘛。

    “你老婆给我老婆说了什么?还是你老婆教了我老婆什么!”郑柏飞现在拿李珍一点办法都没有,他一个单纯的老婆突然就画风转变,天天泡会所?还喝酒,还有那个打扮,简直就是勾引男人去的吧,让郑柏飞根本就放不了心。

    “我老婆能教你老婆什么,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是当妈的人了。”黄志仁想表达的就是郑柏飞老婆是成年人了,怎么能是自己老婆左右得了的,总结起来就是这个事情郑柏飞不应该来问他,或者说问他老婆吕晓梅。

    挂了郑柏飞的电话,黄志仁一想就知道李珍最近差不多干了什么,不就是吕晓梅之前对他干的那些吗,以其人之道还之以其人之身。

    “亲爱的,这样真的好吗?”黄志仁问吕晓梅。

    “怎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才多点事呀,你帮郑柏飞受不了了?你们这些男人呀,就该受点教训,平时也太不注意了,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

    怎么就不好了,男人能干的事情,女人不能干?男人出去能找,女人不能找,男人出去找女人,找完之后女人最好还不要说,女人出去要是出去玩就不行了,受不了?

    其实吕晓梅也没有和李珍说什么,就只说让她跟着郑柏飞学就成了,他做什么她留做什么,看两个人谁先受不了。

    “提醒你一下,人家两口子的事情你少管。”

    吕晓梅才没管呢,她只是站在女人这一方,至于郑柏飞,吕晓梅确实看不惯他,被李珍收拾也是他活该,仗着自己有点钱不得了了,他和李珍怎么结婚的他自己不知道?一边说些喜欢李珍一边又在外面风流快活,这样子和她家黄志仁还有点像,别看黄志仁现在收敛了不少,背地里谁知道外面还有没有女人?

    吕晓梅现在明白了,嫁到这样的人家,丈夫面子上给你面子,说爱你喜欢你就成了,只要不把事情闹出来大家看着,那就是万事大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