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27章 工作不好找
    第427章工作不好找

    “真要结婚了?”韩啸这句话还是问出了口,他试图从蔡骏脸上找出一点不情愿来,但是没有,相反的是他这个同学兼战友看起来很幸福,脸上桃花朵朵开,要有多艳就有多艳丽。

    “准确的说是已经结婚了,证都扯了,睡一起去都好久了……”蔡骏也成熟了不少,再和韩啸说这样的事情一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当初就是他找的胡梦婷,他不在乎胡梦婷的过去,追胡梦婷的那段日子她老拿她过去的那点事来拒绝他,他是处男,她不是处女,就这么点差别,其余的以后肯定就全部都是美好了,那为什么要纠结那点愉快过日子呢?

    两个人一说开了,事情就简单了很多,胡梦婷问蔡骏真的要和她在一起?既然要在一起就只有一个条件,就是相信她,至于相信什么,两个人心知肚明,混娱乐圈的人,就算你不出名,就算你没那种事,在外人眼里也会被说成有点事。

    蔡骏说好,两个人就这样在一起了,很快就在一起了,因为蔡骏职业的缘故,经常是胡梦婷飞回北京来,两个人感情很好,住在一起也很和谐,偶尔蔡骏也会飞去片场看胡梦婷拍戏,心疼拍打戏的时候她一遍一遍被人打,打脸,谁说女演员就容易了,不是主角钱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么多,因为热爱这个事业所以才一直坚持了下来。

    “祝你们幸福。”韩啸对蔡骏说着,他觉得幸福就好,今天再看见胡梦婷,以前身上那些风尘气息似乎没有了。

    胡梦婷和蔡骏的婚礼比想象中的简单,但看在叶秋的眼里却很美,白色的婚纱,鲜艳的花朵,绿色的草地,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蔡骏搂着胡梦婷亲吻的时候,叶秋眼角湿润,都是羡慕惹的祸,谁叫她刚刚退了婚呢?

    其实叶秋不太知道伴娘应该做些什么,只是跟在伴郎一起,帮结婚的两个人挡挡酒,挡酒的结果就成了大家起哄非要叶秋和伴郎和交杯酒,这可把叶秋给难住了,脸色绯红,想走,被人围着又走不掉,转了头到处找叶梓,眼神根本就透不出去,周围都是人,这些人大部分都是蔡骏那些当兵的战友,当兵的长年在部队呆着,平时见到个母猪都要高兴好久,何况今天这么漂亮的伴娘,当然这种让伴娘和伴郎和交杯酒的行为并不太过分,大家只是玩笑而已,不会太过。

    大方一点的伴娘能开玩笑,大不了喝一个让大家起起哄也就算了,叶秋不一样,她哪里有心思和别人喝交杯酒,一副要哭的样子,她和伴郎也不熟悉,端着手里的果汁,手心都冒汗了。

    “别闹了,我说你们!”伴郎看叶秋那样子就是不愿意,笑着和他那些战友说,战友们当然不能就此放过,有的还要起哄。

    “干嘛呢,欺负我妹子?”韩啸推开大家看到中间的叶秋,叶秋找到救星似的,赶紧走大搜韩啸背后去,“我说你们这些大老爷们,自己要喝酒,你们自己喝个够,不准欺负我妹子。”

    不管是读书的时候还是当兵的时候,韩啸都是出名的冷面孔,不过人好,大家都给面子。既然都说了是妹子,那就不能开玩笑了。

    韩啸把叶秋拉了出来带到叶梓面前,叶梓和吕晓梅护着叶秋出去,朝里面看了一下,那些人还在起哄,推着伴郎,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男人嘛,话题总离不开女人。

    不一会儿就有人和韩啸打听起叶秋来,说没有听说过韩啸有个什么妹妹,长得也不像呀,韩啸这种魁梧型的,有个像天仙一样的妹妹?

    很快就有人猜到了,妻妹不是妹呀?刚才和韩啸在一起的那个美女不是韩啸的妻子吗?哎呀,一想,绝对就是妻妹了,长得也像。

    一个漂亮的姑娘,还未婚,花儿一样,哦,不不不,是花骨朵儿一样,那些蜜蜂就想围在周围等着花开,可这多花到底为谁开呢,是个未知数。

    “你们这群小子,这帮我可帮不了你们。”韩啸少有的暧昧笑笑,有时候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很正常,但他不参与其中,要真心喜欢,大家自己努力去。

    因为韩啸是姐夫,那讨好韩啸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都来和韩啸喝酒,套近乎,本来不是很熟的战友现在突然就很熟了,都是一群狼,然后韩啸在再后面加了一个狗字,狼狗,那叶秋不就成了肉骨头了。

    结果就是不管韩啸酒量有多好,喝醉了,还好,算是微醺,量他们那群狼狗们也不敢把韩啸给喝得烂醉如泥。

    “要不叶秋找个当兵的?”不是韩啸非要多这个嘴,就是像叶秋这种女孩子,心思太单纯,最好找个有责任心的,当然是军人最好了。

    “她说她不想嫁给军人。”叶梓今天也看出来了,那群小伙子对叶秋有意思,晚上回来还争着要送他们回酒店呢,以前在北京的时候也没见谁这么热情过,都想留个好印象。

    “为什么?”

    一是本来叶秋刚退婚,说出来也不好听,心情也不好,现在哪里有心思马上接受一个人?心里的江家成还占着位置呢。二一个就是叶秋不想过那种长期分居的日子,她是个小女人型号的,就想天天和爱人呆在一起,从她以前有多粘江家成就能看得出来。

    叶秋这个事情就暂时到一段落不提,第二天和叶梓韩啸一起回蓉城,该上班还得上班,结果刚上班的第一天就出问题了。

    “真是看不出来,她这么有心机。”和叶秋一起实习的也不少,为什么专业比她过硬的都没有留下来,她留下来了,大家本来就有疑惑。现在突然疑惑就揭开了,说是她开后门了,用了未婚夫家的关系,然后也是个没良心的,工作一定下来就把把未婚夫踹了,看不上了要另外找。

    “什么叫有心机,这样的心机难道你没有?你我光有心机有什么用,不好看,谁会让你利用?”

    就是这样公开的议论,不说名字的留在叶秋旁边说,就是故意说给叶秋听的,听见了还没有办法反驳,人家没有指名道姓,不能硬说人家就是说的她,而且她也确实退婚了,好巧不巧,工作在退婚前定了。

    收拾东西叶秋就回家了,这个班她不上了,她本来也不喜欢这个工作,当初怎么就去念卫校了,三年出来扎不好针,给人扎针的时候手抖得厉害,见血还有种眩晕的感觉,有点轻微的晕血,反正就是不适合做护士。

    “妈,我不干了。”

    “啊?”王翠芬没有听懂,叶秋到底不干什么了?

    “我说我不干护士这个工作了。”

    啊,你不干护士这个工作了?现在找个差不多铁饭碗一样的工作多难呀,现在你说不干了就不干了,那你准备干什么?你会干什么?还是说你准备在家里呆着啃老?

    王翠芬各种劝,最后说道叶誉,不是王翠芬瞧不上叶誉,一个高中都没有念完的人,还想找多好的工作,最后还不是不好找工作到他们面馆里面帮着收钱,开的钱可不低,一个月五百,他却还嫌少。

    “明天我就出去找工作,我就不信了,除了护士我还不能干其他工作了。”叶秋是坚决不回医院上班了,医院那边工作都辞了,也不是她说想走就走想回就回的,而且她很明白医院那些流言蜚语一定就和江家有关,这个事没人说出去别人怎么知道的,叶家不说就是江家说的。

    说出去的人就是江家成妈妈,打麻将的时候抱怨就顺口说出来了,有口有心的说的,就是说给别人听的,桌子上其中一个打牌的是医院医生的家属,就是这样传出去的。

    谁叫她先退的江家成,工作本来就是江家给弄的,看你退了江家的婚还有脸呆下去不。

    叶秋没有了江家成一点都不习惯,觉得自己的日子很枯燥很乏味,整个世界都没有商了颜色,江家成就是她的色彩,现在她的色彩是空白的,心情很不好,加上出去找工作也不好找,这本来就是个看文凭的时代,叶秋只是一个中专生,学的是护士,除了医院和诊所还有哪里会要她?但她实在是不想在做护士。

    “工作不好找?”在找工作这个问题上王翠芬比叶秋还着急,好好的工作不要,要重新找工作,现在好了,找了几天都没有找到,看叶秋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就知道不好。

    还得给叶梓打电话,不然呢?都是亲姐妹,能帮就帮吧。

    叶秋是不会打这个电话的,还得是王翠芬打这个电话。

    “叶梓呀,你妹妹前几天把工作给辞了,现在工作也不好找,…….”王翠芳这个当妈的也不容易,谁她都操心,之前和现在操心叶梓生孩子的事情,现在就还外加一个叶秋找工作的事情,二十一岁的大姑娘,不干工作在家呆着?不是养不起,是真的怕她乱想,电视和新闻上不是都有报道吗?那些跳楼的,跳河的…..他们是怎么想不开的,为情所困等等。

    叶梓下了班就往娘家那边赶,天下着雨,车子的雨刮器不停的左右摇摆着,雨有点大,还是那种越下越大的雨,感觉就像是天上直接往下面倒水一样,今年这个夏天雨好像特别的多。

    没办法开得太快,把速度给降下来,这个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是韩啸打的,说是今天下雨工地上没办法开工,已经提前回家了,看雨有点大,问叶梓需不需要他去接,雨大的时候不是不好开车吗?

    “哦,我刚下班从医院出来是,现在回一趟娘家….”

    这边才挂了韩啸的电话,王翠芬的电话又打了进来,问叶梓大概什么时候到,她那边好开始炒菜了,像王翠芬这样当妈的人就很多,觉得女儿回一趟娘家不管是为了什么事情,或者就是单去看他们两个老的,反正都是要准备一桌子的菜,没次都搞得叶秋好像是为了吃才回的娘家一样。

    王翠芬去开门,以为是叶梓,谁知道外面站的是王小梅,不知道今天来又是为了什么。

    “弟妹。”王小梅脸上挂着笑容,两手空空,嫁出去的人还不把自己当外人。

    王翠芬把人让了进来,就这个下雨天王小梅这个点上家来?来吃饭呀?一会儿不留都不行,就当是看在死去的叶建军的份上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王小梅今天来还真有事,说叶誉的事情,叶誉现在不是在叶建国的面馆里面帮忙收钱吗?王小梅觉得一点前途都没有,收钱能收一辈子的钱呀,听着好听,又不是给自己家收,就算悄悄的收点在自己兜里能收得了多少?叶誉是高中生呀,在王小梅那个年代,高中生就算和不错了,应该在办公室工作吧?

    听到王翠芳和自己妈说工作的事情,叶秋心情不好,先进了自己房间。

    王翠芳往厨房里面走,王小梅跟着进了厨房。

    “你要是觉得叶誉现在帮我家面馆收钱屈才了,那你可以叫他自己重新找工作去,我们绝对不会拦着他,叶秋这两天刚把工作辞了,还没有找到工作,正好可以顶上去。”

    “医院没要叶秋?”王小梅知道叶秋之前只是实习生,现在没有上班了,那不是医院没有要是什么?

    王翠芬一个刀子眼过去,手里拿着刀,样子不太好,有点凶。

    “不懂不要乱说,叶秋自己辞职的。”

    王小梅可不相信王翠芬说的话,不过今天是来求人的,她就不多说了,免得惹了王翠芬生气。

    “什么?想去韩啸公司的办公室上班?你告诉我叶誉会什么?高中生?叶誉妈不是我说话不好听,叶誉高中都没有毕业,毕业证怎么拿的你不知道?工地上搬砖倒是可以。”不是王翠芬说话不好听,就叶誉那个懒样子,就是在面馆里面收个钱都觉得累的人,让他去韩啸那边上班?白拿钱去?她可开不了这个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