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26章 北京熟人
    第426章

    叶梓请了假和韩啸一起去北京,买了头一天的飞机票,她倒是想多请几天假去北京和吕晓梅已经胡梦婷叙叙旧,医院这边不好说,你是干工作,不是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韩啸这边好说直接安排一下就可以走人。

    走之前王翠芬和叶梓通了电话,那意思就是一定要把叶秋给带回来,一个女孩子在北京没什么亲戚,你呆在哪里干什么,出点什么事情父母想帮你都来不及,还是回来的好。

    吕晓梅带着叶秋一起去接机,叶秋站在哪里颇为不自在,之前她给叶梓写了信道歉,现在看见自己的姐姐和姐夫,那感觉就跟犯错的孩子一样,想看而不敢看,怕叶梓对她有看法,这次她又跑了这么远。

    “哎呀,我们这几个就属你越来越好看了,看着姑娘水灵灵得,我是各种羡慕嫉妒呀。”吕晓梅说笑着和叶梓拥抱,至于韩啸,两个人只是互相点了点头,一个笑容都没有,韩啸不去看吕晓梅,对当初吕晓梅和蔡骏的事情还是所有芥蒂,现在又成了胡梦婷和蔡骏,韩啸不太想得通。

    “你倒是成熟了不少,都是当妈的人了,两个儿子都乖吧?”

    “乖什么哟,家里人都惯着呢。”

    叶梓看叶秋那个样子,主动向她张开双臂,终究是自己的妹妹,看错了人,受伤了,那来姐姐怀抱疗伤好不好。

    叶秋扑倒叶梓怀里,这些天的伤心难过委屈一并全部都迸发了出来,哭得真切。

    叶梓拍拍她的背,总不能一直哭吧,在机场哭起来都难看。

    “哭过了就该雨后天晴了,以后咱们叶秋的日子里应该全部都是彩虹。”

    听见叶梓这样说,叶秋就笑了,睫毛上还挂着刚才的眼泪,还非要帮叶梓拖行李,两个人就带了一个小箱子,还在韩啸手上,哪里用得着她来。

    一行人上了吕晓梅的车,酒店已经给定好了,叶梓和韩啸是不会住到吕晓梅家里去的,叶秋也搬了出来。

    来北京之前叶梓给李子茜打了电话,她这次是准备让李子茜解脱的,相信这些年,李子茜受的痛苦也差不多你了吧,毕竟和杨峰那样的人在一起肯定也好不了,一个女人和一个根本不可能给她性福的男人在一起,肯定是一种折磨。当然不是叶梓心软了,叶梓只是觉得够了。

    见到李子茜的时候叶梓简直吓了一条,那是李子茜?很憔悴,整个人精神状态一点都不好,老了很多的样子,但是叶梓一点都不内疚,如果当年受伤害的是她呢,同样的李子茜也不会内疚,相反的会很开心。

    “很意外对不对,才多长时间我就成现在这个样子了。”李子茜自嘲的笑着,杨峰男不男女不女的也就算了,还折磨她,和她的男朋友一起折磨她,她和杨峰不是夫妻,是姐妹吧?那样的日子真的没办法过下去了。还有杨峰的父母,怎么不去都死了,她生不出来孩子他们难道不知道是自己的儿子的问题吗?也折磨她。

    叶梓想说活该,没说,今天来不是想要激怒李子茜的。

    “这个药给你,吃了以后就不用找我了。”

    李子茜看着桌子上的药没有马上去拿,一直都想要的自由,突然就摆在了她面前,有些不敢相信,叶梓会这么好,不是要一辈子控制她吗?现在舍得放她自由了?

    信或者不信都由李子茜自己,药叶梓已经给了,以后两个人就没有联系了,再也不要联系了,叶梓要与过去那些不好的事情说拜拜,至于李子茜自由后会不会找她麻烦。

    李子茜不敢的,叶梓很肯定不管她做什么李子茜都不会完全相信她,包括她刚才给的药,吃了,万一不好呢,万一过几年出问题呢?

    从咖啡厅出去,热气扑面而来,北京的天气就是这样,热的时候够热,空气里面都是汽油味儿,粉尘味儿,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这个地方。

    “给了?”韩啸就在外面的树荫底下等叶梓,对于北京,他始终不放心。

    “看你出了脑门的汗。”叶梓用手绢给韩啸擦汗水,一直以来都不太喜欢用卫生纸,还是这种丝质的手绢用起来舒服,上面绣了一点花,很淡那种,不是叶梓自己绣的,在蓉城有专门卖这种手绢的地方,只是价格贵一点而已。

    透过玻璃窗看到叶梓和韩啸上了出租车,李子茜就着咖啡把叶梓给的药给吃了,又等了一会儿,什么感觉都没有,因为咖啡是苦的,所以也不知道叶梓给的那个药到底是什么味儿。

    自从和杨峰结婚后李子茜就不太喜欢喝咖啡加糖,反而要喝那种最苦的,苦得瞬间失去味觉的最好。

    两个人回了酒店,叶秋在她那个房间里面看电视,敲门让叶秋出来,要一起去见梦婷。

    “我就不去了吧。”叶秋不认识胡梦婷,人家明天结婚了,她也去吗。

    叶梓说没关系,带着叶秋先去买衣服,她自己倒是不用,主要是想让叶秋换换心情。

    北京这么大本来遇见熟人的几率会很小,除非经常呆在北京,又是一个圈子的人,结果什么都不是还遇上了。

    看见郑柏飞了,牵着个女人或者说女孩子,反正年龄不大,两个人看上去感情很好,因为像郑柏那种一直把自己位置放得很高的人,眼神对着那个女孩子很柔和,不时还对着女孩子温柔的说着什么,不太像叶梓记忆中的郑柏飞。

    叶梓想也许是自己和郑柏飞接触得不多吧,那个时候大部分都是从几个室友哪里听说的这个人,后来见面不太愉快。

    下意识的想避开这个人,因为不是好人,有过节,所以想要避开。

    韩啸靠近叶梓牵了她的手,紧了紧,用身体去挡着叶梓,商场人这么多,他又挡着,郑柏飞那样的人看到的可能性不大。

    本来郑柏飞是没有看到叶梓的,但他看到韩啸了,韩啸那身高,那体型,那硬朗的气质不得不让郑柏飞注意,而韩啸那动作暴露了叶梓,郑柏飞就看了那么一眼,把他当什么了,一个有夫之妇当他真看上了?好吧,那个时候真看上了,现在还真不当回事,搂着李珍慢慢的逛。

    男人永远不懂女人为什么那么喜欢逛,逛就逛吧,买就买吧,选来选去,老是比较,下不了手,按着郑柏飞的意思看上了就买,如果拿不定主意那就买贵的,要不看上的都买,回家后怎么也不会后悔。

    花钱?钱对郑柏飞这样的人来说就是个数字,他挣钱不就是拿来花的,不就是想花钱的时候肆无忌惮吗。

    给叶秋挑了一条桃粉色的裙子,参加婚礼总得穿得喜庆一点,红色会抢了新娘的风头,白色也不行太素,黑色更不行。

    叶秋穿着裙子问好不好看,叶梓说好看,叶秋本来人就好看。

    叶梓的手机响起来,胡梦婷打的,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有事,很着急,她的意思是让叶秋做她的伴娘,她也是从吕晓梅哪里知道叶梓的妹妹在北京,这不是天助她吗,给叶梓说叶秋必须做她的伴娘,不然她就一个伴娘都没有了,为了配合她的伴娘,蔡骏这边都只请了一个伴郎,结果她这边一个都没有。

    “让你去当伴娘……”叶梓举着手机,让叶秋听,本来是小事一桩,但她不能给叶秋做主,叶秋这几天的心情应该都不美,能不能做伴娘还要看她自己,叶梓担心的就是她去给人家做伴娘,别人幸福时刻她难过。

    “好妹妹,亲妹妹,这个忙你一定要帮姐姐……”胡梦婷在电话里面和叶秋甜言蜜语,不管三七二十一,能说的好听的全部都说了。

    最后叶秋说好。

    答应了就赶时间得很了,让叶梓赶紧把叶秋带过去试衣服,伴娘穿的衣服还没买,胡梦婷这拖沓的性子叶梓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呢,都结婚前一天了,伴娘还没有找到,要是叶秋没有来怎么办?

    逛街只好立马结束,火速赶往胡梦婷说的地点,坐公交车不行,太挤了,地铁也是同样的挤,自古以来都是首都人最多,人挤人,不缺人,比四川人还不缺人。

    四川不缺人,但是缺钱。北京不缺人也不缺钱,但同样也有穷人,别老那些北漂,漂几年漂不动了还得回去,留下来的人都是少数,少数中的精英,充分体现了优胜劣汰。

    “打车吧,三个人打车也划算。”叶梓这样想着,三个人站路边拦车,车很多,出租车也多,就是上面都有人。

    烈日下等车是一种煎熬,更煎熬的是不想看到的人开着车从你身边路过,路过也就算了,他该停下来。

    “韩啸,去哪里,要不要送你们一程?”郑柏飞绝对是故意的,副驾驶位坐着李珍,就后面一排的位置,坐三个人,大热天就算开着空调车里面不热,但穿得少,挤在一起真的好?

    “谢谢,不用。”

    郑柏飞看了看韩啸的两边,左边一个美女,右边一个美女,呵呵,小姨子吧,那表情似笑非笑,然后加速车子开走。

    “谁呀,你认识?”李珍有点紧张,刚才郑柏飞看了那两个女人,那两个女人跟漂亮,也很清新,和郑柏飞以前接触的女人不太一样,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一定有事情。

    “不认识。”

    不认识你说送人家一程,李珍不信,不信也不问了,郑柏飞不愿意说。

    等车花了不少时间也就不说了,还堵车,一路上胡梦婷不停的打电话问到哪里了,但哪里了?叶梓怕她着急,一路上不停的报着到哪里了,到哪里了,就是没有说哪里又堵住了。

    等三个人到地方的时候都差不多下午五点了,这时间也是太紧了。

    韩啸自然是去和蔡骏叙旧说话,两个人也是很久没有见面了,平时大家都忙甚至电话都没有怎么打。

    “哟,叶梓你妹妹这么漂亮,给我当伴娘我有点吃亏呀。”胡梦婷带个大墨镜拉着叶秋转了一圈,本来叶梓就比她漂亮,来个妹妹比叶梓还漂亮,叫她情何以堪呀。

    叶秋不知道是胡梦婷在和叶梓说笑站在哪里有点尴尬,脸色绯红,人家夸她漂亮,夸她的人还是个演员,叶秋不说明星,因为胡梦婷不是很出名那种,还经常演那种反派角色。

    “室内你也带个带墨镜?”

    胡梦婷把墨镜摘下来说已经习惯了,虽然她不怎么红好歹也是一个演员,有时候走在街上难免被人认出来,然后叫她签名什么的,这些倒是可以做,就是有的人不太友好,她只是演员而已,电视剧里面的角色只是她扮演的,坏人,是的,她经常扮演坏女人,难道演坏女人的女人就不是好东西了?

    真令人头疼,她也想要演白莲花圣母女主角,可导演不给机会呀。

    “这充分说明你的演技很好,演什么像什么。”叶梓是这样想的,本来就是这样,有的演员就是这样,把角色演活了,走在大街上人家叫不出来这个演员的名字,就叫这个演员在电视剧里面角色的名字。

    “就你会说,哎呀,看我们就顾着说话了,叶秋赶紧去换衣服。”伴娘的衣服是胡梦婷已选好的,让叶秋来试一下尺码,看看那个码字更加合适。

    叶秋被推着进了更衣室,出来的时候就像个小仙女似的,有的人上天就是眷顾,长得好看你还白,让那些又黑又普通的女孩子怎么想情何以堪?叶秋现在就是这个状况,脸上还带点害羞,害羞中又有点犹豫,一般的未婚小青年见到这样的女孩子是绝对会一见钟情的。

    也只是叶秋年龄小看不透,心里老想着江家成,比如现在,大家都夸她的时候,她就想要是江家成看见自己这个样子应该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会不会后悔不喜欢她。

    叶秋想得有点肤浅,有时候第一眼男人肯定是看外貌,时间久了还得要看内在,一个女人在漂亮站在哪里最多也只是一个花瓶而已。

    “要不是伴郎已经试过衣服走了,他也一定会眼睛都看直的。”伴郎也是蔡骏的同学,只是和韩啸不太熟悉,因为有事,试过衣服已经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