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25章 小骗子
    “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事后郑柏飞搂着李珍说好话,他不是逼不得已肯定不这样对李珍,今天确实不好意思,稍微有点粗暴。虽然是粗暴了点,但是不可否认的他所有的动作就是爱,不爱他才不做呢,不爱做起来也没意思,当然他也知道李珍是爱他的,不要问他什么知道,两口子他就是知道

    不生气,李珍怎么可能不生气,郑柏飞强迫她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不要以为这样她就能原谅他了,有的是原则性的问题,她李珍的家世是比不上郑柏飞,可当初也不是她李珍追着非要嫁给他郑柏飞是不是,就知道男人都是得到了不珍惜的动物,家花永远没有野花香。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不生气死了。”郑柏飞又把李珍搂紧了点,这大热天的,两个人这样真是有点热,空调温度开得又不够低,郑柏飞觉得自己真是太不容易了。

    “你该走了。”李珍冷冷的说,她就是不想看到郑柏飞,一身的酒味儿不说,还有香味儿,这人之前去过哪里还用问吗?李珍现在管都不想管,就是觉得他脏,刚才还用碰了别的女人的手来碰她,还用碰了别的女人的嘴亲了她,想到这里李珍一阵恶心,想吐。

    “一定不会是又有了。”郑柏飞摸摸李珍的肚子,不可能的事情,李珍出月子后这是两个人第一次同房。

    李珍翻着白眼,现在郑柏飞还多了一条,就是不信任她,那种话也说得出口!

    “你干嘛!”

    郑柏飞的手一路向下,又不安分起来,抚摸着李珍的大腿根部,鼻子在她脖子处留恋,像极了一条狗,而李珍就是那个香喷喷的肉骨头。

    “你终于说话了?”李珍不是不和郑柏飞说话吗?他有一百种一千种方法让她开口说话。

    “把手拿开!”李珍翘了翘屁股,要去郑柏飞拉开距离,两个人这样贴合的姿势根本就是零距离,距离才能产生美,现在这样的距离让李珍恨死了。

    “不要动,你这样动完全就是勾引我,你这是在邀请我吗?还是想引火上身?”郑柏飞动动下面,下面的东西就有了反应,他不介意现在和李珍的距离从零距离变成负距离,“不要以为一次就喂饱了饥饿的我,要不是看你身体刚恢复,我肯定不会这样忍着,听见没有,乖。”

    李珍不敢再动,郑柏飞那灭火器就在火山口准备着,随时准备灭火,想到这个她的身体有些燥热起来,脸色绯红,手指头和脚趾头都麻麻的。

    “你也想要是不是。”感受到李珍身体的僵硬和热度郑柏飞诱惑的说道,呵呵,他不介意自己累一点的,男人嘛,流血都可以,何况只是流点汗水呢,而且他做这个事情就是双赢,两个人都开心的事情。

    不能忍了,本来如果只是他自己想要他还能忍,想着李珍的反应,彻底忍不了了,顺着李珍的背脊往下面吻很轻很柔,就是要让李珍感觉到他的爱。

    “不要。”李珍动了动身体,郑柏飞停在李珍尾椎骨处磨蹭,手伸上去揉着她的某个部位,听到她发出的轻轻的呻吟声,口是心非的家伙。

    这个晚上注定就是郑柏飞和李珍的,不得不说请保姆的钱花得很值得,一整晚保姆带着孩子都没有来敲门打扰,也听不到孩子哭的声音。

    第二天李珍醒过来的时候郑柏飞已经起床了,正在卫生间刷牙,全身酸疼的李珍根本就起不来,因为要上班,也只好咬着牙起床,站地上两个腿都打颤。

    郑柏飞探出头来看到李珍的样子偷笑,他是不是太强了?

    “老婆要不要我帮忙?”一大早要不要这么香艳?李珍此时此刻都是光着的,白晃晃黄的*呀,你这是等着我去啃吗?

    李珍赶紧把凉被往身上一裹,瞪着乌溜溜的眼睛看郑柏飞,这个人已经没救了,自我感觉怎么就会那么好,以为两个人缠绵了一晚上,她就原谅他了?

    “亲爱的,爸妈是不是要放假了?打个电话问问他们什么时候过来看悦书,我让王胖子订机票。”

    说道爸妈,李珍的表情柔和了下来,身体的某个器官也柔软了下来。

    郑柏飞洗漱完出来,就着被子抱着李珍,“真不要老公帮你,我下次轻轻点?”

    有时候本来很生气,结果被郑柏飞东说西说,李珍那些气和这个房间里面的荷尔蒙混在一起也变淡了很多。

    “我给你买个车吧。”郑柏飞心情很好,今天送李珍去上班,平时都是李珍自己打车,她不太喜欢家里的司机送着去上班。

    “我没有驾驶证。”

    驾驶证是问题吗?这年头考个驾驶证又不难,只要你愿意开车,一切都不是问题,于是在李珍还没有驾驶证的情况下郑柏飞送给李珍一辆车,红色保时捷。为什么是红色呢,郑柏飞希望李珍能像红色那样热情,最好热情似火,把他燃烧了都行。

    不要?买都买了,李珍想了想为什么不要,难道傻傻的留给郑柏飞外面的那些女人?因为要自己开车,李珍去报了驾校,日子变得更加忙碌起来。

    叶秋和吕晓梅说自己和江家成的事情,说完之后去看吕晓梅,她以为吕晓梅应该有多大的反应,毕竟那是她叶秋第一次的爱情呀,她拿出来和人分享,好几次说到甜蜜的时候自己都笑了,也好多次说到江家成实际上不爱她的时候她又想哭,但在别人家做客哭是一种很不好的行为,叶秋不哭,但希望听的人能感受她的感受,难过她的难过,她希望从吕晓梅这里找到共鸣。

    “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日子还长,你还年轻。”你懂得什么是爱?吕晓梅在心里摇摇头,叶秋这个年龄的女孩子真的把生活想得太简单了。

    “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我真的很想他!”叶秋抓着吕晓梅的手,因为喜欢过,因为爱过,这几天见不到,听不到声音,心里跟压了一块石头一样难受,她甚至现在立刻马上想回蓉城去见到那个人。

    “你想他,那你知道他想你了没有?”这句话很无情,不是看在叶秋是叶梓妹妹的份上,吕晓梅不会这样无情的将这个事实揭露出来,血淋淋的事实,如果那个人真的也想她,怎么也会想办法联系到她,而这几天却是风平浪静。

    “你现在不要去想你该怎么办,不着急,慢慢想好,别人也不可能告诉你该怎么办,因为这是你自己的事情,叶秋你是一个成年人了对不对?”

    未来的路还得你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下去,至于怎么走走成什么样子那都是你自己的事情,好与坏与别人无关。

    其实在叶秋她自己也知道该怎么做,就是这件事已经做了了断,最好的结果就是自己朝前面看,不要后悔,不要回头。

    “你姐姐过几天要来这边。”吕晓梅告诉叶秋。

    叶秋一愣。

    “参加大学同学的婚礼,可能你姐夫也一起来。”

    吕晓梅把这个告诉叶秋的目的就是让叶秋放心,不要着急,就算你要回去也可以等你姐来一起回去。

    李珍现在和吕晓梅关系也不错,两个女人差不多的出生家庭,可能李珍比吕晓梅要好一些,也只是好一些而已,但嫁得差不多,两个人能聊到一起去。

    “吕姐,你说我就这样算了?”李珍在电话里面和吕晓梅说着,虽说家丑不可外扬,郑柏飞的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别人都知道,说不说都知道,难道还要掩耳盗铃?

    吕晓梅的意思是像郑柏飞那样的人本来就和黄志仁是一路货色,结婚前你不是他的第一个女人,结婚后也不能保证你就是他最后一个女人,对这样的人,你硬来是不行的,但是你可以想办法收拾他,比如说……

    说的都是经验之谈,是吕晓梅这两年自己总结的经验,婚姻本来就需要经营,每个人情况还不同,但相同的就是如果你不经营,不想办法,最后无一例外都会走向灭亡。

    和吕晓梅聊了一个多小时,李珍心情好了很多,其中吕晓梅说得很对,你明着生气给谁看?又有多大的用处?最后他还是你老公,想睡你的时候你躺床上就是义务。挣扎有什么用,别把生活搞得跟强奸一样,一天是强奸,几天就是******很久没有逛街了,提前下了班去逛街,这跟李珍平时的做法不太一样,平时她是绝对会没事等到最后一分钟下班的人。

    给自己买了一条嫩绿色的连衣裙,一双嫩黄色的高跟鞋,换上之后又去做了头发,其实是把长头发编了一个粗辫子,那种分六股编成的辫子,很休闲又不土气,很有少女范儿,走出去谁会想到这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了?

    给郑柏飞去了个电话问他在干嘛,然后自己打车去了郑柏飞公司。

    “我想你了所以就来了。”李珍把手里的包包往郑柏飞办公室的沙发上一扔,走过去坐下,优雅的坐在哪里,看郑柏飞处理公事。

    郑柏飞受宠若惊,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还是他在做梦,早上好像还在生气的人,现在说想他了,呵呵,他老婆不想他该想谁呢?

    “你做你的事,我等你一起下班。”看郑柏飞要起身,李珍对他说道,然后自己朝落地窗外面看,留给郑柏飞一个侧脸,一个优雅的弧度。

    郑柏飞能工作得下去?放眼看去,李珍扭着腰身,两个小腿倾斜交叠在一起,纤细修长,刚好阳光折射在上面,肉色的丝袜泛着柔和的光。脑子里面突然就出现了早上李珍那小腿挂在自己肩上的情景,有点口干舌燥起来。

    王胖子给李珍送进来一杯牛奶,放心哎桌子上又出了去,心中疑惑,昨天还在分居的两个人,今天这么安静的呆在同一个空间?

    李珍端起桌子上的温牛奶喝了一口,涂着自然红的嘴唇上粘了些许白色的牛奶液,用舌尖轻轻舔了舔。

    “你看着我干嘛?你也要喝?”

    李珍是故意的,绝对就是故意的,到上班的地方来勾引他,郑柏飞这样想着,心里猫儿抓着,无心工作。

    郑柏飞站起来把百叶窗一拉,门一锁。

    李珍勾着嘴角看郑柏飞朝她走来,对于要发生的事情早就清楚。

    “干嘛?”李珍欲拒还迎,她是不会让郑柏飞得逞的,因为这是她对郑柏飞的惩罚。

    “想要。”郑柏飞一路吻着李珍的脖子,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他的办公室里面是有一个小休息室的,两个人可以进去尽情的嗨,隔音效果很好。

    李珍同样回应着郑柏飞,动手去解他的皮带,手伸进去*……

    “在这里你和几个女人玩过?”

    “只有你。”郑柏飞沙哑着声音,一只手往上面伸,一只手往下面伸,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呢。

    “你姨妈来了?”郑柏飞后知后觉,因为摸到一个熟悉的东西。

    “被你发现了?”被发现了就不好玩了,不过此时的郑柏飞脱掉了外裤,内裤小帐篷刚刚搭起来,黑色的眸子全部都是激情的火焰。

    李珍推开郑柏飞,郑柏飞又立马包住了她,“小东西,居然是故意的,怎么办你说?”

    拉着李珍的手往里面伸,身体今天不行,手难道也不行?手不行不是还有其他地方吗?反正郑柏飞是忍不了了。

    “我说?我说人的神经控制身体的一切动作行为,你要么自己控制住,要么就自己解决,不要让我觉得你是用下半身思考的人,你不是说爱我吗?证明给我看呀,难道说下次那个女人这样勾引你,你难道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

    郑柏飞竟无言以对,眼前的肥肉今天又不能吃,好痛苦的经历,只好把裤子穿上,还顺便把李珍的裙子整理好,摸摸她的脸蛋。

    “小骗子。”郑柏飞冷静下来还是开心,李珍这样主动来找他是第一次,就算是有这样的小目的也不伤大雅,先记着,等你亲戚走了再说。

    郑柏飞抬手腕看看时间,“走吧,下班,今天晚上老公请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