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24章 我要脸干什么
    第424章我要脸干什么

    既然要退婚那就早点退,就当天晚上叶梓开车载着叶建国和王翠芬直奔江家成的家。

    江家成的妈到倒是没有想到几个人是来退婚的,多看了几眼叶梓,读过大学的姐姐气质上确实比妹妹好太多,自己现在又是医生,难怪不得自己儿子玩喜欢姐姐不喜欢妹妹了,她觉得叶梓做儿媳妇也不错,就是可惜已经结婚了。

    “哎哟,孩子们的事情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怎么处着处着就要退婚?”江家成的妈拿着王翠芬递过去的订婚戒指,当时订婚的时候就是给了一个戒指,多余的也没有,现在想起来自己女儿太吃亏了,女孩子跟人订了婚,两个人在一起有些事就是难免的,现在退婚吃亏的总是女孩子。

    江家成坐在他妈旁边不说话,他也是最近才想清楚的,他不想和叶秋结婚,他不爱叶秋,身体和灵魂完全是两码事,这样结婚了之后两个人都不会幸福的,索性就和叶秋说了个清楚,谁知道人跑了,接到叶秋父母的电话说叶秋没有回家他也没有去找,他这次不狠心就是对叶秋不负责,不想一直这样纠缠下去。

    “叶秋找到了吧?”江家成还是问出了口,不太敢去叶梓的眼睛,仿佛叶梓的眼睛里面随时都会蹦出刀子要扎他的心窝子一样。

    “找没找到这个就不劳烦你江家成了,这个婚只要退了,你们两个就一点关系就没有了,你何必现在去关心和你不想干的人。”叶梓讽刺江家成假心假意,难道不是吗?

    “今天第一个事是退婚,第二个事呢就是要说清楚,这婚退了之后,江家成你以后就不要再和叶秋联系见面了,就是她联系你你也不要见,至于为什么大家心里都明白,就是以后在大马路上遇见了也只当不认识的人,千万不要打招呼……”

    从江家成家里出来王翠芬就跟蔫了的黄花菜一样,浑身无。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她简直没有接受过来,先是叶秋离家出走,然后叶梓说人跑到北京去了,一个女孩子单枪匹马,你跑千里之外去了,然后就是晚上把婚给退了,这婚是不是退得太急了,要是叶秋回来不同意退婚呢怎么办?不退婚当然是最好的,女孩子退婚太吃亏了。

    叶建国一言不发的走在前面,没打算上叶梓的车,有点生她的气了,气她做的一个决定,是,信上叶秋是说要退婚,那叶秋不懂事,不知道厉害,叶梓就不多想想?

    “我们两个走路回去。”叶建国自己走路也就算了,不坐叶梓的车,也不让王翠芬坐。

    王翠芬看了看叶梓,让叶梓自己先开车走,她和叶建国两个静一静也好,想不通呀,他们这辈子没有做坏事,为什么不能孩子们都好呢?

    叶梓想了想没有再说话,开车有人,父母想通也是早晚的事情,当初就不该让两个人订婚,还好没有等到结婚后才发现问题,不然到时候是真的哭都哭不出来。

    “凭什么?要退婚也该是我们家提出来,叶家那种农村人和我们家订婚本来就是高攀了,他们当初订婚的目的肯定不纯,不就是想咱们家把叶秋的工作给弄到人民医院去吗?好了,现在工作定了,退婚?”

    想不通的不仅仅是叶建国和王翠芬,江家成妈妈同样的想不通,对呀,凭什么呀,她是一直不喜欢叶秋,不想叶秋和自己儿子在一起,但这个婚由叶家提出来?她太没面子了,传出去绝对就是笑话,她儿子被一个农村姑娘给退了!!

    “我当初就说让你不要订婚,你不听,没看出来人家有这样的心机吧?”

    “你还说她单纯,怎么样,单纯吗?就你傻!我觉得我们一家子都被骗了。”江家成妈妈拿起叶梓刚才放在桌子上的订婚戒指,“以为还了戒指就不欠咱们家的了?以为就没有占我们家便宜了,叶秋那工作还是我们家给找的呢!”

    江家成把手中还剩了一大截的烟狠狠的往烟灰缸一灭,皱着眉头看了他妈一眼,然后又很快松开,眼眸子跟布了一层灰似的,他现在有些烦躁,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或许是觉得这个婚不应该退得这样简单。

    “妈,过去的事情就算了,反正你也不喜欢你她,现在还说那些干什么?”说完江家成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叶秋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反正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一片漆黑了,毕竟是在别人家,从床上起来,把自己稍微整理了一下,开门出去,外面欢声笑语,原来吕吕晓梅已经回来了,和她一起逗着孩子的应该是她婆子妈吧?叶秋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走或者不走。

    “你醒了,饿了没有?”吕晓梅看叶秋站在那里,好像不好意思的样子。

    “妈,这就是我给你说的叶梓的妹妹叶秋,叶秋这是我妈。”吕晓梅介绍着。

    “阿姨,吕姐姐。”叶秋走过去打招呼,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懂礼貌的样子,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在这样的家庭面前有点拘束,她害怕遇见像江家成妈那种瞧不上农村人的人。

    “好孩子,既然来了就好好的玩,要上那里去玩,让司机带你去….”

    黄志仁妈话还没有说完,门口一阵响动,原来是黄志仁你回来了,小保姆给他拿着拖鞋,吕晓梅上去从他手里把公文包接过来,口里小声说着什么,黄志仁朝叶秋这边看过来,叶秋微微低头,觉得就这样直视这个家的男主人是不好。

    “马上我还要出去,你们吃饭不用等我,我不在家里吃。”黄志仁对叶秋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一边说一边朝楼上走去,边走边扯领带,看样子是要换衣服,吕晓梅提着他的公文包跟了上去。

    没几分钟两个人从楼上下来,黄志仁已经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朝外面走,看来是真的不在家里吃饭。

    “好像是郑柏飞那边喊一起吃饭,估计今天晚上又会晚点回来。”吕晓梅这是告诉黄志仁妈。

    黄志仁妈笑笑,表示知道了,郑柏飞的事情前几天都上报纸了,谁不知道,估计两口子闹吧,这才生了孩子多久?又想到自己儿子,算了,什么也不说,她儿子也比郑柏飞好不了多少,别看媳妇现在在女人方面能管着,谁知道能管多久了,一辈子?一辈子很短,是一辈子也很长。

    “我们吃饭吧。”吕晓梅喊着叶秋,让伯母从黄志仁妈妈手里把大的那个孩子给接了过去,很快两个保姆就抱着两个孩子去了另一个地方。

    黄志仁和郑柏飞一起能干什么,喝酒呗,然后叫了几个女人陪酒,郑柏飞这个人有洁癖,女人过来喝酒可以,碰他是不行的,觉得有其他男人身上的细菌,只要一想到这个他就觉得恶心。

    “叫这么多妞,你又不喜欢,都赶我这边来,粉味儿都到我身上来了,一会儿我回去也不行。”黄志仁左拥右抱的,他没郑柏飞那么洁癖,搂搂抱抱这些还是来得。

    “我就是来看的,看够了,一点都不好看,我走了。”郑柏飞说着拿了自己的衣服起身要走,一点意思都没有,莺莺燕燕看多了。

    “喂,你看啥,你说清楚呀,看我和女人调情你就开心了?我刚坐下还没有开始表演你就是要走了?…..”黄志仁也站起来,掏出来一叠钱往茶几上一甩,女人们直奔钱去,他跟着郑柏飞出门。

    “回家了。”

    “你回那个家?”黄志仁似笑非笑的样子,现在李珍可和郑柏飞不住一起,那他回哪里?他很感兴趣哟。

    “你猜?”

    “我猜,我他妈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

    郑柏飞没等黄志仁把话说完,已经上了他的黑色奔驰,一脚油门车子就窜了出去,完全把轿车当成了跑车开。

    这个时候有人来?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就是郑柏飞,柏飞妈过来看孩子都在白天的时候,晚上过来的只能是郑柏飞,李珍让保姆不要开门,她现在还不想看到郑柏飞这个人,无耻之徒!

    按门铃不开是不是?别以为郑柏飞就没有办法了,借着喝了那么点酒,没有醉,但有酒劲儿,用脚去踹门,大不了踹坏了换一个门就是,有多少他踹多少。

    门被郑柏飞踹得砰砰响。

    保姆看看李珍,门内是女主人,门外是男主人,这门到底开不开,这样踹下去门也踹不开,真要那么容易踹开了,还叫什么防盗门,踹坏了也不可能,人是肉做的,门是钢铁做的,人和门谁厉害?

    “李珍,开门,我看我儿子来的!”郑柏飞在外面大吼,没办法,他踹不开,鞋子都踹坏了,脱了往旁边一扔,就那样踩在地上,靠着门喊。其实他是有这个房子的钥匙的,就是出门的时候忘记带了,他怎么知道自己现在就来这里了,他为什么不来这里呢,这是他家,他想来就来。

    “李珍,你再不开门,你信不信我让人来把门给切了!”这样的事情郑柏飞是真的能干得出来的,一个门对于郑柏飞来说真的就太简单了,他还要一个电话给王胖子,想把这个门揉圆搓扁都是最简单的事情。

    “你去给他开门,他要看郑悦书。”李珍叫是保姆去开门,自己往房间里面走,郑柏飞就是来看孩子的,让他看,看完之后他自己就走了,她一点都不想看到郑柏飞,进屋子把门关上。

    郑柏飞进门,没有看见李珍,想发火,李珍不在你们两个保姆还不给开门!一想又觉得不对,李珍一定就在家里,这是晚上,她一般晚上不出去的人,就是出去这个时候也应该回来了。用眼神询问保姆,保姆的意思是人在房间里面。

    “哼!”郑柏飞冷哼一声,然后去看自己儿子郑悦书,谁知道当妈的不给面子也就算了,儿子也不给面子,这刚上手抱着郑悦书就扯着嗓子嚎,脸都吼红了。

    房间里面的李珍怎么可能听不到儿子哭,一着急就出了来,没多想,就怕郑柏飞喝酒对孩子下手,有的人是禽兽,谁知道会不会对自己儿子下手。

    李珍也没有管那么多,现在就想把儿子抱在手里安抚一下,刚伸出去的手在郑柏飞一个转身下就碰到了郑柏飞的背,郑柏飞立马就把孩子递给了保姆,再转身拉了李珍的手臂就往房间里面扯,转身看了两个保姆,“你们谁也不许进来。”

    “你干嘛?”李珍挣扎着。

    “你说我干嘛?我干你行不行!”把李珍往床上一甩,人就覆盖了上去,刚撑起身体的李珍又被压了下去。

    “你起开!你压着我了。”李珍很生气,这个人一点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是不是?还有脸来是!

    “我压的是我自己的老婆,有什么不对吗?”先动手去解李珍的衣服扣子,穿什么衬衣扣子那么多。李珍抓着领口肯定是不让的。现在不让就不让,他又直起身体去拉自己的领带,那先脱他自己的行不行,三下五除二,跨骑在李珍身上居然还把自己脱了个精光。

    “怎么不挣扎了,闭上眼睛干嘛,睁开眼睛看着我!”郑柏飞命令道。

    李珍还是闭着眼睛不去看郑柏飞,死死的抓着自己的领口不放,不到十秒钟,她的这个动作就成了一个笑话,以为郑柏飞真的会在意一件衬衣呢?用力一扯,所有的扣子全部掉落,李珍前门打开,今天还穿了一件前扣的内衣,简直就是我了方便郑柏飞而穿的。

    “你不要脸!”李珍骂道。

    “在你面前我要什么脸,整个脸皮刮下来都没有二两肉,不值钱,所以我不要脸,你干脆也跟着我不要脸算了,老夫老妻的你红什么脸,你又不是没有看到过我,我也不是没有看光过你!”

    李珍不是害羞才脸红的,她是生气的,急的。

    郑柏飞覆下去亲李珍的唇,不让她说话,李珍没咬她,死死的逼着自己的嘴巴不配合,郑柏飞用手一挤,李珍的嘴巴就成了O字型,然后把自己的舌头放进去进进出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