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22章 借别人之喜而喜
    “是你们谁先着急的,婚礼都不办了,就请咱们吃一顿饭呀?这也太便宜了吧?”叶梓难得说一回笑,主要是今天结婚的对象算是自己的好朋友吧,而且现在两个人关系又进了一步,李静和白国庆在一起挺好的。

    李静已经换了一身红色的裙子,轻盈飘逸,整个人都透着喜庆,和白国庆两个站一起就更喜庆,他还是那身红色的西装,呵呵,两个人红成一片了。

    李静不说话,别看生了孩子,对这样的玩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低着头笑,她才没有着急呢,那眼睛去示意白国庆。

    “是我着急成了吧,我的嫂子你要吃几顿都行,这一顿先吃了成不?”

    国庆父母今天也高兴,这结婚了,孙子就该和他们一起住了吧,刚才也问李静父母了,那边一点问题都没有,就是说要把李正的姓改成白都一点问题没有,说本来就是应该的,孩子认主归宗了。

    “两个孩子既然不想大办,我们做家长的也不勉强,只要他们两口子以后好好的活,我们就开开心心的,这个钱呢是我为李静准备的,李强也有,两个孩子都有,是一定要给的。”李静爸说着从李静妈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牛皮纸袋,这些年他赚钱了,李静带着家里致富了,家里的房子也是李静出钱买的,现在他们住着,不能说女儿出嫁一点钱不给,五万块出手,眼睛都不眨一下的。

    “爸,妈。”李静事先一点都不知道这个事情,也明白为什么她爸要选择这样的场合把钱给她,说真的现在她自己能挣钱,也不是就差这点钱,这是父母的心意。

    “亲家,你这是……”国庆妈觉得自己没有考虑周到,就是他儿子也没有考虑周到,他们家肯定比李静家有钱吧?却没有准备聘礼,李静爸这是什么意思,怕她给李静脸色看,拿钱摆出来昭告天下他有钱?

    国庆妈有苦说不出,之前她是反对过李静和国庆在一起过,现在她不是想通了吗,不然两个孩子能在一起?她当妈的非要阻拦两个人也不见得在一起。

    “就是我们嫁女儿的心而已。”李静妈这样说到。

    说得但是轻巧,国庆妈觉得自己今天面子没了,李静父母给得了嫁妆,难道她家就出不起聘礼?十万八万的她自己都能拿出来,心里瞬间有点堵。

    要的不就是你堵吗?李静父母可不能让李静之前的委屈就这样受了,当年为什么不让李静和国庆在一起,还不是你这个老婆给阻止的,害得她家李静自己生孩子自己养,怕别人说最后还只得搬家,搬家了难道认识的就不知道了?只是没接触,没有提及,这几年一家人难道都习惯掩耳盗铃。

    不是的。

    “谢谢爸妈。”还是白国庆反应快,替李静把钱收了起来,放进李静今天晚上的手提包里,既然是父母给的,正如李静父母说的那样,这是心意,既然是心意为什么要推却呢?大大方方的收下,以后加倍孝敬岳父母就行了,不是看在钱的面子上,心意重要。

    “马上上菜了,大家入坐吧。”白国庆搂着李静朝桌子边走,这个厅比较大,出了可以坐二十个人的大圆桌以外,还有一块地是休息区,现在大家都从休息区去桌子上。

    除了刚才李静父母给钱的小插曲,白国庆请这顿饭还算和谐,李静父母也不会一直不给国庆妈面子,中间多了一个李正,马上就叫白正了,国庆妈也不计较,谁叫自己的孙子前两年都是外公家给养的呢,她跟感激。

    叶梓给韩啸夹着菜,今天晚上不喝酒也说不过去,国庆结婚,韩啸颇有要把国庆往醉里面灌的趋势,这酒喝得,就跟喝水一样,叶梓怕他伤胃,一会儿叫他吃一口菜,时不时还让他喝点汤,韩啸都笑着应了。

    “韩啸和叶梓的感情真好。”李静妈看着很羡慕,心里就想呀,自己家李静以后和白国庆也要这样相敬如宾才好,看着就让家长放心。

    白淑娴扯动着唇角,笑得也是勉强,不是她不想高兴,当然今天这样的日子她是高兴的,侄儿又婚了,这次结婚的对象是自己喜欢的,以后就好好过日子吧。至于李静妈口里说韩啸和叶梓感情好,哎,光感情好有什么用,就是差个孩子。

    孩子的事情也急不得,今年刚流产,流产后就算再要孩子也得等半年以后,叶梓能等,可韩啸眼见着就奔三了。一个男人快,三十了,还没个孩子,隔壁邻居比当父母的都还着急,经常和白淑娴打听,白淑娴直说孩子们不着急,真不着急吗?

    白淑娴目光黯然,抬眼又看到自己那二女儿和小七,这是两个人的关系反转了。以前都是小七哄着文青,现在怎么看是文青怕小七呢,哎呀,也懒得理会不去多想,看着再是不喜欢不般配,都结婚了,一个女人比个男人大十岁,这说出去都是笑话,还好桌子上李静父母问都没有问。

    相比之下韩文君是一个人带着孩子来的,小孩子吃几口就不吃了,贪玩,已经跑去一边和甜甜一起玩着什么,她一个人坐在哪里就很有点寂寞,这样的场合老公不来?说不过去呀!

    “怎么回事?”白淑娴小声的问坐在自己旁边的文君。

    “他有点忙。”不是借口的借口,全单位就差你忙那一点了?平时怎么没有叫你那么忙?就赶这一天?

    “少喝点。”李静也劝着白国庆,这酒喝得,韩啸敬酒都是两口子一起敬,白国庆不让李静喝酒,自己端着她那一杯一起喝,相当于韩啸喝一个,白国庆喝两个,这样下去白国庆迟早都要醉。

    白国庆能让自己醉,喝韩啸喝酒不醉的前提就是自己先醉,不然韩啸是不会放过他的,只后悔当时韩啸结婚他在外地出差,不然他至少是够本的。

    “哥真不能喝了,醉了。”白国庆求饶,就是单喝,他都不是韩啸的对手,现在还是他喝两个韩啸喝一个,提前结束战斗。

    “真不能喝了,你看我这是几都不知道了。”白国庆嬉皮笑脸的晃动着自己的剪刀手。

    “呵呵,那就不喝了。”韩啸能看不出来白国庆,他也不是真要把人给喝醉,洞房花烛夜,把国庆给喝醉?还是算了,回头这小子就得找他算账。

    从酒店吃完饭出来,韩文青提议还要去唱歌,不是庆祝白国庆结婚吗?这婚结得也太简单了,就一家人吃个饭,一点都不热闹,韩文青的意思就该去吼两嗓子,大家更热闹一些。

    “都九点过快十点了,还唱什么歌?”白淑娴说着,她这二女儿这辈子也是没办法懂事了,不懂事的人是永远都不会懂事的。

    她这辈子也不指望看到韩文青懂事那天了,她多管着点就行。

    只好各自回去不提。

    李静和白国庆去了酒店,大家都懂的,孩子还是外婆带着,主要是还没有正式搬过去,孩子的东西一来都过,他对自己的奶奶也不太熟,肯定不跟睡的。

    借着国庆的喜庆,韩啸也激动,发情了,关了门,从后面搂着叶梓,让她感受自己的温度。

    从叶梓流产后两个人还没有同房过,一个开过荤的男人为了一个女人憋了那么久,不得释放是会出问题的。

    叶梓享受着韩啸从后面的亲吻,吻她的脖子,吻她的耳垂,他的吻厚重而粗狂,开始把她搂得紧紧的,然后又松开一只手。

    手伸进叶梓的衣服里面,在内衣的边缘摸索,来回的抚摸,另外一只手从后面揭开内衣的带子,放在前面的手伸了进去,包住整个浑圆。

    背后裙子拉链拉开的那一刻,背心微凉,随即是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再然后韩啸火热的胸膛靠了上来。

    “会不会疼?”韩啸在叶梓的肩膀处揉捏,时不时的亲吻一下,他在竭力的控制着自己。

    “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叶梓拉着韩啸的手一路向下,有时候女人适当的主动会更加鼓励男人的前进。

    韩啸的理智在一点一点的挥发,眼眸变得异样多彩,如一头快要爆发的狮子,搂着叶梓腰身的一只手更加紧了……

    第二天一早。

    李静睁开眼睛,白国庆那张脸近在咫尺,分开看这个男人的五官一点都不出众,组合起来确实斯斯文文那样一个人,这样子是她喜欢的,情人眼里出西施,男人不用西施形容,那潘安呢,更不行。那个男人不好。

    用手指去勾勒白国庆的眉眼,想起昨天晚上动情一刻他眉梢跳动的样子,李静忍不住让笑容爬到了脸上,还有点害羞。

    白国庆的睫毛动动,眼尾有几丝鱼尾纹,李静不禁去想他到底在前几年都经历了什么?一个男人辞掉工作去深圳闯荡,什么都没有,除了他一个人。回来的时候带回来这么多钱。

    床头柜放着白国庆昨天晚上给李静的银行卡,一共四张卡,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工商银行和中国银行,说是为了方便随时给别人转账,里面大约有多少钱告诉她,她不怀疑白国庆能有那么多钱,婚都结了也用不着骗她,婚都结了还真的把钱给她管,一种幸福的感觉从脚底直往上冒,到心里,咕咚一声,心变粉红了。

    不是钱多少的问题,是被信任的问题,还有一个男人真爱你才会把所有的钱都交给你,她敢说白国庆一定没有这样对过姜瑶,这个时候怎么想起来姜瑶,她又为什么要去计较和对比。

    真酸,吃一个前妻的醋,笑着摇头,手指头又抚上白国庆的嘴唇,不小心被他抓个正着,食指在白国庆嘴里,被他吸着不放,从手指头开始一路向上探寻。

    “痒,不要。”李静娇羞,欲拒还迎。

    “不要?还是要要要?”不等答案,白国庆整个人覆盖上去,本来就没有穿衣服的讲个身体,紧密的贴合在一起,天雷勾地火,熊熊火焰瞬间燃烧起来……

    叶梓给韩啸盛着稀饭,早上吃得清淡,家里一般都是稀饭泡菜馒头,偶尔会有油条,白淑娴嫌弃油条油多。

    甜甜自己在桌子上吃着稀饭,手里拿了一个馒头,拿眼睛去看叶梓,小孩子脸上居然有小小的担心。

    “流产半年之内不要再怀孕,对身体不好。”白淑娴不是怕孩子不懂吗,说完又觉得自己多嘴了,叶梓自己是产科医生,用得着她说?

    叶梓红着脸点头,韩啸妈肯定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或许是昨天晚上听到了什么声音,她都尽量不发出声音了,但有的事情本来就不是自己能控制得住的,那种久违的爆发放松,舒服到********的感觉,自然而然的呻吟……哎呀,现在想起来都脸红心跳的。

    或许没有听到声音吧,两个门关着呢,而且两间屋之间还隔着走廊,能听见?应该不会偷听吧,叶梓心里想着,或许是她走路的姿势出卖了她?昨天晚上韩啸举着她的腿,那姿势撩人……

    “想什么呢?”韩啸从外面回来,男人的体力女人永远都追不上的,晚上累了一宿,早上还能起来跑步。

    叶梓回神,韩啸已经坐了下来,端着稀饭喝了一口,“妈,今天的稀饭熬得刚刚好。”

    哪里是稀饭的问题,根本就是心情的问题。

    是的,韩啸心情很好,一边摸着甜甜的头,一边给她掰馒头,小孩子喜欢把馒头泡稀饭里面吃,我不知道怎么就喜欢那样吃了,味道很好?开始喜欢那种泡软了的感觉?

    “舅舅,我自己会的。”甜甜翘着嘴巴。她这个年龄得孩子很喜欢自己动手做些事情。

    “甜甜不高兴?”

    “舅妈很快会有小宝宝的,甜甜高兴。”这么点大的孩子就知道口不对心了,明明就要好泪光,偏要说自己高兴,孩子就是孩子。

    “舅妈会一样爱你的。”叶梓摸摸甜甜的头,小孩子都害怕失去,她现在给了甜甜的爱,她是不会收回去的。

    “舅妈真好。”甜甜笑着,孩子的开心与不开心都是一瞬间的事情。

    电话想起来,这么早谁打电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