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21章 终于婚过去了
    等把韩文青送走了,白淑娴回来就给叶梓解释刚才的事,真不是她怂恿的,你说她这个当妈的,当然希望儿子女儿都好,可刚才那个事情真不是她叫韩文青那样的,婆子妈说到这个份上了,已经是极限了。

    叶梓笑着说没关系,韩文青那个人多少她都了解,她自己要做的事情一般不动脑壳去考虑别人,至于韩啸妈在中间起了什么作用也不太重要,反正她也没有答应,不可能答应。

    “这是干什么?”叶梓给白淑娴拿生活费,之前因为经济出点问题都没怎么给韩啸妈拿钱,一家人吃饭,自己又挣钱,不可能拿钱出来。

    “生活费,不要舍不得花,你知道我卖脱毛膏也挣了些钱。”叶梓说的是实话,别看李秋水这个人会算计,确实也是个有能力的人,脱毛膏卖的那个价格一般人能去买?反正到李秋水哪里就供不应求了,那个价格普通工薪族肯定就不要想了,买了难道不吃饭?她手里资源多着呢。

    白淑娴是看到过一次李秋水给叶梓送货款,那钱虽然用的是黑口袋装,她也能根据大小高低猜个大概,既然赚得不少,那这些钱她就收下了。

    “叶梓,明天想吃什么,妈去给你买。”白淑娴收着钱,高兴的说,前段时间缺钱也把她给憋着了,天天都算计怎么吃才划算还有营养,现在好了,叶梓这边进账还可以,又给她这些钱,心里有底气了。

    “妈,我也没有什么特别喜欢吃的,你买甜甜喜欢吃的吧。”

    叶梓对吃的不是很挑剔,能活在这个世界上,还能呼吸她就很感激了,她还有韩啸,现在还有甜甜这个小天使。

    “外婆,我要吃雪糕!”做作业的甜甜抬起头。

    “雪糕能当饭吃?”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最喜欢的还是零食。

    白国庆问李静他们结婚准备怎么办,李静不好意思的说,结婚还早。

    还早?难不成你准备等到儿子娶媳妇的时候我们一起结婚不成?不行不行,要李静马上考虑结婚的事情,李静说既然孩子都有了,孩子都两岁多了,那就一家人吃个饭就好,请亲一点的亲戚一起吃个饭就成,李静的意思是说请韩家这边。不然呢,难道带着孩子还大操大办?逗别人的笑话。

    白国庆说好,问李静说不是在家里。

    李静觉得白国庆这个话问得有点莫名其妙的,大早上的,看了看手表,这个时间才七点,不是在家里是在哪里?

    “那你拿上你的户口本下楼来!”

    户口本?户口本?李静妈都听见了,这个时候要户口本干什么?这还用问?肯定就是去登记,登记结婚呀。

    “李静,你赶紧下来,我一刻都等不及了。”

    李静妈从阳台上往下看,楼下不是白国庆是谁,这个孩子真是,手里抱着一大束的玫瑰花也就算了,那是什么车,花车吗?白国庆人站在车边,怎么感觉有点傻傻的呢?

    “静,他是不是犯傻呀?你赶紧过来看。”

    李静挂了电话也到阳台上去看,白国庆朝她挥动手里的玫瑰花,左手好像还有个盒子,是戒子吧?看了看自己左手空空的的无名指,一股叫着幸福的气息直达脑门,脸上也是桃花朵朵开。

    捂着嘴巴,李静差点就说不出话来了。

    白国庆对着李静吹口哨。

    一身红色西装的白国庆,这喜庆得都晃花了眼睛。

    “赶紧下去吧。”同是女人的李静妈都感动了,本来说两个人就算关系近了,领证也得等几天吧,结果今天就来这一出,这比演电视都还浪漫,这个时候她还能说什么呢,祝福自己的女儿就是她这个当妈的应该做的。

    李静跑了下去。

    “哎呀,看这着急的,户口本都没有拿。”李静妈又回屋去找户口本。

    “妈,什么事,大清早的吵吵?”李强半眯着眼睛。

    “你姐要结婚了,你还睡,还不赶紧起床去上学!”

    “我姐结婚跟我上不上学有多大关系?”

    李静妈无语,她说的是两件事好不好,两件事!

    李强起床,就这样穿着内裤到阳台上去看,憋着嘴巴看白国庆跪地上给他姐姐带戒子,浪漫吗?他姐这个女人还真好哄,她妈也是,还有周围那些看热闹的闪着羡慕眼光的人,一群没有见过世面的人,还鼓掌,他也是醉了,然后就笑了,他姐终于嫁出去了呀!

    “嘘……”大家都不太满意,都求婚了,让接个吻还不行,只来个拥抱。

    “回家咱们慢慢亲,不给他们看。”

    又是一阵嘘声,这样的话你还说出来?

    白国庆给李静开了车门,戒子抖带了,下一步当然是要去民政局,要把两个人的关系变成合法的,受保护的。

    李静红着脸上了白国庆的车子,她不太喜欢这样招摇,她带着个孩子,别人也不知道孩子就是她和白国庆的儿子,反正平时也有邻居看她带着儿子玩,怪难为情的。

    “看到没,你还说人家命不好,带着个儿子嫁还能嫁得这么好,小伙子多精神呀,还有钱。”

    “他家有钱你都看出来了,还是说你和他家有亲戚关系?”

    “你站这么久也是白站了,没看人家小伙子开什么车呀!”

    “什么车?又不是宝马奔驰……”

    “路虎你知道不,真是土包子。”

    “你才是土包子呢,小伙子那么单薄,你给我说精神?”

    反正各种议论,大妈们妇女们也多,每天都为别人的事情操碎了心,有时候还争执几句也是常事。

    “这不是来往民政局吧?”李静结过婚,但民政局的方向还是大概知道的。

    “你一直说要办得简单,不举办婚礼,这个我就依了你,但是你说不穿婚纱我可不答应,你看我穿了一身红色的西装,你穿个便服?我们两个去结婚?这是我们两个今天大喜的日子,李静同志,你可要认真的对待。”

    白国庆拉着李静就去了婚纱店,原来这个人早就有预谋,不然婚纱店这么早给你看门,人都等在门口了,还知道李静是李小姐。

    店员把人热情的迎店里面去。

    “要不要这样浪费?”买婚纱?又不举办婚礼,今天就是去登记,然后两个人就是正式的夫妻。

    “要不租……”

    “我想买给你,我想给你一辈子的幸福。”

    推着李静进去换婚纱,他不知道李静喜欢什么样的,给李静挑了一件有袖子的婚纱,男人嘛,总是不希望自己的老婆露给别人看,不过婚纱袖子是镂空的,很漂亮,漂亮的前提就是价格不菲。

    “真漂亮。”

    前一句说真漂亮的白国庆,下一句,白国庆就说不出来了,李静转身,这个婚纱怎么是个露背的!!露那么大一块。

    “赶紧重新选一件,这个天也不是很热,穿这样的也不怕感冒了!”

    店员捂着嘴巴笑,这不是它自己刚才选的吗?现在又来说。

    最后选了一件相对保守的,白国庆不太明白的,现在的婚纱怎么不是露这里就是露哪里,把个女人的腰挤到最小不说,还把****挤到最大,幻想着李静那挤出来的胸沟上都能插一支笔了。

    “不好看?”见白国庆站着不说话光发呆,这是惊吓还是惊喜?女人都希望自己穿婚纱这一天是最美丽的,李静也不例外,像童话故事里面的公主一样,就是她的王子怎么是红色的呀?

    “咳咳咳,好看,就这件。”

    刷卡付钱走人。

    李静有点小失望,难道就没有更多的话了吗?一辈子穿了一件婚纱,也就这一次了,就听到两个字,多想白国庆说“李静,你太美了,美丽的光已经闪花了我的眼睛”这样的话,至少多说几个字吧。

    “怎么?”白国庆不解,刚才好像还有点含羞带却,又有点小开心的人,现在嘴巴有点翘起来,这是谁惹她了?

    男人有时候就是很粗心,指望男人们动小心思去想你怎么了?还不如直接告诉他,要么就自己想开点,李静不太想得,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说。

    “没怎么。”

    任由白国庆拉着自己朝前面走。

    太阳出来了,有点晃眼睛,李静用手去挡,一身的雪白,在阳光下像从童话故事里面走出来的公主。

    李静怎么就觉得特别的不真实呢。

    “这样去民政局。”

    穿着婚纱,还化了一个新娘妆,刚从婚纱店出来就有人在看,怪不好意思的,她也没有见过谁这样上街。

    白国庆看看自己,看看李静,两个人简直是绝配,他是王子。

    有人穿着婚纱捧着玫瑰花到民政局去登记?

    “老公,你看她的婚纱好漂亮。”有排队等着登记的女人羡慕的说道,这年头穿婚纱结婚都是很高档了,一般人还都是租的,你看人家那个婚纱,新的,光看那样子就便宜不了。

    “就是男人的衣服不怎么好,红色的西装?”

    有人就笑了,见过结婚证的人都知道,那个结婚照的背景是公布,白国庆穿件红色的西装?

    直到白国庆自己坐在哪里照相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他这个衣服是不太对,后面背景布是红色的,他也穿的红色的,他是背景?

    照相的人都要忍不住笑了。

    “那个男士和女士尽量靠拢一点。”

    照完之后说了一句百年好合。

    一会儿拿照片白国庆自己都惊呆了,不仔细看,他就露了一个头出来,李静倒是挺美丽的。

    “看看,为了衬托你的美丽,我这牺牲有多大!”

    钢印一盖,九块钱,两个人就结婚了,合法了。

    “老婆。”

    “老公。”李静不太好意思,声音有点小。

    出门的时候就看见姜瑶了,来这里应该也是来结婚的,看见李静一身的婚纱,眼睛都要冒火了,她和白国庆结婚的时候就没有。

    “祝你们新婚幸福。”姜瑶挽着自己姜瑶登记的那个男人对着白国庆和李静说道,说新婚幸福,希望新婚过了就离婚,最好是这样,白国庆我诅咒你这一辈子都不要好了,最后李静早点死,死完白国庆独孤终老,在心里姜瑶恶毒的诅咒着。

    白国庆挑眉,看了看姜瑶身边的那个男人,就是那天那个要和他认识的现任,想到这里白国庆就忍不住要笑,因为实在忍不住,就笑了。

    “不好意思,我没有忍住,现任……”

    姜瑶身边的那个男人现在也反应过来了,那天就因为他说了一句现任,姜瑶哭了好久,他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他难道不是现任?

    这个现任根本就没有搞懂自己应该是怎么样的,他那天是想帮姜瑶来着,为姜瑶不平,他也想站在白国庆面前去让他看看,姜瑶最后找了他这样一个男人,他自己觉得自己比白国庆强,又觉得白国庆那女伴比不上姜瑶,但今天却很美丽,美丽到他忘记的生气。

    生气什么,未来老婆的前任说自己是现任,说的时候笑了,笑他拣了二手货?

    “你什么意思?”

    “算了,我们赶紧进去吧,一会儿就中午了。”姜瑶可不想今天出什么幺蛾子,今天她要结婚,以一个离婚女人,还能嫁这么好,难道她不应该抓紧吗?

    李静也拉着国庆走,大喜的日子难道还准备打架?

    “姜瑶呀,我也祝你们新婚快乐。”做过夫妻的两个人,要说对姜瑶一点了解都没有也不可能,原话还给姜瑶,就看见姜瑶的脸红了青,青了白,跟画板一样,果然她不会是真心的。

    转身,白国庆搂着李静的腰,真好,就要开始新的生活了,把姜瑶和她的现任抛在身后,就让从今天开始和过去的一切拜拜。

    “晚上请大家吃饭。”说的是肯定句,因为白国庆昨天就把酒店给定好了,不要问他为什么就那么肯定李静会和他来登记,对李静他有信心,对他自己也有信心。

    “好。”抛开刚才遇见姜瑶的不开心,现在还是很开心的,大喜的日子请客真好。

    “那咱们再去拍几张婚纱照?”刚才那个结婚照横在白国庆的脑子里,太雷人了,他这辈子最雷的一次,一会儿拍婚纱照,一定要把他拍得帅帅的,来个大反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