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20章 傻不傻呀?
    第420章

    “听说你原来自杀过,差点死了?”

    叶梓有点紧张,韩啸怎么知道的,什么时候知道的,怎么突然就问了起来?她不是差点死了,她是已经死了,从他们所说的古代死穿到了现在。她确实是个死人,一个占着别人身体的死人,她要是再死一次,灵魂就算回去了也活不了吧?会不会原来的叶梓成了古代的她,最好就是这样,这样她的心里就好过了,这些年总是去想欠着别人的总是要还,把王翠芬和叶建国当成自己的父母,只有她自己知道,不是真的,她希望就这样吧,就是真的吧。

    因为紧张,叶梓的手心都冒汗了,看着韩啸不知道说什么好。

    “是不是很害怕?”韩啸把她搂过去,他能感觉到现在的叶梓在发抖,这个天气发抖又没有生病,不是紧张就是害怕,应该是害怕吧,一个溺水的人,韩啸去想当时那种场景,沉下去的时候还是不想死吧,可拿什么浮起来呢,那个时候肯定会很绝望吧,一口水一口水接着喝,呼喊都呼喊不出来,剩下的一定就是对死亡的恐惧。

    听说叶梓当时救上来的时候呼吸都没有了,后来呛的水吐出来才醒了过来。想到这个韩啸都要点怕,要是人当时真的就死了,两个人也就没有了缘分。

    “不要害怕,以后我都会保护你的,不会让你再溺水了。”

    “你怎么知道的?”

    原来是那天叶誉告诉韩啸的,曾她和叶秋说话的时候,叶荣好像对她掉水里这个事情很内疚,一直以来心里都横着这儿刺儿,那天没有忍住就给韩啸说了,毕竟当时叶梓心情很不好,谁也说不准到底是自杀还是不小心掉进水里的,希望韩啸能好好的保护叶梓,远离水源。

    “明天你是不是休假,我们去游泳吧?”

    游泳?游泳?游泳她不会呀,别说游泳,现在就是想起游泳池那一池子的水她都害怕,觉得冷,这个天气觉得冷,还冷汗直冒,有种接近死亡的感觉,呼吸有点困难。

    深吸一口气,再吸一口,然后对韩啸说自己去不了,害怕,就是现在都害怕。

    “不去呀?去吧,有我在你害怕什么?我看着你游,我扶着你游,等你学会了就不会怕水了。”

    韩啸想要叶梓去学游泳,对他来说游泳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学会了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以后再有意外也就能够自救了,对,韩啸觉得叶梓掉进水库里面就不是自杀,以他对叶梓的了解,这不像是一个会自杀的女人,坚强,对生活充满希望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就算当时要逼婚也不可能,一个高中生,读过书的高中生,见过书里面的世面,至少会先求助吧,老师同学都可以。

    暂时韩啸把叶梓落水归为意外,希望不要是其他人动了手脚。

    叶梓还是摇头,那种不断喝水,胸腔膨胀的感觉,只有试过的人才知道,她宁可见谁绕着走也不要去学游泳。

    “韩啸,你不要逼我。”

    好吧,韩啸不提了,这个事情还得慢慢来,关了等灯睡觉。

    叶誉以为他哥说的要他搬出去和他一起住就是说说而已,谁知道周末的时候他哥真的来接他,而且好像他哥的离婚手续也办完了,听说前嫂子已经和她妈马不停蹄的飞往了国外,至于说那个国家不太清楚。

    “哥,我住小叔这里挺好。”叶誉不太想搬走,住在叶建国家里吃住都不要钱,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不用自己煮饭,也不用自己洗衣服,跟家里请了个保姆一样,是的,王翠芬现在还给叶誉洗衣服,从叶建军死了,叶誉搬她家里来就开始了,就连叶誉的内裤都是王翠芬洗,一个大小伙子,王翠芬好多次都想说,算了,最多也就一两年时间,要么读大学去了,要么考不上大学打工。

    王翠芬自己问心无愧,对叶誉就是人家对自己亲儿子一样。

    叶荣还是不能让叶誉留下,叶誉现在这个性格要改,不然以后肯定不行,叶荣想好了,自己和叶荣住在一起可以管着他,叔叔婶婶的能怎么管?管好管坏都不敢说,再说叶誉也不服管。

    “叶誉呀,你那个钱可不要乱用了,自己留着以后娶媳妇买房子。”叶奶奶眼睛里面闪着泪光,舍不得孙子出去住,要不是想着她跟着过去住是给大孙子天麻烦,她肯定要一起去的,去照顾两个孙子,她觉得她那把老骨头还能动,叶奶奶哪里知道叶荣离婚了,没人给她说,耳朵也不好使。

    叶誉勉强点点头,他心里真的怎么想的睡也不知道。

    叶建国回家的时候叶誉都搬叶荣哪里去了,又生王翠芬的气,头两天都给她说,让他把人给留住,让叶荣也干脆上家里来住,结果人走了。他哥走得早,现在他就相当于是两个孩子的父亲,难道不应该照顾?认为王翠芬就是心胸狭窄了,两个孩子你都容不下?住家里能有多麻烦?管一下吃住不就行了?

    “我又不是没有留,我留了人家要走,孩子们大了,自己成家立业本来也是早晚的事情,你再管能管的住?”王翠芬心里也气,敢情她成了那样自私的人?

    叶建国也懒得和她说,给叶荣打电话问搬哪里去了,问清楚了,自己就过去了,他得去看看,两个孩子单独住,叶荣又才离婚了,就怕屋子里面什么都没有,那怎么生活?

    韩文青把甜甜拉自己身边来,左看看右看看,把衣服撩开来看,小背上,小屁股上,小腿上,那皮肤真的白嫩的很多。

    “妈,甜甜这皮肤真的白了很多,嫩了很多,这才像个小孩子的样子嘛。”以前韩文青不喜欢甜甜跟甜甜这样子也有点关系,母女两个走在一起,拉出去问谁都不会认为是两母女,女儿跟个小煤炭一样,当然这样说有点夸张,但那个原本的肤色在榕城这样的地方随便放哪里都是最黑那一堆的,不像榕城人。

    现在人一白遮三丑了,小姑娘谈不上多漂亮,就是比以前顺眼多了。

    “真是叶梓弄的?”白淑娴给韩文青说甜甜这皮肤是叶梓用了什么膏药给敷出来的,没说还打了那种可以美白的针,她解释不清楚,这么小的孩子打美白针?她是相信叶梓的,韩文青呢,能相信吗?知道她不怎么在乎甜甜,但不能给叶梓找麻烦是不是。

    “是呀,就是这种。”把剩下的一点膏药给韩文青看,证明自己说的是实话。

    “哎哟,我的妈也,我都有点搞不懂叶梓了,先不说脱毛膏的事情,就说她这个美白膏吧,如果真的效果这么好,拿出去光是卖方子都能赚好多钱回来,要是自己来批量生产会赚翻吧,守着赚钱的手艺不用?韩啸还缺钱,难道这不就是钱吗?”

    白淑娴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钱谁不爱,可叶梓说了她不靠这个赚钱,她就想做一个医生,安安稳稳的,白淑娴也觉得这样挺好,赚钱就该是男人的事情,要不然她儿子韩啸成什么了?

    韩文青一听就觉得机会来了,你叶梓不想靠这个赚钱,那好呀,她想靠这个赚钱,都是一家人你把方子写给我,我拿去自己生产自己销售,就是买方子都能赚不少钱,她没什么钱,她一点都嫌钱多,越多越好。

    脑子飞速的转动起来,还没有影儿的事情,韩文青就已经在开始幻想了,越想越开心,想自己把生产出来的产品都卖火爆了,全部都是预定,不预定就没有货,供不应求,然后赚钱,赚钱,眼睛里都是钱,买洋房买别墅,买宝马奔驰,穿貂皮……

    “文青?”自己这女儿是中邪了?无缘无故在哪里傻笑?

    “嗯?”韩文青回神,都差点流口水了。

    “妈,我给你说……”

    叨叨叨,韩文君就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和打算给自己妈白淑娴说了,她要干成这个事,那就必须得自己妈帮忙才行,她和叶梓关系不好,她也知道,她自己单独找叶梓去谈这个事情的话,不说机会是零,反正距离零也不远了。可自己妈不一样,她妈有办法。

    “不好吧。”白淑娴想到的就是不好,兄弟媳妇的美白方子,老公姐姐拿去卖钱?难道她自己不可以卖,当然叶梓是不想做这个事情,不想做肯定就有她的理由。

    “能有什么理由,傻呗。”有钱赚,还是能赚大钱的事,不去做,不是傻是什么?玩农村人那一套淳朴吗?

    “不许你这样说叶梓,你说她傻,那你弟弟不是也跟着傻?没脑子。”白淑娴现在想的很开,她也不帮着谁说话,就是公正公平就行,水碗大致端平就可以。

    “妈,我回来了。”叶梓进屋,又看见韩文青,低头的时候皱了皱眉头,这是什么时候来的,是没上班呢还是上班又早退?

    不是觉得每个月给韩文青开那工资值得不值得的问题,这工作的态度,在心里摇了摇头,这事情韩啸未必就不知道,为什么任由其放纵?

    “二姐来了。”打着招呼,叶梓往客厅里面走,甜甜自己在写字,因为下半年准备去上一年级,让每天写点字,做点加减法,并不是给孩子压力,她自己也愿意,喜欢这样。

    韩文青笑笑,那笑容不太真实,扯着嘴角逼着它上扬,那样子有点难看,她可能自己也觉得不太好看,摸了摸自己的脸,去看她妈,递眼色,意思是让白淑娴说话呀。

    白淑娴压根就不想说这个事,她本来不是个多嘴的人,要不是甜甜这一天比一天白,又是韩文青这个当妈的问,她才不说呢。

    “二姐有事?”有事就说,对着韩啸妈挤眉弄眼的干什么,难道不是什么好事?也是,和韩文君沾了边的事情一般都不太好,不是借钱就是借钱,这次不会又是借钱吧,借也没有,有也不借,上不清下不借,这是规矩,虽然之前借出去的那个钱没打算让韩文青还。

    “她没事。”

    “就是那个美白膏……”

    韩文青和白淑娴两个同时说话。

    哦,那就是有事了。

    “二姐,美白膏怎么了?”叶梓装着不懂,其实就算韩文青还没有说,她也猜得十之**了,不是想要几瓶美白膏就是想要做美白膏生意,前者只是占点小便宜,后者就有点贪心了。

    韩文青已经被利益冲昏了头脑,现在也不管了,叨叨叨,又给叶梓说了一遍自己刚才在脑子里面行成的初步计划,反正叶梓自己又不做,都是自家人,肥水不流外人田,能帮你还不帮。

    “对不起,二姐这个事情我帮不了你,我自己也不做,给我提成我也不做,做不了那么多……”叶梓拒绝着,上天给她梓香园不是让她这样盈利的,而且这样的事情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韩文青这个人不知足几乎都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如果你这样的话,我欠你的钱可没办法还……”一边说,韩文青一边拿眼睛去看叶梓,用这个钱去勾她,不给她做可以,那欠你的钱就不还了,怎么还,没钱还,给她做呢,赚了钱不是就自然而然就还了?

    叶梓笑笑没有说话,她根本从一开始就没有指望韩文青能还钱,包括韩文君那边的钱她也没有指望。

    “真不要了?”韩文青还真好看了一眼叶梓,不是小数目呀。

    不要了?她有说吗?欠钱永远都是欠钱,不开口说不要这句话,就还是欠着钱,这样下次借钱就有回绝的理由,她总不能一直去填韩文青那个无底洞吧,上次借了这次都没有还,还借,她又不傻。

    “文青,这个点你还不回去?”白淑娴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养出来这个女儿怎么脸皮那么厚,都说了不行了,你往还不还钱上面扯,又不是一块两块钱,多少万的钱,你在这里来说不还了?当妈的白淑娴都为她脸红。

    “妈,你不留我吃饭呀?”

    还吃饭?白淑娴推着韩文青出去,这个时候你就该出去喝风,身体胖了,这脑子也不清醒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