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19章 白国庆的小动作
    第419章白国庆的小动作

    白国庆拎着东西去李静家,要把关系摆在明面上来,这一关不得不过,来的路上一路忐忑,买了不少东西,希望李静父母看在他孝敬的份上,不要太给他难堪。

    事情比想象的要容易得多,敲了门李静妈来开门,李静父母坐在沙发上居然没有像之前那种态度,但也不是那种特别高兴就是了。

    白国庆很意外。

    “过来坐吧。”

    这算是过了?

    白国庆进屋,话说这不是第一次见李静父母,怎么还有点紧张,跟个毛头小伙子一样。

    “爸爸。”本来在客厅自己玩玩具的李正小同志看见来人冲了上去,抱着白国庆的腿喊,这个时候白国庆真想把儿子给抱在怀里,真懂事,果然血缘关系特别重要,才多久时间,这小子上道。

    其实小孩子也就那样,你给他买玩具,和他一起玩,要不了两天就把他的心给俘获了,诱导他喊自己爸爸,孩子就喊了,反正妈妈也是那样说的。

    李静妈眼皮跳了跳,她还能说什么,一个妈一个儿子心都跟过去了,她做父母的再阻拦,以后还不得怪你,算了,不管了,这都是她自己的决定,以后过好过坏总不能怪到父母头上,好坏都提前给你说过。

    “听李静说如果你们两个结婚的话是要重新买房子搬出去住?”李静妈比较关心这个,都是当媳妇过来的,不管老公的妈好与不好,只要住在一起,那决对就会有摩擦,就说这个人与人的习惯都是不同的,不同习惯的人住一起多多少少都有不行的地方,何况曾经国庆妈不怎么喜欢李静,嫌弃过李静,现在怎么样还不好说。

    “这个看李静的意思,我的意思呢如果能和父母住在一起,孩子有人照顾,都是亲爷爷奶奶,肯定对孩子好,但如果李静要搬出去住,我也同意。”白国庆小心的说着,尽量迎合未来的丈母娘。

    李静妈对白国庆这个答复不太满意,怎么就成李静的意见了,你作为一个男人,你不能决定呀,你妈怎么回事你自己不清楚,李静和你妈能不能住一起你不知道,为了给妻子儿子幸福,这个就该白国庆首先考虑了,结果人家推李静身上。到时候国庆妈一问,这是李静的主意,得,李静能得好?

    李静妈看了看李静就不说话了。

    白国庆作为一个大男人,哪里知道女人的这些心思,搞不懂为什么李静妈就不说话了,也看着李静,希望从她那里得到帮助,要不给点提示也行呀。

    李静也不知道呀,刚才还好好的不是。

    住哪里的事情先放一边,又问白国庆现在在干什么工作,是知道他从深圳回来了,这是不准备回去了吗?这人都回来呆多久了,但要说不回去了,他却又好像没有上班,总不能不工作吧?那可不行,谁知道他之前几年在深圳是不是混不走了,李静现在生意做得不错,可不能出现女人养男人的事情。

    问工作国庆就尴尬了,他现在等于就是无业游民,最开始是在政府工作,当时去深圳是下了破釜沉舟之心,直接把工作给辞了,连停薪留职那一套都没有搞,现在回来了自然也不能回去原单位,他的位置早就有了别人。

    “我自己是想做生意,现在也还没有想好做什么。”白国庆不太急,现在经济不景气,做什么也不赚钱亏钱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还不如观望。

    “那你拿什么养活老婆孩子?”

    作为一个男人养家就是最基本的条件,要是这个条件都不具备,那还谈什么结婚?一切都是空谈。当妈的人也不会在这里听你大谈你未来会怎样怎样,未来的事情谁说得准,先把现在看了再说,现在就要从男方身上看到安全感,不管是对自己女儿情感上的安全感,还是经济上的安全感,情感上的已经看到了,这个男人还不会想,经济上也是渺茫,你工作都没有,何来的稳定?

    白国庆有点无语,李静妈这是当他混得有多差才不能养活老婆孩子呢,难道没有看到他开的那个车吗?就是他开的那个车,每个月的费用都超出好多人一个月的工资,真的不要在经济上怀疑他。

    “妈?”李静懂她妈的意思,用得着说得这样明白吗?也怪她自己之前没有和她妈说清楚,她现在不在乎白国庆到底有多少钱,她不需要男人来养,首先来说她自己就不缺钱,就算她缺钱吧,她也相信白国庆有养家的能力。

    “我说话你少插嘴!”李静妈突然就更加严肃起来,女儿年轻不懂,这个经济问题是大问题,白国庆你之前是在深圳干了几年,谁知道是不是亏光了才回来的,光有个车你就确定他有钱了?而且今天也不仅仅是钱的问题,她还要白国庆我表态,他有钱不给你用算什么?他有钱不给你管,到时候谁知道会发生什么?这个社会太浮华了,太现实,有钱的男人随时都被人惦记你着,不然白国庆的前妻来纠缠他干什么?总得有点理由对不对?不是为了钱又是什么?

    “妈,这个你放心,李静和我一起经济上完全不用担心,在深圳的时候我也赚了些钱,这是回来得匆忙,还没有想好做什么,我肯定不会就这样耍下去,我也是个有责任的男人。”白国庆今天是铁了心要把这个关系给做实了,妈都叫上了,反正早晚都是他的丈母娘,迟早都得叫,早点叫就当是提前习惯习惯。

    妈?李静妈把身体摆正,这就叫上了,她都还没有承认呢,是不是太狡猾了一点?

    “咳咳咳,那个称呼….”

    “妈,你是孩子的外婆,我叫你一声妈那就是应该的,你不要有太多的负担,我肯定孝敬你和爸。”

    这次又把李静爸给带上了,李静爸在一边正喝茶水呢,有点烫,嘴皮子烫着了。

    “哎呀,孩子们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决定嘛,你一个老太婆管那么多干什么?”

    有了李静爸的认可,白国庆胆子就大得多了,拉着李静的手笑嘻嘻的,李静扯了两下都没有扯出来,这还是父母面前你,你拉什么手,拉手也就算了,你拉着还有用指头抠什么手心,手心痒得厉害。

    李静妈的目光犀利的停留在两个人拉着的手上,白国庆一下子就安分了下来,老实的拉着,很真诚的看着李静妈,顺便再给李静爸投了几次小可怜似的目光,意思是让李静爸再说几句,结果人家不说了,专心喝茶,别再烫着了。

    “白国庆,我就问你一句,要是李静和你在一起,你的钱谁管,还有到底要不要搬出去住?”

    白国庆心里腹诽,丈母娘你这是问的我一句?都两句了好不了。现在他终于搞明白了,丈母娘这是要李静不掌握家里的经济大权呢,还有就是不放心婆媳关系,这是要他签订不平等条约呀。

    为了我喜欢的你,我什么都舍得,我把钱给了你,但你的人你的孩子都是我的,那我还是拥有一切,因为我爱你,所以我舍得;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愿意。

    “我愿意。”

    听到白国庆表态了,李静妈心里的石头一下子就落了地,女儿的幸福也算是有着落了,这态度立马就好了起来,说国庆呀,今天晚上就在这里吃饭吧,妈买了猪脚,一会儿红烧猪脚呀,你看你这瘦得,也该补一补了,都快三十的人了,身上还没点肉也不好看,穿衣服都透风。

    李静妈晚上真是整了一大桌子的菜,除了红烧猪脚,还有炖排骨,回锅肉,荤菜居多,都是苦过来的人,对荤菜有种特别的情愫,他们那个年代吃一顿肉都要想好久,哪里像现在\这样,想吃什么了,想什么时候吃都行,兜里有钱,能挣钱就舍得花。

    “国庆,陪你爸喝点酒。”李静妈专门把李强从屋子里面喊出来去楼下买了一箱啤酒,李强这孩子整天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也不知道他干什么,他姐的事情不是很关心,反正和谁在一起都好,都与他没有多大关系。

    李静爸拿出两瓶来用筷子直接就开了盖,“冰冻的。”

    “国庆一会儿还要开车呢。”李静的意思是开车就不要喝酒了吧。

    “没事,就是点啤酒,要是喝酒不能开车,晚上住这里不就行了,又不是住不下。”

    国庆笑着去看李静,对着国庆爸傻傻的笑,也不管了,拿着瓶子直接先喝了一口,呵呵,一会儿不能开车了吧,开车就是酒驾,李静爸刚才那话真是说到他心坎上去了,他就是想留下来睡,李静在哪里他就想睡在哪里,妇唱夫随嘛。

    “吃吃吃,别客气,都是自己家,客气干什么?”李静妈特别的热情,给白国庆的碗里夹了一碗的肉,李静看着都头晕,能吃得下去?

    白国庆高兴的吃,不是说李静妈手艺有多好,就是心情好吃什么都香,喝李静爸干着杯,一口一个,尽管是啤酒,喝多了还是上头。

    “看有点醉了吧,我都说不要喝多了。”李静给白国庆一杯水,白国庆咕咚咕咚就给喝了,肚子里面水太多,喝完之后就想上厕所,走路偏偏倒倒的,李静要去扶。

    “李强你去扶你姐夫。”

    李强刚想动,白国庆对他眨眨眼睛,李强就没有动,还是李静扶着人去厕所。

    “这男人上卫生间….”李静妈觉得应该避一避。

    “孩子都两岁多了,陪着去上个厕所能怎么?”还是李静爸心里明白。

    在卫生间里白国庆把里几个按在墙上就亲了,亲了嘴儿还不算,还咬了脖子,李静真是躲都没有躲开,刚想骂一句你是属狗的呀,又想着客厅里还有自己父母呢,摸摸自己脖子,推一把白国庆,差点就把人给推尿坑里面去了。

    “活该。”

    白国庆真是喝嘛了,解不开自己的裤子,拉着李静的手去给自己解裤子,说好媳妇你帮帮我,不然就尿裤子上了,憋不住了。

    李静没有办法又去帮白国庆解裤子,作为男人这个动作你从小做到大,就是喝醉了也应该可以解开的,怎么现在就不行了?

    把白国庆的裤子给解开了,让他自己掏东西出来,不然呢,总不能让她动手对不对,这多难为情,目前为止她只为她儿子干过这样的事情。

    白国庆靠墙站着,闭着眼睛,好像已经睡着了的样子,要不是嘴里说着自己要尿出来了很以为他喝醉了。拉着李静的手往里面伸,李静当然是不干。

    “耍流氓也不分地方。”

    “呵呵,你的意思是地方对了我就能耍流氓了?”

    李静反应过来,这人还没有醉呢,刚才耍她是不是,动手使劲儿在白国庆的手臂上那么一扭,白国庆尖叫,叫到一半赶紧憋住,这是在老丈人家呢,不敢,不敢。

    “媳妇儿,你不转过身去?我真要尿了哦?”

    撒个尿,两个人花了五分钟,出来的时候还是李静扶着白国庆,他是真的站不稳了,吃得也多,喝得也多,摆着手说自己不上桌子了,再喝就一点感觉都没有了,一会儿和媳妇儿睡一起,怎么能一点感觉都没有?

    “姐,你脖子被卫生间的蚊子咬了个打包?”李强笑着说道。

    李静去捂自己的脖子,就是刚才白国庆咬自己的那一下,这下好了,爹妈都在呢,脸烧得绯红。

    本来李静妈是没有看到大,李静那么一捂,李静妈一下子就懂了,哪里有什么大蚊子,蚊子就是白国庆。

    “算了,算了,他都喝醉了,赶紧把人送到李强的床上,让他睡!”

    什么?李强的床上?不要!白国庆以为是让他睡李静的床上呢,那么卖力的装醉,虽然也有点醉,但他的目的怎么就偏了,和李强睡?和个男孩子睡?还不如他自己回家去睡呢,没办法了,都已经装醉了,难道能突然站直了说自己是没醉,打个的回家不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