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18章 扫地出门
    第418章扫地出门

    “这样真的好吗?”李静问白国庆。

    “我什么也没干呀,他们走到我面前来,我一句话都没有说。”白国庆继续吃他的饭,心情突然就很好,给李静夹菜,夹她最喜欢吃的,觉得今天的菜特别的合口味。

    以后姜瑶不会来找自己了吧。

    吃了一口东西,眉头又皱起来,姜瑶这个女人到底把谁当备胎了呢!想到这个又吃不下去了,生气了,怎么干得出来?

    饭后白国庆送李静回去,在李静的强烈要求下,两个人牵手都成了奢望,白国庆就搞不懂了,李静你这是要干嘛?我两个在一起,我们亲密接触,这样感情才能升华。

    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有意无意的去接触李静左手指尖,李静会像触电一样弹开,然后又弹回来,接着白国庆继续,乐此不疲。

    “别闹了。”李静不是讨厌白国庆的接触,只是她很明白,现在让他牵手,一会儿他就能飞天,这个男人很会找机会。

    每天在一起的时间总觉得过得很快,想念的时间是煎熬。

    送李静在楼下,觉得太快了,他都没有看够,像初恋的小伙子一样,舍不得女朋友离开自己的视线,分分钟都想待在一起,要像胶水一样,黏糊糊的,一档拉扯开距离,另一方身上一定要粘上对方。

    “要不要到楼上去坐一会儿。”李静的本意是让白国庆去看看李正,小孩子嘛,你经常和他接触也就熟了,告诉你是他爸爸,渐渐他就明白爸爸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生物。

    怎么想起来邱浩了,邱浩对李正不错,相处融洽,李静快速的皱了一下眉头,转过脸去。

    白国庆看看楼上,李静家客厅的灯还开着,她父母和兄弟都在吧,他怎么忽然就有点担心呢,李静父亲脾气不太好,妈妈还勉强吧,他上去会不会被赶下来?有这种可能。

    “要不等明天?”和李静打着商量,如果白天来的话有个缓冲时间,他心里上做好准备,有时间去准备礼品什么的。

    “好吧。”李静不想勉强他,他自己觉得什么时候去她家方便就什么时候吧,反正这次她是决定要等到双方父母都同意了再考虑,婚姻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正准备转身,头顶上传来她妈喊她的声音,在漆黑的夜里有一种魔性,让白国庆瞬间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马上就夏天了,还感觉冷风嗖嗖的。

    “是不是有一种早恋被抓包的感觉?”

    “我没有早恋过。”白国庆只有暗恋,在没有遇上李静之前他暗恋宋嫣然那么久,甚至都没有机会说出口人家就结婚了,说来也奇怪,知道宋嫣然结婚的时候他并没有难过多久,最后心里默默的祝福她生活幸福。

    李静黯然,白国庆一个男人,一个长相还不错的男人,他没有早恋过,而她一个女人高中的时候不但早恋,早恋的对象还是社会上的混混儿,还打胎,曾经的过往就像枷锁一样,有时候翻出来会勒得她踹不过气来,夜深人静的时候,当自己身心疲惫的时候,她会将这个伤疤再一次解开,只有这样她才会更加的努力生活。

    “我上去了。”

    “不来个道别的吻?”国庆看了看楼上,李静妈好像就站在窗子边,那一团有个暗影,看见了正好,看见了两个人就能正式的光明正大了,李静说得对,他现在就是有种被家长抓包的感觉,明明就是成年人了,心里还是会担心,也会有期望。

    “路上小心开车,早点回去。”

    “李静,你这样一点都不可爱。”

    白国庆看着李静进了楼道,再看了看周围,今天邱浩不在,呵呵,这个时候他想什么邱浩。

    “还是打算和他过?不再想想了?也许现在你觉得他是爱你,你也是爱他的,但人一旦结婚了,两个人在一起就全部都是油盐酱醋茶,你能保证你们能爱一辈子?我和你爸爸这些年你也是看着的,那个时候你奶奶是怎么对我的,你爸爸也不站在我这边,要不是当时的思想观念,换做现在我肯定早就和你爸爸离婚了,等熬到你奶奶去了,青春也不再了,还好现在你爸至少在努力为这个家,不然…”

    “不然你还能怎么样?你觉得你现在这个样子还能翻得出花儿来?”李静爸现在话不多,平时做生意说话就忙,回家就不想说话,但家里的事情他心里还是很明白的,李静这个事情不是他不想管,管得了吗?让她妈去操心好了。

    “哎呀,你不要打岔,我刚才说到那里来了?”人年龄越来越大,记性会慢慢的减退,有时候明明刚刚想到自己要说什么,突然就忘记了,说不下去。

    “妈,明天可能白国庆上门来,到时候你们看着办,不要嘴下留情就是了,今天没有说完的话,明天说也是一样的。”

    上门来,那小子还有脸上门来?

    “那你明天不去店里?要不你爸明天也不做生意”李静妈追着李静往屋子里面走,她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完呢。

    ……

    郑柏飞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谁叫他嘴贱来着,他就是一时糊涂,亲完他就后悔了,之后还去为什么使劲儿洗了洗嘴巴,谁知道媒体这么无耻,拍了他的照片不说,还放到报纸上。照片拍得很清楚,男人和女人深情对吻,男人搂着女人的腰,女人搂男人的脖子,仿佛两个人都很陶醉的样子,镁光灯下他还闭眼睛了,这是接吻的基本要求,就是为什么他就吻了呢?那个模特儿…

    “我都已经道歉了,她还要走,我有什么办法?”郑柏飞这辈子就没有给谁道过歉,李珍是第一个,没有办法呀,报纸都写成那样了,他就是满身都长满嘴巴也说不清楚。说自己不是故意的,难道有人逼你吗?谁敢逼着他郑柏飞?说自己是逢场作戏就更加不可能了,以他现在的家世和自己的能力,他需要出卖色相逢场作戏吗?对象还只是个小模特儿,当然这个模特儿有些地方还是有优点的,比如说她的腰,她的胸。

    郑柏飞你到底在想什么,老婆带着孩子跑了,你还在想着嫩模?

    他当时真的就是一时冲动,不是很久没有开荤了吗?男性荷尔蒙作祟,模特儿身上的雌性激素散发出来又勾引他,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呀,所以就反应了,不是最后都把持住了吗?这还不够?

    “王胖子,你去把人给我接回来。”

    王胖子就知道这个事情最后会落在他身上,当老板动嘴的时候他就预感了事情要糟糕,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去阻止老板,他办不到,时间上面也不允许。现在好了老板管不住自己的嘴,烂摊子却要他去处理。

    李珍这个人也是,不知道你这样闹一场有什么意思,要么你就勇敢的离婚算了,你不离婚,你离家出走,自己走也就算了,你带着孩子。

    王胖子到现在都是一万个对李珍看不上,心理看不上面上不敢表露出来,这个女人命好,出生在那样简单的家庭里面,人家就这样把郑柏飞的心给俘获了,老板的心从来都是铁石心肠,唯独对李珍硬不起来,按照王胖子的意思来不就是亲了一口吗?又不是捉奸在床,用得着发那么大的脾气,当然也不是大闹那种,就是太不给面子了。

    有点强人所难了,叫他去接李珍,她怎么会跟自己回来?现在的李珍就是个臭鸡蛋臭石头,脑子进水了,男人都给你服软了,就顺着台阶下吧,结果反而变本加厉,跑了,还跑得不彻底,住的地方还不是老板的地盘。

    “你为难他干什么?犯错的是你,你自己去把人给我结回来!”柏飞妈给了一个眼神让王胖子走。

    王胖子慎了一下,看着郑柏飞,不是他不愿意走,他的老板是真柏飞,不是郑柏飞的妈?他敢说他要是没有经过郑柏飞的允许走了,明天他就准备从公司退出去。

    郑柏飞摆摆手,算是同意了王胖子先走。

    “妈,你就是太着急了,李珍也就是耍耍小脾气,几天时间就好了,难道说她这样跑几天还能翻出花儿来?”

    这次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柏飞妈完全是站在儿媳妇这边,谁叫错的那方是自己儿子呢。男人嘛你没结婚之前花点也就花点了,结婚之后,你还那样?婚姻是你自己选择的,然后现在你这样不负责任,难道你结婚的对象不是你爱的那个人?

    “妈,你到底想要怎样呀?”郑柏飞就搞不懂了,人是从家里搬出去的,一个女人带个孩子,要走根本就没有那么容易,带着两个保姆外加一个奶妈,谁送她走的?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没有******同意就走了?走的时候你支持,不留人,走完了叫他去接?

    完全就是为难自己儿子。

    “亲妈,我的亲妈!”郑柏飞抓着自己的脑袋,他很忙的。

    “帮少爷收拾你行李,什么时候少奶奶和小少爷回来了,少爷就什么时候回来。”

    这是要把郑柏飞扫地出门了?

    郑柏飞心里也是来气,什么时候他在家里的地位就这样了,不如孩子也就算了,毕竟人家说隔代亲,现在还不如自己媳妇儿,他妈搞清楚没有?他才是从她肚子里面钻出来是的人,现在为了儿媳妇儿把儿子赶出去。

    走就走,他郑柏飞又不是没有去处了,去找李珍不可能的,以为他没有脾气是不是,和李珍结婚的这段时间他完全就是压着自己的脾气来,结果把自己给害了,女人你呀,我给你点颜色,你就开了染坊,还把他给染了,很好,把他给染得五颜六色的。

    李珍带着孩子带着保姆你住到了之前郑柏飞让她住的那个房子里,不是不想去其他地方,去其他的地方有什么区别,她还是郑家的媳妇儿,之所以要搬出来,就是不想看见郑柏飞,看不下去,不能同睡一张床,只要想到他和别的女人两个亲到一起去那个画面,脑子都要爆炸的感觉。

    媒体当然不能继续写下去,很快事情就比压了下去,一点水花都没有。

    李珍准备上班,她读了那么多年的书,总要实现自己的价值,到单位那边去报道,等于是提前结束了自己的假期。有几个同事和李珍是同学,当然是那种不是很熟悉的同学,男的女的都有,之前李珍结婚的时候还是很羡慕李珍的,能嫁入豪门的女人就是命好,现在又开始同情李珍,你嫁进去了难道就能融入进去?老公出去花,都上报纸了,简直就是让所有的人都来笑你,能幸福?

    郑柏飞觉得李珍有点不识好歹,就算两个人现在闹矛盾,你用得着现在去上班?他家这样的家庭,需要你刚生了孩子三个月都不到去上班?缺钱吗?这是做给谁看呢?她一去单位你报道那边就给他这边打了电话,问是不是真的让李珍上班?

    “让她上!”赌气的说着,还真的就成了女强人了是不是?那就让你上个够。这边把李珍所有的卡都给停了,看你上班那点钱够不够花,光是请的两个保姆你都没有办法负担,还有一个奶妈,李珍就算拿着高工资都不能负担,准备从经济上入手,让李珍屈服,你不得不服,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说什么话,做什么事情之前麻烦你先想一想,有没有那个资格。

    李珍开始上班,郑柏飞把她的卡给停了的事情她完全就不知道,因为手上还有钱,就是结婚的时候郑柏飞给她父母拿的那个钱,一直就没有用,现在派上用场了,有点硬气,但有硬气得不够彻底。

    算了算手上的钱能够用多久,加上自己的工资,几个月时间还是能挺过去。真的只能是挺过去,请的是高级保姆,你那个价格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孩子已经对这三个人都熟悉了,辞掉谁偶不行,首先奶妈就必须留着,那是孩子的口粮,她自己的已经差不多没有了,不可能不给孩子吃。家里的清洁卫生,照顾孩子,一个人根本就忙不过来,一开始就享受过来的小悦书,现在能把他条件减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