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17章 兄弟你来搞笑的?
    全程吃饭叶秋都不说话,但她又挨着叶梓坐的,一点交流都没有,两人之间的气压很低,叶梓能感觉到韩啸也能感觉到。Δ』Δ中文』Δ网.

    不想再和叶梓说话,叶秋就是故意的,她自己也很清楚,她和江家成现在这个状况根本就不是叶梓的问题,就是中间偏偏就有叶梓的存在,她不能当什么都没有生,江家成喜欢的还是叶梓,她装傻不知道?继续装傻?她坐在叶梓的旁边她都要疯了!

    付出了感情,付出了身体,人家给她说不想结婚,这是耍流氓吧,你不想和我结婚,你把我这个原装货给拆开,然后让她怎么办?退货?必物品生来就只能包装一次,开封不爱就只有腐烂。

    是她自己犯贱,送到别人嘴边去让人吃,人家吃完了这顿,她下顿还准备着。

    “我要是不和江家成结婚会怎么样?”一直默默吃饭的叶秋突然就来了这么一句。

    叶梓的筷子都差点从手里掉下来,她有点紧张,看看韩啸,底下头去,好像做错事情的那个人是她,江家成的事情她无能为力,又始终挣脱不开,这个人怎么会这样,看着不像是长情的人,可刚才叶秋的话分明又说得江家成只对她专一。

    “你不和他结婚你和谁结婚?脑子是不是进水了!你是女孩子,你不是男人。”叶建国难得说句这么难听的话,女孩子和男人本来就不一样,一场恋爱谈下来,吃亏的总是女孩子,你跟人那么久,你不结婚,以后再找,谁会相信你是清白的。

    他对两个女儿他都是一样的,只是更爱儿子一些,老思想就是养老还是要靠儿子,但是作为父亲他是一样几个孩子都好的。

    叶建国这样一说,桌子上的气氛立马就不一样了,有点冷。

    叶秋笑着说自己就是说说,哪里能真不结婚,订婚的目的就是为了结婚。

    王翠芬让叶秋这样的话以后不要说了,不吉利,本来好好的事情,没有的事,最后被说成真的了,农村出来的都忌讳。

    叶梓松了一口气,刚才叶秋真的吓到她了,她怕叶秋突然就说出什么不好听的来,不是她心虚,而是她太在乎,在乎韩啸,在乎现在平静的生活,人的多心都是从别人的言言语语中产生的,能避免就避免吧。

    韩啸一副表面平静的样子,其实内力也翻腾了一把,叶秋的事情不会和那天晚上他看到的事情有关吧,江家成确实不是良人,不管那天晚上最后江家成去了哪里,都可以看出来她对叶秋不是真爱。

    再看看叶荣,韩啸选择继续沉默,有些话只能烂在肚子里面,有些事情只能让当事人自己去现,虽然他没有说,也许别人在就知道了呢?叶荣看上去并不怎么高兴,应该不仅仅是为叶誉的事情。

    大家接着吃饭,叶建国的手艺好了很多,照常的都没有喝酒,提都不能提,一提就会想起他死去的哥哥。

    “等叶誉毕业了,我准备让他去跟我一起住。”叶荣已经想好了,叔叔终究是叔叔,没有义务一直养着叶誉,叶誉已经有依赖性了,叶建国管不住他,也没有时间来管他,成绩不好也就算了,现在还变得这样听不进去别人的劝,都是为他好的。

    “在这里住得好好的。”叶建国就搞不懂了,叶荣现在自己都住在老丈人家,你叫你兄弟跟你去住?这样好吗?

    “我和高希希正在办理离婚。”

    完全是重磅消息,韩啸第一反应就是高希希和江家成的事情是不是暴露了?相信叶荣也不会说出来,毕竟那样的事情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不太好,自己藏在心里就是一道伤疤,再说出来,让别人继续撕扯?

    叶建国放了筷子,大家也都不吃了,完全没有办法吃下去了,叶奶奶没有听清楚叶荣在说什么,注意到大家都不高兴的样子。

    “高希希爸爸那边可能出了点问题,他的意思是让我们尽快到国外去,我不想去。”

    不想去总要放高希希自由吧,同时也是给自己自由,高希希这一走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两个人本来也没有什么感情了,现在就是不吵不闹,他也不问高希希经常晚上出去都干什么去了,一个女人晚上喝那么多酒?和谁喝酒?他都不问,两个人迟早是要散的。

    他还会再找,高希希也是一样的。

    叶荣已经在前几天就从高希希家搬了出来,自己在外面租了一个两房,他一间,给叶誉准备了一间。

    既然都这样了,那也没有什么好劝的,离婚等于都成了定局,不然一个在国外,一个在国内,两个人见不到面,不住在一起这还是夫妻吗?

    “哎,既然要离就离吧,只是房子不用租,来叔叔家住不好吗,现在搬了新房子有四间房,你和叶誉住一间,还能省房租,吃饭什么的也不用担心。”

    作为男人的叶建国很理解叶荣现在的心情,作为叔叔的他没有道理不帮一把,在他看来都是孩子,让两个孩子自己出去住?他哥叶建军在地下都不能睡安稳了。

    叶荣苦涩的笑着说没事,他现在的收入养活他自己和叶誉还是能行的,又说到叶誉不打算读书了,读书的费用支出就没有了,没什么压力。

    王翠芬也是劝,叶奶奶是没有搞清楚大家在说什么,大家也把这个事情有意瞒着她,这个事情已经这样了。

    这顿饭吃得有滋有味儿,不是苦就是涩,一个说不想结婚,一个说正办理离婚手续,叶建国的头都大了。叶秋说自己也就说说而已,作为父母的他们难道就真的那么笨?没有点事你就把那个话说出来?那样的事情能是拿出来开玩笑的吗?当着家里的人说出来,私下里和自己父母说说不行?

    叶建国说自己先进下去休息,王翠芬要收拾桌子什么的,其余的人留下也没意思,大家各自回家。

    叶梓说送一送叶荣,叶荣说让叶誉陪他走走,看来两兄弟还有话要说。

    “叶秋和江家成不合适,我看你还是找个时间好好的和她和爸妈说说这个事情,不要到时候结婚了才后悔。”

    韩啸终究忍不住要管一管这个闲事,江家成到底什么人韩啸觉得自己心里有数,之前喜欢过姐姐的人,现在你还能和妹妹在一起,和妹妹在一起还不安分,和叶荣的媳妇走那么近,?转过来转过去都是这个家的女人,外面缺女人吗?

    “还有叶荣的事情我也觉得没有那么简单,既然是高希希父亲那边出问题了,叫高希希走,如果两口子真的感情好,叶荣完全可以走的,至于现在为什么选择离婚,还是感情出了问题,这个我们也不好劝,不过估计叶荣在单位那边日子不能好过,到时候咱们能帮一把的就一定不要拒绝。”

    叶梓定定的看着韩啸,仔细的听他说话,他不是一个喜欢管别人闲事的人,刚才在饭桌子上一句话都没有说就能看出来,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叶梓怀疑。

    “我什么也不知道,就是按照常理分析而已。”韩啸否认,有些说出来不好听的事情,他一个人知道就行了。

    韩啸开着车,眼睛注视着前方,时不时的看一下叶梓,看得出来她的心情不太好,刚才叶梓和叶秋在房间里面说的话他听到一点,不是故意要听,就是听见自己的名字和江家成的名字摆在一起了,想要继续听下去,江家成就是个渣男,吃着碗里的还看着别人碗里的,还不是一个人碗里,这个男人好贪心。

    韩啸不太喜欢叶梓不高兴的时候一句话都不说,她希望她能说出来,尽管他已经知道她不开心的原因,但说出来之后就不要多想,然后两个人好好的。

    拉着叶梓的手问她,“在想什么?”

    “在想当初你要是没有受伤,没有遇见我,我们两个现在都在哪里?”有点伤感,受今天晚上事件的影响,叶梓害怕随着时间的推移会物是人非。

    “想那些不可能生的事情干什么,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就不会离婚,难道你不觉得是上天把我送到你身边的吗?就你们那个地方,你说怎么别人没有遇见我,就你跑哪里去了,缘分一开始就注定了我们两个要天荒地老。”

    韩啸抓着叶梓的手,稍微用了那么一点力气,让叶梓深切的感受到他的存在,叶梓乖乖的靠在他的肩膀上,是呀,天荒地老,那是什么时候呢?

    ……

    熟人在不太常去的地方遇见了就是凑巧,真巧,怎么会这么巧呢,姜瑶和另外一个男人就坐在白国庆的隔壁桌,白国庆和李静一起。

    现在两个人相当于是从头开始,等于是在谈恋爱,孩子都两岁多了,重新开谈恋爱,说出来别人听了都觉得好笑。

    他们两个人谈恋爱,那姜瑶呢?刚才白国庆可是亲眼看到姜瑶挽着那个男人的手进来,说两个人没有关系?随便拉一个服务员开问也不会相信。

    “怎么,你吃醋了?”李静看白国庆盯姜瑶那边看,是心里不淡定了吧,男人的占有欲就是这样,即便是不在一起了,离婚了,也见不得自己的前妻和别人好吧,怎么去想知道曾经在自己身下的女人跑别人那里去了。

    李静算是理解的,白国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他们两个还没有结婚,说什么爱的人是她,哪里眼光看着别人?爱得不够专一,为了孩子硬要两个人再一起,李静觉得真的没有必要。

    为什么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心疼呢?国庆你知道不知道,重新和你在一起我是需要多么大的勇气,走得远了再把她抛下吗?她经不起这样再输一次。

    “我看吃醋的人是你才对。”白国庆收回自己的视线,以为他真的放不下姜瑶呢,他和姜瑶一直都不存在爱情,就是仅有的那么一点喜欢,也在两个人婚姻后期的各种争吵中消磨殆尽,最后姜瑶还对他挥动了刀子,差点死在那个女人手上,能继续惦记着那个女人吗?有什么值得他惦记的?

    “别想那么多,你看见没,我刚才看她的时候她多心虚,我就是想看看她是怎么做到的,前两天还往我家跑,今天就跟了别人,或许她一直就跟那个男人在一起,只是我这边她也放不下儿子,李静这个你可比不过她,你也千万别学。”

    “她跟了别人你心疼了。”

    白国庆伸手摸摸李静的脸蛋,刚才都说了只是想看看姜瑶是怎么做到的而已,其他的一概不管,她最好就和那个男人结婚吧,然后永远消失在他白国庆的世界里,他还能祝福她婚姻幸福,白头到老。

    “认识的?我看他一直在看你。”和姜瑶一起的男人当然也注意到隔壁桌的男人对自己女伴的注视,美女嘛,喜欢看的人当人多,但你这眼光是不是有点事无忌惮了点?哥们儿,你身边还带着女人呢。

    最重要的是姜瑶也看了白国庆,男人不太喜欢姜瑶的目光完全不在自己身上,这种感觉很不好,好像自己不如隔壁桌那个男人一样。

    “前夫,他是我前夫。”出乎意料的,李静选择说了真话,就是一边说一边眼睛里起了雾气,故意的,让人误以为她是受害者。

    前夫呀?怎么离婚的?陈世美?前夫的眼光也不怎么样嘛,现在找这个女人显然就比不上姜瑶的漂亮,想了想又笑了,男人嘛,各有各的口味儿,就像他一样,他就喜欢姜瑶这一款,风情。

    “我们走吧。”姜瑶站起来,擦擦嘴角,擦擦眼睛,仿佛自己真的就在这里吃不下去饭了一样,受了不小的打击一样。

    姜瑶刚从座位上起来,男人抓了她的手,牵着她来到白国庆和姜瑶那一桌。

    “你好前夫,我是现任。”

    白国庆似笑非笑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还有姜瑶,这位仁兄你是来搞笑的吗?还是现任,现任老公还是现任男朋友?你知道不知道你的女人前两天还往我家跑。

    被白国庆那样看着,姜瑶觉得很难堪,这不是她的本意,挣脱开男人的手,自己先跑了出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