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16章 我的爱人不是他
    第416章我的爱人不是他

    韩啸去医院接叶梓,准备让叶梓的车扔在医院。现在这个天气已经有点热了,韩啸穿了个长袖的白衬衣,就说人是衣服架子了,站在哪里靠着车,跟个男车模一样,医院里来来往往的人都忍不住要看两眼,这个男人的长相其实不算那种特别帅那种,但就是有让人偷偷多看几眼的冲动,气质所在。

    来医院的大部分都是病人或者病人家属,病人生病气色不好,家属陪着病人心情不好,要么就是穿着白衣服的医生护士,韩啸就像是这些人在沙漠中看到打一片绿洲一样,给人希望。

    叶梓穿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五公分左右,再高一点她也不能穿,不好走路。她喜欢那种尖头的高跟鞋,就是前面是那种小三角形的皮鞋,她穿三十六码的鞋子,脚秀气,穿那样的鞋子很好看,尽管身高在哪里,但她还是要穿高跟鞋。以前不懂,穿高跟鞋的女人和不穿高跟鞋的女人身体曲线看起来不是一样的,跟身高无关,穿了更加的********,不是为了勾引谁,是就是悦己悦他,她的那个他就是韩啸。

    看看,走到韩啸身边,穿了高跟鞋的叶梓刚刚在韩啸的耳朵边,这身高很配。

    “刚才工作上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耽搁了一点时间。”给韩啸解释着为什么自己刚才不接他电话,为什么出来得晚了点,有个孕妇很担心肚子里面的孩子,之前要么就是怀不上,要么就是怀上了也保不住,这次好不容易满了三个月,还是很担心,叶梓让她打了b超,给她一遍一遍的说一切都是正常的,不用太担心,可不管叶梓怎么说,就是不能消除她的顾虑,给叶梓说要不她住院吧?怀孕三个月一切都正常你住院?医院是什么地方,她不觉得有利于孕妇的身心健康,最后还是那个孕妇的老公把她给劝走的。

    有下班晚一点的同事看着叶梓上了老公的车,打着招呼,他们似乎都已经习惯了,以前是羡慕,时间长了也就那样,在医院上班的女人们,只要自己稍微有点本事的,嫁得都不会太差,犯不着谁羡慕谁。

    车窗开着,韩啸启动不车子。

    “叶医生,你老公开发的房子在哪里,什么时候开盘呀?”问话的是儿科的一个女医生,家里条件不错,娘家婆家都好,不缺钱花,自己手上有钱,喜欢买房子,觉得钱放在银行了里面吃利息就是浪费了,还不如买了房子租出去,租金都能超过放银行里面的利息,而且谁也说不准什么时候房子就猛涨了,就算不涨也会吃亏,房子不是在哪里吗?能跑?

    “还没定呢。”

    “定了记得给我说一声,到时候开盘的时候我去看看,准备再买一套房子。”

    叶梓点头笑着说好,这本来就是好事情,房子还没有开售就有人问了,好兆头。

    “高兴个什么劲儿?人家就是问问,也不一定就买。”韩啸看叶梓那个样子就忍不住说了,距离预计的开盘时间还有几个月,未来的事情谁说得准,蓉城房子这么多。

    “你不了解,她是真会买的,买房子跟买衣服一样,全医院都很出名的,听人说她个人名下的房子都有六套了。”

    “能比得上当年的你?”

    叶梓脸红,好像暂时没有超越她,当年她买房子一口气买了十个门市,还是在北京那样的地方,现在想起来觉得自己都有点冲动,还好当时冲动了,不然也不会赚钱。

    这还是韩啸第一次去丈母娘家的新房子,想着是去新房子,韩啸说买两盆花吧,或者买点什么小摆设?他从来都不习惯上门空着手。

    最后买了你两盆花,叶梓笑着说韩啸买两盆花还不如给她妈买两把菜来得好。

    叶建国知道女儿要回来提前回的家,店上新招了人也忙得过来。买了两条鱼,还给叶荣打了电话,让他上家里来吃饭,一家人很久没有聚在一起了,今天正好。

    叶梓进门的时候叶誉跟个大爷似的在沙发上斜靠着,手里拿一个苹果在啃,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看,好像不是看的电视剧,应该是放的是录像,就是那种打打杀杀那种,一群男人拿着刀在哪里对砍,满屏的血腥。

    “姐,姐夫。”叶誉看叶梓进门,撩了一下眼皮子,身体动都没有动,他现在是病人,动什么动,继续看他的电视。

    “叶誉不准备回学校了?”韩啸顺口问了一句,看着也不像是很严重的样子,一个年轻小伙子,坐没有坐像,站没有站像,不去读书在家里看古惑仔,这是准备出去混社会了?不是他瞧不上叶誉,就他现在这个小身板你去混社会,完全就是被社会混那种,这还没有出生社会呢,骨头都叫人给打断了,你没搞点事出来人家光打你,不打别人?

    哦,想起来了,好像为个女孩子。

    这个社会很现实,就算这个女孩子跟了你,现在你们两个很好,然后呢?你自己没点能力,能留得住人?最后还不是成了别人的。

    “到时候去考试就是了。”这就是叶誉的态度,到时候去考试为的就是拿个毕业证,不然这高中三年不就白读,不回去上课那是觉得浪费时间,他这成绩现在要想考大学正的很难,那种拿高价钱的学校,就算他自己愿意去,他叔叔能舍得花那个钱?再说了他现在自己身上有五万块,就怕从这个钱里面出。

    叶誉现在的感觉就是很安全,有安全感,因为有钱了,那五万块现在就是他自己的银行卡上,他妈都不给。

    叶梓拉了拉韩啸的衣袖,意思是让他不要再问了,现在的叶誉已经不是以前的叶誉了,韩啸就闭了嘴,和他关系又不大,只是觉得可惜了,记得当初叶誉来这里时候成绩还不错,现在怎么成了这样一个人?

    “等一会儿就好了,我准备做一大锅酸菜鱼。”叶建国在厨房里面对着外面喊,怕韩啸他们饿了,孩子们上班都忙,平时一定回家都是马上吃饭,他觉得今天这个饭稍微有点晚了。

    “你看看叶荣怎么还没来?”这个话是对着叶梓说的,叶建国不会去给女婿安排什么事情,你还是女儿喊起来方便。

    叶梓准备到楼下去看看叶荣,韩啸让她坐着自己下去,他腿长,三步并着两步就下去了,而且对于爬楼这样的事情,他的体力更好一些,站起来就朝外面走。

    “姐。”

    叶梓转头,你叶秋就站在房门口,原来在家呀,你在家到现在才出来?刚才客厅里面说话的声音没有听见?不知道现在叶秋怎么了,怎么就成了这样,明明就是两姐妹,关系应该很好的两姐妹,结果关系成了这样,几个月都可以不联系不说话,生活中工作中总得有点什么苦难吧,从来就没有见叶秋给自己打个电话,搞得叶梓都在想自己到底是不是还有个妹妹?

    “姐,你进来我有话和你说。”叶秋站在门口没有动,等着叶梓,那眼神不太好,暗沉暗沉的,心里藏着事情,不好的事情。

    走近了,叶梓发现叶秋的眼睛稍微有点肿,有那么一秒错愕,这是哭过了?不会是工作上的事情吧?毕竟年龄摆在哪里,工作的时候受点委屈,上面领导多说两句,觉得委屈也是有的,没往叶秋的爱情那个方向去想,都订婚了,能有多大的事情?

    “哭过了?”没看见就不问了,看见了关心一下,要是叶秋愿意说,她就听听,不愿意说也不勉强。

    叶秋把门给关上,背靠着门,叶梓转身看见叶秋很认真的打量她,像个陌生人一样,从头看到脚,瘪瘪嘴,她这样让叶梓感觉很不舒服。

    “姐,你觉得我漂亮还是你漂亮?”

    叶梓没有搞懂叶秋到底是什么意思,都是同一个妈生的孩子,差距能很大吗?两个人一样的脸型,一样的眉形,一眼的双眼皮,鼻子高挺,嘴角上翘,皮肤都很白。叶秋和她现在都是女人最好年龄,两个人都像花儿一样不是吗?都散发着芬芳,清新而悠长,怎么去比较,要真的去比较的话,叶梓想说叶秋你肯定比我漂亮啊。

    “姐,你不觉得我比你更漂亮一点吗?”

    “叶秋你到底想说什么呢?谁更漂亮又怎样?你本身就是美丽的就足够了,再说了人的美丽也不是一辈子的事情,都有老的那一天,我们活得开心就好不是吗?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你哭了,难道不是工作上的事情?”

    叶梓想去拉叶秋的手,刚碰到指尖叶秋弹开了,像闭着什么一样,这让叶梓有点受伤,不管发生了什么,叶梓只想作为一个姐姐安慰一下叶秋。如果真的需要帮忙,她应该自己开口说出来。

    “我不开心,知道我为什么不开心你吗?江家成说他现在还不想结婚,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不爱我,他从来都不爱我,他爱的人是你吧,一直以来都是你,我们两个长得像,所以他把我当成了你的替身。”

    在这种事情上叶梓有点惊慌,阻止叶秋不要接着说下去了,说江家成喜欢的是叶秋,不喜欢她怎么可能和她订婚,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不管是订婚还是结婚,这都是对这个女人的承诺,她不觉得江家成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没有替身一说。

    “呵呵,我就知道你不相信,你说他心里有我,那为什么有时候他会对着我喊你的名字呢?”

    叶秋说不出话来,这不是她能控制的。一直都刻意不和江家成见面,两个人也绝对没有再私下见过面,江家成对她的感觉到底是怎么培养出来的?这不是她的错不是吗?

    “叶秋……”

    “姐,你知道吗?就算明明知道他心里的那个人是你,可我还是爱他,我装着不知道,我尽量做得很完美,甚至在他面前学你的穿衣风格,学你说话的方式,结果就成了这样,他什么都看不到,只是透过我看到了你,我活该,我抢了你的爱人….”

    “叶秋你等等,他不是我的爱人,我爱的人只有你姐夫,你这样说不对……”

    “怎么就不对了?力是相互的,曾经你一定对他有过想法吧,毕竟你和姐夫走到一起并非你所愿,当时那种情况,你没得选择,而且姐夫还比你大了那么多,你是不是想找一个年轻的?这个人就是江家成对不对?你把你对他的感情都藏在你的内心里了对不对?”

    “不是这样的,叶秋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门被人突然就从外面打开了,是韩啸,他看不清楚里面的两个人现在是个什么状况,没有开灯,有点黑,直是从窗户那里你透出来有点灯光,两个人都站着,给韩啸的预感不太好。

    “敲了门,没人应,所以我就开门进来了。”韩啸解释着自己为什么就这样进了来,并不是他没有礼貌。

    准备退出去的韩啸说道:“哦,出来吃饭吧。”

    “姐夫不放心吧?”

    叶梓不懂叶秋的意思,这句话说得有点莫名其妙,韩啸不放心什么?什么时候不放心,她不是个乱来的女人,没有什么不放心的,还是说不放心她和叶秋呆在一起,叶秋是自己的妹妹。

    叶秋笑着出去,当她没有说。

    出去的时候叶荣已经坐在客厅里面,正和叶誉说着什么,那样子叶誉不太高兴,也不知道叶荣说的他到底有没有认真的,还是盯着电视机,只是比刚才坐得更直了一些而已。

    “我不想读书了,我根本就不是读书的料,何必去学校浪费时间,如果大学每个人都能上的话,那每个人当中也不包括我,我去年都满了十八岁了,所以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能做主。”

    原来还是再说读书的事情,有的人是想读读不了,有的人是大家都希望你读,你却打死都不读,你的未来怎么样别人再操心又怎样,自己不想别人推着进去都不行。

    叶荣感觉很无力,叶誉的事情,现在还有他自己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