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15章 柔软的叶梓
    第415章柔软的叶梓

    “生气了?”韩啸一晚上都不和叶梓说话,背15对着背和叶梓躺着,两个人同床异梦,总有一个人要先说话,不说话成什么了?说白了就是别人的事情,为了别人的事情和自己老公闹?

    “没有。”

    没有?没有你转过去睡?口是心非的家伙。

    从后面搂着韩啸的腰,男人的腰和女人不一样,女人的腰是圆的,男人的腰是扁平的,用手掌去贴合就能发现差别,脂肪层更少一些,紧实。叶梓把自己的脸靠在韩啸的背上,细细的摩挲,轻轻的蹭,像小狗狗用头去蹭主人一样,很温柔。手贴着韩啸的肚皮去,右手在肚挤眼那个地方画圈圈,有点调皮,不是生气了吗?不是不高兴吗?这样痒不痒?看你能忍得住多久,就怕你不笑,听说不容易笑的男人不会怕老婆。

    韩啸不笑,一个有定力的男人知道怎么去控制自己的身体情绪。缓缓的深吸一口气,慢慢的出气,让身体每一处的细胞都平静下来,他就是不笑,特别的平静。

    痒,不笑是不是?那痛呢?上嘴去咬韩啸背上的肌肉,背上的肌肉哪里那么好下口的,有的男人一身都是肥肉,肉是松的,那好,你可以咬得动,但韩啸这种,身上全部是肌肉的人,背上的肉紧紧的贴着骨肉,拉都拉不起来,怎么下口咬?

    不能咬怎么办,那动口去吸成不成,叶梓的嘴唇立马就变成了一个吸盘,吸着韩啸背部左边那一块,呵呵,成功了,自己偷偷的在后面笑,调皮了不是。

    “你到底想干什么?”

    叶梓什么也不想干,就是和一个人呆在一起时间久了之后,这个人突然对你冷起来,受不了,她不要这样而已。

    韩啸动了动手,背上的肩胛骨也跟着动了动,叶梓的没办法更好的贴合,用下巴抵着韩啸的颈椎。

    “你不和我说话。”叶梓的声音很柔软,带了点腻,酸酸甜甜的腻,那声音就在韩啸耳朵边,从耳朵里面钻进去,立马心里就能痒起来,谁都受不了,除非听话的人不是个男人。

    “晚上睡觉了,还说什么话?”大手覆上叶梓在自己肚子上的小手,算是自己退了一步安抚这个小女人,不是小女人是什么,谁叫他就是比她大了几岁呢?

    这个女人是自己的人生伴侣呀,没理由不对她好,可胡梦婷和蔡骏要结婚这个事情他真不看好,爱一个人不能没有自我的去爱,他还是坚持自己认为的,心里还是不舒服。

    在韩啸的心里这个时候就没有把叶梓当成一个成熟的女人看,认为她的想法不够成熟,你和那样的女人做朋友,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即便一不是那样的人,久而久之也会被同化,就像两种不同的物质放在一起,时间久了会相互渗透,韩啸不喜欢胡梦婷那样的人,更不欢叶梓变成那样的人。

    不转身?真狠心。

    叶梓才不管呢,从韩啸的身上滑了过去,一下子就落入了韩啸的怀抱,叫你不转身,你不转身难道她就不能过来了?用鼻子尖去蹭韩啸的鼻尖,韩啸的鼻尖有点冒汗,这样的马上就要进入夏天这样的天气里,刚才她还搂着人那么久,热一点也是正常的,呼出来的气都比平时的要热一点,有点惹火上身的感觉。

    “好了,别闹了。”

    韩啸全身上下就穿着一条内裤,叶梓穿了一件丝质的睡裙,很薄很透气,很如软,贴着韩啸,她就是故意的,她就是要闹。

    “还是个小孩子。”不是个小孩子是什么,看看用的这些手段,上嘴来咬,多幼稚,直接把叶梓的头按着看在自己的胸膛上。

    叶梓嘀嘀咕咕,说她是小孩子,她那里小了?哪里小了,二十几岁的人你说是小孩子,那都当成小孩子了,两个人穿这样躺床上成什么了,韩啸你有恋童癖呀?

    “听到我的心跳了吗?”

    “听到了?”

    “当成人催眠的节奏可好,不要想太多。”

    叹一口气韩啸说叶梓我陪你去吧,不然呢,真让叶梓一个人去?北京那个地方不是他们的福地。

    “老公你真好。”没办法蹭上去,叶梓在韩啸****上来那么一口。

    “陪你去不是看好他们这一对。”

    叶梓无语,知道不看好了,还一直说,转身背过去,让韩啸看自己的后脑勺,谁叫他刚才让自己看后脑勺了。

    ……

    “你那里有钱没有?”

    蒋毅就是这样,不是很想自己给蒋歌拿钱,蒋歌现在在家里是他的妹妹,他照顾一点也可以,但是真要从他这里拿钱,他心疼了,舍不得。但这个钱要是从韩文君那里出的话,这个事情又另说,他知道韩文君没什么钱,一个月的工资都贴到家用里面去了,但她的娘家有钱,还每次都能拿到钱,为什么不拿?

    “我有没有钱,难道你不知道?我拿多少工资?你拿多少工资?我的工资都贴到家用里面去了,你的工资呢?”多少年的夫妻了,蒋毅心里怎么想的,韩文君都清楚,以前吧也就她自己死脑筋了,为了见他高兴,什么都愿意做,那是她自己看不开,自己把自己给套住了。但这次不行,蒋歌她凭什么?一万块,好像说得是个小数目一样,反正她这里没有,就是有也不给。

    “要不让蒋力把钱一起给了,反正他还欠着我们的钱,都好几年了都不还,借钱的时候是什么物价,现在是什么物价?”别以为她韩文君就不清楚,那钱到底去了哪里,她也不想问了,没指望能收得回来,能掏一点回来是一点。

    蒋毅黑着脸就不说话了,给你说蒋歌的事情,你扯蒋力借钱的事情,人家蒋力现在就是没钱,没钱你还逼着人拿钱出来?反正这个钱的事情也只有蒋毅自己知道怎么回事,蒋力真拿了钱吗?钱这个东西,亲兄弟明算账,到底在哪里?反正韩文君没有往蒋毅身上怀疑就是了。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韩文君就有点走神,想蒋歌那事,一万块不是小数目,可昨天晚上两兄弟都没有在桌子上说不给拿这个话。看得出来谁都不想拿,可也明白谁先开口谁就得先挨骂,大家都不笨。

    “干什么呢?上班时间。”张会计这个人很严肃,他不管你是不是老板的亲戚,是老板的亲戚那就更应该给老板争气,上班时间你走神?对得起你自己拿的那份工资吗?

    韩文君快速回神。

    上班的前段时间韩文君完全就是手忙脚乱,这更她之前的工作完全不一样,混日子完全不行,什么都要自己去弄,不是那种单一的工作,进了什么材料,哪里有支出,哪里有收入,通通都马虎不得。

    “在这里混日子,还不如回家带孩子。”张会计不太瞧得起韩文君这样的,这种瞧不起还和瞧不起韩文青那种不一样,韩文青吧你说她两句人家还要反抗,韩文君呢,简直就跟个木头人一样,明明自己是老板的姐姐,在自己弟弟的公司里上班,别人说你你一点脾气都没有?

    看她那黄脸的样子,做家里的黄脸婆比较合适。

    韩文君低着头,张会计说她,她心里也难受,想反驳吧,确实自己能力有限,在这里能做的事情不多,就是她审过两遍的单子,人家张会计拿过去还能发现问题,她真的不行吗?

    “要么你就留下来干点让我瞧得起的事情来!”

    张会计摇着头,哎,他不一样他这个部门的人不强,大家一起工作,就该相互能帮得上忙。通过他的观察,得出的结论就是韩文君是个围着自己老公转的女人,傻女人,你老公要真把你当回事,要么是他围着你转,要么你们两个互相转,单方面的付出?这都什么年代了。

    把手里的笔往桌子上那么一拍,韩文君站了起来,泥人不是还有三分脾气的吗。

    张会计站在那里,期待着韩文君说点什么,看着她,甚至挑眉示意挑衅她说,你说呀,我等着。

    结果,韩文君说什么,她说她去上厕所。

    好吧,一个已婚女人对一个已婚男人说她去上厕所,难道你上厕所还要给我报告吗?回答说你不要去上厕所了,是不是你就不去上!

    厕所里,韩文君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都讨厌她自己,她太爱蒋毅了,就想顺着他让他高兴,贱到了一定境界,贱上一层楼了。

    下班的时候忍不住就去了娘家,有娘家的人是很幸福的,有事没事你回娘家,你妈就帮你解决一切问题了,大不了听自己妈唠叨一下,就算不能帮你解决问题,多多少少也鞥给你解决问题的意见,最差的也能听你诉苦,开导开导你也行。

    韩文君到的时候韩文青也在,同样时间下班的人,韩文青比她先到,想想都知道这个人又没有按时上下班,韩文君也懒得说,说了也不会听的人,反而还觉得你话多,她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按时上下班又怎样,并不能多做多少事情。

    “大姐也来了?”韩文青说话有气无力的,她这样的时候是很少的,除非发生了点什么事情,不用想估计也跟她那年轻的爱情有关。

    白淑娴就叹息,两个女儿的婚姻生活都不太好,她们两个的性格要是综合一下该多好,至少也能正常一点。

    “怎么不坐韩啸的车一起回来?”

    韩文青她就不问了,还没有到下班的点就来了,韩文君自己来的?那韩啸呢,也没听说有应酬呀,人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没想起来。”

    坐自己弟弟的车一起回来你没有想起来?

    想到韩啸,韩啸的电话就来了,说是和也一起回娘家一趟。

    “还是惦记着娘家,月子一出这是自由了,老往娘家跑。”

    韩文青不说点不好听的话是不甘心的,她这几天心情都很不好,感情出问题了,之前都是小七听她的,现在反转了过来,她反而要去哄着他,小七这脾气也是见涨,她之前是公主,胖公主也是公主,现在丫鬟了,这落差让人受不了。

    “你不是也往娘家跑吗?别有事无事找你兄弟媳妇的麻烦,你自己生活不如意怪得了谁,当初就给你说了年龄比你小那么多不靠谱,现在你知道了?知道了给我说有什么办法,帮不了你,还得你自己受着,总不能你还离婚一次吧?”白淑娴现在不太想管韩文青,自己选的路,前面就是全部都是荆棘,就算是光着脚你也得自己走完,指望别人怎么帮你她一个丈母娘能逼着女婿去爱你?

    “怎么就不靠谱了,我离什么婚,不可能的事情,小七他现在就是越发的成熟了,有自己的意见了而已,我就是不习惯而已。”

    得,算白淑娴的话白说了,他们两口子才是亲的,她这个当妈的说不得,她是后妈,那你上娘家来是干嘛来了?

    看看韩文君,一脸的愁容,算了,她也不问了,要说出来,她就听着,不说出来就算了,不准备主动去管去问。

    韩文君本来是想说来着,韩文青在这里还是不说了,只要有文青的地方就有扩散,她和老公的事情不想被宣扬得到处都是。

    “我看甜甜怎么长好看了呢?”韩文君摸着甜甜的脑袋,刚进来的时候脑子都是晕的,也没有注意,这会静下来才发现,甜甜这孩子忽然就好看了不少,仔细去看吧,五官什么的也没有怎么改变,反正一点都不像韩文青,以前给大家的印象就是很普通一个孩子,丢一群孩子里面去,大家绝对不会去注意她那种,长相上一点有点都没有,还黑。

    哦,对了,原来就是黑,现在好像白了很多。

    “白了很多对不对?古话说得好,真是一白遮百丑,咱们的小甜甜漂亮起来了。”白淑娴搂着甜甜,就是隔代亲,但她对蒋欣不亲,喜欢甜甜这孩子,虽说甜甜不如蒋欣那孩子好看,但甜甜贴心呀,孩子懂事,懂事得让人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