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13章 奇妙的美白
    白国庆把李静送到楼下,拉着李静的手不让人下车,要李静今天晚上陪他,说两个人去开房怎么样?说这样的话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说得出口,睁着明亮的眼睛看着李静,手指头摩挲着李静的手心,李静的手心微微有点出汗。

    “都老夫老妻的了,难道你还紧张?”左手又搭上李静的左腿,心里想着要是现在穿的浪莎丝袜该多好。

    白国庆现在就是单方面的发春,成年男人,又有那么一个女人答应和你好了,又说好了要和你结婚,这么说来就是你老婆,相当于一个苹果摆在一个饿了很久的人面前,那你是吃还是不吃嘛?不吃的就是瓜娃子。

    李静说不是紧张的问题,她现在要回家了,儿子还在家里等着她,儿子一般晚上都是跟着她睡的,再说了她今天晚上要是不回去,她父母肯定要找人,不能说喝白国庆在一起。

    面前的这个人当年是怎么就和别人结婚的,就这样轻易的原谅他了?她现在是同意了,她父母心里那口气还没出呢。

    没有办法,只好让李静下车,他自己下车给李静开门,该有的绅士风度都得有,不能说这个人基本上就是你的人了,就那么随便,说爱就是真爱。

    “我看着你上去了就走。”依依不舍的看着李静走。

    李静快走进步进了楼道。

    白国庆笑了,他又没有追她,真是的,转身的时候就看见了邱浩,挑了挑眉毛,现在一点危机感都没有了,邱浩你只能是在圈外了,两个男人眼神交流了的瞬间,邱浩败下阵来,他确实没有机会了,他只有妈了。

    “刚才在楼下的是白国庆吧?”李静妈问她,她都站在烟台上看见了,那车就不是邱浩的。

    “恩。”李静动手去抱儿子,儿子都两岁多了,这身高和体重一天天的在增加,要是再长点,她抱起来就该费劲儿了,李静就想如果是白国庆来抱肯定要轻松很多,脑子里面就想一家人逛街的时候,爸爸抱着儿子,可以走很久,笑到这个突然脸上就有了微笑,有点甜蜜幸福。

    李静妈推一把李静,让她从幻想中醒过来,“你笑什么?你不会真准备和白国庆在一起了吧?”

    “妈,国庆毕竟是李正的亲爸爸。”这就算是回答了她妈的话了,这不是最好的悬着吗?不管她是不是能帮她儿子找到更好的后爸,都不得不说亲爸肯定是对孩子最好的。

    李静妈有点无语了,当初你生孩子的时候怎么想孩子的亲爸,都不告诉他,李正不是没有亲爸在身边也长到两岁了吗?他还有外公外婆舅舅的爱呢,谁都对他好。李静妈现在的现在的想法就和之前不一样了,之前家里穷没什么底气,这几年有钱了,说话都不一样了,难道她们李家还养不起一个孩子,就非得靠孩子的爸爸?

    李静也懒得和她说,现在不是钱不钱的问题,孩子的成长是需要父爱的,谁都代替不了。

    **

    “翠芬,你们这就不对了,孩子都伤成这样了你们都不告诉我这个当妈的,你们是怎么想的?是不是那天孩子被打死了我都不知道你们猜才甘心?”

    也知道从哪里听说的,叶誉被打断锁骨的事情被王小梅给知道了,今天就是来问罪的了。

    “告诉你了又怎样?你是能给叶誉出住院费呢,还是能亲自照顾他呢?”王翠芬根本就不给王小梅面子,什么上门是客这样的事情就不能发生在王小梅身上,你当她是客人,她自己不把自己当个人,看儿子就看儿子,说那些做什么,好像说得他们对不起她儿子一样,帮着你养了儿子还讨不了好,谁愿意?

    “什么死不死的?要死你自己死远些!”叶奶奶耳朵背没有听清楚王小梅到底说了什么,反正就听到一个死字,老年人年纪大了就不喜欢听这个子字眼儿,以为王小梅说她呢。

    王小梅知道自己刚才说的话不好听,但她今天来不拿出点气势来也不行,事情就不好办,她是当妈的,从别人哪里听来的,说她是叶誉的监护人,这个监护人的意思呢主要就是能帮孩子看住他的钱,叶誉的钱的问题,这么大个问题,刚才叶奶奶不是说要陪一百万吗?她来的时候可没想到人家要陪这么多,现在这一百万砸得她的头都有点晕乎乎的了。

    “先不说这个钱还没有拿到手,就算是拿到手了也不可能给你保管!”这个问题王翠芬直接就能拒绝王小梅,你都是嫁出去的人了,都不是叶家的人了,现在你来说帮你儿子管钱?你儿子叫你不要嫁的时候你都说什么了,要去寻找享福?那你现在幸福了吗?王翠芬就看不上王小梅这样的。

    有个男人对于王小梅就是幸福,她这个幸福也太简单了,看样子她这男人对她要怎么好,出门还穿的是以前在老叶家买的衣服,难道都没有买过新的衣服吗?

    “我是叶誉的妈,我不给他保管谁给他保管?难道是你吗?笑话。”

    王翠芬不想说,说话还费劲儿呢,你儿子的钱你要管,那你自己和你儿子说,叶誉又不是笨蛋,他们都管不到他的钱,你当妈的也一样管不了。

    “儿子,来妈给你说。”王小梅拉着叶誉一边说,王翠芬也懒得听,爱怎么说就怎说,她反正是问心无愧的,钱都还没有到手呢,就开始打钱的主意了。

    王小梅就说叶誉的这个钱要是拿到了,她来保管,然后等叶誉长大了,到时候拿出来买房子娶媳妇什么的,反正说了一堆,最后那意思就是这个钱一定不能给王翠芬这边保管,人心隔肚皮,王翠芬不是你的妈怎么可能为你好,说不定到时候把你的钱给吞了都不知道。

    把人就往坏处说了,说的时候叶誉就一直不出声,说完了之后问叶誉到底是什么意思,叶誉说他自己能管,不劳他妈操心,差点就没把王小梅给堵死,你自己管,你以为一百万是一百块两百块呀?

    “王小梅我劝你还是早点回家吧,天都黑了很久了。”王翠芬从厨房里面除了,她是在做饭,但不会留王小梅在家里吃饭,从王小梅那样嫁出去之后,她就不是大嫂了,一个女人不管儿子,只管你自己和男人快活,老公刚死你就改嫁,一般的人也做不出来,这个人很自私。

    “忘记告诉你一声,叶誉的那个钱徐家那边可没有承认给一百万,这几天动静都没有了,说不定人家就让孩子坐牢都不陪了,所以…”后面的话就不说了,你自己去想吧。

    “什么没同意?”王小梅今天就跟做云霄飞车一样,这心忽上忽下的,听说那家人很有钱呀,怎么可能不管自己的儿子,她就没有想过,人家是有钱,有钱就要不把钱当数?难道钱是纸不成?

    “赶紧回去吧,晚了回去….”王翠芬本来想说回去晚了路上不安全的,看看王小梅那个样子,她不安全?几十岁的女人了,劫色别人也不会劫,劫财,她有吗?

    王小梅就说明天自己还来,她要照顾叶誉,叶誉让她不要上来了,她来也帮不了什么,现在他也没什么大碍,只要不动作大了,根本就没有感觉,和个正常人都没有两样,可王小梅还是说自己要来,那你要来就来吧,叶誉也懒得理他这个妈。

    走了两步王小梅又转过来说,“翠芬,我就说当初你们这个决定错了嘛,叶梓流产了吧,身体不好,保不住孩子,你说当初要是把小军给留下了,不就有儿子了吗?现在好了,小军也回他爸爸那里去了,你就是想让小军给叶梓当儿子也不可能了…..”

    王翠芬就说这个人没什么好心,嘴巴上一定要恶毒一回,都要走了,想起这么个事情说出来堵你的心,王翠芬确实被王小梅恶心到了,她叶梓就是流产了,又不是以后都不能生了。

    这几天叶梓的心情就特别的好,虽然她现在没有孩子,但目前甜甜弥补了这个空缺,她先学着当妈妈,她是甜甜的舅妈,舅妈也是妈,对孩子就越发的好了。

    甜甜本身长相很一般,就说这个孩子有点黑吧。在四川蓉城这样的地方,只要到大街上去逛一逛,那美女简直就是一堆一堆的,个个都精致,皮肤白,还很会打扮自己,像甜甜这样的,要是继续这样长下去,大了之后真的不好说,绝对就是当绿叶的那种。

    “舅妈,你给我涂的这个是什么呀?”叶梓给甜甜涂了一声的美白膏药,孩子你可以长相一般,这是你父母遗传给你的,但是你不能这么黑,俗话说一白遮三丑,叶梓现在就想甜甜白一点,皮肤再嫩一点。

    一个小女孩子的皮肤怎么能是甜甜那种,韩文青也不像那种的,看来是遗传到她爸那边了,也不知道韩甜甜爸到底是个什么样儿女孩子才能长成这样,不好看的长相,还与可爱也不太挂边。

    “哎呀!”白淑娴进卫生间就吓了一条,这是那里钻出来的小黑人,抚着胸口虚着眼睛仔细看才看出来这是甜甜,这是要干什么?除了那个眼睛里面的白眼仁,整个人一团黑,就跟煤球一样,这样真的好吗?

    “吓死我了,叶梓你这是要干什么?”

    叶梓就说自己要给甜甜明白,把白淑娴都个逗笑了,这么点大的孩子你给她美白,就算是美白也不能涂得黑黑的一身吧,这样能美白?美黑还差不多。

    拉着甜甜转了一圈看,样子就太搞笑了,怎么想出来的,这身上都涂的是什么东西呀?

    涂的都是叶梓调的中药,当然全部都是梓香园出品,这样的东西在市面上肯定就找不到的,和白淑娴保证肯定能美白的,美白就是要从孩子抓起,不然等孩子皮肤的颜色都定型了,以后长大了就更加不好弄了,那为什么之前叶梓没有动作呢,那个时候不是对韩文青有意见吗?现在对韩文青也不喜欢,但她喜欢这个孩子,当初就想到做个普通的舅妈就好了,现在想做得更好,甜甜这孩子也贴心。

    白淑娴自己头疼就用的叶梓的膏药,知道叶梓有本事,还有那个脱毛膏,她都看到李秋水送钱来了,多少她没有问,反正觉得肯定都不会少了,想到家里有不少的进项,白淑娴这几天也高兴。

    还别说叶梓这个膏药真是不错,别看黑乎乎的,涂了涂了,过半个小时之后洗了之后甜甜这身上的皮肤还真白了不少,还细滑了些,叶梓就说可能是心里作用吧,见效哪里有那么快,而且这个只是表面的,要做很多次才会真正见到效果,她的膏药是好,但也不是神药。

    叶梓问甜甜怕不怕打针,这个美白呢不但要从外面着手,内里也要一起,那些真的白的人,人家是从皮肤的下层白出来的,白得健康,白得干干净净,白得透,就像她自己一样。

    “还要打针?”白淑娴有点担心,叶梓这个也没有往其他人身上试过,现在往小孩子身上试?就说刚才涂的那个也只是外面涂的,要是有问题还能马上洗掉,可这个要往身体里面注射的,很不放心,要是出什么问题都不知道怎么办。

    为什么要打针呢,人黑是因为这个人的黑色素过多,那不是要打针改变身体上的黑色素吗?要注射进去的药呢她已经在几只小白鼠身上都试过了,没什么问题,而且这是从梓香园处理的药,叶梓很放心,只是不能给白淑娴说而已。

    “那你先给我打。”不是白淑娴要给自己美白,她是真的不放心,在耗子身上实验了有什么用,那万一恰好就那几只耗子命硬怎么办,她都是老太婆一个了,真要出问题了也没事,活了几十年了也不亏。

    叶梓想了想给白淑娴打了一针,为了就是让她放心。反正她这个药是一定没有问题的。

    到第二天早上就搞笑了,白淑娴醒来一看自己身上出了一层黑油,不是很黑那种,估计跟她自己本身不太黑有关系,衣服脏了,床单也脏了,现在她有点相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