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11章 前进一步
    kco?o???s?i1&amp;??w??前进一步\r

    下班的时候叶梓准备回一趟娘家,月子里一直没有回娘家,她妈后半月也没有上门,得回去看看,除了看父母,就是想着叶秋和叶誉的事。\r

    去之前给家里去了个电话,王翠芬正不知道该怎么办呢,还不是叶誉的事情,王翠芬自己做不了主,叶誉脾气又倔强,他就要那样做了,王翠芬管不住,也不知道对不对。\r

    叶荣?叶荣这段时间都不知道忙什么,找你叶誉出院之后这人就没有关心过了,要么有点时间打个电话,催促叶誉去上课,叶誉能去?本来就不想去,还不趁着这个点好好的在家休息,他读书多累,上课的时候瞌睡了都只能趴着睡,哪里像呆在家里可以躺着睡,躺着看小说多舒服。\r

    叶梓觉得这个世界太小了,她的合作伙伴是徐宝宝的妈?徐宝宝把叶誉打到住了院,徐宝宝关起来还没有解决。\r

    “都是熟人,那这个事情就好办了。”李秋水看见叶梓进门的那一刻脑子里面就各种猜测,叶梓和叶家什么关系?一点都不难猜,叶家的女的女儿。\r

    就说叶誉要价太高,一百万这个价格就是哥笑话,难道说叶誉是金子做的?李秋水不能心急怎样想就怎么说,就说这个要求赔偿的金额不合理。\r

    意思就是让叶梓和家里的人沟通一下,她是看出来了叶梓喊妈的那个人做不了主,叶奶奶和叶誉咬死那个价又不放,如果真要耗得话,叶誉不一定就能耗过徐家这边,派出所那边投入也不少,不然为什么拖着不给定罪?哪里有那么多时间让你私下协商?这就是徐家争取的时间。\r

    一百万?叶梓也觉得叶誉这有点不现实,要么就是耍着人家玩的,如果真心玩私下协商的话,按照应该陪的价格再多要一些,多要一倍都行,反正目的就是为了让伤人者不做牢,但。这个定价是不是太高了。\r

    不好说,真不好劝,如果是叶梓自己被打了,那这个人就必须去监狱待着,她不会让人用钱来解决问题,逍遥法外。但这是叶誉的事情,现在叶誉就是要钱,还想要得多。\r

    叶誉的行为很幼稚,仗着徐家不想让徐宝宝坐牢就这样开价,人家是傻的吗?你要多少就给多少?不可能就是你说了算。\r

    “叶梓,这个事情你管不了,不要管!”一旁的叶奶奶看出来了,叶梓和这个女人认识。\r

    “李姐,这个事情还得你们自己商量。”叶梓心里是衡量了一下的,叶誉锁骨断了,那接好了也是没有什么大碍,顶天了要个一两万吧,这还是徐家有钱,要是没钱那种人这钱都多了,榨不出来钱也没有办法。\r

    王翠芬进了厨房,这样的事情她管不了,怎么管都是错,她又不懂,现在又联系不上叶荣,他自己又不上门。叶誉十九岁了,他自己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吧,还有叶奶奶管着呢,跟人家要那么多的钱,王翠芬不太看好。\r

    她今天就该让叶梓不要来,王翠芬是看出来了,叶奶奶看叶梓和那个孩子的妈妈认识,这对叶梓有意见了。\r

    “叶梓,你和我做生意这么久你还不了解我这个人吗?我肯定不能乱说的,你弟弟给的这个价格真的….”\r

    李秋水拿话点叶梓,你不能不管对不对,我们还一起做生意呢,这生意不做了?\r

    叶梓心里就笑了,李秋水是不是觉得她年轻呀?做生意的主动方在她,合同也签得很活,她大不了不和李秋水合作,她能有多大损失?找不到人合作吗?\r

    “一百万一分钱都不能少!”叶奶奶很生气,都说了,这个事情叶梓不能管,这女人听不懂,怎么还找她说,她一个嫁出去的女儿,管什么娘家的事情?具体李秋水和叶梓说的什么叶奶奶也没有听清楚,耳朵不行了,完全靠看口型和猜测,断断续续的听到那个几个眼,她以为叶梓要帮着别人说的。\r

    事情就没有办法谈了,从叶誉出事到现在,时间也不短了,徐宝宝都在监狱里面关了快一个月了,当妈的当爹的不止一次上门来谈,这家人根本就没有谈的诚意,但又不是想让徐宝宝坐牢,完全就是想要钱,一百万拿着想发家致富吗?\r

    李秋水又一次无功而返,她从来都没有这样耐心过,跑多少趟了,她儿子的爸爸说爱孩子吧,结果把事情全部都压她这里来,出钱他同意,价钱就不能超过那个数,一百万他拿得出来,但花这个钱就是不值得,就是自己儿子也不行,徐前进现在的意识就是大不了坐三年牢出来,他的儿子就是坐牢出来也有钱途!\r

    “你就抱着你的钱吧!说得轻巧,坐牢三年出来那还是我们的儿子?你知道在监狱里面会发生什么事情?”李秋水很久没有哭过了,这次对着电话向着徐前进哭。\r

    “说我抱着钱,你不要说一百万你拿不出来,你都说是我们的儿子的,那儿子不是我一个人生的,你拿得出来你拿吧!”徐前进挂了电话,他现在都不去看徐宝宝,不是放弃这个儿子了,是现在去看有什么用,只会让自己心里更乱。\r

    李秋水没有办法拿着电话哭,哭完了自己回家。\r

    “没去上课?”叶梓问叶誉,出院都多久了,一个学生不去学校,你是起不来了呢还是怎么的,眼看着就要高考了,这是对自己么有信心?还是不准备上大学了?只要叶誉能考上大学,叶梓敢说她爸就一定会让叶誉上,读书的钱不存在问题。\r

    “我这个样子上什么课?”叶誉反问叶梓,他现在这种状况不可能再回去上课,去干什么,让学校的同学去笑话他不成?他被徐宝宝打了,当那么多人的面打了,多丢人!反正他考上大学的几率就是个零蛋,他要是都能上大学,叫别人那些努力学习的人怎么想,他自己都想不通。\r

    王翠芬赶紧从厨房出来把叶梓拉走,拉到厨房里面去。\r

    “说不通的,他实在不想读书我们也没有办法,现在就是掉那一百万里面去了,出不来。”她就等着看,什么时候人家给他拿一百万。\r

    问叶秋最近怎么样?每次来叶秋都不在家,要么就是在上班吗,要么就是还没有回来,没回来肯定就是去了江家成那边,一个女孩子这样真的好吗?王翠芬完全管不住,叶建国一天到晚的忙着那个面馆也没有时间,叶秋现在这个状况,就是给他时间他也管不了,谁的话都听不进去。\r

    “那个江家成多久没有上门来了?”\r

    说起这个王翠芬都不想说,上什么门,多久之前来过一次都不记得了,所以说王翠芬怎么更喜欢韩啸一些,她就不相信江家成能比韩啸忙,韩啸那么忙还能抽空上门来看看。就说现在叶秋的意思要早点结婚,都说到结婚了,男方那边一点反应都没有,门都不登,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叶秋单方面的想早点结婚吧?\r

    “没有办法了,叶秋那个心都飞那边去了,估计两个人都……”\r

    姑娘都跟人睡了还有什么办法,现在父母说后悔有什么用,悔不当初,那当初你们干什么去了?她要死要活的要和人在一起的时候,你们就不该心软,有本事你就死给我看,死不了我们就不同意你们在一起,父母都是为你好的,怎么可能害你?\r

    王翠芬东说西说,还知道分寸,没有把叶秋要嫁妆的事情说出来,真要现在出嫁,家里能拿出来的置办嫁妆的钱不多,一说出来不就等于是喊叶梓还钱吗?刚借出去,现在要回来?都是自己的女儿,她谁也不偏。\r

    叶梓多少就明白了,还是那个样子,叶秋和江家成订婚这么久根本就没有抓住人的心,全部都是她单方面的,叶梓很担心,这样下去,结婚了真的能幸福吗?子女的不幸福完全就会影响父母的幸福。\r

    “要走呀?吃了饭再走吧?”王翠芬留叶梓吃饭。\r

    “不了,没有和韩啸妈说,家里都煮饭了。”叶梓一点都不饿,中午的时候吃得有点多,还是有营养的东西,这段时间都长肉了,她不会去刻意控制自己的体重,该怎么样就怎样,一切都是为了身体好,为了生孩子。\r

    白国庆和李静两个还在车里面僵持着,天都快黑了。\r

    开始是热,天快黑了,气温下降就开始冷,又加上一天都没有吃饭,白国庆和饿,身体没有能量供应,眼睛有点发花,体温也有点跟不上。\r

    “为什么就非我不可呢?”李静很口干,说了一个下午,这个人就是说不通,不放她走,也不放过他自己,明明就很饿了。\r

    白国庆翻白眼,这个问题还要他来回答,李静你不知道吗?为什么非你不可,你是我儿子的妈,我爱你,我想一家三口在一起,不想说出来,你自己去想吧。\r

    死皮赖脸也好,反正就是要个答案,那个答案还得只能是他给出来的答案,拒绝的话就不要说了,不说好就不让你下车。\r

    白国庆的电话响起来,看了一眼,是他妈打来的,接起来说自己现在有点忙,可能晚些回去,也可能不回去了,他已经有几天没有回家了,为了多姜瑶。\r

    姜瑶就是在国庆家,下班就去,不管国庆父母怎么看她,现在表现出来的就完全是个贤妻良母的样子,做饭洗衣服打扫屋子,不怕脏,不怕累,完了之后自己就住白国庆家里等他。\r

    赶不走,她就睡沙发,这让国庆妈说什么好呢?当初要做那样的事情出来,都对国庆动刀子了,她真的不敢拿儿子的生命来赌一把,愿意做你就做,她当没有看见。\r

    就当是个保姆吧,免费的她可不敢想,拿钱给姜瑶,当高级保姆的价格。\r

    “妈,你这是什么意思?”看着国庆妈手里的钱,姜瑶没接,不太明白她的意思。\r

    “外面请一般的保姆可不是这个价,你天天来家里做这些事情,我多给你一些。”硬要把钱塞给姜瑶,你做了活,那就该拿钱,都给一些,我白家不欠你的。\r

    还不明白吗?做再多都是无用功,他们是不会了领情的。\r

    姜瑶气得要死,她就差你几百块钱了?要不是为了白国庆,她来这里?深吸一口气说自己来做这些不是为了钱,要赚钱也不是当保姆是不是,她一个大学生当保姆,国庆妈也想得出来,这样埋汰她,可这口气她必须得忍下去,等她挽回白国庆的心再说。\r

    不要?国庆妈又收了回去,现在不要,早晚你都得要,耗着就耗着,看谁的青春耗不起,反正她知道现在她家国庆就是非李静不结婚了,早晚都要和李静结婚的,到时候两个人一登记,现在姜瑶做的这些完全就是笑话。\r

    闹?她一个老婆婆儿,她还怕姜瑶闹?闹得还少?静观其变。\r

    “真要结婚?”李静艰难的说,一个下午都没有喝水,整个人都从里面干到外面了,嘴唇都翻皮了。\r

    作为一个女人,一个开服装店跟时尚沾边女人,李静稍微有那么点担心自己的美,特别还是在说和自己结婚,而自己又爱着的男人面前。嘴上说着国庆我们做朋友吧,心里很难受,分手后哪里还能做朋友,说做朋友的话就是为了儿子。\r

    现在国庆非要和她结婚,她不是不想,很想,十分想,想两个人一起慢慢变老,想一辈子就这样幸福下去,不想考虑其他人,真的可以吗?她已经是做了妈妈的人,真的可以再随心一回吗?能再相信白国庆一次吗?\r

    白国庆点点头,觉得希望来了。\r

    “给我点时间想想成不?”\r

    又是时间,时间是个什么东西,总是阻挡着他的爱情继续前进,可白国庆又不得不等,只要没有否定就行,这次李静没有拒绝,这也算是个好的开始,继续把人关车里?他舍不得的,他自己都饿,何况是李静。\r

    不想把李静饿晕,更不想把自己饿晕在李静面前,他之前那样做都是逼不得已的,谁叫李静逼他来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