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10章 中心思想就是结婚
    e@$????[!_`]0???中心思想就是结婚\r

    叶梓回去上班,肯定不能马上直接就去手术室,还得是从门诊开始,主任让她调整一下,都理解她,刚流产了,上手术台给别人剖腹,天天都看见别人生白白胖胖的娃儿,能受得了?\r

    星期一看诊的人不是很多,不太累。\r

    中午的时候韩啸给她去了一个电话问她要不要一起吃饭,或者他给叶梓送去。\r

    叶梓说不用了,韩啸本身自己也忙,来回的跑累不说,还耽误时间,说自己吃医院食堂就好,反正食堂里面什么都有,吃得也不错,结果电话还没挂,白淑娴就来了,手里提着保温桶,说是给叶梓炖了一只乌鸡,让叶梓接着补。\r

    听到乌鸡叶梓头都大了,这一个月都吃都吃那个乌鸡,真的很腻,但又不能说不吃,韩啸妈都送医院来了,转了一次公交车,差不多坐一个小时才送过来的,叶梓能说不吃?多让人伤心?吃吧,她自己又恼火。\r

    搞不懂韩啸妈怎么就突然对她越来越好了,都超过她自己的妈了,都出月子了,到医院上班还给送鸡汤。\r

    “妈看着你吃,你吃完,妈把保温桶给带回去。”白淑娴对着叶梓和颜悦色,现在她想通了,叶梓这么好的儿媳妇一定要对她好,她以后就得靠儿媳妇了,她那两个女儿肯定都靠不上。儿媳妇呢,不是她生的也不是她养的,那要想儿媳妇以后对你好,那你还不得对儿媳妇好呀,把叶梓当自己女儿看,这样做起来就方便多了。\r

    “妈,你还没有吃饭吧,要不要一起吃?”\r

    因为想开了,所以就听得进去关心的话,看看叶梓就跟韩文青不同,自己吃还能想到她,换了韩文青试试看,吃的时候哪里还记得她这个妈?\r

    “你吃,你吃,我一会儿回去就吃了,在家里就煮个饭也没有做其他的事情现在都不饿的。”\r

    叶梓就说不能自己吃让白淑娴看着,白淑娴想想也是,这是医院,叶梓这么多的同事,那就说自己要不先回去,保温桶叶梓下午下班给带回来就成,但叶梓一定要把里面的都吃完,叶梓答应了她才放心走。\r

    等白淑娴走了,同事们都羡慕叶梓有个这样好的婆子妈,中午还给送饭,叶梓只有笑笑,这种好对她来说是负担呀,那么大个保温桶怎么吃得完?倒肯定是不会倒的,韩啸妈炖了一上午你倒了,这是个什么行为,吃吧又真的吃不完,看着保温桶有点发愁。\r

    “你还愁呢?哎,叶梓你就是命好,有的人想吃还吃不到呢?”一旁坐着吃饭的护士桃子护士说道。\r

    “怎么了?”叶梓不解。\r

    还不是叶梓流产前的那个小产妇的事情,说起来就有点惨,谁都没有想到呀,一个花儿一样的姑娘,配了一个老男人,按理说老男人应该珍惜吧,一开始就不是,这个大家都看出来了,可后面做的事情就人太不是个东西了,他居然跑路了,把小产妇和孩子留在医院,医院里面的账都没有结就跑了,人家为你生了儿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是不是,看着还那么喜欢孩子,最后你不管了。\r

    “找不到人?”听到这里叶梓就很诧异,怎么就跑了呢,当时看着那个老男人可是很爱自己儿子的也,都巴不得二十四小时抱着,跟掌上明珠一样看顾着,女人不要,儿子也不要了?叶梓没有搞懂。\r

    不光叶梓没有搞懂,其他的人都搞不懂,既然是你不要孩子,当初就不该让人给你生是不是,才那么点大一个姑娘,生了孩子,她自己怎么养活?也不知道家里父母会怎么对她,不会赶出去吧,有的父母真的就会这样做,觉得丢人了呗。\r

    到哪里去找人?可悲之人也可气,问姑娘你知道那老男人的联系方式或者家庭住址吗?一问什么都不知道,之前就是他给她租的房子,上个月都到期了,这个月的房租都没有交,不交房租都不敢回家吧,回去房东也不能让她进去是不是?\r

    医院这边没有办法,没钱还能逼着你给?原本就该出院了,你没钱结账,院长发话给免了,可那姑娘自己不愿意出院,可能是害怕外面的世界了吧,在医院还有大家的同情和照顾,多多少少大家还给捐点钱捐点有什么的,可能就是因为这样,她不愿意出院,出院也不知道去哪里。\r

    医院几次找人劝她走,她都不走,说是要在医院等她男人,她那个都能喊爹的男人,关键是人家都是没有露面,大家都怀疑这个男人给姑娘的名字都是假的,人海茫茫,你找都找不到,你还等?\r

    可你呆在医院?医院不是你租的房子,医院也不是慈善机构,姑娘你得自己坚强起来对不对?\r

    “不会现在还在医院吧?”叶梓就想都这么长时间了,医院让住?如果真还在,那她这个鸡汤分些给她也算是帮对人了。\r

    “怎么可能还在医院,早走了,就是走之前还发生了点事情,不太好。”\r

    老男人遁了也就算了,还钻出来一个老男人的老婆,怎么找到医院来的不清楚,反正就是来了直接就冲姑娘去了,话都没有说,啪啪啪,十几个耳光打过去,姑娘脸都肿了,还没有搞清楚是什么状况,要不医院里面的工作人员拉得快,估计小姑娘还有得挨打。\r

    事情闹得就大了,据说是老男人的那个老婆在医院里面闹得不可开交,一点道理都不讲,还要去抱孩子,那样子不像是要养孩子,就怕她一冲动把孩子给往地上扔,刚出生才几天的孩子,一扔还能有活的,大家阻止着没有让她靠近。\r

    “骂的太难听了,骂贱货,卖b的,小****,哎哟,总之那些话一般人都不能说出口,当然被骂的人听了更加的受不了。”\r

    小姑娘也是个不争气的,只抱着孩子哭,说自己不知道老男人有老婆了。\r

    人家爱老男人不但有老婆,还有孩子,最小的孩子都比她大,三个女儿,那天都来了,帮她妈一起收拾小姑娘。\r

    叫大家怎么去同情她,你什么都不知道你跟人睡了,睡了也就算了,婚都没有结,你生孩子?这胆子得多大,真不知道她父母是怎么养出她这样来的。\r

    医院这边更不可能找老男人老婆来结账,都要翻天了,为了还医院一个宁静,不管是不是真的赖账,还是真的没钱,院长让是赶紧把人打发走,该做的医院都做了,还想怎样?医院总不能帮你养孩子到十八岁吧。\r

    “所以说生孩子的时候就要想清楚,你到底能不能给他一个美好的未来,要是你连你自己都养活不了,那还是算了,害人害己。”\r

    叶梓所有所思,她和韩啸现在有能力呀,就是上天不给机会,想到这里又伤感起来。\r

    桃子看叶梓那个样子就明白了,都怪自己话多,她就是个爱说八卦的女人,这辈子都可能改不了了,成习惯了,笑着和叶梓说叫她不要多想。\r

    最后反正那个小姑娘还是带着孩子出院了,医院都不收你费了,死皮赖脸的住着?等不起,孩子要吃,大人也要吃,光靠别人的那点同情救济有什么用,可能是去找家里人了吧,她这个样子不找自己家里的人根本就没有办法生活。\r

    “哎哟,叶梓,你说那姑娘出去不会把孩子给扔了吧?”桃子护士想起来有点大惊小怪。\r

    “好了,好了。”叶梓不想听下去了,终究是别人的事情,听着这样的事情也揪心,她同情那个姑娘,但这样的人真的同情不完,她不可能因为自己同情那个姑娘就去找到那个姑娘给她帮助,这样的不现实,帮不了,从桃子护士的描述中就知道,她沉迷于她的老男人,出去估计还得找他去。\r

    别说找不到,老男人的老婆都能找到那小姑娘,顺着老男人的老婆,她不能找到老男人。\r

    说不知道老男人结婚了?\r

    真不知道?\r

    真就那么笨?\r

    **\r

    白国庆和李静就僵持在马路边,只是现在白国庆把车开进了马路边的车位里面。别说中午饭了,白国庆早饭都没有吃,饿不饿?气都气饱了,还吃什么吃,干脆两个人饿死在车上算了,然后蓉城晚报上写,一对情侣双双绝食殉情在车内,被发现的时候身体已经发臭腐烂等等。\r

    反正就是李静不跟他好了,那大家都不要好了,烂死在这里算了。\r

    咕噜咕噜,不知道是谁的肚子先发出了抗议,这个时候没人会笑,想的就是要饿死做算。\r

    来吧,有句话不是说爱情饮水饱吗?喝水都能饱,那空气呢,吸点空气把自己当成植物光合作用行不行?\r

    “国庆?”\r

    李静哀求,她不是为了自己,她很明白自己现在就是放不下白国庆,刚才肚子叫的就是白国庆,这人没吃早饭吧,脸色有点苍白,在阳光的照射下有点病态,变态的人病态的脸,李静怕他一会儿低血糖晕在车里面。\r

    汽车里面的温度在升高,空气也很闷。\r

    “我说了,既然你睡了我,那就得负责,没那么便宜让你白白的睡了!”\r

    谁说只有女人才会赖上男人的,男人也是一样的,白国庆就说是李静趁他喝醉了,**了他,他也不知道现在的法律判不判女人强奸罪,反正就那样说了,今天就要个说法,要么你把我人带走,咱们结婚;要么我给你走,还是我娶你;什么都不答应也行,那就同年同月同日死好了,黄泉路上他们两个继续纠缠。\r

    李静有点哑口无言,她**白国庆?昨天晚上他那个状态说他喝醉了?现在回想起来这人就是故意设圈套,骗她的吧,糟糕的就是她还真的信了,自己跑去献身了,能怪得了谁,现在人家反过来说她主动的,她没办法说自己没有主动,她昨天晚上也很爽,但负责?\r

    婚姻?这个词语一直都对李静有点遥远,她不是没有想过,可是她和白国庆真的能回得去吗?夹在中间的姜瑶,还有双方的父母,唯一的联系就是两个人还有个孩子,就算他们两个相爱,但结婚真的是两个家庭的事情,李静没办法不想得多一点,她已经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子了,要生活一辈子的,不慎重不行。\r

    要么婚,要么死。\r

    “父母怎么办?你不要告诉我你妈接受我了?”李静不会相信的,就算表面上看着国庆妈就是接她了,内心呢?之前以死相逼,现在能这么轻易的就接受?为了孙子委曲求全?就这样的,就算他们两个不顾一切的在一起了,长不了,这个可以预见。\r

    “我们可以不住在一起,我买了房子,咱们搬出去住,就我们一家三口。”白国庆和李静保证,他妈现在在他的婚姻中起不了决定性的作用,他尊重他妈,他妈现在也尊重他的选择。\r

    “那我的父母呢?”\r

    这是一个问题,李静的父母对白国庆现在意见也很大,甚至都不愿意李静接白国庆的电话,他们的女儿又不是嫁不出去了,这些年没有嫁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而已,确实,就李静现在这个条件,要找个未婚的男人都容易,大不了男人的能力差点,李静自己能挣钱就行。\r

    午后的太阳确实有点大,车子里面很热很闷。李静把针织衫脱了,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衣,衬衣上面两个扣子没有扣,锁骨上还有昨天晚上白国庆留下的痕迹,太激烈了。\r

    “我不管,反正现在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说不要脸也好,这年头你要脸就没有老婆,还是要老婆不要脸吧,就等李静一句话,他什么都愿意做。\r

    “如果你答应和我结婚,那这个车就是咱们两个的婚车,如果你又要弃我而去,也行,这车就是咱们的棺材,我和你一起死,开水里去淹死,还是开高速路上去撞死,反正你选。”\r

    能活着谁愿意去死,那怕是活着苟且偷生都要活,死个什么劲儿,但现在问题就是李静不确定两个人在一起后能不能幸福,她害怕了,继续劝说白国庆。\r

    说不通,不管李静怎么说,说来说去白国庆就是那几句,最后的中心思想就是结婚,结婚还是结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