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09章 谁对谁是真爱
    韩啸是看着白国庆被李静接走的,那他就放心了,没有立马回去,又坐了一会儿,甚至都没有喝酒,他心里烦,但他不会这个时候戒酒消愁,家里还有老婆等着呢,他喝醉了回去?

    看着叶荣的老婆高希希在江家成的怀里笑得花枝乱颤,这两个人也太那个啥了,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你两个又不是找不到的人?就非得内部消化?要么离婚你们两个在一起,要么就回家好好过日子,韩啸觉得就该这样。

    韩啸不是个管闲事的人,起身走人,他从来都和这样的灯红酒绿不协调,他自己认为的。

    “帅哥,不喝一杯就走?”一个美女上前按住韩啸的手,她观察这个男人很久了,长相一般,但眉宇间的硬气挡都挡不住,最主要的是她看见他那个路虎的车钥匙了,能开路虎的男人她喜欢。

    韩啸很快就把自己的手拿开,对女人笑着说自己还有事要先走了,算是给了女人一个面子,其实他可以不给面子的,但对方是女人,看上他的女人,某方面来讲人家也没有错,呵呵,他还算是有魅力吧,这想法很快就闪了过去,他不是个花心的男人。

    “我今晚上一个人。”美女可不管韩啸有事没事,这话说得就很具有暗示性,凭着她的长相,她现在很自信,今天晚上跟她搭讪的男人很多,她都没有看上,就看上这个,是她喜欢的,还会玩欲情故纵?

    那我直接给你挑开成不成?我愿意和你睡,你愿意吗帅哥?

    “对不起,真有事。”

    女人不太高兴,拒绝一次也就够了,连着两次,都说今晚没人了,可她拦不住人,得不到就有点想毁了这人,上一秒你是我的菜,我想吃你,下一秒你是我的毒药,我要把你倒掉,就是这样的。

    “你是同性恋吧?”

    她说韩啸是同性恋?这声音是故意的吧,酒吧里面小范围的人都听见了,盯着韩啸看,有不相信的,也有相信的,这男人这个魁梧是个同性恋,肯定不是受,一定是攻吧?有人就小声的上一轮起来。

    韩啸不会和女人计较,让她说好了,自己还是准备走,又不是她说他是什么,他韩啸就是什么。

    因为大家的目光,江家成和高希希都看了过去,愣了,熟人!

    高希希赶紧和江家成拉开距离,装着自己在喝酒的样子,她哪里会想到在这样的地方会遇到叶荣堂妹的老公。

    江家成倒是无所谓,很挑衅的看着韩啸,他来这样的地方,刚才那个美女又是怎么回事,和人家闹翻了吧,呵呵,他以为韩啸和叶梓的感情已经好到天上去了呢,结果人还不是和他一样。

    就说嘛,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不偷腥的猫儿。

    韩啸快速的离开,不是怕了谁,就是不想呆在这里。

    打开车门,上车,拿了一直都放在车上的烟,想给自己点一根,想了想又放了回去,他抽烟回去的话叶梓一定能闻得到,还有刚才在酒吧里面裹了一身的酒气,他自己闻了闻,不但有酒味儿,还有香水儿味,可能是刚才那个女人的,刚才就她靠近了自己,不太喜欢这样的味道,还是喜欢自己老婆身上的味儿。

    回去的时候叶梓还没有睡,韩啸以为她会先睡觉。明天叶梓又要开始上班,都在家里休假一个月了,如果再不去,医院那边也不好说,不是说医院缺人不缺人的问题,在那个位置你不就工作,不为医院做贡献,那你大可以把位置让给别人,那是编制,医院也有规定的,如果每个人都这样随便,那医院也不要开了。

    “以后晚上晚了就不要等我回来,你自己先睡,刚才和国庆在一起,因为他和李静的事情,现在他有点郁闷。”说道这里韩啸勾起嘴角想笑,不知道现在国庆那边是个什么情况,别被人家李静扔大路上就成,不过白国庆装得还挺像。

    叶梓起床给韩啸准备换洗的衣服,她已经习惯了等韩啸回来一起睡,如果韩啸没有回来,她就是关了灯,躺着床上也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的。

    按理说现在这个季节,还没有开始热起来,正是睡觉的时候。

    “让我自己来吧,你明天还要上班。”

    韩啸喜欢叶梓帮他准备,这种感觉很好,他能感受到叶梓在做那样的事情的时候对他的爱,生活嘛,一旦你结婚了,爱情就从油盐酱醋茶里面出来,要去慢不慢你的发现,仔细的体会,然后你就会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幸福。

    叶梓手上动作没有停,她明天是要上班,但也不差这几分钟时间,这段时间韩啸都很忙,两个人见面的时间不多,就晚上这点时间怎么够,叶梓就是控制不住的要去想他,这点叶梓和其他的女人一样,时时刻刻都惦念着自己老公的。

    “那个叶秋这段时间还好吧?”犹豫着韩啸还是问了出来。

    姐夫关心小姨子?

    叶梓诧异的看着韩啸,她和韩啸结婚以来就没有听韩啸过问过叶秋的事情,就是那个时候叶秋非要和江家成在一起,韩啸都没有问。因为江家成喜欢她的缘故,韩啸都不怎么和江家成说话的,现在来问叶秋,怎么就突然问叶秋的事情的?

    韩啸不是个太会去关注别人事情的人。

    “叶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叶梓不得不怀疑,叶秋这几年的性格越发的古怪,特别是和江家成在一起后,总是有的无的要刺一下叶梓,她这个姐姐现在在她面前好像也没什么分量,说的话她不会听,叶秋只有她所谓的爱情,可江家成不爱她,单方面的付出长久的得不到回报造成现在的叶秋?

    “没事就是问问,她不是实习期快到了吗?突然想到她转正的事情。”韩啸还是没有说出今天晚上自己看到的,就是觉得现在这个时候不应该去说,而且当时的江家成也看尽他了,好像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就那么有恃无恐,还是说嘉江家成本身就不怕他说?

    “听妈说转正的事情已经定了下来,叶秋有早点结婚的意思。”后面那句叶梓说得很小心,不去提江家成,江家成怎么回事他们都知道,都能看出来江家成对叶秋不怎么上心,都是叶秋自己一边倒,这就注定了叶秋和江家成在一起不会幸福,可叶梓管不住她,她自己觉得幸福。

    韩啸皱了一下眉头,很快又收了回去。

    结婚?男人在婚前都不稀罕你,指望婚后?韩啸自己也是男人,他自认为自己是个好男人,至少对叶梓是完全忠诚的,不会在外面去多看一看那个女人,再漂亮都不看。江家成不行,他都看见他和其他女人了,人家一点反应都没有,还好像做错的那个人是他韩啸一样,是不是他就不该去看?

    “真就那么喜欢江家成?”

    “可能吧。”

    把衣服递给韩啸,让她赶紧进去洗澡,都快十二点了。

    ~~

    白国庆昨天晚上很累,因为想表现,所以太卖力,当然也是为了满足自己,不管是心里上还是生理上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这种感觉很奇妙,和自己喜欢的人,爱的人在一起做这样的事情有点乐此不疲,换了人就不行。

    睡了一觉醒来,李静已经不在自己身边,并没有着急,难道她还能再跑一次不成?她的身体都给他了,这还不能说明她是爱他的吗?有人说女人的心就是跟着身体走的,男人的身体是跟着心走的。

    看了看时间,都快中午了,也许李静去店上了,不愿意和他一起醒来?难道是害羞了?

    白国庆笑了。

    起床,中午打算和李静一起吃个饭,两个人聊聊未来的生活,什么时候扯结婚证,要不让李静先搬到他家去和他住一起?还有他儿子。要是李静因为******原因觉得不方便的话,两个人重新买个房子搬出去住也行,一个月去看几次双方的父母这样也挺好的,反正现在白国庆的意思就是去全部都看李静的。

    很开心,心情很好,好到什么程度呢,自己刷牙的时候都能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笑出来,觉得自己怎么就那么帅呢?又对着镜子秀了秀自己的胸大肌,昨天晚上就全靠这了,体力还跟得上,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

    准备穿衣服的时候发现问题了,没有换洗的衣服,还是昨天那一身,不行的。

    钱是个好东西,特别是你想消费的时候,白国庆不会亏待自己,开着车到品牌男装店给自己弄了一身,很满意。

    今天就算是他和李静两个人新开始的第一天,一切都是新的,开车都要哼两句才行,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

    路过花店打时候给李静买了一束红玫瑰,那种还带着水珠的红玫瑰,不管是露水还是店老板撒的自来水,看着鲜艳欲滴,这代表他的心,一路芬芳,奔着李静店里面去。

    李静果然就在店里面。

    白国庆站在外面看了一会儿,怎么看怎么喜欢,她的动作,她说话的样子,都是他所喜欢的,看她没什么忙的了,白国庆才捧着花进店里去,两个店员照样看着白国庆笑,白国庆也笑,对着李静,笑得贱贱的。

    “送给我的女神!”

    李静没有动手去接,让白国庆放他车上,自己跟着白国庆出了店,说是中午一起吃个饭吧,白国庆正有此意。

    给李静开了前面的车门,李静坐了进去。

    白国庆也坐了进去,动手去帮李静系安全带,李静自己忘记了。头发碰到李静的脸,鼻子里都是熟悉的味道,昨天晚上她抱着白国庆头,双手插进他头发的时候那种味道,一下子就回忆了起来,有点热。

    系好安全带起身在李静的脸上亲了一下,觉得很香。

    白国庆发动车子,一个手握方向盘,一只手抓着李静的手,软软的,他的心都要融化了,牵了手的手,这一辈子一定要一起走,再也不放开,不离不弃,白头到老。

    李静不去上看白国庆,脸转向一边,表情有点伤感。

    “国庆,我有话对你说。”李静本来想等到饭后再说的,她也不想白国庆因为他的话吃不下饭,但她确实有点忍不住了,心里难受,怕一会儿自己就哭出来了。

    “你说。”白国庆开车看着前面,这个时候反正李静说什么他都答应,只要不是那种根本办不了的事,他都答应,就是这么喜欢。

    把李静的手拿到自己嘴边吻了一下,舍不得,时时刻刻都想肌肤相亲。

    “娃儿妈,你想说什么?”没感觉车内的气氛有点不对。

    深吸一口气,李静想该来的总要来,该说的总要说。

    “国庆,我觉得我们还是做朋友比较好,对你对我,对双方父母都好。”

    白国庆以为自己耳朵出问题了,李静说他们做朋友?下意识的握紧了李静的手,方向盘一打,急刹车靠边。

    “李静,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次!”

    “我说…….”

    白国庆很愤怒,他的好心情一下子就没了,他现在就想咬死李静,这个时候说什么糊涂话,他像是想和她做朋友的人吗?朋友能滚到床上去吗?他哪里不好了,他现在就他妈妈的是一个高富帅,信不信他站大街上都能有女人朝他扑过去?可李静却不稀罕他,把他当成什么了?

    一股血腥的味道弥漫开来,白国庆真咬了李静,是他对她太好了,一个不长记性的女人!他要是个吸血鬼他就把她的血给吸干,这样两个人的血永生永世都能混合在一起,用不分离,******他舍不得,吸干了人就死了。

    李静推着白国庆,这人现在就跟疯了的狗一样,咬了她的舌头,咬了她的上嘴唇,还咬她的脖子,痛,哪里都痛,一路向下,她有点不敢相信,这是大马路上,你停车做爱?

    “国庆别这样,你冷静下来听我说。”李静有点慌,这样的地方两个人在车里激情,演***给别人看?

    直到李静哭了,白国庆才放手。

    “叫我怎么冷静,你把我给睡了,不准备负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