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08章 韩啸的坏主意
    李静接到白国庆的电话,却不是白国庆的声音,说是在空瓶子酒吧里面有个男人喝醉了,拿了钱让他帮忙打这个电话,嘴里一直叫着李静的名字,不知道接电话的人是不是李静。

    “我是李静。”

    李静出门不得不和她妈说,她带着孩子睡觉,如果儿子醒了没看见妈妈肯定要哭,但她又不得不去,自己给自己说的是怎么也是孩子爸爸,能帮的就帮吧,而且今天晚上国庆喝醉可能跟自己也有关。

    “我还要这样多久呀?”白国庆对着不远处的韩啸比口型,帮忙打电话的那个酒保真是笨死了,叫你帮忙打电话叫人来接,你不问人家来不来接?现在白国庆不确定李静来不来,要来什么时候来?要是不来的话,他在哪里趴着不是白趴着了?趴着也很累的,他又不是真的喝醉了。

    韩啸叫白国庆耐心点,说不定李静马上就出现在门口了。他一直帮他盯着门口呢,只要人一出现他就给白国庆比一个胜利的手势。

    在还没有盯来里李静的时候倒看见了熟人,未来的妹夫,来这样的地方也正常,毕竟是做生意的人,他和国庆都能来,别人怎么不能来,关键是他旁边还有个女人,那个女人不是小姨子叶秋,还是熟人,这熟人都聚在一起了?那个女人是高希希,叶荣老婆,一看两个人关系就不一般,高希希挽着江家成的手臂,靠得还很近,有奸情?

    有些事情不好说也不方便去议论,韩啸听叶梓说当年是这个高希希追的叶荣,女追男的话肯定就是女人更加瞎换男人一些,可现在又是什么情况?两个人成双入对的来这样的地方,喝酒还是调情?

    江家成没有看见韩啸,高希希也没有看见韩啸,酒吧里面的灯光一向不明亮,这样的地方不瞪大了眼睛去看,一个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你能全部都当成美女看,要真的拉一个回去睡,也不要等到天亮再走,不然醒过来会后悔的。

    高希希这样私下里约江家成也不是一次两次,两个人都轻车熟路了,就是没有越轨,就是互相安慰一下,真是纯洁的聊天,当然也聊男女之事,不都是空虚寂寞吗?高希希觉得叶荣跟不上时代,土气。江家成觉得叶秋这个女人也是无趣,一点共同语言都没有,还太过于依赖他,好像没有他就不行了一样,他就见不得这样的女人,但两个人又确实订婚了,日子很乏味儿,不敢去想两个人真的要结婚了,这日子怎么过下去。

    像叶秋那样的女人,长得好看,但就是不洋气,看着就像是土里的红薯花一样。又想做贤妻良母,煮饭都不会,炒的菜一点都不好吃,和江家成的妈妈关系也不好,应该说是不能讨婆子妈的欢心,这也就算了,世间上婆媳关系本来就难。那她自己的工作应该搞好吧,这次为了给她转正真的是又出钱又出力,还花了关系才搞定,你说她怎么就那么不争气呢,医院那边反馈回来的信息就是叶秋上班根本就不在线上,要不是关系够硬,他就是花钱都不行。

    “你说我这个老婆还不如他弟弟重要,可笑不可笑?”高希希这次又和叶荣吵架了,两个人现在关起门里吵架,高希希的父母也不管了,她爸这段时间有点自顾不暇,据消息说上面很快就会有人来查,他本来就不干净,经不起别人的查,一查他肯定要翻船,现在就是说在走关系,看看能不能躲过去,能躲过去又不丢职位那就最好了,要是不能躲过去,就只能牺牲自己幸福全家了。

    “弟弟毕竟是有血缘关系的人。”江家成没有完全站在高希希那边说,也没有说高希希认为的就不对,人就是这样,总是觉得自己才是最重要的,那你站在别人的位置想过这个问题没有,你重要在哪里?让人家在亲缘关系和你之前做出选择?这本身就没办法的选择。

    如果你爱这个男人,那你就该跟上他的步伐,跟他站在一起,他帮他弟弟,作为嫂子的你是不是也该帮?根本就不会去纠结谁重要不重要的问题。

    既然你不爱这个男人,你还想他全心全意为你?

    江家成笑笑,喝他的酒。

    “那他就和他的弟弟过一辈子去,我看我和他那样的人也走不到最后。”

    ~~

    李静对酒吧的影响不太好,高中那个时候混日子跟着那个人就经常来这样的地方,当初因为自己能经常来这样的地方还觉得骄傲,后来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人渐渐的懂事了,出来吃了不少的苦,现在再来这样的地方,内心有点煎熬。

    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白国庆就在里面,哪里喝酒不好,来酒吧这样龙蛇混杂的地方?

    再犹豫也要进去,里面是她孩子的爸爸,都不知道醉成什么样子了,还要叫别人给她打电话,希望她进去的时候这个人不要是****的,以前她见过这样的事情,有些人就喜欢恶作剧,把那些喝醉的人衣服脱光了扔了,男人还好,女人就惨了。

    李静的穿着空瓶子有点格格不入,与她擦身的那些美女一个个跟西游记里面的蜘蛛精一样,而她却是一副良家妇女的打扮,休闲裤配针织衫,放眼望去里面的女人就她一个人穿这么多。

    看在别人眼里李静就像是来这里找老公回家的,不少人盯着她看,就等着看热闹,看她会不会从哪个女人身边拽一个男人回去,不过都来这里来找女人的男人,是你能拽得回去的?

    白国庆看韩啸给他比了手势,知道人进来了,趴在那里很认真的装醉,手在桌子上还故意碰着杯子。

    “国庆?”李静摇着白国庆,想让他自己起来走。

    原来是来接醉鬼回家的,大家瞬间就没有了兴趣,又继续着自己的花天酒地,再没有人去看李静这边。

    “嗯?李静?怎么可能,李静怎么可能来这个地方,肯定是我眼睛花了。”装得还挺像,白国庆眼神迷离,说不相信来人是李静,又使劲儿的抓着人家的手不放。

    、手被白国庆抓着,李静有点不好操作,用另一只手去拽白国庆,还好这个人醉得不是一滩烂泥,不然她还真的没有办法把人给拽起来,反正也喝得确实不少吧,不然怎么都站不稳,只能靠在她身上,勉强能站稳。

    “能不能自己走?”这话就是白问,白国庆能自己走还找他来干什么?

    白国庆现在可享受着呢,很久都没有和李静这样亲近了哦,嗅着李静脖子上的味道,他觉得安心,还有点醉了,伸手扶住李静的腰,李静这个时候也扶着他的腰,他的另一只手搭在李静的肩膀上,好舒服呀。

    “好好的走路,你这样我就没法把你弄回去了,太重了,我很累。”

    太重了?好吧,白国庆又悄悄的松一点,自己给点力。

    “你开车来了吗?我是没办法开的,要不就扔在这里明天你自己来开?”没指望白国庆能回答,李静也就是自己嘀咕,又伸手去招出租车过来,像酒吧这样的地方外面总是随时停着出租车,晚上这个点就酒吧的人打车的比较多。

    “送你回家吧。”李静还是自己说。

    白国庆哪里能让李静把自己送回家,要真回家的话,那他就今天就白装醉了,说他卑鄙也好,说他下流也好,他现在就是要再一次得到李静的身体,让这个女人面对她就是还爱着自己,离不开自己的事实。

    **酒店。

    “你不回家呀?”李静都搞不懂了,这人真的醉了?是不是以为在和那个美女开房,出口就是酒店?还有意识。

    李静有点生气,他怎么能把自己当成是那种酒吧里面随便玩一夜情的女人,开口要报白国庆家里的地址,这口还没有开就被堵住了。

    白国庆嘴里的酒味儿不是很浓,她一定是疯了,居然会觉得有点香,被他的舌头带着自己都找不到北了,仿佛有点醉了,朦朦胧胧,迷迷糊糊就到了**酒店。

    开房就开房吧,都这个点了,再让司机送他们回去?

    扶着白国庆进了方阿健,李静把人给扔到床上去,她是不会在这里陪着他的,但他这样醉着又该怎么办。

    心软了就不太好,看着白国庆穿着衣服那样躺着,睡着不舒服吧,内心挣扎着要不要给他脱衣服,又想着男女授受不亲,站在哪里就没有动。

    白国庆都等急了,他在等李静的下一步动作,最好李静被他的美色所获,朝他扑上去多好,闭着眼睛去等好痛苦,一点声音都没有,知道李静没有走动,这女人现在不动还等什么呢?爱他你就主动点吃掉他呀!不会是这个女人想着一会儿把自己扔在这里就走吧?

    终于听到了响动,白国庆等着李静靠近。

    李静果然就靠近了,不过不是白国庆想的那样,她就是确定一下这个人到底有多醉,酒的后劲儿大不大,如果这个人你真的很醉的话,那她就帮他脱衣服脱裤子,反正都醉成这样了,不可能明天一早醒来还记得是谁帮的他,反正一会儿她就走。

    动手去戳白国庆的脸,哎,就是这张斯文的脸当年迷住了她吧,现在还是喜欢,想起了刚才在出租车上白国庆吻自己,两个人就那样在出租车里面,司机肯定看到了,李静有些脸红的抬起头。

    去解白国庆的衬衣扣子,露出白白的胸膛,李静有点口干舌燥的,难道是自己没有男人太久了,美色当前有点把持不住。

    鬼使神差有点想去吻白国庆,觉得他的唇很可口,两个人靠得这样的近,李静都能闻到白国庆嘴唇上的酒香。现在的情况就是葡萄美酒夜光杯,杯子就是白国庆的唇,酒就在他的唇里,灯光也恰到好处,人还没有意识,你本来就想亲,给你机会你亲不亲?这杯酒你到底喝不喝?偷喝一口又怎么了。

    白国庆等得都觉得自己要发霉了,嘴唇上一阵冰凉的感觉,就知道这女人不会放过自己的,来吧,我让你压。

    浅尝辄止,却十分的舍不得,感情的窗口一旦开了,进来的就是正正春风,关不上了。

    白国庆嫌弃李静的动作太慢,一个翻身就把人给压在了身下,睁开双眼看着李静,两个人呼吸同时都重了起来。

    “你没醉?”李静惊慌起来要推开白国庆。

    除非这个男人真的想要被你推开,他压着你不给你机会,你怎么能推得开。

    “酒劲儿过了,现在稍微有点清醒,我知道你是李静。”

    是的,因为知道你是李静,所以我才这样做的。

    李静被白国庆那灼热的视线盯着,仿佛又回到了两个人初次见面的时候,心跳加快,但又好像不是,想起两个人在深圳的那一次,更加脸红。

    李静都搞不懂自己了,都是熟女,面对男人你脸红个什么劲儿?

    十指交扣,白国庆看着李静很认真的说,“如果你要走…….”

    话还没有说完,李静抬起头吻住了他,人在什么情况下应该理智,在什么情况下可以理智?这些难道非要有什么定数吗?都是不一定的,这一刻李静就想随心了,她爱着白国庆,渴望着他,他就在自己身上,两个人为什么不能?她不确定白国庆现在到底是不是清醒的,他说他知道她是李静,这句话足以让她乱了心,就够了,就现在她不想想得太多,累了这么久,放松一下又怎么了,就算白国庆把自己当成那些一夜情她也认了。

    一路向下,全部都是激情,干涸得太久,突然就山洪暴发一样,瞬间大地得到了滋润,洪水冲走了人的意识,不可遏制,速度之快。

    两个人谁也说不清楚,到底是谁占有的谁,就是双方相互占有的那一瞬间,仿佛万般花开,一屋子的芬芳,两个人都醉了。

    赵忠祥说“春天,这是一个交配的季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