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07章 我的好儿媳
    “妈,你不想我好吧?”

    韩文青在家做低伏小好几天,小七说什么就是什么,甚至在他的父母面前好多事情都忍了,这几天家里的碗都还是她洗的,要不是她聪明可能小七真的就和她离婚了,而这都是她妈的错。

    “我怎么就想你不好了,要真想你不好,我能帮你带孩子?”

    就说这个小七吧,白淑娴从来就没有看上过,一个男人什么都不会,家世也不好,你还不对你老婆好,可能之前是对文青好,谁都能看得出来不是真心的,现在露出马尾了吧,他还好意思提离婚,他有什么资格?离婚对他有什么好处,家里的东西都是文青的。

    “他说离婚你就怕了,他要真敢和你离婚我还把他当个人物看!他就是吓唬你的,你也相信。”白淑娴压根就不相信。

    不相信归不相信,自己的女儿她也知道,很多缺点,又比人家小七大了不是一点,是女人比男人大,不是男人比女人大,你还不会说话,还那么强势,从来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别说她这个当妈的看不上,她是真看不上,可婚都接了,总不希望她再离一次吧,那传出去就难听了。

    韩文青仔细一想,可不就是吓唬她的吗?又放心了。

    “妈,叶梓都干什么呢?不早点上班去?”韩文青就看不惯叶梓这个样儿,她流产的时候都没有在家呆一个月,“现在韩啸缺钱,当老婆的就不知道想想办法?”

    “你可别这样说,她比你能干多了,上次那几十万就是她娘家借的,这不现在又做脱毛膏。”

    “脱毛膏?就是以前那个脱毛膏?”

    韩文青一听是那个东西,就心动了,那个脱毛膏有多好用她是知道,后来不是叶梓就没有做了吗?读书去了。现在又做这个,她别的不想,就说这个脱毛膏得给她几瓶,她体积大,面积大,几瓶也用不了多久,她还想送人呢,都是自己家的东西,没有想过成本的问题。

    “你还要几瓶?你以为那是地摊货呢,几百一瓶的东西。”自从白淑娴明白了那东西的价值之后就知道不能随便送人,自己家的人也不行,自己女儿也不行,都什么年龄了,你还用那个东西,用给谁看,就长那样儿了,再用也是那个样子。

    不给也可以,韩文青的意思就让叶梓批发给她,她拿去卖,说卖了之后给钱。她这个人就是这样,有利益的时候就是一家人了,对她没有利的时候就躲得远远的,当谁都是傻子一样,谁都欠她的,不帮她就是让她受穷。

    白淑娴就让韩文青这个事情不要想了,什么都想着你自己,难道你不知道你弟弟现在缺钱?你不帮也就算了,还打算从兄弟媳妇儿这里赚一笔?怎么就能开得了这个口,还好叶梓在忙,没有听见,听见了还不知道怎么想她这个婆子妈呢,会不会觉得就是她把韩文青喊来做这样的事?天地良心,这次她完全站儿媳妇这边,对这个二女儿也就这样了。

    叶梓也不算太忙,这次有半成品,做起来不算太难,只要往里面再加一些蝴蝶粉,然后再用梓香园里面的用具制一下就好了,做好之后也不用她来做包装。因为李秋水这次想要赚得更多,对这个脱毛膏的包装更加的上心,不但定了一批特制的瓶子,上面的标签也都是专门的,花了不少的心思,投入也比较多。

    “明天能拿到你一百瓶的量吧?”李秋水给叶梓打电话,这次这个脱毛膏她一点都不怀疑功效,在还没有打样的情况下就全部都定出去了,所以说叶梓选择李秋水来合作完全就是对的,这个女人有不少大客户,只要是好货,销售完全不是问题。

    李秋水这次也豁出去了,上门一个个的推销,保证这货比前几年出的那批更好,有些人前几年用过都知道,有钱人也不担心钱的问题,就是再贵一点,也只是化妆品而已,好就用,不好的话下次就不买就是了,谁都不在意那点钱。那些没用用过的有所顾虑,但一听李秋水说每批货都是限量的,而且只是先给定金,用过了觉得好再付全款,那还有什么不敢定的。

    “小叶呀,我给你说,第一批货我可是全部都定出去了,都是我的老客户,只要第一批货走得好,质量跟得上,我这些老客户一定会给咱们带来更多的客户。”

    只要效果好,销售完全都不是问题,到时候一传十十传百,买的人还能少了?只会让她们排队来买,这货都不用放专柜的,就是特供,还限量,所以这个价格怎的定的不低,都和法国那些顶级化妆品差不多了,想想那点成本,李秋水自己一算,不开心都要开心。

    叶梓挂了电话也很开心,只要她这边的脱毛膏不断货,这个月的钱就不会少,这赚钱的速度,看来赚女人的钱真的很容易呀,谁叫她们那么爱美呢,但这终究不是叶梓想要的事业,她最想做的还是好好的当个医生,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从工作间出来,叶梓见韩文青在,打了招呼,只是为了全一个礼节,现在她对韩文青真的没多大奢望,不给找麻烦就不错了,也不知道今天来家里有什么事,反正在叶梓的印象里,韩文青每次回来都有事,要不就是来拿东西的。

    那些小东西,要拿就拿吧,叶梓图个清静。

    “我说叶梓你都有那个本事赚钱了,还当什么医生,要不在研究点其他什么化妆品出来我帮你卖,比如说美白的?”

    叶梓没有回答韩文青,只是对着白淑娴说自己有点累,要上楼去休息。

    “都给你说了不要想了,怎么又来?”白淑娴责怪韩文青,怎么好意思开口的,你怎么对你兄弟媳妇儿的你自己不知道?以前她这个当妈的想着是自己女儿怎么也得帮着,跟着做错事,现在她可不会那样做了。

    “妈到底谁才是你女儿?你怎么就不为我想想?”

    “你是我女儿怎么了?以后你赚钱了给我养老呀?”

    韩文青这点还会说,说自己肯定给她养老,可白淑娴是不会相信的,等她?黄花菜都凉了。从韩甜甜丢了这个事情上白淑娴就看出来了,韩文青靠不住,一个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都能不当回事的人,指望她养老?还不如自己出去讨口!韩文君也靠不住,也不是靠不住,是根本就靠不了,那真的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在她婆家那个烂地里面永远陷着出来不,还将越陷越深,别人去拉,只会把别人也给拉进去。

    “妈,这几天没有做排骨?”

    韩文青走了,走了,还想带点东西走,每次来娘家都不会你空手回去,形成了习惯。这次知道家里钱有点紧,没有主动开口要钱,吃的总行吧,这几天她嘴都馋了,自己到厨房里面去找,开冰箱,有什么就拿什么吧,她跑这一趟的也费劲儿,还得坐公交车呢。

    “赶紧回去,时间不早了,你说你这又早退的,还往这边跑,我就不留你吃饭了,你以为你经常这样,韩啸看见了能好?”

    白淑娴推着韩文青出去,没让她拿,现在买的吃的也不多,都是刚刚好那种,文青拿了,韩啸吃什么?叶梓吃什么?

    韩文青走得心不甘情不愿的,第一次空着手回去。

    送了李静回去白国庆也没有马上回去,比较郁闷,就在李静家楼下抽烟,眼圈一个接着一个,别人看着以为他这是享受呢,其实是愁的,他都愁呀,愁也是活该,谁叫他之前作了,现在人家李静不相信他是真爱。

    手里拿着手机想给李静打电话,让她下来两个人说清楚。

    他想告诉李静,为了她,为了和她长久的在一起,他都放弃了深圳那边的事业。是,现在亚洲经融危机,中国经济虽然受的影响不大,沿海一带也比内地大一些,但白国庆对自己很有信心,就算他不回来了,谁说他在那边就扛不过去呢?只要扛过去了,他敢肯定在那边比回来发展更有前途,可他却放弃了,难道这不是真爱?

    李静透过自己的窗户往楼下看,白国庆的车子还没有走,人就依靠在车引擎盖上,抽着烟,路过的女孩子们有不少会看着他羞涩的笑,是呀,这年头买小车的人本来就少,白国庆还开了那么一辆好车,就凭着他这个车,他就是在大街上搭讪,肯定有人跟他走,这年头看的已经不是人了,而是条件,也因为这种思维,让不少女人上当受骗。

    白国庆抬头正好和李静四目相对,其实他看不清楚的,有点近视,只知道李静所在的那层楼,有个窗户是亮着的,刚才没有亮,后来李静上去之后就亮了。

    挥挥手,白国庆不管那个屋子里面到底是不是李静,或者也许李静根本就没有在窗户边看着,反正这样说着自己回去了,然后上车走了。

    刚上车国庆妈的电话就来了,问他要不要回家吃饭,天都黑了。白国庆说自己不回家吃饭了,挂了电话又给韩啸打了电话过去,说想喝酒。

    韩啸开着车正往家里走,半路接到白国庆的电话就掉了头,没有问为什么要喝酒,兄弟之间问那么多干什么,只管人去了就成。

    “买车了,不错。”

    “和你一样的车,你这是夸你自己的车呢,还是夸我的车?呵呵”

    两兄弟勾肩搭背进的酒吧,这个时候酒吧人还不算多,酒吧名字特别,空瓶子,有点不醉不归的意思,来这里的人不仅仅是为了买醉,说买欢比较合适,男的女的都欢乐。

    “夏天还早吧?”韩啸不是经常来这样的地方,看这里的女人一个个穿的都是夏天的裙子,露背露大腿的。

    “难道来这里要穿棉袄,来这里就是释放的,在深圳我有看见女人喝醉了,自己脱光了跳的,我还往她身上贴钱了,然后就是一巴掌,我到现在都没有搞懂,你说她脱不就是为了钱吗?”

    韩啸笑了,他明白,但不愿意去想,在云南的时候那些吸毒过量产生幻觉的女人脱衣服被强奸的难道少了?

    两兄弟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叫了酒来喝,因为没有吃饭,让小妹叫了些吃的,这种地方,只要你有钱,你能花钱,什么东西都可以给你买来。

    “韩啸,你说我这感情之路怎么就这么不平坦呢?”

    来的路上韩啸就想过了,白国庆找自己喝酒肯定是因为感情的事情郁闷了,这段时间他就做这一件事情,别的事情也没有做,一个女人一个孩子,费尽心思要把人心俘获了,看来这是没有成功呀?

    韩啸说这个自己可帮不上忙,李静那种女人本来就是有主见的人,要是人家不要你,你还真没有办法。不过也不用太气馁,想想就明白,如果这个女人不是真的爱你,在你和别人结婚后还给你生孩子?但现在李静这做法韩啸不太懂,他又不是爱情专家,他和叶梓在一起都是叶梓主动的,呵呵,想到这个他又笑了,上天对他不薄吧,把老婆直接送到他身边,都没有费什么力气,关键是两个人是真的相爱。

    “你就别给我晒你们的幸福了成不成,让你出来是为了让你给我出主意的,你就摆你的那些事情来眼红我?”

    “要不你喝醉了给李静打电话?”

    女人总有心软的一面,如果真的放得下,也许不会在你喝醉的时候来接你,就算放下了,也有可能作为朋友来帮你,这个时候就是机会,如何把握韩啸就不便多说了。

    喝醉?白国庆这次没想过要把自己喝醉,他就是心里苦闷,要和韩啸说一下,没想到韩啸真还能给他出点主意,这主意有点坏哟,但也是很好的主意,他决定采纳了。

    白国庆说自己不能真喝醉,要真喝醉了,李静又狠心不来他就遭了。而且这样的办法一辈子估计就只能用一次,一次就要成功,如果没有成功,下次你就别想再用了,这跟狼来的故事有异曲同工之妙。

    两个人相视一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