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06章 我只爱你一个人
    叶梓做脱毛膏的事情还是要继续,现在白淑娴要在家里照顾甜甜就不能一起去。叶梓说没有关系,她现在其实身体都好得差不多了,只是形式上没有出月子而已,而这个事情叶梓和白淑娴不约而同的都没有告诉韩啸,对于韩啸这种有点大男人的人来说,如果说了,叶梓这个事情有可能就进行不成,他只会你让叶梓少做事好好在家休息。

    这次叶梓运气比较好,到商场去正好遇见李秋水,这些年她都还在做着商场柜台的生意,今天正好在柜台上点货,好像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刚才叶梓在旁边看,她已经骂过一次她的柜员一次了,好像是这个月的销量不太好,销量不好也不至于那样骂,站一边的柜员都不出声了。

    这几天的李秋水特别的烦,都是为儿子的事情着急,她儿子到现在都还拘留着,上不成学也就算了,关键是人带在那个里面出不来多受罪,半大的孩子就要受那样的罪,昨天她又去看了徐宝宝,孩子哭着喊她救他,他都知道错了,说以后都不犯了。

    当妈的怎么不想救自己儿子,可李秋水那里来那么多钱?真不知道叶家那边是真要协商还是假要协商,怎么就能跟他们要那么多钱。

    叹口气,李秋水现在就指望自己的几个化妆品专柜能多赚点钱,万一到时候叶家那边松口,她也能多拿点钱说出来,实在不行,她都有卖房子的打算了,她就这么一个儿子,倾家荡产都不会让儿子去坐牢的,几年也不行,这个年龄去坐了牢出来,这人可能就废了。

    “你是?”对上叶梓的眼睛,李秋水觉得这个女人很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特别羡慕这个女人的皮肤,怎么就那么白,还白得跟玉一样,无暇,记忆里好像自己不认识这样一个人,可这个人就是看着自己微笑,那样子分明就是认识。

    “李姐这就把我忘记了?”

    叶梓这次来带着以前那个脱毛膏瓶子,之前定制的瓶子在梓香园里面还有一些,瓶子一亮李秋水就想起来了,怎么会忘记,当年这个脱毛膏可是给她赚了一笔,今天看见叶梓,直觉上就是财神爷来了。

    “哎呀,我怎么会把你给忘记了,这几年怎么都没有看见,是不是到哪里去发财了,瞧不起李姐这小摊子了?”

    李秋水一下子就热情起来,看见叶梓有点像看见了早上初升的太阳一样,这就是希望,仿佛叶梓身上满身都挂满了钱一样,可她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个当年的女孩子叫什么名字,有点尴尬。

    “那个你看女人这上了年纪记性就不好,都把你名字给忘记了。”李秋水实在有点不好意思,当年就是赚钱了也没有把人家当一回事,那个时候这女人也就是赚一笔就走的人,她那么说人家都不答应继续合作,后来李秋水死心了,就把人给忘了,忘得一干二净。

    “叶梓。”

    叶梓并不在意李秋水还记得不记得她的名字,在商言商,只要这个人还记得当年的脱毛膏,还能和她合作一起赚钱就成,其余的并不重要。

    “小叶,你这几年怎么都没有变化,看你这皮肤好得让我都要羡慕嫉妒恨了。”这话不仅仅只是恭维,事实就是这样,李秋水有时候也感叹岁月的无情,怎么就能那么狠心在女人脸上留下痕迹呢?可上天又对一些人特别的眷顾,看看像叶梓这样的女人,怎么就能越来越好看呢?

    叶梓不说,只是看着李秋水笑,现在要是开口说那些谦虚的话就显得这个人比较假,她又不是那样的人。

    “这次是来谈脱毛膏的事情吧?”说了那么多,这才是李秋水最关心的,作为一个合格的商人,就是要随时想着自己的生意。

    叶梓说是,李秋水心情大好,怎么能不好,还记得当年那个脱毛膏都卖断货了,后面要买的都要预定还得排队,因为那个脱毛膏,她也认识了不少有钱的女人,只是那些有钱的女人几年了也不会和她成为真心的朋友,人家只是偶尔照顾一下她的生意而已。

    因为本来原来就合作过,谈起来就方便得多,但这次叶梓不打算直接批发给李秋水,那样她就实在太不划算,她现在也很需要钱,她提出的要求就是她负责出货,李秋水负责销售赚的钱两个人平分,就算是平分李秋水也能赚不少,叶梓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

    “还像原来那样不行吗?你给个批发价,我这边从你哪里进货,至于我卖多少你不管。”

    在商言商,商人都像最大利益化,没有人嫌钱多,特别是李秋水现在还很缺钱。

    叶梓肯定不会让步,她可以和李秋水合作,也可以不和李秋水合作,之所以现在还选择李秋水是因为不用花太多时间和精力去谈,当然如果李秋水不同意,她完全可以另外找人合作,只是稍微麻烦一点而已。

    李秋水忽然就觉得自己以前看走眼了,怎么就把叶梓往单纯那个方向划过去了呢?也是都过了几年了,人怎么能不成熟?再仔细一看叶梓的穿着打扮,不像普通人吧?几年都不找她做脱毛膏的生意,这次又来做,说明什么,说明可能跟她一样也缺钱了,看来这次这个生意不好做。

    没得现在李秋水只能答应叶梓,她不答应叶梓就找别人了,找上门的钱你都不想要,还想干什么?大不了到时候把脱毛膏的价格抬高一点。

    叶梓还有个要求,就是还像以前那样为她保密,另外就是半成品得从李秋水这边出,李秋水求之不得,拿到叶梓给的方子和做法的时候她都有点激动了,就这样轻易的给了她,就不怕她毁约自己去造?

    “你就这么放心我?”

    “有什么不放心的,李姐把半成品做出来后通知我,我拿回去还要往里面加东西。”

    原来是白高兴一场,李秋水就知道没那么容易就直接把方子全部给她,好吧,有半截也不错,还是很高兴,生意就是这样谈成了。

    “怎么样?”白淑娴在家里等得都有点着急了,胡思乱想了一上午,就担心要是做不成怎么办?

    “别担心,和那边已经讲好了。”

    白淑娴就放心了,现在她真的是觉得自己这个儿媳妇娶对了,怎么能这么能干呢,没钱的时候说赚钱就能赚钱,简直就跟一个聚宝盆一样,唯一不足的就是在生孩子这个问题上差了点。白淑娴又开始纠结起来,怎么就保不住一个孩子呢?

    白国庆以为李静这边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吧,她前面那个男朋友不是都退出了吗?那现在他男未婚,李静女未嫁的,一切的问题都没有了,他们两个就该顺理成章的走到一起吧,结果不是那样的。

    “我考虑了,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能在一起。”

    李静不是不爱白国庆了,她一直爱着这个男人,就是和邱浩在一起的时候她心里想的都是白国庆,可是她爱他就一定要和他在一起吗?他白国庆爱她吗?不爱吧。白国庆想要和她结婚的原因可能就是孩子,如果没有孩子,李静不认为白国庆还能来找她。

    白国庆这个心都碎了,他的付出怎么李静都看不到呢?他又没有干坏事对不对,就拿那个邱浩和李静分手的事情来说吧,他是想出手来着,可他还没有出手,邱浩就被他自己妈给拉回去了,不会是李静真的爱那个邱浩吧?白国庆绝对不会去相信邱浩和李静是真爱。

    拿着玫瑰花的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白国庆像追求女人一样去追求李静,送花,要请她看电影,人家却甩出来这么一句话,要是能吐血的话,白国庆的血都能吐一公升出来了。

    “怎么就不能在一起?我们两个孩子都有了!”

    果然还是孩子,李静就知道自己想的没有错,白国庆现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孩子。

    白国庆哪里知道就是自己这句话说错了?他不知道呀,他多冤枉,他爱李静,李静却以为他只爱孩子,只是为了孩子。

    “我送你吧。”李静要回家,白国庆去送,他买了车,现在走哪里都很方便,就算李静不爱他,难道他就不能死皮赖脸了?

    李静没有拒绝,上了白国庆的车,就是坐了后面,这样就距离白国庆远一些,不想给自己希望,她也不奢望。

    “你就不能坐前面?”

    “坐后面挺好。”李静没有动。

    “你坐后面我感觉自己跟司机一样,你是我老板呀?”白国庆不爽,都说送李静了,还跑后面去坐,就那么不放心,他又不是老虎会吃人。

    李静还是不动,说要送的人不是白国庆你自己吗?现在又来说他自己是司机,要不就不送好了,李静想下车。

    不等李静下车,白国庆来拉李静下车,他就是要这个女人做他车子的前面。

    “国庆。”

    两个女人一个男人,姜瑶站在哪里,穿得很透风,她现在这个样子,说要去勾引男人,一般的男人都要上钩吧,姜瑶确实要比李静更有风情。

    “你们聊,我先走了。”李静抬脚要走。

    白国庆抓着李静的手不放,这女人真是要气死他了,这个时候就这样走了,什么意思,是要把他让给姜瑶吗?她到底知道不知道,就算是现在站在这里的是天仙,他也不会放开她李静的手的,不知道李静脑子里面想的什么,他和姜瑶早就断了,离婚了,没有复婚的可能性。

    把李静塞进车子的前坐里面,白国庆理都没有理姜瑶,绕过车子准备上车走人,像姜瑶这样的人是和她说不清楚的,不管是他白国庆还是他父母都表现得那么明显了,这人怎么就不懂呢,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是不是?想要什么就要什么,爱情不是那么简单的。

    “国庆!”姜瑶从后面抱着白国庆就不放了,她是豁出去了,这年头脸皮不厚你就别想有幸福,她的幸福就是白国庆,“国庆,我知道错了,你就不能原谅我一次吗?因为你想和李静在一起,所以才和我离婚,我都认了,之前是我想不开,我答应你,以后我都不管你和李静的事情,只要你还同意我呆在你身边就行。”

    白国庆去掰姜瑶的手,她都在说些什么,他们两个离婚和李静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是大街上他不想两个人这样纠缠,而且李静就在车上,她一定都看到了,想到这里白国庆害怕李静误会,稍微一用力了姜瑶就坐地上了。

    “国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难道我做的让步还不够吗?”姜瑶也不起来,就那样坐在地上,她以为白国庆会去拉她,这样她就又有机会了。

    白国庆深知像姜瑶这样的人,你稍微对她有那么一点心软就是给她希望,她会变本加厉李的,虽然对刚才自己把人甩地上去有点内疚,还是不打算去拉她。

    “你干嘛,好好的给我坐在车上。”见李静又要下车,白国庆又把李静按了回去,自己快速的绕过车子上车启动车子走人。

    “她一定很爱你吧?”最后还是李静忍不住开了口,姜瑶一定很爱白国庆,一个女人能为一个男人做到那个地步,可以容忍自己的男人在外面有其他的女人,哪怕这个男人都不爱她都行,只要留在他身边就好,这样的事情李静之前也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现实生活中还是头一次,居然还和她有关。

    她办不到和一个女人共用一个男人,她要喜欢一个人,爱一个人,就是这个人心里也只能有她,她是自私的,她有点佩服起姜瑶来。

    “你干嘛?”白国庆的一个急刹车,要不是身上的安全带,她一定撞上车玻璃了。

    唔唔唔,李静推拒着白国庆,这个人是疯了吧?大马路上搞强吻,她都快要呼吸不了,白国庆吻她吻得很重,像是要把她肺部的空气都吸干一样,她都不能呼吸了。

    白国庆放开李静,双手捧着她的脸,让李静不得不看着他,很认真的说道:“李静,你给我记住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我只爱你一个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