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05章 坦诚相待
    韩甜甜不但不说话还不吃饭,就是不吃陌生人的东西,警察叔叔的也不吃,所以到现在孩子都还饿着,中午饭没吃,晚饭也没有吃。

    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说完感谢人家司机请他吃个饭吧,人家硬是不去,说自己也是有老婆孩子的人,他现在这样帮助别人,将来希望妻儿遇见类似需要帮助的事情也有人伸把手,所以没说几句,人家就赶着回家了。

    “甜甜饿不饿?外婆带你去吃饭吧?”白淑娴别提多心疼孩子了,一个小孩子,两顿饭没吃,看那样子就是饿得没力气了,可孩子就没有说出来,那样子不叫人心疼都不行,怎么就这么懂事呢?

    “那妈我们就去吃面条吧,反正这里距离叶梓家开的面馆也不远,就去哪里吧?还可以照顾自家人生意。”韩文青肚子也饿了,转身又问叶梓现在应该没有关门吧?叶梓说没有关门。

    王翠芬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好说,你韩文青还好意思说自己人,那个和她是自家人,刚才还把孩子丢了的事怪叶梓头上,现在就忘记了,还照顾生意,明明知道不可能收钱的。

    “你和小七赶紧回去,小七父母还在家等着呢,饭肯定也煮了,你们回家吃去!”白淑娴可是个明白人,哪里不会看脸色,自己女儿刚才等于把叶梓妈也得罪了,现在还想着去人家家里吃面?这心得有多大呀?

    “妈,找了一下午孩子,我也饿,你就先让我吃了再回去吧!”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看你都成什么样子了,肥得都跟那个……”白淑娴忍着没说,说出来不是也等于是在骂她自己吗?

    “孩子本来就是你的,你找也是应该的,赶紧回去,孩子我带走了就不跟你回去了。”白淑娴一句话都不想和韩文青说了,她也累呀,身体累心累,哪里都累。

    最后都没有去叶建国面馆吃面,就在旁边小店吃了点东西就各自回家了,都是自己人,再多感谢的话说出来就不亲了,而且大家也都累了。

    “你二姐这个人就是个没心的,她只关心她自己!”白淑娴第一次和韩啸这样说,这次她真的对韩文青太失望了,一个女人你不关心你自己的女儿也就算了,连她的死活都不管了?

    韩文青这次回去就不一样了,小七第一次对她发了火,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他父母没文化是农村人,农村人怎么了,他父母也是靠双手的劳动把他养大,不偷不抢的。而且他也是农村人,初中都没有毕业也算没什么文化,那你韩文青怎么也嫁了他这样一个没文化的农村人。

    韩文青哄着小七,说当时自己就是急了,嘴巴说快了,心里没有那样想,可小七会信吗?

    “你要是觉得我父母不好,不是你女儿的亲爷爷奶奶你干嘛把孩子交给他们带?找不回来你女儿,你妈还让我们两个离婚,你女儿重要还是我重要?”小七现在就拿这个说事。

    本来在一边不出声的两个老的一听韩文青那样说,那还有什么说的,让自己儿子和韩文青离婚,早就想让他们两个离婚了,要不是看在韩文青娘家有点好的份上,他们早让儿子离婚了,这次不是听说她娘家到处借钱吗,那肯定是不行了,既然都不行了,两个人还在一起干嘛?

    韩文青根本就没有搞懂,两口子为点小事情吵架怎么就扯离婚上面去了?她是肯定不同意离婚的,平时有点强势的人一下子没有了火焰,和小七说以后自己再也不那样说他父母了,反正各种保证之后这个事情才算告一段落。

    人毕竟上了年纪,下午又一直担心,一直在寻找,人找到了,白淑娴就放松下来,一放松下来,这人就特别的累,没办法照顾孩子。

    “我来吧,应该没问题的。”叶梓说自己来给甜甜洗澡,真的特别喜欢和心疼甜甜,有点早熟,就是今天这样的情况叶梓都没有看孩子哭过一下,也没有说一句她妈的不好。

    洗澡的时候叶梓问甜甜为什么自己跑

    出来了,说这样家里的大人会很担心的。

    “我饿,我想外婆了。”

    叶梓听得心酸,这孩子命不太好,遇上韩文青那么个妈,不太关心孩子,小七父母也确实有问题。

    据韩甜甜说的,那边的爷爷奶奶一天就吃两顿饭,早上九点过吃一顿,到了天黑了再吃一顿,反正没有午饭,这就是以前农村粮食不够吃吃两顿的习惯,叶建国家当年也是这样,可现在谁家还这样吃?少得很。也就是小七父母节约,他们年龄大对于吃的需求不大,像韩甜甜这种正长身体的孩子来说很快就饿了,孩子懂什么,饿了就想吃,想起自己外婆给自己好吃的了,所以就出来了。

    “舅妈保证以后甜甜都不会挨饿。”叶梓抱着甜甜,这孩子太让人心疼了。

    “以后甜甜就呆在外婆家,哪里也不去。”孩子这是怕了,心灵受伤了。

    小孩子本来就敏感,知道谁对她好。像天甜甜这样的小女娃娃怎么不想有个完整的家,在意幼儿园的时候看同学都有父母接送,她就没有,她有妈妈了她好像没有爸爸,只有一个叔叔,叔叔不是爸爸。

    叶梓这还是第一次给小孩子洗澡,作为小孩子来说韩甜甜不白,皮肤也不够嫩,抹了香皂之后才觉得皮肤是滑滑的。

    “舅妈的香皂真好闻。”小孩子洗澡的时候都喜欢玩香皂,甜甜也不例外,自己给自己小手抹香皂。

    “还没洗完?”韩啸现在门口,本来他可以给甜甜洗澡的,就是小女娃那么点大都男女有别起来,死活不要韩啸洗,所以叶梓才动的手。

    “舅舅,你快出去……”甜甜特别的不好意思,用毛巾挡在自己胸前,这孩子都把叶梓和韩啸都笑了。

    韩啸只好把门关上,自己出去。等韩啸出去了,甜甜靠近叶梓耳朵神神秘秘的说了一句话,把叶梓再一次给逗笑了。

    甜甜说舅妈那天我看见舅舅和你亲嘴了,老师说男孩子和女孩子亲嘴儿了就要生宝宝。

    叶梓这老脸一下子就红了。

    “你们老师这样给你说?”亲嘴儿要怀孕?

    “对呀,老师还说如果有男生摸这里,摸这里都要说不行,还要告诉爸爸。”甜甜在自己身上比划着,都是些女孩子的重点部位。

    “你们老师教得不错。”叶梓说道,可不是吗,这种自我保护意识就该让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学会。

    甜甜好像又有点失落。

    “可是我没有爸爸。”

    叶梓一愣,这孩子可怜见的,内心很渴望爸爸吧?

    “你还可以告诉舅舅和舅妈,舅舅就像甜甜爸爸一样。”

    叶梓说完甜甜就高兴起来,随即又很小心的说道:“舅妈,今天晚上我能睡你和舅舅中间吗?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是睡爸爸妈妈中间的。”

    小孩子这样的要求,叶梓怎么能不答应,于是这天晚上甜甜就睡在了韩啸和叶梓中间。

    郑柏飞觉得特别的头疼,原本以为孩子生了之后自己就该性福了吧,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老婆李珍还得坐月子,不能碰。

    “亲,今天晚上我要裸睡!”郑柏飞抗议,他已经很久没有和李珍坦诚相待了,他要脱光光,他要自由奔放!

    “那你裸睡吧。”李珍无所谓的说道。

    郑柏飞这小样一听就心花怒放,他查过的,别人说女人坐月子一个月满了就能那个啥,昨天李珍不就满月了吗?就是他妈说让李珍做两个月的月子,做呗,反正已经满了一个月,不影响他干活对不对?

    “老婆你最好了,那我把孩子抱过去?”

    小悦书从生出来到现在一直都是跟着李珍和郑柏飞一起睡一个房间,只是他睡的小床而已。每天晚上十二点小悦书还要吃一次奶,都是奶妈把奶挤了拿过来让李珍自己喂,没有办法,小悦书认人。

    “抱他干嘛?”李珍不让,她可舍不得她儿子。

    “那个他不出去我怎么裸睡?”郑柏飞这个委屈呀,难道李珍没有懂他的意思?还是装着不懂?

    “你怎么就不能裸了,你们是同一个性别。”李珍起身看看小悦书,这孩子晚上很听话,自己睡也不哭,到点醒来吃一顿又接着睡,就是半夜的时候还要换一次尿布,当然换半夜换尿布都是郑柏飞的事情。

    “不是,那个他要是不出去,保姆不是还得进来……”下面的话再说就完全裸露了,郑柏飞说半句话,再拿眼睛去看李珍。

    别以为李珍不知道他想干什么,男人是不是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现在是孩子重要还是你个人的愉悦重要?再说我这两个月时间都还没有到呢。”

    “反正我今天晚上就是要裸睡,除非你是想奶妈或者保姆看见我的裸体!”

    郑柏飞和李珍的卧室门现在晚上都不上锁的,方便万一小悦书醒了哭闹的时候保姆进来照顾,也方便奶妈半夜送奶。

    “我没有意见。”

    郑柏飞无语了,当自己是廉价货谁都可以看吗,不管了,先上锁去。

    “你干嘛?”

    锁了门郑柏飞迅速的把自己给裸了,说好的要裸的,开着灯当着李珍的面也没没不好意思,又不是没有见过。

    “该你了。”

    “不要。”

    不要?郑柏飞扑上去帮助李珍,夫妻之间本来就该互相帮助的嘛。

    “悦书看着呢。”李珍要拉被子。

    “他睡了。”

    “他肯定没有睡着,你马上就要把他吵醒了,你动作太大。”

    被子里面的郑柏飞撑着身体,他容易吗?虽然还是春天,可他激动呀,他热血沸腾呀,这样闷被子里面看着老婆的若隐若现,他好热呀,汗珠子都出来了。

    “让我亲,让我亲。”

    “不要。”欲拒还迎,都是熟女。

    “今天晚上你洗澡了,难道不是为了……”郑柏飞那个淫笑,贱样儿完全露了出来,非要把两个人的腿纠缠在一起,热得有点粘粘的,还时不时的腿与腿摩擦一下,这个撩拨,不仅仅是撩拨李珍,也是撩拨他自己,那些没有前戏的床戏只是一个单调的任务,有前戏才会有滋有味。

    “那个你会不会疼呀?”郑柏飞想起好像李珍下面被剪了一刀,都一个月了,应该好了吧,现在想起来他都觉得疼。

    “现在不疼。”李珍也不知道郑柏飞什么意思。

    “那个一会儿进去不会裂开了吧?”

    “嗯?”

    “哦。”李珍又懂了,“不知道也。”

    “我看看好不好?”郑柏飞往被子下面钻去,他得确认呀。

    “不要。”李珍赶紧加紧双腿,“你怎么越来越下流了?脑子里面都装的什么。”

    “我看你好了没有怎么就成了下流了。”郑柏飞动手去掰李珍的腿,嘴里嘀咕着,孩子都生了还不让看,进进出出都少回了?

    李珍见郑柏飞要掰她的腿,一激动双脚一蹬,郑柏飞也没有注意,他那里想过李珍给他来这一腿呀,人直接就地上去了,光着腚摔个四仰八叉。

    “哎哟。”

    “没事吧?”李珍以为郑柏飞摔得严重,衣衫不整的起来看他。

    “跑不掉了吧。”李珍被郑柏飞扣在怀里,地板一向干净,郑柏飞很放心哟,就是这个屁股好疼,翻身把李珍压在身下,含情脉脉的看着她,不是喜欢吗。

    “别闹了,你光着呢。”李珍一巴掌拍郑柏飞屁股蛋儿上,“好响亮,还有弹性。”

    “李珍,你学坏了哟,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错了,下次不敢了。”李珍躲着郑柏飞的攻击认错,一边又十分的享受郑柏飞这样子对她,咬着她的耳朵痒痒的,酥酥麻麻的。

    “老婆,我要吃奶。”说完动手去撩李珍的睡裙,都说裸睡了,还穿裙子。

    李珍又不肯,说自己肚子上长肉了。

    “那我就把你多余的肉给啃了,我好饿呀!”

    哇!哇!哇!

    “悦书哭了,他肯定饿了。”李珍把郑柏飞给推开,自己去抱孩子哄。

    “饭点没到他饿了?这小子就是和我作对的。”郑柏飞躺在地上不想动,他的热情还没有冷却呢!

    “赶紧上床穿衣服去,奶妈和保姆该过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