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04章 丢失
    韩啸这边的燃眉之急也只是暂时得到了缓解,要全部解决资金还差得远,第一批房子修起来需要时间,本来商品房预售可以进行预售,韩啸这边原定六月六号进行开盘预售,那个时候主体完工,购房人可以看到个大概轮廓,买房子下决心也快,希望能开门红,谁也没有预料到资金链提前断了,亚洲金融危机还是对中国有一定影响,只是没有那么大而已。

    财务部建议要不提前预售,行政部又不同意,中国人习惯下半年买房子,如果上半年开盘,在这种经济形势下,有可能销售不及预期的三分之一,这不仅仅是人力物力财力的一种损失,这在时间上也是一种损失,行政部甚至建议把预售时间推后到国庆节。

    最后做决定的还得是韩啸,他却做不了决定,按理说在这样的经济情况下推迟到十月一日预售更有利一些,一个是价格可以定高一点,另外就是到那个时候中国经济稳住之后人们购买房子的欲望会得到修复,到时候买的人会多一些。但目前十分缺钱,这个月勉强能开工,那下个月呢?总的来说还是资金的问题。

    叶梓和韩啸说想提前去上班,她觉得自己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就这样呆在家里也是东想西想的,还不如去上班,倒不是说现在缺钱为了工资那点钱,就算多拿点工资,那点钱也起不了多大作用。

    对于叶梓来说她要赚钱应该不是太难的事情,就拿梓香园里面的药来说,百年的人参灵芝这些那一样拿出去卖钱不是钱,但如果她真的那样做了就完全失去生活的意义了。

    她也不能大批量的去卖那些野生的高档药材,别人不会怀疑?梓香园的成品药也不行,梓香园的目的在于治病救人,而不是让她为个人利益谋利,她要好好的利用起来,不能辜负了上天给她这样的缘分。

    在这个时候韩啸是怎么也不会让叶梓去上班,谁都知道叶梓刚流产,现在还在小月子里面,也许会有不少人迫于生活小月子里就去上班,但他韩啸的女人,他是不会让她去上班的,不仅仅是面子的问题,他更关心他的身体。

    白淑娴也是那个意思,不能现在去上班,她还觉得叶梓这个人有点作,他们家谁让她现在去上班了,你自己什么身体你不知道,现在不好好的把身体养好,想那么多干什么,挣钱本来就是男人的事情,虽然现在韩啸那边一直在投钱还没有见着钱。

    叶梓这边没有办法,说不通,跟谁都说不通,就只能在家待着,待着干什么呢,还得想办法赚钱,就想起了当年卖脱毛膏的事情了,这不是夏天又快到了吗?

    和韩啸妈一说这个脱毛膏的事情,韩啸妈一拍大腿,可不就是可以做这个生意吗?她可记得当年叶梓做的脱毛膏一瓶在商场里面卖多少钱。

    白淑娴想着自己帮叶梓,让叶梓站一边看着,反正这样也不累着坐月子的叶梓就行了。

    “你要出去呀?去哪里?”坐月子的人到处跑?白淑娴不是很赞成,特别是人家很多都讲究,坐月子的人不能去人家家里,去了会给别人带来厄运的。

    叶梓说要做脱毛膏卖那得先找卖家吧。当年叶梓是把脱毛膏都批发给一个叫李秋水的女人,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那个女人现在还在做商场专柜没有,现在去找就是为了碰碰运气,因为是熟人,合作过信得过,双方都不用费太多的口舌。如果运气不好找不到这个人,那就只有从新再找合作伙伴了,只是花费的时间要久一点。

    白淑娴想了想说陪叶梓去吧,这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唯一的儿媳妇坐月子还想着赚钱,她能看着不帮忙?对之前叶梓不小心流产的生的气也消了不少,不能说这个媳妇娶得就不好,说不能生孩子,人家又怀孕了,就是没有保住,劝自己想开点。

    两个人开车到半路,这边韩文青打电话来说甜甜不见了,问她妈白淑娴见到人没有?

    白淑娴哪里见到人了,孩子是好好的交给韩文青的,就说韩文青上班吧,家里两个老人照顾一个孩子你还看不住?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幼儿园吗?结果一问,人根本就没有送幼儿园去,小七父母哪里知道幼儿园在哪里?他们就知道菜市场在哪里。

    真是急死个人了,差不多五岁大一个孩子丢了,丢哪里去了谁知道?就说这孩子长相一般,怎么说也是个孩子,难道就不会遇上人贩子?运气好遇上个好人家,人家收留了,改名换姓你上哪里去找?之前电视上不是报道过一个新闻吗,女儿丢了之后,被隔壁村的拣到了,硬是十八年没有找到。

    叶梓的事情只好先放一放,赶紧又去找人,先跑幼儿园,幼儿园没人,韩文青已经跑过一次了。

    见到韩文青和那小七的时候,白淑娴就差点动手了,几个大人你看不住知道孩子?就算你嫌弃这个孩子,怎么说也是你自己生的吧?

    终究是自己生的女儿,白淑娴下不了手,拿眼珠子瞪小七,小七低头根本就不看,那样子就是悔过,但真实的内心谁知道呢,又不是他的女人,丢与不丢和他关系真的不大,丢了不觉得痛苦可惜,找回来他还是不会养。

    “孩子真要是丢了,你就后悔去吧!”白淑娴对着韩文青说狠话,这就是一个当妈的人,她对韩文青真的失望透了,甜甜丢了,她怎么就从她脸上找不到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呢?她想着自己,要是韩文青他们姐弟小时候谁要是丢了,她要是找不回来人肯定得疯。

    蓉城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人海茫茫,上哪里去找?

    先到派出所吧,就指望甜甜遇见好心人人家给送派出所去,另外孩子丢了你总得报案吧,人家韩文青就是那么心大,自己找了一个多小时了,到现在都没有报案。

    “小七父母怎么说?”白淑娴现在这个话对着韩文青问,其实是问小七,你两个大人上班工作,孩子是交给你父母的,现在孩子丢了,你父母不露面?

    小七父母压根就搞不清楚,他们怎么搞清楚,原本就是两个人出去耍,把个孩子锁在家里,回来的时候人不见了,还想着孩子自己既然晓得跑出去,那自己回来也不是问题对不对,两个人还在家里等到快中午了才觉得不对,也没有着急,就是其中一个人跑去小七店里说了,然后又没事人一样跑回家了。

    “他们没文化,甜甜人自己从家里跑出去的,他们也着急。”小七是不会完全把实话说出来的,他父母本来就是没有文化的人,孩子自己跑了,叫他们上哪里去找?

    白淑娴心里叹口气,现在哪里还有时间去计较,赶紧找人吧。

    附近的几个派出所都没有人,报案人家也不接,说没有失踪四十八小时不给备案。

    没有办法,白淑娴又给韩啸打电话,给白国庆家里那边打电话,叶梓这边也打电话,找人当然是人越多越好,大家都出来找吧。

    最难的就是没有甜甜的照片,有妈等于没妈的孩子,外婆带着不一定平时就能想着给孩子照张照片。白淑娴自己也后悔,怎么就没有给甜甜照个照片呢,现在要找人了,自己的人都知道长什么样,问题是上大街去找人,你问人的时候全凭一张口描述,真的是大海捞针了。

    白淑娴带韩甜甜是带出感情了,找着找着就受不了了,蹲下来哭,伤心得很,觉得自己对不起孩子。

    “妈,你别哭,找不到也没有办法,说不定被那个有钱人拣到了,对她也是好事。”韩文青心里真的不算太难受,本来就觉得甜甜人负担所以一直以来自己都没有养,现在自己跑丢了,她就觉得可能这就是这个孩子的命吧。

    白淑娴一听能不火?韩文青这还是当妈的?孩子丢了你说这样的话?

    “文青,我给你说,孩子要是真找不到了,你就和小七离婚,必须离婚,我都怀疑是不是你们把孩子怎么了!”

    “妈,我是甜甜妈,我能把孩子怎么了,这跟我和小七的婚姻有什么关系?好像说得我多希望甜甜丢了一样。”韩文青嘴上肯定就不承认,她都找了几个小时了,她都累了,真不想找了。

    “妈,说句不好听的,一个女娃娃,还是个长相普通的女娃娃,谁会要?说不定到晚上了她自己都会来了,我们着急也是白着急。”

    白淑娴被韩文青气得都要冒烟儿了,真的想打人。

    叶梓在一旁没有说话,她了解韩文青,现在谁说话,她就咬谁。

    叶梓不说不代表韩啸不说,看不下去了,小孩子呢!

    “妈,你休息一会儿,我们继续找,说不定马上就找到了。”

    “姐,你也别说了,甜甜人从你身上掉下来的肉,你也心疼心疼孩子,万一落到坏人手里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呢。”

    韩文青心里也有气,凭什么大家都觉得她不爱孩子,她怎么不爱孩子了?

    “韩啸你也别说那样的话,妈要不是为了帮你照顾叶梓,甜甜能被送到我这里?不送到我这里能丢?我要上班,小七万上班,小七父母又是农村没读书的人,还不是亲爷爷奶奶……”

    韩文青自己还觉得委屈呢,说回来就是叶梓的原因,要不是她怀了孩子还流产,甜甜能因为没有人照顾就丢了吗?

    白淑娴真想上去抽韩文青两巴掌,你个笨蛋,你这话得罪多少人,你兄弟,你兄弟媳妇,还有你自己老公小七,小七回去和他父母说了还多得罪两个人,这傻子呢。

    这也巧,刚刚王翠芬赶过来就听见了。

    “孩子丢了怪叶梓?”王翠芬可不干,拉着叶梓就走,还找什么人,她没有那么好心。

    叶梓不能跟着就走了,都这个时候了还计较那么多干什么,首要的还是找人,又安抚王翠芬,说找找人吧。

    真的不好找,白国庆那边三个人也是到处找,本来在店里帮李静的,最后来找人了。

    “国庆,你们那边有找到没有。”韩啸给白国庆打电话,眼看着天就要黑了,如果人真找不到,这个未知数就放大了,孩子可能就被人转移了也说不定。

    没有找到,四川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哪里都是人,就是找不到你想找的人,一个孩子,那么点大,在人群中谁会去注意?要是被人关起来,就更加找不到了。

    在大家几乎有点绝望的时候,派出所打电话来了,因为刚才在几个派出所都留了电话的,说有个小女孩她自己说叫韩甜甜,不知道是不是他们要找的人?

    赶去一看,不是韩甜甜还是谁?

    看到韩甜甜最激动的当属白淑娴,上去抱着孩子就哭,哭完之后还把孩子转过来转过去看有没有事,毕竟自己带了这么几年了,从出生到现在都快五年了,怎么会没有深厚的感情?

    相比白淑娴这个做外婆的,韩文君哪里像个妈,看到孩子的时候除了松了口气,然后就在旁边说了句死孩子就是这样折磨人这样的话,因为是派出所要顾虑自己的面子所以说得很小声。

    在场的不认识韩文青这个人的,反正没有一个认为这个就是孩子的妈。

    “孩子父母怎么看孩子的,这么点大让她自己一个人出来……”

    送她去派出所的人是个公交车司机,怎么就是公交车呢,甜甜自己跑出去做的公交车,这孩子多聪明呀,坐过几次公交车就记住了,记得去自己外婆家该坐几路公交车,知道在哪一站下车。

    小孩子上车都没人注意的,以为就是跟着大人来的,这样的孩子又不收费,可怎么就没有回去白淑娴家呢,路上睡着了,醒来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坐在车上也一直不下车,就想着听到对的站名再下,结果就到了终点站。

    司机问小朋友你妈妈呢?韩甜甜是打死都不说话,因为外婆教她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司机没有办法,他自己也下班了,可这还有个孩子,只好送来派出所,原来还真有人找孩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