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03章 都为钱着急
    可能是呆在家里的时间太久太无聊了,容易乱想,在韩啸缺钱不给叶梓说这个事情上,叶梓觉得韩啸还是不够信任她,心里有点发凉,韩啸妈的意思是韩啸不说就是怕大家担心,又说韩啸一定能解决这个问题,白淑娴自己说都心虚,要真的难么容易解决,早就解决了。

    “妈,我没事。”叶梓嘴上说自己没事,哪里能没事,但不管有没有事,首要解决的还是钱的问题,她这边没卡上没什么现金,只能往自己娘家那边去想,拿着电话就给自己娘家那边打了过去,让她妈上家里来一趟,有事情要上商量。

    坐月子的人不能上别人家这是规矩,就是回娘家也不行。

    白淑娴心里多少有点不高兴了,在她这里,你求谁都行,怎么能求你娘家,这不是告诉你娘家韩啸不中用吗?但韩啸这边又确实缺钱。

    王翠芬来得就很快,叶梓在电话里面也没有说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是说话有点着急,王翠芬不能往好的方面想,以为叶梓在婆家受委屈啥了呢,衣服都没有来得及换身好的就来了。

    “亲家你来了,快进来坐。”

    王翠芬觉得今天就不同了,什么时候韩啸妈这么客气了,今天也是太阳从西边说出来了?韩啸妈居然站在门外等她呢,难道说真的是对叶梓不好了?知道叶梓告状了?

    白淑娴心里虚,求人的事情你还能像以前那么硬气?她硬气不起来。笑着挽着王翠芬进屋里去,还把人亲自送到楼上的房间,自己下去泡茶。

    王翠芬不放心叶梓,仔细看了看叶梓,没有哭,也没有委屈的感觉。

    “韩啸妈怎么了?刚才在大门口等我呢。”

    “没什么,可能是知道我要像你借钱,所以有点……”

    “你借钱?”王翠芬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女儿找她是这么一个事情,可叶梓真的会缺钱吗?怎么会?

    “妈不是不借的意思,就是没有搞明白你们怎么会缺钱?”

    叶梓就把韩啸工程上的事情说了,目前她也不知道到底缺了多少,问王翠芬这边能借多少,反正能拿出来的钱都拿出来,如果有多的她就还回去,要是不够就到时候再说。

    借钱这个事情王翠芬自己就能做主,家里的钱虽说现在是叶建国开面馆赚的,要是没有叶梓怎么会有面馆,就是叫她白给叶梓她都能给,反正就是对叶梓没有私心,儿子女儿子茜王翠芬这里就都是一样的,她这里没有重男轻女一说,更不是时候家里的钱呀财呀什么都是儿子的这种说法。

    说清楚了王翠芬就要回家就把家里的存折给拿了来给叶梓,她这个当妈的比叶梓都还着急,可不就是很着急吗?女婿的工程都要停了,如果真的停了,那之前投进去的钱不等于打了水漂?

    晚上回来得有点晚,工地上的材料眼看着就要用完了,这几天都和财务部那边想法子弄钱,跑了几家银行,都是无功而返,之前的哪家银行给出的条件就是如果继续放贷,那行,你贷一百万,我给你九十五万,那五万就算是回扣,要么你就别从这边贷款。现在国家的贷款口子在收紧,每年的贷款总额度都是控制的,你不贷,我就把额度分配给别人,反正都能贷出去,别人还抢着贷款。

    韩啸算了,如果按照银行那边的利息再加上这必须付出的百分之五,说实话这金钱的压力就有点大,贷五百万出来,到手的只有四百七十五万,到时候还得按着五百万给利息,到时候这房子修好之后卖出去的速度要是跟不上,光是利息这一块都能压着韩啸出不了气,他还是得考虑一下。

    “怎么喝酒了?”叶梓听到开门的声音,就站了起来走到门口,她今天没有给韩啸打电话,她在等着韩啸回来。

    韩啸已经很久没有喝酒了,今天回来一身的酒气,没有醉,喝得也不少吧?

    “怎么不在楼上呆着?”韩啸更关心的是叶梓的身体。

    白淑娴有点担心的看着两个人,自从叶梓知道韩啸那边缺钱的事情之后这心情好像不太好,还有就是到底叶梓像她娘家那边借钱的事情到底成没成?如果没成你又该怎么办?

    “妈,我吃过饭了。”韩啸搂着叶梓的腰往楼上走,他怎么觉得今天的叶梓有点冷淡,不知道那里离出了问题。

    门一关。

    “韩啸,你有没有什么事情是瞒着我的?”叶梓说话有点冷冰冰的,还把门给上了锁,说话的声音也压得很低,可能是怕韩啸妈突然进来吧。

    韩啸就知道自己这边的事情肯定瞒不住,不是说他非得要瞒着,他就是不想叶梓也跟着操心,结果还是被知道了。今天接到他妈电话的时候就知道公司的事情瞒不了多久,没想到晚上回来就被问了,这个时候再不说也就没意思了。

    “资金上出了点小问题,正好银行那边商谈,不用太担心。”

    “那为什么不早点给我说,要是这个事情不是我自己发现的是不是你就不给我说了?”叶梓这情绪突然就上来了,有点想哭,都说这女人是水做的,果然是这样,叶梓现在都变得有点动不动就要哭了。

    叶梓一哭韩啸就要心疼,他就见不得叶梓的哭,这别他自己受伤都难受,他宁可叶梓现在打他几下。

    “你别哭,真不是我不想给你说,你说这都是工作上的事情,我能解决的,给你说让你操心……真不是故意要不给你说的。”

    夏天就要到了,屋子里面有点闷,韩啸感觉很烦躁,不是很想说话,可现在叶梓又在自己身边哭,都说了是因为是因为害怕她担心才没有说的。

    拿了纸一直给叶梓擦眼泪,就跟小孩子一样。

    哭了一会儿,叶梓的眼睛有点肿,哭完了郁闷的心情才得到了解脱,稍微好了那么一点,又觉得自己现在有点过于情绪化,吸了吸鼻子把王翠芬今天下午给她的存折拿了出来给韩啸。

    “这是我管我妈拿的,上面的钱你先用着,要是不够我再想办法。”

    拿着叶梓给的存折韩啸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觉得自己有点没用,本来应该是他努力赚钱让老婆过上好日子的,现在出问题了,还让老婆来操心,就是他没有说,叶梓也帮他想好了,没有把存折打开看,上面的钱肯定是不够的,拖欠的材料款可以先付上一部分。

    “我真没用,拿着那么多钱出去都赚不回来钱,都怪我太急功近利,如果当初做小一点,就用咱们自己的钱做也不会像今天这样。”

    韩啸抱着头自责,他压力太大了。

    叶梓看韩啸这样,哪里还舍得去生他的气,最后两个人拥抱在一起互相安慰。

    韩文青这边还是担心,担心韩啸那边真的不行了,她妈最后还是要找她,毕竟她确确实实是欠着韩啸的钱,到时候她妈要是逼着她转让理发店该怎么办?这个人呢就想办法,着急了,和小七一说,这办法不就是有了,说韩啸不是有两辆车吗?现在缺钱你不能卖呀,钱不就出来了。

    卖车?白淑娴这边一听这心里感觉就很不好,都到了要卖车的地步了,她活了大半辈子了,真的没有往外面卖过什么东西,现在让她卖东西出去?她怎么都觉得丢人,要是这个车卖了,她还不被大院里面的人给笑死?特别是宋家。

    “怎么能卖车,车卖了,你弟弟开什么?”

    “叶梓的也不行,再说了,当时买的时候什么价格,现在卖能卖得了多少?”

    韩文青就说她妈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两个车就是现在卖出去也得几十万吧,又说当初就不该买那么贵的车,还有就是现在把车给卖了买一个便宜的车难道不是一样的?就非得开那么贵的车才能显示出你老板的身份?都要停工了还舍不得卖车?

    买便宜的车?白淑娴现在就想韩啸是什么身份,大院里的人都知道韩啸现在自己做老板,卖车换车?这脸还要不要了,白淑娴就愁上了,愁眉苦脸,到底叶梓娘家借钱没有呀?这钱如果借了有够不够呢?

    韩啸这边再缺钱都不会亏了自己的员工,该怎么发工资还是怎么发,就是晚了几天而已,工资一发本来有点不安的工人这心里也踏实了,那些传闻说公司要倒了的人一下子也安分了。

    “韩啸这是在哪里找的钱?”韩文青跑去问韩文君?

    韩文君摇头表示不知道。

    王翠芬这边回去还是要把叶梓借钱这个事情和叶建国说一下,因为在她这里这个事情就不算什么大事,说的时候没有关门,那不关门自然就有可能被别人听见,被谁听见了呢,被叶秋刚好听到了。

    叶秋站在门口突然就发了毛,“妈,你怎么能把钱全部借给姐!”

    “怎么了?”王翠芬都没有搞懂。

    “怎么了,妈你借钱出去都不跟我们说一声的吗,家里的钱难道不是我也有一份的吗?你就这样做决定全部借出去!”叶秋那个激动,激得眼睛都红了。

    “你姐又不是外人。”

    叶梓怎么就不是外人了?在叶秋这里叶梓就是外人,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怎么还回来占娘家的便宜,本来她就够有钱了,还贪娘家的钱。

    王翠芬就说那个钱是借给叶梓的又不是不还,就是不还也没有关系,这些年家里要是没有叶梓的关系,一家人都还在农村过着,让叶秋不要说那样的话。

    “怎么能不还!借可以,还是一定要还的。”叶建国可以借钱给自己女儿,但不还他还是不干的,这钱都是他辛辛苦苦挣的,以前没有儿子他只能靠两个女儿给养老,那就不说了,现在他有儿子都几岁了,他的钱以后可都要留给儿子的。

    “你激动个什么,叶梓也没有说不还,叶梓什么人你还不了解?现在也就是救救急。”王翠芬这边又安抚叶建国。

    “那妈你也不能把全部的钱都借给姐姐!”

    王翠芬和叶建国都没有搞懂,叶秋怎么现在这么在乎家里的钱,就算这钱不借给叶梓,那也不是她的,哦,她说了有她的一份。

    “你自己好好工作,管这么多干什么?”

    “我怎么就不能管了,要看着我就要实习满了,转正我就准备结婚,现在家里的钱都借给姐姐了,她要是今年不还,你们拿什么给我置办嫁妆?”

    结婚?怎么就说到了结婚,王翠芬根本就没有想过叶秋要结婚的事情,之前她是提过一次,可这个不是岁数不到,结婚证都扯不了吗?她以为叶秋知道后就不会着急结婚了吧,结果还想着结婚这个事,还今年就要结。

    “那江家那边怎么说?”

    问到江家的意见,叶秋就不说话了,江家成根本就不提结婚的事情,家成妈也一直暗示她说她年龄小,这些她都懂,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越发的没有安全感,想要早点结婚,她就是这么喜欢江家成。

    “要嫁妆可以,我们嫁女儿给嫁妆,他家娶媳妇给聘礼,你问问他们江家那边给多少聘礼!”

    叶建国那样说,这事情就没办法谈了,本来就是叶秋自己的意思,江家那边到现在就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江家成现在生意越做越好,都开好几家连锁店了,平时她就是多说几句,他都嫌烦,她甚至连生气的资格都没有。

    江家成就是你要生气可以,我现在就是这么忙,你不能帮我也就算了,那你也别给我添乱。

    叶秋也有想过聘礼的事情,当年她姐结婚聘礼就是一千块,现在她结婚也给一千块?现在的一千块能和六七年前的一千块相比?就说现在她家这个条件,一千块的聘礼未免也把她说得太廉价了吧?

    现在叶秋的问题根本就不是聘礼不聘礼的问题,人家江家成根本就不提结婚这个事,对她一直就不热情,所以聘礼这个事情叶秋暂时也不会去说,大姑娘家的自己去说本来就掉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