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02章 我祝福你们
    邱浩被泼了一脸的水,做在哪里愣愣的看着对面女人起身走人,然后自己在哪里傻笑,他这就是活该,这女人也算是手下留情了,幸好往他身上泼的不是她旁边那杯滚烫的咖啡,要不然他这个脸多少也要受点伤。

    “怎么回事?”邱浩赶紧从其他桌跑了过去,相亲相得好好的,她的儿子被泼了水,不说清楚想走?

    “阿姨,我看你还是问你这儿子到底怎么回事吧,不愿意来相亲就不要来浪费大家的时间,他这是有病吧?”给邱浩泼水的女孩子一点都不为自己刚才泼了邱浩而内疚,反而还是理直气壮。

    “诶?你别走呀。”

    邱浩伸手让服务员来买单,他没兴趣让外人看他现在狼狈的样子,有点可笑,一脸水,还有头发和衣服都湿了。

    “儿子,怎么回事?”邱浩妈刚才做一旁可看得清清楚楚,那女孩子明明就喜欢她儿子,一直在笑,两个人也好像谈得来的样子,怎么谈着谈着就翻脸了,还对她家邱浩做出那样的事情来,简直就不是一个淑女能干出来的事情。

    “妈,你难道不是应该问我有没有被烫着吗?”邱浩平静的看着他妈,又抹了一下脸上的水,刚才那个水就是温水。

    邱浩妈被儿子一噎,暂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再一看,他脸上也不红,显然烫着是不可能的事情。

    朝外面走,外面这个时候天已经全部都黑了。如果按照相亲的正常流程,他是不是现在应该请人家女孩子吃晚饭了,呵呵,他就是故意的,他以为这个女孩子温温柔柔的像个能乐于助人的人,没想到这都能装得出来。

    邱浩这次就是活该,谁叫他刚才给人家说让人家女孩子陪着他去找他女朋友来着,你都有女朋友了,你来相亲,你不是有病是什么?还请她陪着去找他女友?这是拿着人家女孩子的脸往地上踩呢,看不上你明说!

    事情根本就瞒不住,邱浩不给他妈说,邱浩妈从媒人哪里很快就能里了解到,回去自然又是找邱浩闹了一场,说邱浩这就是把她往死里逼,哭着闹着又要喝敌敌畏,邱浩都恨死卖敌敌畏这个农药的了,这是杀虫子的呢还是杀人的?

    国庆这两天心情特别的好,至少李静开始和他正常的说话了,还专门去定了一辆车。订车的时候给李静打电话,问她喜欢什么牌子的车,喜欢什么颜色,他就是想着和车以后肯定李静坐的时候也多,想按照李静的喜好来选。

    “你订车给我说什么?”

    白国庆就知道在李静这里得不到答案,他这人现在很务实,那就定一辆黑色的吧,反正不管什么时候黑色都是大众颜色,都不会过时,至于牌子选了一个的大众,这牌子的车性能也很好。

    国庆妈这边呢,只从见了一面李正之后这就跟得了相思病一样,天天念叨,一天要念叨是不知道多少次,她那么可爱的孙子呀,怎么就不能天天见面,让国庆又去接人回来,国庆就笑着说要不妈你自己去?国庆妈能自己去?她现在就是有点不好意思见李静,她是想开了,她现在就是想接受李静了,可李静能不能接受她?就是后悔,可后悔也没有后悔药。

    “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吧,带上儿子。”

    “白国庆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一天到晚难道没有自己的事情干?”有事情干的人也不会天天都往她店里面跑。

    “现在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和你在一起。”白国庆这脸皮早就炼成了铜墙铁壁厚,他一点都不会不好意思,这样的话说出来很轻松,李静店上面的店员都已经习惯了,还说谁让老板娘早点走的话,都是收了白国庆的贿赂,这个男人上道,总是买些小东西来送给她们,这几天只要他在这里,中午饭都是这个男人给定回来吃,吃得挺好的。

    “你就没有想过我们两个根本就不可能了,你也知道我是所有男朋友的人。”说自己有男朋友的时候,这次李静有点心虚,邱浩已经好几天都没见人了,难道他们两个就这样不清不楚的分了?

    “怎么就不可能?男未婚,女未嫁的,一切皆有可能。”

    白国庆拉着李静和他一起站在试衣镜哪里照,“看到没有,男才女貌,多配的一对儿,难道你就舍得这样把这对璧人给分开?他们两个还有一个儿子,你难道就不想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

    李静不喜欢白国庆这样,还在自己的店上,这是什么动作,从后面搂着她,让她看镜子,怎么看都像是两口子,这样的姿势太过于亲密,她都能听到白国庆的呼吸声了,心跳得很快,血液加速度,脸上浮起一坨红云。

    邱浩就站在门口看着两个人那样,他一直以为李静对他多少有点感觉,他以为他努力去喜欢这个女人就应该有回报,早晚有一天李静会很喜欢他,会爱上他,可现在她在别人的怀抱里面,两个人看上去才是一对儿不是吗?他太可笑了。

    “儿子,现在你可以死心了吧?”邱浩妈是跟着邱浩来的,这几天她知道李静前男友回来了,就是没有想到上天会这样帮助她,现在好了,一切都该尘埃落定了吧,她儿子也许会消沉一段时间,一段时间之后,她儿子就会又是她原来的那个儿子。

    “白国庆你别这样。”李静从白国庆的怀抱里面出来,心跳的速度都还没有降下来,转身的时候看见了门口站着的邱浩,还有邱浩妈妈,心里咕咚一下,知道自己这次和邱浩是真的完了。

    “邱浩?”李静试着去喊他,知道这次自己肯定伤害到他了。

    “什么也别说了,我祝福你们。”说这样的话邱浩的心里很难受,可他现在还能说什么呢?他看出来了,李静心里就是喜欢面前的这个男人,他喜欢李静,现在也明白恐怕自己也只能远远的去看着她了吧,不是要大方的去谦让,这场爱情争夺根本就没有给他机会,他妈不给他机会,李静也没有给他机会,他就该死心了,死缠烂打不是他的风格,他妈妈说得对,世界上女人那么多,他总能找到那个会和自己真心相爱的人。

    李静的眼泪不争气的就流了下来,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哭邱浩的成全,还是哭邱浩的将要离去?

    邱浩对着李静笑笑,对她说你一定要幸福,当着白国庆的面去抱了李静,这算是他们两个最后的拥抱吧,这个拥抱仿佛抱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爱人啊,我还不曾拥有你,你就要被别人拥有了,邱浩脸上是笑容,心里有碎裂的声音。

    放开李静,邱浩洒脱的转身。

    “兄弟,我和李静结婚的时候你来吧,我一定会请你的!”白国庆就是这样,专业补刀,谁叫刚才这男人当着他的面抱李静了,他是想着上去给他一拳头吃吃看的,总之就是没有动,因为没有动,这心里就黑暗了,因为黑暗了,就要报复回来。

    邱浩走了,李静傻傻的站在哪里。

    “你还不回去?”李静让白国庆走,今天她再也没有心情,也没有心思去面对白国庆,她不是一个没有心的女人,在知道自己伤害了邱浩的时候还能去和白国庆吃饭,她要好好的想想,让她静静成不成?

    “那个晚上我们不一起吃饭呀?”白国庆这变化特别的快,一副委屈的表情,他就是委屈了,一个下午他都在李静店面上陪她,就是为了能和她一起吃个饭,眼看这就到饭点了,她叫他回去。

    “回家找你妈去!”

    “你要和我一起回家找我妈一起吃饭呀?那也行,带上儿子,她正好像孙子了。”

    李静:……..

    韩啸公司的事情根本就瞒不住,谁叫他有两个姐姐都在公司里面呢?还都在财务部,本来韩文青在公司里面基本上就等于是混日子的,资金是不是紧张她那里看得出来,还是文君给她说起来她才知道,这不一知道很快就个自己妈打电话说了,说得比较严重,说公司都快要给员工发不起工资了。白淑娴一听都到这地步了?哪里会不问韩啸的。

    “妈,那里有说的那么严重?”发工资的钱肯定就是有的,就是继续开工的钱可能要没了,韩啸不愿意多说,说多了他妈会更加的担心,而且这个事情他到现在都是瞒着叶梓的,也不想叶梓知道。

    白淑娴可不那么想,她这段时间光想着那没见面的孙子去了,都没有关注儿子的情况,现在再一看,可不是吗?憔悴了不少,肯定是愁的。

    “妈这里也没什么钱…..”说道这个白淑娴就有点后悔,之前手里有点钱都贴补给了两个女儿,现在手里一万块都拿不出来。

    “妈,没事,我自己能处理,还有这个事情你别给叶梓说。”

    白淑娴也知道这个事情现在不能给叶梓说,给叶梓说了她也帮不了什么忙,在医院上班的那些工资肯定不够,还让她操心,让月子里面儿媳妇来操心不是白淑娴的意愿。

    尽管白淑娴不知道韩啸到底差多少钱,他也说没有什么大碍,可白淑娴就是着急,着急想着要给自己儿子分担,那怎么办,她不是还有两个女儿吗?之前都是韩啸帮着两个姐姐,现在也该两个姐姐帮帮韩啸了对不对。

    “你怎么就会没有钱,前段时间你不是要再开一个理发店吗?你那个理发店难道就不能缓缓再开?”白淑娴给文青打电话,让她拿十万块出来,在闹事区你能想着再开一个理发店,难道你手里就没有十万块?开理发店这么久了,怎么也存了些钱吧。

    韩文青现在就想把自己嘴巴给撕了,她怎么就脑壳发散把韩啸缺钱的事情给她妈说了呢?现在她妈找她要钱,她这边是有点钱,可那钱都在小七妈手里存着呢,小七说了他们的这个钱是要开第二家的理发店的,本来今年就想开的,钱不够,小七的意思是让她和韩啸再借点,这个借钱的口还是没有开,谁知道韩啸比她还缺钱?

    “你没钱,那你们开理发店赚的钱都上哪里去了?你不要和我说钱你们都用了!”

    韩文青没有办法就说都用了,不说都用了那就必须得拿钱出来用到韩啸那边去,能说不给吗?当年她开店的钱都是韩啸给借的,她到现在都没有还,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还的问题。

    挂了电话,韩文君顺着自己胸口,还好反应快,要不然自己存的那点钱就得拿出去,这钱拿出去就要是不回来了,本来就该还韩啸的钱怎么还。

    这边给韩文青打电话要钱不成,那又给文君要钱,不是也借钱给文君了吗?反正借给文君的钱她都没有用上,填蒋毅弟弟那边去了,现在趁这个机会要回来不是刚好?

    “妈,这个钱我现在要不出来。”文君就觉得自己难,从把钱借给蒋力之后,人家就没有提过要还钱的事情,就是她主动提出来过那么一两次,都被蒋毅妈给说了,说不就是几万块钱吗?都是自家兄弟,用得着天天挂在嘴上,难道说蒋力这边赚了钱能不还吗?问题就是蒋力怎么都没有赚到钱,就是赚到钱了也不会给她说吧。

    白淑娴这才想起来文君在蒋家那边的处境并不好,现在去要这个钱不就是要自己女儿日子不好过吗?看来大女儿这边也拿不出来钱了。

    “那算了吧。”

    韩文君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想了想还是说吧,就说韩啸这边差的钱不是一点半点,几万块钱根本就不起作用,如果钱不到位工程可能就停了。

    都要停工了?白淑娴惊出了一身冷汗,挂了电话转身更是吓了一跳,叶梓什么时候站她后面了?

    “韩啸缺钱?”叶梓不确定自己刚才听到的是不是真的,她没有听韩啸提起过,心里有点难受,这是家里的人都知道她不知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