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01章 循序渐进
    人久了没有接触就没有什么话题,白国庆在脑子里面搜索要和李静说点什么,多说点什么,不知道该说什么。

    “今天的天气不错,不冷不热的,刚才在街上我看都有人穿裙子了,好像也没有这么热。”

    白国庆自己穿了两件衣服,一个衬衣,衬衣外面罩着一件开衫,整个人看起来比较柔和,他是专门这样打扮的,希望能给自己儿子一个好印象,不想让孩子觉得自己不好相处。

    社会在前进,人穿的衣服也越来越少,还不到夏天,四月份的天气,那些为了身段的显露而不要温度的人就穿了裙子短裤,最多再穿一个丝袜,谁先穿谁就先吸引别人的眼球。

    人这种动物很奇怪,喜欢被关注的居多,被关注的时候有优越感。

    李静的店是个女装店,像白国庆这样一个男人呆在店面上跟少,也有那种陪着女朋友陪着老婆来的,也有单独来的,呆的时间不会太长,逛到喜欢的就买了走了,不会像白国庆这样逗留。

    “你那个男朋友这两天好像没来……”

    李静蹲下去拿货出来挂,白国庆也跟着蹲下去,趁机就问了,反正两个人说的话别人也不会去仔细听。

    “你怎么知道?”李静也不起来,就这样看着白国庆。

    他怎么知道,因为他关注了的呗,他们两个没有见面,不代表他不会偷偷的来看看李静,他每天在李静快要回去之前都来,这几天都看李静一个人回家的。

    李静现在看着白国庆,白国庆感觉有点心跳加速,两个人距离又这样的近,又是蹲着,心里那么想的就凑上去亲了李静一口。

    “你……”李静用手抹一下脸,仿佛脸上有口水一样。

    “那个我刚才就是有点情不自禁。”

    白国庆从李静手里把衣服接过去站起来一件一件的打开,帮李静挂起来,转头看见李静的两个店员其中一个在笑,这年头的小姑娘真懂事,都没有上来打扰他。

    李静在心里骂了一句臭不要脸的。

    “儿子回来了。”

    保姆抱着李正回来,孩子手里多了一个棒棒糖,一边吃一边流口水,还露着牙齿对着李静笑。

    李静把孩子接过去自己抱着,有点舍不得往白国庆手里交,说白了就是有点不放心。

    “来,爸爸抱抱。”白国庆朝孩子伸过去两只手,李正看都不看他,场面有点尴尬,孩子怕生。

    “我让保姆抱着孩子跟你一起去吧,下班前你把他送回来,他要是哭得话你也给送回来。”李静又把李正递给保姆,还是舍不得,就是心里担心,把孩子递过去的时候眼睛就有点红红的。

    “要不你还是跟我一起去吧,我妈她现在对你没有意见。”白国庆有进一步的说道,他知道李静心里可能有的顾虑,如果这个顾虑不能解除的话,他和李静始终都是没有办法再走到一起。

    李金还是坚持不去,她现在都没有想好到底要不要再一次跳进白国庆这个坑里,上一次义无反顾的跳进去,她用了几年的时间才爬出来,把一个自己曾经喜欢过的人埋藏在内心的深处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现在又要翻出来,好难,开头都难。

    还有邱浩的事情,李静没把事情想得那么简单,尽管她到现在都没有再见到邱浩,她有种预感,邱浩还会来找她,她答应过邱浩,强烈的道德感也让她现在无法做出选择,要是邱浩不那么好就好了,无以回报。

    白国庆还想从保姆手里把孩子接过去,这次手还没有伸小家伙就要哭,搞得白国庆都有点怕了,让保姆抱着跟着走吧,再不走怕李静改版主意,那这一步就迈出来,而且他父母老早就在家里为了迎接孙子的到来是做准备了,要是他把孩子带不回去,他们该有多失望呀。

    回去的时候就打的车,白国庆现在觉得自己在蓉城没有车有点不方便,走那里都要打车,打车还得等,不能完全做到随叫随走。

    两个老的看到李正的那一刻简直可以用欣喜若狂来形容,国庆妈的表现稍微要比国庆的表现更明显一些,国庆爸笑得很开心,这些年都很少有这样开心的时候。

    有点遗憾的是小家伙不愿意让爷爷奶奶抱,搂着保姆的脖子都不愿意下地,却生生的看着国庆父母,说要找妈妈。

    国庆父母也不生气,心疼都还来不及,孩子不跟他们亲也能理解,从出生到现在他们都没有正式带过这小家伙,小家伙不熟。

    笼络一个两岁多孩子的心是一件很是容易的事情,买了那么多的玩具,吃的穿的用的都买了不少,总有一样是他喜欢的对不对,小孩子不比大人,经不起诱惑,看见那么多的玩具怎么会不心动想要。

    各种各样的小车,爷爷奶奶趴在地上玩给小家伙看,只一分钟不到,小家伙就忍不住要自己动手去拿,瞬间就把保姆阿姨抛在了脑后,和爷爷奶奶玩起来。

    小孩子也是敏感的,两岁多的孩子已经多多少少能看出来这个大人到底喜欢不喜欢他,很明显这里的几个人都很喜欢他,给他买那么多的玩具,还有新衣服,美味的蛋糕,以至于到该走的时候小家伙都不想走了,眼睛红红的要国庆妈抱抱,国庆妈抱着小家伙也是舍不得撒手。

    “要不今天就让他在这里跟着我睡吧?”

    白国庆说不行,接孩子的时候都说好的,到点就把孩子给送回去,这个时候他不能李静这里不讲诚信,不能给李静造成一种他想要抢孩子错觉,或者是为了孩子才想和她结婚的错觉,他是认真的,他承认自己现在是很着急,可以说是心急如焚,但不能操之过急。

    既然是真心的想要和李静在一起,他就得有这个耐心让李静慢慢的再一次接受他,他都已经感觉到李静的软化了。

    送孩子回去的时候是白国庆一个人去送的,就一个下午的时间,李正已经和他熟悉起来,保姆晚上是要回自己家的,白国庆让她自己先回去。

    李静在店上等着白国庆,有点着急,这是第一次白国庆把孩子带走,整个下午她都在担心,害怕白国庆不把孩子给送回来,还不到五点的时候就频频的往门口看,希望自己这样做没有错,选择相信白国庆一次。

    看到白国庆抱着孩子出现在她的视野里面的时候,李静有点想哭,那画面身温馨,父亲抱着儿子,李正靠在白国庆的肩膀上已经睡着了,那种妈妈给不了的厚实肩膀,一瞬间李静的心里有点酸酸甜甜的感觉,觉得自己不该让孩子和父亲分开。

    “把孩子给我吧。”李静去接李正。

    白国庆没有把孩子给里李静的意思,“他睡着了,我送你们回去吧。”

    这一次一家三口终于走在按理一起,夕阳西下,那画面很和谐。

    在大院里这两天就有人问白淑娴是不是媳妇流产了,有真心关心的,也有就是看热闹的。

    白淑娴问这个是谁说的,其实不用问也知道,现在大院里面和她家最过不去的就是李玉梅,这女人就巴不得她儿子不幸福,这样她女儿的不幸福也就不算什么事情了是不是。

    叶梓流产的事情确实是李玉梅给传出去的,她是怎么知道的,宋嫣然回家说的。

    “看看,这不就是报应来了,当年耗着我们家嫣然,耽搁我们家嫣然那么久的青春,结果和个小自己那么多的结婚了,这就是活该,活该生不出来孩子。”李玉梅心里那个痛快,风水轮流转,不能光是她家运气不好,凭什么好事情都让韩家都占了,原来是这里等着他家呢。

    听李玉梅说话的人根本就不接话,听是听,听完之后还瘪嘴,都是大院的人,谁耗了谁的青春,那宋嫣然什么时候和韩啸正式在一起过,现在还好意思拿出来说,这不要脸的程度也是登峰造极了,所以这听的人也就是两边的热闹都看,摆出来的人还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呢,其实不然啊。

    “走着瞧。”白淑娴是气鼓鼓的回去的,没有去找李玉梅理论吵架,回来喝了一大杯冷水才把这个心里的火气给冷却下来,不然她能拿着菜刀上宋家找李玉梅理论去。

    “妈怎么了?”叶梓现在已经不全天都躺在床上了,有时候也到楼下来看看电视,太无聊了。

    “叶梓呀,你说我是不是上辈子做了什么缺德事情,这辈子得了报应?”白淑娴很多事情都能不在乎,就是有点在意李玉梅说的那个什么报应。

    叶梓还是相信因果轮回,有报应一说的,一听韩啸妈这样问,脸色就有点发青,不会就是这样吧?

    白淑娴挥挥手谁让叶梓不要回答了,她也是刚才气着了,怎么问这样敏感的话题。

    “算了,你也不回答了,我这样的人上辈子肯定都是做好事的。”

    “妈,我听说多做好事有福报,要不咱们做点什么吧?”叶梓这几天都在考虑这个问题,她想为那些困难地区的孩子做点什么,电视上也有放,说贵州那边的一个山里面的孩子读书要走多远,半夜就开始从家里出发,为了读书,要走两个多小时的山路去学校,而且好多孩子连鞋都没有,光着鞋一步一步的踩在荆棘上。

    “你的意思是你要捐款?这个事情我举双手赞成。”虽然没有接着说,但因果报应在白淑娴这里就成为了一个梗,她也想多做好事情,不管真的能不能积德积福报,至少心里要宽慰得多吧?

    叶梓说她不仅仅是那个意思,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很好了,至少是没有什么大碍了,而她这边又请了一个月的假,她想用剩下的时间开车去一趟贵州,亲自去帮助那些困难的孩子,能帮多少是多少。

    这样一说白淑娴就不同意,她还指望叶梓身体养好了再怀孕呢。现在坐月子你来这样折腾?说她不懂事怎么就那么不懂事呢,把孩子折腾没了就不说了,现在要把自己也给折腾进去?她不同意。

    “做那些事情什么时候都可以做,但你现在是坐月子,哪里都不能去。”

    叶梓的计划在白淑娴这里直接就被否决了,但她却没有放弃。

    晚上两口子在卧室里面的时候,叶梓就把是自己的想法给韩啸说了,就说这个事情她是一定要做的,而且就是现在要做,如果觉得她的身体还有问题,她可以去做检查,她很清楚她的身体根本就没有问题,现在的问题就是一个缘字,她要去寻找,急切的要去寻找,那天看了那个新闻画面,她强烈的感觉到她的缘分就在哪里,她和韩啸一定会有自己的孩子的。

    结果不怎么样,韩啸也是一样的不同意。一个是叶梓现在是月子里,他没有听说那个女人坐月子还到处乱跑的,另外一个就是他现在已经焦头烂额了,如果这个月的资金还不能到位,那他的工程马上就要面临停工,他抽不出来时间和精力陪叶梓去那样的地方。

    “你怎么就不能相信我身体已经很好了呢,而且我想过了,白国庆这段时间不是有空吗?我让他和我一起去,他开车。”

    韩啸看着叶梓很认真的说,“只能是我陪你去,其他的男人,哪怕是国庆这样的兄弟我以后也不允许你单独和他一起走那么远的地方。”

    好,现在这个话题就没办法继续说下去了,也不生气,因为没有生气的理由,不让叶梓去也是关心她,不然别人陪着去,也是因为韩啸要吃醋。

    “还有就是这段时间国庆也很忙,你忘记了他想和李静结婚,而李静有男朋友,国庆呀,从之前的主导地位都变成了第三者了,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了。”

    白国庆呢现在刚把李静送到楼下,他是不介意抱着儿子继续送李静上楼的。

    “好了,就送到这里吧。”这次李静心态已经好了很多。

    白国庆只好把儿子递给李静,他现在很听话的哟。

    “你看小家伙的口水都留我肩膀上了。”白国庆摸摸儿子的头,宠溺的笑,那笑容滴进了李静的心里,激起一片涟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