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400章 狮子大开口
    叶梓半夜的时候就做梦了,这是她流产后第一次做梦,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见一个很可爱的孩子哭着喊她妈妈,挥着手跟着她跑,一边跑还一边说妈妈你不要我了?她想转过身去抱孩子,可什么她却朝前面跑着,不是这样的,她怎么会想要扔下自己的孩子?她不是这样的!

    叶梓是被吓醒的,悲伤得很,醒过来就哭,韩啸问她。她什么都说不出来,脑子里面翁嗡嗡的响,都是刚才梦里面的场景,挥之不去。

    “没事了,我在。”韩啸把叶梓搂在怀里,知道叶梓是做了不好的梦,但不知道到底梦见了什么,见不得叶梓哭,叶梓哭他就心里难受。

    再睡就睡不着了。这个天气也不冷,叶梓在韩啸怀里直发抖,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平静下来,这些天她尽量不去想自己流产的事情,想尽快的把自己调节过来,但就是不行,潜意识里面还是会想着那个事情,所以做了梦。

    叶梓再睡着的时候不知道是几点,韩啸老人睡着了才起来,自己到楼下客厅里面抽了一根烟,又坐了一会儿,这天就亮了。

    白淑娴这些天早上起来得比较早,想早点去菜市买菜,她也是睡不着,怎么能睡得着,这次这个事情给她的打击也不小。看韩啸这个时候坐在客厅里面就知道他肯定昨天晚上也没有睡好,自己的儿子她知道,肯定难受了。

    “再去睡会,一会儿去公司又该忙了,我去买菜,早上想吃点什么?”

    韩啸说早上有个会,可能去公司的时间要早点,这段时间不光是家里不顺,公司那边也不太顺利,主要是现在贷款有点跟不上,第二批的贷款到现在都没有下来,如果再不下来可能他这边就面临停工,材料费,工人的工资,工地上机械的费用等等都需要金钱来撑着。

    韩啸有跑步的习惯,今天在原来的基础上又多跑了一大圈,时间没有增加多少,距离增加了不少,只能是速度增加起来,它需要这样来降压,大汗淋漓之后他感觉这个人都轻松了不少,公司的压力只能它一个人来背。

    “妈,今天让甜甜回来住吧,家里有个孩子也好,叶梓在家不会那么无聊。”

    甜甜这两天被文青带着韩啸不太放心,其实白淑娴也不太放心,忘记接孩子的事情都能干得出来,还哄自己说在上班。

    韩啸上楼的时候叶梓已经醒了,睡不着。

    “怎么不多睡会?”

    “我现在除了睡就是睡,哪里会有那么多的瞌睡。”

    两个人都不去提昨天晚上的梦,因为不好。韩啸穿好衣服,习惯的去叶梓旁边让她给自己整理一下领带,他这个人不太喜欢这种每天都西装领带的打扮,但他现在是一个公司的负责人,该有的样子都要有,不能用因为压力大,资金吃紧,就把自己搞得不像人一样,那不是他的做派。

    在叶梓的额头上亲了亲。

    “老婆,我上班去了,你要是在家里闷得慌就给我打电话,要不和妈聊天也可以。”

    今天是叶誉出院的日子,他很开心,但有的人就不那么开心了,徐宝宝现在还在拘留着呢,父母都舍得花钱,往里面砸钱就是想儿子早点出来。

    “五万够不够?”李秋水开这个价就不低了,她那天在派出所见他儿子了,说里面的日子不好过,要出来,让她救他,要不是家里有钱往里面拿了不少钱的话估计徐宝宝在里面吃的苦就更多了,毕竟里面不是天堂。

    五万?这个数字在叶誉这里是可以考虑的,他有点动摇了,这辈子他都没有见过五万块,最多的时候他身上的钱也就五百块,不像徐宝宝那样家里有钱随时身上都揣着上千块的钱,想到这里,他又觉得徐宝宝这妈不诚心,你儿子平时零花钱都上千,你就给五万出来想换你儿子的自由?

    “阿姨,你怎么能用金钱来无视法律呢?”说完也叶誉又把耳机塞到耳朵里面继续听歌,他现在喜欢听歌,生活多美好,需要歌声来附和他,如果不是医院不能高声喧哗的话,他现在肯定唱出来了。

    叶荣也是那个意思,钱能解决什么问题?正如现在的他一样,老婆娘家有钱,可他过的什么日子,他这个婚姻几乎就是名存实亡,老婆天天晚上半夜才回来,回来就一身酒气,她父母也不管,每次都是看他,看他那眼神也不对,好像就是他管不住老婆一样,这人是高等动物,为什么不能自觉,自己管住自己不行?

    “你们也不用这样天天的跑了,我们肯定要坚持到底,不是什么事情都能用金钱解决的,当然你们可以选择请律师来为你儿子辩护,不过我想估计对结果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徐前进咬着牙,在他看来这个叶誉的哥哥是不是太嚣张了,就因为他儿子打了他弟弟,他儿子现在呆在派出所出不来,所以需要他们,他们就可以这样?

    李秋水毕竟还是和徐前进做了那么多年的夫妻,他的脾气多少也是知道的,听说已经好多年没有暴脾气了,这是又要犯了?赶紧拉了他上一边去。

    “我不管你要做什么,但做之前你想想儿子。”李秋水看不惯徐前进这样,两个人没离婚的时候就暴脾气,一句话不对就要打架,现在又来,准备让自己儿子就呆里面了是不是?

    现在就是除了给钱没有别的办法,幸好他们有钱。

    “你说个数,说个数我们就赔。”李秋水一点脾气都没有了,她认了。

    叶荣还是那句话,不是钱的问题。

    “一百万。”叶誉很淡定的说道,别看他天天就是在医院听歌,他这些天就想这个问题呢,到底是要钱还是非要办徐宝宝坐牢?要钱能要多少?徐宝宝坐牢的话到底能坐多久?按照少来算的话多少才划算?

    一百万?徐前进想骂人,你断一根肋骨,大不了几个月就好了,就算是养,一年时间吧,一年时间你赚一百万,真开得了口,你整个人整个身体都是金子做的吗?知道现在的一百万能买多少套房子吗?十套房子!

    李秋水咬着唇也没有说话,叫她怎么说,她没有那么多钱,和徐前进两个对半分她能拿得出来,那出来那么多钱,她自己还剩什么?

    “怎么,舍不得?”叶誉讽刺的说道,别看这离了婚的两口子看着很爱儿子的样子,是真爱吗?是真爱那就花钱来砸他呀,肯花一百万他就不告了。

    “叶誉!”叶荣喊了一声,这样狮子大开口的叶誉他是第一次见着,不太相信这是那个和他一起从农村出来的叶誉,怎么奔钱去了。

    “哥,你别说了,被打的人是我,受伤的人也是我,我想过了,要钱对我来说比较合算,现在赚钱多不容易呀。”是的,叶誉指望着这次徐宝宝的父母的赔款能让他发家致富呢,这样他就能有自己的房子了,他也有钱了,不用住叔叔家,不用看别人脸色,谁还敢瞧不起他?

    “一百万是不是太多了?”徐前进压低声音尽量忍着自己的情绪,不是他没有这一百万,他一百万他真有,可就这么拿出来?他是一个生意人,做什么事都要算一下,就拿这个事情来说,要是遇上个没钱的,人家能把医药费出了也就不错了,他这边还同意给五万块,这人心呀,果然是蛇吞象,不足呀,想宰他?

    “叔叔,要是没有这一百万,那就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可别说我没有给你家徐宝宝机会。”

    叶誉摸了摸自己的胸腔,“叔叔,你儿子打我的时候是真疼。”

    叶誉狮子大张口要一百万,这事情就注定解决不了,徐前进拿一百万买他儿子徐宝宝几年的自由?那他要是不干了呢,叶誉一分钱也别想得,就是医药费他都不准备给,现在不都是叶家自己垫着的吗?那好,看谁熬得住,转身走了。

    “哎,这位同学,一百万也太多了。”李秋水哭着也跟在徐前进的后面走了。

    走出去徐前进等着李秋水呢。

    “儿子是我们两个的,你也别说他是跟着我才这样的,孩子跟我的时候都上高中了,所以你也别把责任往我身上推,我反正一百万是不会拿的,你硬要拿你自己一个人拿,要么就和我一样憋几天,我倒要看看那个叶誉到底要不要钱!”

    李秋水现在能说什么,她能说她一个人去把钱出了?没有那个钱,说话就要注意,现在她和徐前进又是同一条战线上的人了。

    李静抬头的时候就看见了姜瑶,面对姜瑶她没什么好怕的,相信姜瑶上次也受了教训,这次还敢来毁她的衣服,尽管毁,她一折都不会打,全价卖给她!

    “李静,我们谈谈。”

    又是谈谈?李静话都不想和姜瑶说,上次谈着谈着就打架,这次还来谈。

    “有什么好谈的,无非就是跟我说你和白国庆的事情,我没那个美国时间听你们两个的爱情,要么你抓住他让他和你复婚,要么你抓不住他,反正跟我都没有什么关系,我不关心。”

    “那行,以后你不要和白国庆见面了。”姜瑶要求道。

    李静又笑了,“我和谁见面不和谁见面要你来说?白国庆是你前夫不是你丈夫,等他再次是你丈夫的时候你来说这个话也不迟。”

    姜瑶捏着拳头,她拿李静一点办法也没有,她知道就算上次她拿了白国庆的手机给李静打电话,白国庆后来还和李静见过面,可白国庆现在确实只是他前夫,正如李静说的这样她管不着。

    “李静算我求你了成不成,你不要缠着国庆了,我没有国庆的话我就什么都没有了,我活不了,可你不一样你还有儿子,咱们也算一人一个,公平吧?”

    李静都不想说了,费劲儿,这都什么逻辑,先不说她现在想不想和白国庆在一起,白国庆想和谁在一起是他自己的事情吧,还没了白国庆不能活了,那些追星的女孩子们也是这样说的,也没见谁真的去死了。

    “你也别求我,自己去找白国庆!”李静都要冒火了,这人有病吧,要复婚去找你想复婚的那个人呀,找她有什么用。

    说曹操曹操就到,说好了今天白国庆来接李正回家见他父母,两个人约在店上,这样李静父母不知道要好进行一些。

    “国庆。”姜瑶朝白国庆迎了上去,尽管她知道白国庆不是来找她的,她不能输,只能硬着头皮表现出两个人很好亲密的样子。

    “姜瑶?你不会是来买衣服的把吧?我找李静有点事,就不和你说了。”

    白国庆还知道避开姜瑶,姜瑶上去说想挽白国庆的手,他不傻,当着李静的面做这样的事情除非是不想和李静好了。

    李静瞥了一眼姜瑶那伸在半空中有点尴尬的手,很快又恢复如常,当自己没有看见。

    “刚才保姆带出去了,一会儿就回来,要不你等一会儿。”

    白国庆来得比约定的时间早,他的目的本身就不仅仅是孩子,不光要孩子,他还要孩子的妈,两个人多相处,以前的感情慢慢的也就回来了,他现在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没人要继续和姜瑶说话的意思,她站在哪里有点尴尬,伸手装着去看旁边的衣服,又想起来上次赔款的事情,实在看不下去。

    “国庆,那我先回去了,我在家里等你,你早些回来。”姜瑶是故意这样说的,她就是要让李静误会她和白国庆现在还住在一起。

    “我和她没住在一起。”白国庆赶紧解释,姜瑶已经跑了。

    “和我没有关系。”李静装着不在意,她知道国庆肯定没有和姜瑶住一起,真要在一起住着,姜瑶还会来找她?白国庆还会来找她?

    “你这店不错。”白国庆看了一圈,他就是想来和李静多接触接触,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事干。

    “今天你和儿子一起去吧?”白国庆的意思让李静和他爸妈再接触接触,感受一下他妈现在的变化。

    “我就不去了,你也看到了,我有点忙。”这几天店里开始来夏装了,陆续都有到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