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99章 艰难的喜欢着你
    “姜瑶,我们真的不可能了,你就别想了,早在我们离婚后你不是都知道结果了吗?现在你又这样,你觉得有意思吗?”

    白国庆一点都不能理解姜瑶现在的做法,她这样做让他家都不敢回了,天天上他家守着是什么意思,现在又来讨好他的父母,尽管他父母现在也不怎么领情,以前两个人还有婚姻关系的时候都干嘛去了?他承认以前他还是有点喜欢姜瑶,但确定不是爱,现在一点都不喜欢了,两个人离婚的时候还恨过,但现在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没有喜欢的感觉,也没有憎恨的感觉,就是当一个普通人一样,走在大街上两个人都当不认识是最好的结局。

    “为什么不能,难道你就不能不把我当成曾经的姜瑶?我不是都改了吗?你就当从新认识我不行吗?”

    “不行。”白国庆本来可以说得更难听的,想着两个人曾经毕竟还是做过夫妻,同床共枕过,有的话和之前的事还是不要提了,提了也只是翻旧账,也不能起多大的作用,给对方留一点面子,希望对方能够看清楚现实。

    “我是不会放弃的,我知道你想和李静在一起,不是因为你喜欢她,是因为她给你生的是哪个孩子,可孩子我也可以生的!”姜瑶现在就活在自己的想象中,她觉得自己想的就是那样的,李静不爱白国庆,白国庆也不爱李静,不让当初两个人也不会就那么轻易的分开不是吗,现在两个人中间就只是有个孩子而已,孩子根本不能成为两个人感情修复的桥梁,如果她是李静的话一定会恨白国庆对她的抛弃,怎么会还和白国庆在一起?

    姜瑶终究不是李静,怎么可能理解李静的想法,曾经那么爱过,爱了就是爱了,不管多久心里面都有这个人的位置。在白国庆说出“李静我们结婚吧”这句话的时候,李静的心还是被震了那么一下,不动摇是不可能的,为了儿子有一个完整的家她都会动摇的。她现在这个年龄虽然不大,但出生社会都好几年了,人也要学会看清现实,也要更有责任感,她不能说自己这边还和邱浩在一起,心里又想着和白国庆结婚的事情,何况白国庆也不是原来的那个白国庆了,白国庆回来还吊着姜瑶,姜瑶说他们两个还要复婚。

    结婚呀,李静这几天也在想这个问题,因为责任她应该和邱浩结婚,可邱浩自从那天接了******电话回去之后两个人就没有再见面,她妈是说邱浩妈有在电话里面告知她分手的事情,难道就这样真的分手了?这边白国庆也是消失了,说完两个人结婚之后就消失了,人消失了,声音也消息了,一个电话都没有,她是知道白国庆的家在哪里,她肯定不会厚着脸皮去。

    白国庆为什么这几天不见李静,一是想李静好好的想想,另外就是要把姜瑶给处理好,姜瑶现在有点让人头疼,赶不走,强行赶人她就哭,这几天白国庆都住在酒店,只好把姜瑶扔给了他妈。

    还是忍不住给李静去了电话,李静也知道自己这几天回家坐在电话机旁边到底在等谁的电话,电话响起来立马就接了,是白国庆。

    “你考虑得怎样了?”就说了这么一句话,白国庆觉得自己实在有点口干舌燥,想喝水,开了一瓶矿泉水咕咚咕咚就喝完了,喝完了才想起来还没有问电话那头的人是不是李静,可别千万不要是李静她爸。

    “李静?”

    “那个我有男朋友,你知道的。”这样的回答李静自己一出口就有点后悔,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后悔什么。

    “哦,那个我还有点事情,就不打扰你了。”白国庆被打击了,他把李静那样的回答直接就归为拒绝,不是拒绝是什么,他在求婚,给了几天的时间给她考虑,几天的时间应该考虑清楚了吧,他明明当时能感觉到李静还是对他有感觉的,不管是出于她自己的心,她的爱情,还是为了孩子,李静都该选择他白国庆对不对,也许是他自己太自信了吧,李静没有选他,这是他活该。

    把所有的灯都关了,白国庆把自己关在了黑暗里,没有勇气去面对光明,不想去面对现实,现实就是李静没有选择他,有可能就要嫁给别人了,男人就是这样会受不了曾经自己的爱人和别人出双入对,不能去想两个人幸福的画面,多想就会发疯!

    在黑暗中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然后一边抽烟还一边喝酒,喝完之后就睡觉,因为不想去想,失恋的男人不都是这样吗?睡醒了还是忍不住要个李静打电话,打电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有时候还不是李静接的,要是其他人接的电话,接起来一听是他的声音会直接挂了,李静家也只有李静不会挂他的电话,在这里白国庆似乎又找到一点希望。

    “那个我想和你商量个事情。”白国庆的意思是能不能带李正就是他儿子回去见见爷爷奶奶?首先表明他不是抢孩子,就是让父母见一下孩子,孩子都两岁多了还没有见过爷爷奶奶,他父母也想孩子,希望李静能答应他这个请求。

    没听见李静回答就听见李静妈的声音从电话年头传了过来,说让白国庆父母见孩子是永远都不可能的事情,让他们死了那条心,生孩子的时候爷爷奶奶上哪里去了,现在想认孩子,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情,就是李静答应,她这个当外婆的也不答应。

    李静妈对国庆父母的意见不是一般的大,好好的两个人,感情也好,样子也配,就因为那个什么鬼原因不让两个人在一起,结果白国庆娶了别人离婚了吧,这都是报应,现在就该让白家后悔去,她家李静就是好,怎么了。

    “以后他再打电话来你就直接给挂了,你们两个还有什么说的,就算求邱浩那边不成了,你也不要去将就白国庆,不要忘记了他妈曾经是怎么嫌弃你的,就因为你….”毕竟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李静妈也不想一遍一遍的提,再说出来谁都难受。

    “谁还没有个犯错的时候,就抓住那事情不放了,结果呢,结果他儿子结婚又离婚了,现在还想来要孩子,做梦去吧。”

    李珍说妈你别说了,不管怎么说都是李正的爸爸,孩子以后是知道了,想起自己外婆这样说他爸爸的影响不好,李静妈一看可不是吗,李正就在旁边,孩子小现在是不懂,以后大了懂了怎么办?

    “你不可能想回去和白国庆吧,他妈能同意?”李静妈看李静这个样子又担心起来。

    “没有的事,妈你别想多了。”李静自己现在都搞不清楚了,她不想说这个问题。

    再说邱浩这边,邱浩不是不想去找李静,就是这几天他妈天天都跟着,完全就当他是个幼儿园的孩子一样,走哪里都跟着,跟着也就算了,还带着敌敌畏跟着,他只要有一点异常的动作,他妈马上就要把敌敌畏拿出来威胁他,反正就是现在不能给李静打电话,更不能和李静见面,心里也是煎熬,这就跟逼着一个吸毒的人戒毒一样。

    “妈,你这样限制我有什么意思,难道你就不怕我这辈子就不结婚了?”不是只有邱浩妈能逼邱浩,邱浩一样能逼着他吗?

    “我宁可你这一辈子都打光棍。”邱浩妈就敢这样说,因为她压根就不相信邱浩这辈子除了李静就不会看上别人了,这个世界本来就是物质的世界,哪有那么都唯心的爱情,就算你们是真爱,真爱能当饭吃?能真爱一辈子?一辈子有多久,感情这个东西在时间面前都是个屁,一切的感情在时间的长河中都会被冲淡,等李静结婚了,邱浩这边还不找?

    “我看你也别想那个李静了,听说她孩子的爸爸回来了,你跟人家孩子爸爸争?他们才是一家人。”

    别看邱浩妈一个女人,邱浩爸走了之后她能带着邱浩把这个家支撑起来,让邱浩现在变得这样有出息,能说邱浩妈没有一点本事吗?她本身就是一个不简单的女人,所以能知道李静的事情对她来说一点都不难,她同情李静的感情生活,但同情不是施舍,李静和他儿子不合适就是不合适,这一点跟当年的国庆妈差不多,当妈的操这样的心都多。

    叶梓在床上躺了几天之后,又加上喝了梓香园里面的拍恶露的药水,身体好了很多,这两天气色也好了不少。因为两个妈都很关心她的缘故,叶梓坐这个月才几天稍微有点受不了。主要是家里太闷了,韩啸妈电视都不让她看,说坐月子的时候上看了电视以后对眼睛不好,现在可能没有感觉,以后老了就知道了,不但不能看电视还不能看书,反正就是不能用眼睛。

    王翠芬呢给叶梓拿了一顶毛线的帽子来,说坐月子的人都得带,不带的话以后头疼,为了妈妈的好意,叶梓带了。就是这个天气一天天的热起来了,带着毛线帽子真的很热,一会儿头上就有汗了,还不能洗澡和洗头,到了晚上的时候叶梓都不敢太挨着韩啸睡,就怕他闻到自己身上的这个味儿了。

    “韩啸我有点想洗澡。”叶梓这样说,有几天都没有洗澡了,叶梓不仅仅是感觉到身上有味儿问题,还觉得身上有点粘粘的,很不舒服。

    作为中国的男人多少有一点基本的常识,韩啸知道女人坐月子的时候是不能洗澡的,有没有科学性韩啸不知道,反正大家都是这么做的。

    “要不我给你擦一下?”韩啸从床上爬起来说道。

    “可是我还是想洗澡。”

    洗澡这个事情在韩啸这里不管怎么都通不过,韩啸最后还是端了水给叶子擦身体,他甚至不让叶梓从床上下来,自己什么都给做了。

    韩啸给叶梓擦身体的时候,叶梓就想当他们两个都老了的时候,很老的时候,可能有一个人动不了的时候,另外一个人是不是,也这样给对方擦拭身体。她觉得这样的事情很浪漫,别说我爱你改还浪漫。

    “你笑什么?”韩啸抬着着的叶梓手,给他擦手的时候好像看见叶梓在笑。

    “我高兴。”叶梓这样说道。

    韩啸宠溺的摸摸叶梓的头,说她傻样儿,不就是擦个身体吗?值得她这么高兴,要真的这么喜欢,以后他天天给她擦行不行?

    叶梓才不干呢,她要洗澡,洗澡。现在对于叶梓来说,光是擦拭身体根本就不起作用,她的头皮太痒了,身体可以用湿毛巾擦,那头发呢?不光是头发,整个头皮都是痒的,因为戴了毛线帽子很热,流了汗,汗水黏在头皮上,头皮透不了气,痒得都要不行了。

    可怜巴巴的看着韩啸。

    “还想怎样?”韩啸现在就把也一样当成一只小猫咪,搂着抱着,不时的还给她隔着毛线帽子抓抓头皮,这猫儿还不让抓,不让挠,扭着头,别扭着呢。

    叶梓作为古人过来的,她当然知道女人在月子里面不能洗澡,为什么不能洗澡,那是因为古代的条件差,洗澡稍有不慎就可能很麻烦。女人分娩或者流产之后,出血多,体力消耗大,身体非常疲劳,在产褥期人体的自我调节机能与免疫力是下降的,抵抗力很差,而且人体的毛孔也是张开的,这个时候洗澡的话容易让细菌入侵身体,引起各种炎症。

    满月后才洗澡也是错误的,长时间不洗澡皮肤上沾染的细菌往往又能进去到产妇的身体里面去,所以说现在叶梓的意见就是距离她流产已经过了几天了,她完全是可以洗澡的,只要时间上把握好就可以,洗完澡快速的把身体擦了也没有关系。

    “不洗澡,睡不着。”叶梓翻来覆去,光是擦了身体对她来说现在真不起作用。

    “真要洗澡?”

    韩啸同意了叶梓洗澡,但这个澡完全就是战斗澡,两个人从进浴室到洗完澡,五分钟时间都没有,全程都是韩啸操作,叶梓还没有体会到洗澡的乐趣,这个澡就已经洗完了!

    “洗完了?”

    “洗完了。”

    头发没洗,不让洗,叶梓欲哭无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