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97章 宁可饿着
    韩文君接到她妈的电话就在考虑到底要不要去医院看叶梓,按道理来说她这个做姐姐的应该去看,可是前几天发生的事情让她的心里有个梗,她以前对叶梓这个人还真没有什么看法,还觉得韩啸这个媳妇娶得不错,读书行不说还会赚钱,当年还借钱给她,借得还不少,从借钱这个事情上来说,虽然她没有用到那些钱,她还是很感谢叶梓的,在那个时候肯借那些钱出来也说明这个人是大方的,可是现在她有点怀疑叶梓当时的那种大方,是不是只是为了讨好自己的兄弟呢?现在两个感情好了,所以就不在乎了是不是?

    在老公和兄弟媳妇之间,韩文君肯定更加相信老公,老公是自己枕头边的人,和自己睡了都这么多年了,以后还要和自己走一辈子的人,怎么可能坑自己,蒋毅说得没有错,叶梓也许就是不想要她去韩啸公司上班。

    到底去不去医院看叶梓,现在在韩文君这里都成了一个问题,她觉得自己是那种心理有事情肯定装不出来的人,怎么办?

    “不就是流个产吗,有什么看头,蒋歌流产也没有见你家谁来,你去看还得花钱,你现在都没有挣钱了,还不知道节约,光是让蒋毅养着你自己心里也不掂量一下。”蒋毅妈就是心疼钱,你去看病人总不能空着手去吧,不时候拿钱,总得买点营养素品什么的带去吧,买东西不花钱?

    韩文君没有接蒋毅妈的话,接不得,现在她没有上班,在家里说话怎么说都是错,稍微不注意都能闹起来,不是她要闹,是蒋毅妈现在可能她不顺眼非要找她闹。

    最后韩文君想了想还是去了医院,她还是想去上班,她做不到韩文青那样空着手去,买了两盒营养品,看到叶梓的时候有点不敢相信,叶梓在她的眼里一直都是美丽又精神的一个女人,今天这个样子就太憔悴了,和平时的样子很不一样,一路上想好说工作上的事情就有点说不出口,人家都这个样子了,看来这次打击不下,她这个时候提工作的事情?

    结果叶梓主动问韩文君考虑得怎么样了,叶梓以为那天晚上之后韩文君至少应该会来找她吧,真要做生意一定就需要钱,当时她也没有主动说借钱的事情,还给韩文君出主意让她把蒋力那边的钱给收回来,估计收起来也费劲,收不回来韩文君也没有来找她,也没听韩啸说她去公司上班的事情,韩啸妈这几天在家里也没有提。

    “我还是觉得我更适合去上班,做生意我没什么经验也没有本钱。”韩文君说完心里一下子就轻松了很多,不管叶梓现在会不会继续找理由来推脱,反正她都说了。

    叶梓听了韩文君的意思,再看看她就知道再劝也是没有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你,叶梓相帮韩文静是一回事,她自己不愿意,看不透有什么办法,性格就是那个性格了,既然愿意上班拿死工资那就去上班,韩文青都能在公司里上班,韩文君去也没有问题。

    “那大姐现在如果没有找到工作那就去韩啸哪里上班吧。”

    韩文君没想到叶梓主动提了出来,心里高兴,在家里呆着因为没有了工作都郁闷了多少天了,现在工作的事情一下子就解决了,似乎对叶梓之前有那么点的看法一下子又没有了,有点感动,眼睛湿润起来。

    “弟妹,真是太谢谢你了。”

    叶梓不能去想一份简单的工作对于韩文君来说是多重要,从她的反应来看,看来是比较重要吧。

    “什么事情这么高兴?”白淑娴给叶梓送饭来,本来王翠芬也是要送的,叶梓没让,她那边还要照顾叶誉。

    “妈,叶梓让我去韩啸的公司上班。”韩文君现在的样子就像一个孩子一样,当年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兴奋。

    “哦。”白淑娴听了之后倒没有多大的反应,那都是自家公司,去上班都是早晚的事情,用得着这样的高兴?

    人的心情一好,嘴巴里面说出来的话都是好话,就像现在的韩文君一样,现在就全部是安慰叶梓,说叶梓是有福气的人,早晚都能为韩家开枝散叶等等,说了一大堆,她可是从来都没有和叶梓说过这样多的话,这让白淑娴都刮目相看,你说你平时要是在婆家也这样会说话那该多好?

    中午的时候韩啸不放心又给叶梓打了一个电话,不是不放心他妈不给做吃的,就是心里挂念着,本来他就说叶梓在医院的三天干脆就不去公司,就在医院照顾叶梓,叶梓没有同意,让他以事业为重,刚起步的工程马虎不得,不管是质量还是安全方面。

    叶梓当着韩文君的面顺便就在电话里面给韩啸说了韩文君的事情,韩啸说既然她自己都决定了,那就叫她下午就去公司一趟,把岗位的事情给落实了,韩文君心里头的石头落了地高兴的回去了,回去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出来这么久都忘记中午回去做饭了,看来回去又要被蒋毅妈说一通了,不过不管了,今天把工作的事情弄好了,以后也不担心了。

    医院里认识的医生和护士知道叶梓流产的事情也陆陆续续的来看她,这段时间叶梓在医院人际关系也不错,比刚来的时候好多了,主要是叶梓这个人一般不说人是非,人也大方。第一个来看叶梓的就是张自然两口子,买了一大束的康乃馨来,白淑娴找了瓶子来装好,病房里面仿佛一下子就有了生气,叶梓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对张自然两口子表示了感谢。

    白淑娴回去之后下午就也叶梓一个人,自己躺在床上也挺无聊的,还好断断续续的有人来看她,和她说上几句话。

    其中产科的一个护士给叶梓带来了之前那个十八岁产妇的消息,

    “哎,现在的姑娘我真是搞不懂了,怎么会这样,才十八岁喜欢那么个老头子。”在护士的眼里五十多岁的男人已经不是老男人了,成了老头子,都一个老头子了吧,人都开始走下坡路了吧,怎么下得去手,十八岁呀,当你的女儿绰绰有余是不是,可你还让人怀上了孩子,那你就该对人家好点是不是,结果不是。

    现在那个老男人的眼里全部都只有他那儿子,时时刻刻就是围着儿子转,那姑娘的眼神又围着老男人转,护士就没有搞懂,一个那么老的男人有什么值得她喜欢的?难道说很有钱?护士也没有看出来那老男人很有钱的样子,反正那姑娘对老男人就是一往情深的样子,说话都是细雨绵绵,像是生怕语调或用词重了伤了对方一样,与许多产妇生下孩子后重心转移,全天围绕孩子小心谨慎的表现完全不同,关心男人比关心自己肚子里面掉出来的肉都多。

    “那女孩子还那么年轻呀,叶梓你说要是那老头子过十年二十年死了怎么办?那个时候这姑娘四十岁都没有,以后的日子怎么办?”

    叶梓说能怎么办?这些问题根本就不是现在那姑娘会去想的问题,她现在或许正沉浸在自己给自己构造的幸福当中吧,老男人喜欢儿子,她又给老男人生了个儿子,那是不是从此以后她就该和老男人过上幸福的生活了。

    护士走之前说自己觉得事情应该不会那么简单,这又是她的直觉,叶梓不太相信直觉这个东西,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叶梓是流产坐小月子,李珍是生了孩子坐大月子。

    李珍已经出院有一段时间,她现在就是郑家的大功臣,柏飞妈的意思是女人生了孩子就伤了元气,这是大事,要是月子没有坐好,以后会落下很多病根不说,这女人以后老得也快,所以直接让李珍坐两个月的月子。

    家里除了那个小保姆又给请了两个保姆,这两个保姆还都是大学生,英文还要过了六级的才行,其中一个保姆还会说一口流利的法语,两个人只负责带孩子,其他什么都不用做。

    “孩子才生下来几天,对着他说法语?英语?”李珍不敢去想自己儿子那耳朵受得了吗?能接受得了吗?以后到底他会把话说成什么样?中文中夹着法语?英语?

    “现在只是让他对这些语言有点语感而已,熟悉一下,等他真的开始学说话的时候就容易得多,你自己也是学语言的应该明白语感的重要性。”郑柏飞倒是觉得这样很好。

    李珍的奶水还是不多,郑柏飞天天吸都不行,请了催奶师来催奶奶还是不多,这也许就是命,郑柏飞这儿子命太好了,唯独就没有吃母乳的命。自己养过孩子的都知道,这孩子只要吃上母乳一口一般都不会愿意吃奶粉,宁可饿着然后扯着嗓子叫都不会吃奶粉,郑柏飞的儿子郑悦书就是这样。

    郑悦书这个名字是爷爷给取的,意思是希望小悦书喜欢读书,学识渊博,以后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不要像郑柏飞那样读书不得行,只顾着做生意赚钱去了。

    对于儿子名字这个事实郑柏飞是有意见的,他儿子他连取名字都不成?他儿子以后难道不是继承他的公司,不是一样的早做生意赚钱,但一切的反对与微词都无效,家里绝对是老爷子说了算。

    又回到郑悦书早喝母乳这个事情上来,谁看见孩子饿都心疼,特别是当妈的和当奶奶的,女人的心更软一些。柏飞妈的意思是要不请一个奶妈吧,谁叫孩子只吃母乳呢。李珍就不愿意了,她的孩子去吃别的女人的奶?想想这个画面她就受不了,郑柏飞倒是觉得可行,还打趣的说一定给儿子找个漂亮的奶妈,被李珍差点就拍一巴掌,幸好他妈在,李珍忍着没有下手。

    李珍没有点头,也没有说话,大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那脸色也不好,这事情就只有先不说,可孩子饿呀,怎么办?李珍真是什么都不管了,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孩子身上,躺着坐月子,自己不停的像催奶师教的那样给****做按摩,有时候晚上也摸,也不避着郑柏飞,都让郑柏飞要流鼻血了,只好长期呆书房,等李珍不摸了再进去睡觉。

    为了增加奶水,又强迫自己吃不喜欢吃的那些东西,什么长奶就吃什么,但郑悦书还是吃不饱,哭,会哭得孩子也不一定有奶吃。

    “你给李珍说,如果不让请奶妈就让孩子把奶断了直接喝奶粉,趁着小悦书现在才吃几天人奶也没多大的奶瘾,反正早晚都要断奶的。”最后柏飞妈发话了,李珍舍不得是一回事,孩子饿呀,总不能让孩子长期处于饥饿状态对不对,每天孩子的哭闹声都折磨着柏飞妈的耳朵和心灵。

    最后李珍还是妥协了,让请保姆吧,只要有钱,请保姆太容易了,当天下午人就来了,李珍都怀疑是不是提前都请好的,就等她点头同意人就来家里,想到这一层李珍有点吃不下东西,觉得郑柏飞和柏飞妈隐瞒她,不把她当一家人。

    “这奶妈是早就请好的吧?”李珍问郑柏飞。

    郑柏飞可不清楚奶妈是不是早就请哈的,但他听出来李珍的意思了,人这是不高兴呢,安慰她说不管是不是早就请好的,目的只有一个让孩子吃饱,出发点是好的,结果也是好的,他儿子现在不用饿肚子了。

    郑柏飞又想错了,大家都想错了,郑悦书一个还不满月的孩子怎么就那么挑剔了,吃了几天妈妈的奶,认****奶味儿了,别人的奶不吃,奶妈也着急,这家人有钱,给开的工资高,可孩子不吃她的奶呀,这意味着她可能当天就业当天就失业。

    最后想了一个什么办法呢,让奶妈把奶挤出来放在奶瓶里面,让李珍抱着小悦书来喂。开始的时候小悦书也不愿意,那委屈的小眼神看得李珍直想哭,说儿子呀,你赶紧吃,不吃你得饿,就这样孩子才吃的奶,才开始没有饿肚子,但换了人拿着奶瓶他就不吃,这也是折磨李珍的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