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96章 行尸走肉
    叶梓住在医院的病房里面还是很难受,韩啸作为她老公陪在医院里面照顾她也没有去上班,还好住的是一个单人病房,虽然旁边有一个陪护的单人床,韩啸也没有去睡,和叶梓睡到了一个床上去,整晚都搂着她,就怕她一个人太难受了。

    精神对身体的影响是很大的,精神不好,叶梓整个人看上去都是有气无力的,不想说话,嘴唇还是发干,手臂上输着消炎的液体,冰凉冰凉的。

    王翠芬来医院的时候比较早,早上五点钟就去市场买了乌鸡炖了一锅浓浓的汤,用两个保温桶装着,叶梓和叶誉一人一份。叶奶奶也非要跟着来,不放心叶誉,叶贝贝让叶建国送去的幼儿园。

    “赶紧把汤给喝了,里面的肉也要吃,不要光喝汤。”不是王翠芬私心,送汤的时候就先送的叶梓这边,主要就是想到女儿昨天晚上也没怎么吃,女人流产就跟生了孩子一样,都是伤了身体的元气,至于叶誉,正是身体好的小伙子,虽然是断了骨头,精神却是好得很,昨天还专门让叶荣买了录音机要听歌,所以晚几分钟吃东西也没什么。

    叶奶奶就看不惯王翠芬这个样子,她还在面前都偏心,侄儿不是亲儿子就是不一样,送吃的都先送的亲女儿,那个女人不生孩子,他们那个年头生孩子的前一天孩子地里面劳作也没见有什么问题,天天吃得好耍得好的,还流产了,流产了还这么精贵,比得上叶誉的伤筋动骨,就催着王翠芬搞快点走,她要是自己分得清叶誉的病房在哪里她自己都提着去了,哪里还用得着王翠芬。

    王翠芬已经够早了吧,结果还有比她更早的,那就是徐前进两口子,荣嫣然不是自愿来的,徐前进一大早就把她给抓起来了,妆都没有来得及化,整个人看起来也是有点憔悴,为什么要她来呢,不让她来难道要徐前进自己做事?宋嫣然正给叶誉打洗脸水呢。

    没有看到叶荣,八点钟上班,估计七点半之前就走了。

    “阿姨,你来了?给叶誉送吃的?我和前进刚才也买吃的过来,叶誉没吃。”宋嫣然在徐前进的眼神下不得不先说话。

    昨天晚上徐前进就说了,他已经问过律师了,如果叶家这边不松口,一定要求做伤情鉴定,只要鉴定出来是轻伤,那徐宝宝肯定就要坐牢,都满了十八岁了,律师的建议就是让徐前进这边最好还是私下和解算了。

    宋嫣然当然希望徐宝宝坐牢,反正又不是她的儿子,正好送到监狱了里面去被管教一下,但是徐前进的意思就是怎么都不会让徐宝宝坐牢的,已经做好花钱的准备,不管花多少钱他这次都认了,宋嫣然就怕徐前进脑子昏了往派出所疏通使劲儿砸钱,宋嫣然不心疼徐宝宝,她心疼钱,徐前进的钱也有她的一份,就算是陪也是陪给叶誉,叶誉这边最多也不会超过五万块吧。

    “我说你们还是把东西给拿回去吧,你们想的事情我也做不了主,他还有哥哥呢。”王翠芬说完就不理徐前进两口子了,这个事情她不能去管,她也管不来,叶荣知道怎么处理。

    王小琴在医院,叶梓流产的事情肯定就瞒不住,叶梓这边还喝汤呢,她舅舅一家就来了,带了不少的鸡蛋,看人对你是不是真心的从看送的东西就能看出来,人家王军两口子一大早硬是不知道跑哪里去买到了土鸡蛋给叶梓送来,手里还提了两只土鸡。

    王翠芬这个兄弟个王小梅的哥哥完全是天壤之别,王军是姐姐家有什么事情是真的能帮忙,舍得出力,也不怕吃亏,当然这些年王翠芬对她这个兄弟也是好,不然王军一家子肯定还在农村混,王军对此也很感激,一听说了也流产的事情人两口子今天早上生意都没有做就张罗土鸡和土鸡蛋,这都是女人坐月子最需要的,反正农村女人坐月子就吃这两样,其他的王军也不懂。

    “听小琴说的,所以我和你舅舅就来了,这个是我们给你找的土鸡和土鸡蛋,吃这个好。”王军手里提着土鸡,进了病房还不知道往哪里放,人家这地上都是用的瓷砖,干干净净的,这个鸡又不像人一样能听得懂话,说拉屎就拉屎了。

    韩啸赶紧从王军手里把东西接了下来,他也不知道要放在哪里,这样的情况他也是第一次遇见,没见人到医院来看病人还拿着活物的。

    “我把这些拿车上放后备箱去,一会儿正好我回去换身衣服就带回去了。”韩啸提着鸡和蛋就出去了。

    “韩啸他……”作为娘家这边的人,舅妈有点担心韩啸的想法,在城里人来说叶梓这个年龄不算大,生孩子不生孩子的都不着急,可韩啸这马上就三十的人了,年龄不小了,还没有自己的孩子,这怀上了又流产的,不好说。

    “他没事……”叶梓说不下去,只要一想到昨天还在自己肚子里面的孩子,今天就没有了,心里别什么都苦,没有人知道她多想为韩啸生一个孩子,这个孩子不仅仅是韩啸爱的结晶,也是她在这个新世界活得真实的一个证明。她不敢说,不敢说她是死掉的人,在这个讲究科学的社会,她说出来她的来历,别人只会认为她是在冤枉封建迷信,这些年她活得都很担心,害怕说不定哪天她就走了,留下“叶梓”这具尸体在这边。

    “别哭,别哭,舅妈不说了,以后孩子还会有的。”舅妈心里也替叶梓苦,这个年龄的女孩子,要孩子怎么就那么难呢?

    叶梓脑子里也乱,她现在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行尸走肉,不然怎么怀不上孩子,怀上了孩子又这么轻易的就没了,要说累,上个月怎么也说不上太累,一个月都是门诊,前两天才转了手术室,不至于连个孩子都怀不住,想不通就只有往自己的宿命那方面去想了。

    关于孩子这方面的事情叶梓就不想说了,说都了都是眼泪,舅舅舅妈也看得出来就没有再提,倒是说起来王小琴哪个男朋友,前两天带回去看了,其他的真的什么都好,就是这个长相太那个啥了,认真看还不是长相的问题,主要还是脸上的痘痘,太多了,如果没有脸上那些痘痘,说实话陈下文那个长相和普通人也差不多,只少能看,有痘痘就不能看了。

    “那舅舅和舅妈的意思是?”叶梓现在也想聊聊天,聊天的时候就不会去想别的事情。

    舅妈没有说话,舅舅王军倒是先说起来了,“你舅妈有点看脸呗,当年你舅妈和我处的时候,她妈可不同意了,那个时候家里穷,你舅妈人才又在哪里,十里八村的肯定能找是个好人家,但为什么就偏偏在家里都反对的情况下嫁给了你舅舅我,还不是看到你舅舅我一表人才,用******的话说就是小伙子简直帅呆了,呵呵。”

    王军本来就是个会说话的人,几句话一说就在叶梓的脸上看到了一点笑容,不像开始那种死气沉沉。

    “像你这样还简直帅呆了?你去照照镜子,我嫁给你根本就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你还美呢。”舅妈也打趣舅舅。

    “那鲜花不插在牛粪上的话能开得那么鲜艳。”舅舅看叶梓听他们说话心情好像好些了,就多说了两句。

    “那舅舅舅妈的意思是不答应?”叶梓有点好奇。

    “怎么能不答应,现在的人挑另一半那能只看相,还别说这个叫陈下文的小伙子人真的不错,小琴带人到我们家那天你瞧他做什么了,洗碗。”

    说道这里舅妈就有点来劲儿了,说陈下文真是个会做实事的,明眼人一看他就不是那种洗碗的料,偏要去洗,蹲在洗呀,洗呀,洗得特别的干净,因为不会,所以特别的认真,一大盆的碗洗了四次五次,可把舅妈给心疼得哟,心疼水呀,那得花多少水呀……

    说道这里叶梓又笑了,还笑出了声音。

    “我也看出了,小琴喜欢那个陈下文,我们也看了人不错,你就让他们处着,等到了结婚的年龄如果觉得合适那就结婚呗,结果陈下文你小子等不及说要先订婚,你舅舅没答应,他的意思是还要再看看。”

    几个人说话也没有注意门口,白淑娴和韩文青就站在门口,看他们说话,直到韩啸来了。

    “妈,你们来了怎么不进去?站这里干什么?”韩啸刚才就在外面是抽了一根烟,叶梓流产对他的打击也很大,本来已经很久没有抽烟了,今天也确实是心情太郁闷了,在小卖部买了一包烟,连着抽了两根,想了想还是不抽了,把剩下的烟又丢进了垃圾桶,怕等会儿回去也闻到他嘴里的烟味儿,又去漱了口。

    “看他们说得开心就没有进去打扰。”白淑娴看叶梓高兴她很不爽,你刚丢了孩子,你怎么就不伤心难过呢?合着就是她这个当婆子妈的一个人伤心难过着急?刚才叶梓笑她欧式看见了,怎么笑得出来的?还有就是刚才是笑,现在看见她来了又变了一个样儿,难道这就是做给她看的?

    “大姐,你来了。”舅舅舅妈作为娘家人看韩家人这边都有点为叶梓内疚,农村出来的想的就是那些,就怕女人没有生孩子婆家那边看不起,就拿现在来说,舅舅舅妈就觉得韩啸妈肯定生叶梓的气,听那说话的语气就不对。

    在韩文青的眼里叶梓的舅舅舅妈就是土农民是土包子,不管他们进城几年了,身上都夹杂着泥土味儿,瞧他们刚才说的那是什么话“大姐你来了。”这人都站在这里了不是来了难道还是走了,心里嗤笑有点溢于言表。

    舅舅舅妈稍微又呆了一会儿就走了,说还要去看看叶荣,叶梓这边病房的气氛太诡异了,呆着让人不太舒服。

    等人走了韩文青就开始说起叶梓来,“我说叶梓你怎么连个孩子都保不住,这都是减肥减出来的,你看我,你要是有我这个体重,保准你能把孩子给留住,平时太不注意了。”

    “还有叶梓你是怎么回事呀,你自己怀孕没怀孕都不知道?亏你还是妇产科的医生,你说这事情要让你的那些产妇们知道了怎么想?还敢让你给动手术?”

    “文青!”

    “二姐”

    韩啸和白淑娴两个同时喊道。

    “干嘛?”韩文青还不知道自己到底干了什么,她说的这些难道有错?一路上她妈也是这样给她说的。

    白淑娴抚着额头,韩文青说的那些话就是刚才她一路上给她抱怨的那些,她就是抱怨而已,心情不好多说了几句,但这些话怎么能在叶梓面前说,简直不动脑子,就算你要说,你当着你兄弟面前说?你叫韩啸怎么想?你当着他的面就这样打击他刚流产的老婆?

    “二姐,我看你还是先回去吧,一大早打瞌睡还没有睡醒吧?”韩啸是真的生气了,其他的事情都可以说,你也可以时候他,但自己二姐现在这样说叶梓,别说叶梓心里难受,就是他心里也难受。

    “怎么就没有睡醒呢,平时这个时候不是早就上班了吗?都九点……”

    “赶紧走吧。”白淑娴推着韩文青赶紧走,真的就是个没有睡醒的,这辈子估计都睡不醒搞不清楚了,不动脑子的人怎么会一下子就学会了动脑子嘛。

    把韩文青送走了,白淑娴你回来又开来安慰叶梓,就是她心里难受觉得这次确实有错她也不能说呀,总得让人好好的把身体养好,那以后不还得生孩子吗?

    “你别听文青乱说,她那个嘴巴这辈子都关不上。”白淑娴对着叶梓只好说韩文青的不对,看叶梓一点反应都没有就猜叶梓是不是生气了,看了一下叶梓旁边的桌子上有个保温桶就想可能是叶梓妈给送的,今天早上她要送甜甜去上学也没有时间给叶梓弄吃的,后来又等韩文青耽搁了时间,本来是让韩文青看看叶梓,顺便把关系搞好些,结果还成了这样,白淑娴心里就有点内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