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95章 流产
    韩啸把叶梓送去的医院,看她精神不太好的样子,不敢让她自己开车。医院里对叶梓有个好老公的事情都已经习惯了,经常看到一大早人家老公送着来上班,这都是羡慕不来的,不过时间久了,大家对叶梓有些了解之后,之前那些不理解和嫉妒也没有翻到明面上来,如果有的话也是藏着掖着的,反正大家面子上过得去。

    比如说范可欣,她和张自然结婚那天叶梓说去了的,人家送的红包还不少,这年头做同事的也就送五十的居多,像叶梓这样的送两百的真的不多,不是范可欣就差那个钱,她就是觉得吧叶梓这个人大方,之前对叶梓有些看法,在叶梓参加完他们的婚礼之后,她把那些看法也渐渐的放了下来。

    “叶医生早。”

    “范医生早。”

    两个人在走廊上遇见,面对面的打了招呼,擦身而过,医生都很忙的,要聊天说上几句话什么的,一般没那个时间,有那个时间的人,要么就是医院不好,效益不好,没什么病人,要么就是这个医生业务水平不高,医院不重视,没给安排什么重要的岗位。

    叶梓先去查看了昨天剖腹产的两个孕妇,情况很好,第一个已经可以在家人的搀扶下自己下床走那么几步,至于另外一个,就是那个小姑娘,还是躺在床上,因为她的男人只顾着孩子,没有更多的经历再去注意她,而她也跟昨天一样,更多的目光是追随着那个男人。

    叶梓在心里宁愿把她想成是老男人的太太。她希望这刚诞生的孩子的父母,只是因为女方年龄太小的关系,领不了结婚证而已;她希望至少他们之间的关系是认真的,是名正言顺的。不论老男人的背景条件是丧偶亦或是离异,两个人既然孩子都生了,叶梓还是希望他们能幸福生活在一起的。但后来她知道,这显然又想得过于简单了。

    陪着叶梓查房的护士在中午吃饭的时突然来了一句不满的话,“那个家伙真不像好人。”叶梓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哪个家伙?”护士一努嘴,示意是走廊尽头306床的产妇家属,那个老男人?。叶梓不喜欢明着去议论别人这样的事情,说,“你又不了解他们之间是怎么回事,擅自带有色眼镜看别人,未免也太偏颇了?”她不以为然地哼了下说:“知道吗,我的直觉可是一向很准的,这次……肯定也错不了。”

    叶梓吃饭吃得很快,因为觉得特别的饿,一会儿就吃完了,然后就没有再听下去,她感觉到自己肚子有点疼,这个月的月经还没有来,晚了三天了,她想等几天自己用试纸测一下看看去不是怀孕了,之前没测,怕测早了失望,幸好没有测,现在也许就是月经来了,去测所一看,果然就是月经来了,还好她一直防着自己的月经,用了护垫,裤子上没有弄脏。

    去看了叶誉,今天他的情况好了很多,叶奶奶也在医院,叶荣没有可能是去上班了,照顾叶誉的事情肯定就落到了王翠芬身上,叶梓听她妈说到现在叶誉那嫂子都没有来看叶誉一眼,不说其他的,面子活总得做一下吧,不知道是不是夫妻两个感情不好,反正在王翠芬看来就是叶荣丈母娘家太好的缘故,肯定会瞧不起叶荣吧。

    “妈,这个话你可别让奶奶听到了。”老年人听到这样的比什么都闹心。

    又说徐前进今天又拉着宋嫣然来了一次,反正就是做样子说好话,炖了鸡汤来,还买了不少补品,说给叶誉补身体,王翠芬没有接,让人又提了回去。

    本来以为今天会轻松一点,下午做了一个手术,到下班的时候突然有个产妇顺产不下来要转剖腹这边,叶梓都准备下班了又被拉了回去,不是没有其他的医生,也不知道今天怎么的,这产妇都赶着这个点生孩子。

    叶梓感觉肚子有点疼,平时她都不痛经的,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她以为是最近自己太累了,硬着头皮上,都做顺手了的手术,不存在多大问题,能坚持做完。

    剖腹产手术一做就又是两个小时,做我手术出来,全身都没有力气一样,全身都冒冷汗,叶梓确定自己一定是生病了,她不喜欢麻烦别人就想着在手术室外面的椅子上休息一会儿。

    怎么感觉肚子越来越痛,那种痛似乎不太像月经痛了,想到一种可能,叶梓的脸刷的就白了,起不来了。

    抬起头来正看到韩啸朝自己走来,眼睛一酸眼泪不争气的刷刷的往下面流。

    之前做手术也没有时间给韩啸打电话,韩啸可能是看她没有回来来接她,可是她现在这个情况……

    韩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来了也有一会儿了,刚才来的时候外面的护士说叶梓在做手术,他就先去看了叶誉,除了身体不好之外,韩啸觉得叶誉哪里都好,特别是心情特别好,还给他说要让那个打他的徐宝宝多做几年牢,当然这不是韩啸能够决定的,那是法律的事情,但给叶誉讲这样的道理他又不能接受,好像觉得韩啸故意不帮他一样。

    “怎么了?”韩啸坐到叶梓旁边搂着她,他以为她可能是哪里心情不好,他第一次看叶梓哭得这么伤心,没往叶梓生病这个方向去想,毕竟她刚才还在做手术,现在说生病了?

    叶梓哽咽着说她肚子痛,可能是要流产了,她现在都能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才她的肚子里面剥离开来,她不敢站起来,怕一起来那个本来属于她的孩子几天要掉下来。

    韩啸开始没有反应过来,流产?怀孕了?那还不赶紧叫医生?韩啸站起来抱起叶梓,他都不敢动作太大,尽管很着急,也不敢跑起来,一步一步快走,走得很稳,找医生。

    检查也就是那么回事,确实叶梓是怀孕了,现在是出血,孩子也许保不住,医生说得很委婉,叶梓一听就知道自己要不好,下面的血根本就有点止不住的样子。

    “我要上厕所。”叶梓和韩啸说自己要上厕所,到厕所里面去进了梓香园,她在祈求梓香园能有什么药能帮助她保住肚子里面的孩子,但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只觉得肚子一阵剧痛,蹲下来血块就掉了出来,从梓香园出来,一个人对着厕所的镜子哭,不敢哭得太大声,怕外面等着的韩啸担心。

    “我可能流产了,就是刚才进厕所的时候。”叶梓有气无力的说道,说完她又实在忍不住,扑在韩啸身上就大哭起来,不管路过的人怎么看她,她现在就是很悲伤,很难受,难道还不许她发泄一下?抓着韩啸的衣服哭得呜呜的,哭完就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叶梓已经躺在了病床上,旁边除了韩啸还有她妈,还有韩啸妈,她妈也是哭,韩啸妈也是哭,两个妈都难受。

    王翠芬拉着叶梓的手没敢说叶梓命苦这样的话,就说与这个孩子无缘,让好好养身子,以后孩子还会有的,当妈的除了安慰也干不了其他的事情。

    白淑娴心里别提多难受了,她的孙子呀,上次在庙里抽的那个签是不是准了,不然怎么好好的就流产了,怎么就流产了,家里什么事情都不让她干,好吃好喝的供着,怕她情绪不好,就是韩啸大姐现在失业在家待着这个事情她到现在都没有继续说,结果她自己怀孕了不知道,现在还流产了,从这一点来说白淑娴是生气的,作为女人你不知道自己怀孕了。

    韩啸一看他妈不出声就知道她妈可能有点生气了,他的意思是让她先回去,毕竟回去不会看着叶梓,心情可能不会那么糟糕。

    “好,我回去给你熬点汤,出来得匆忙没有给你熬汤。”白淑娴心里生气归生气,她多少还是有分寸的,怎么说也是一个女人,女人何苦在这个时候为难女人,现在给脸色给叶梓看,明着生叶梓的气,她儿子也难受,当妈的也不愿意自己儿子难受。

    叶梓有点意外白淑娴的反应,在这里的人当中,可能盼望她怀孕生孩子的白淑娴要算头一个,没有出声责怪叶梓,让叶梓多少有点感动,因为这样叶梓才更难过了,她甚至希望现在谁来狠狠的骂一下她,她怎么就那么粗心大意呢,月经都晚了几天了却没有在意,肚子痛和痛经都区分不开。

    韩啸要送她妈出去,她妈还带着甜甜一起出来的,家里也没有人,大晚上的他也不想让她妈带着孩子熬汤,心情也不好,就说自己一会儿回来的时候去酒店买一罐汤就可以了,但他估计叶梓现在的状况也喝不下。

    白淑娴不让韩啸送,说自己打的回去,在市区里打的也很安全,韩啸想了想知道现在最需要自己的是叶梓,也就点了点头同意了,看着他妈上出租车之后才去了隔壁不远处的酒店给叶梓买点吃的,到现在晚饭都没有吃,他自己也没有吃,他也吃不下。

    韩啸买了吃的回去的时候叶梓爸也来了,那样子看起来也是受了打击,看了一眼进门的韩啸,那样子有点对不起韩啸一样,韩啸喊了一声爸,然后才开始给摆饭,结果让谁吃都不吃。

    “叶梓你不吃身体怎么会好?多少吃点。”王翠芬自己都吃不下,还要劝着叶梓吃,作为女人最是知道失去孩子的痛苦了,当年她也是流产过的人,那个时候的心情真是没有办法用词语来形容,就是晚上睡不着,睡着了都要哭醒,断断续续的难受最是折磨人的,用了好久才缓过来。

    “叶梓你别这样,让大家看了更加难受,妈为了这个事情也还没有吃饭,你先吃点粥,妈看着才能吃点东西。”韩啸用勺子舀了粥送到叶梓嘴边,这人一但身体出了问题就气色不好就特别的明显,比如叶梓现在嘴唇就发干发白,一看就是那种失过血的人。

    叶梓听韩啸的话勉强吃了点,只觉得胸口有东西堵在哪里,吃了两口就吃不下去了,对韩啸摇摇头,眼泪又开始流,不是她要哭给大家看,她是真的忍不住呀。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怎么那么粗心大意,自己怀孕了都不知道……”

    韩啸不让叶梓更加难过,放了碗在一旁搂了她入怀,怎么能是她的错,她也是不愿意的,早说有错,他自己也有错,他之前也发现了叶梓的异常,为什么他就没有往那方面想呢。

    看到女婿女儿两个这样,王翠芬也想哭,叶建国拉着人就出了病房,“这个时候你还哭,是不是想叶梓哭个没完,她都那么难过了。”

    “我心里也难过。”

    “没有谁不难过,别再这里守着,这里有韩啸……”

    “叔,怎么回事?”叶荣走了过来,他今天晚上来医院来得有点晚,一个是单位上有事,另一个就是回去和高希希吵了一架,耽搁了时间。

    “哎,……”叶建国摆摆手让叶荣还是不要进去了,现在去看的人越多,叶梓会越难受,别看叶建国平时不怎么说话,有些事情还是比王翠芬看得更透一些。

    白淑娴回了家怎么也不想睡觉,带着韩甜甜让她先睡了,小孩子只知道舅妈生病住院了,睡前和白淑娴说舅妈一定会好起来的,说得白淑娴又是忍不住哭,光好起来有什么用,到底以后还能不能生呀?她也没有机会和医生问一下。

    求的那个签上面说有子也变无子,到底是说本来有儿子变成没儿子的意思呢,还是说本来有孩子变成没孩子的意思?千万别让她加韩啸绝后了呀!不是她过于迷信,就是这个事情都发生了,她越来越害怕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呀。

    “妈,大晚上的打什么电话!”韩文青也是刚睡着,接到自己老妈的电话。

    白淑娴给韩文青打电话的意思就是说叶梓流产了,不管怎么说她这个当婆子妈的肯定要照顾儿媳妇的小月子,那带孩子就有点力不从心,让韩文青明天一早来接孩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