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94章 都是熟人
    伤人者父亲的意思是能用钱解决问题的就不要劳烦警察了,恳求着叶建国,求他不要报警,所以到现在也没有报警,伤人者也没有走,叶建国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给叶荣和叶梓打了电话,两个人才敢来首先也要问问叶荣的意思,叶誉毕竟是叶荣的亲弟弟。

    没有通知叶誉那个可有可无的妈,现在就是想通知也找不到联系方式。

    徐宝宝依靠着角落的墙低着头,没有人看得见他的表情,叶誉被他打就是活该,他还有点后悔没有打恨一点,小样儿,就这个时候了还叫着要他坐牢?他是那么轻易就坐牢的?他家有钱,叶誉死了爹的人还想干什么,最后还不是得为了钱了事,他就等着看,在他这里,只要人没有打死就不算是大事。

    “前进,怎么回事。”一个女人匆匆赶来,别人不认识她,叶梓和韩啸可认识,这不是宋嫣然还能是谁。

    一直知道宋嫣然嫁了一个二婚的,韩啸从来没有看到过宋嫣然的老公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今天在这样的情况下看见了。

    “韩啸?”宋嫣然有点意外,在这里看到韩啸,她自动忽略韩啸身边的叶梓,她不太喜欢叶梓,要不是叶梓,韩啸最后也许还是会和她再一起,那么她的生活应该没有现在这样不幸吧,对,她觉得自己是不幸的,婚姻不幸福,人生最大的不幸。

    “被你家……打伤的这个是叶梓的堂弟。”说你家儿子韩啸觉得有点尴尬,打人者宋嫣然的继儿子,被打者是他的堂弟,这辈分说出来有点尴尬,年龄不大,有那么大个儿子,不好说。

    徐宝宝一听,既然都是熟人,那还有什么说的,自己私下商量,让他在这里守着耽搁时间。

    “爸,我先走了,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徐宝宝说完转身准备走了,吊儿郎当的,一点都不当成是一回事,无所谓的态度。

    “你走什么走!”徐前进几步上去拉着徐宝宝不让走。

    徐宝宝挣扎了两下,“没死还让这么多人在这里陪着耽搁时间,他算个什么……”

    徐宝宝这话还没有说完,徐前进巴掌就甩了出去,他就这么一个儿子,儿子长这么大真的一个手指头都没有碰过,打耳光更是头一次。

    宋嫣然犹豫了一下,没有上去拉开徐前进,她不愿意这样做样子,她不喜欢徐宝宝已经很久了,反正他也没有真正的把她当长辈看,那她为什么还要管?现在这个点,她能开医院都算不错的了。

    “你打我?”徐宝宝不敢相信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老徐,你想好了,你的儿子就我这么一个,我才是徐家继承香火的人,”

    徐前进打了自己儿子也是后悔,但他也是急火攻心,你说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人家没有报警就不错了,他还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难道不应该乖乖的站在这里,至少你得做做样子吧,居然还说没死就不重要的话,简直就是给他增加解决问题的难度。

    “你给我过来!”徐前进拉着徐宝宝要去一边好好和他说,徐宝宝不太配合,徐前进咬牙切齿的说,说得很小声,问徐宝宝说不是想坐牢,这样说徐宝宝才稍微有点收敛,两父子在一边又说了一会儿,徐宝宝那样子也没像听进去的样子,歪着身子,还是无所谓,可怜徐前进这个父亲心,心都焦碎了都不行,徐宝宝这年龄就是定型了。

    两父子说了大约五分钟又走了过来,准确的说是徐前进拉着徐宝宝回来的,不拉着估计人还能跑。

    “赶紧给你这同学认错!大家都是一个班的同学,你说你为点小事把人给打了,你这暴脾气。”徐前进做样子的拍了一下徐宝宝的头部。

    叶荣挺讨厌徐宝宝这样的孩子的,仗着家里有点钱就欺负家里不怎么好的学生。他以前读书的时候这样的也见过,还好他离那些人远远的,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

    “我看还是报警吧。”叶荣看这个叫徐宝宝的同学根本就没有悔过的意思,脸上一副不服的表情,倒是叶誉欠了他的一样。

    “你看大家既然都认识,也是朋友……”徐前进一边说一边看宋嫣然,刚才不是打招呼了吗,认识的,韩啸,他早期不知道韩啸这么号人,后来才知道的,听说是她老婆的初恋,呵呵,初恋呀,看宋嫣然的样子是不是有点后悔当初没有在一起?现在也管不了什么老婆初恋不初恋的事情,得先把儿子的问题给解决了。

    宋嫣然是被逼着开的口,她不愿意说话的,巴不得徐宝宝被关进去,最好关一辈子不出来,想法很理想情况不可能,一个伤人罪,像徐宝宝说的又没有死,能关里几年?最多也就三年吧。

    “韩啸,你看,都是孩子不懂事,我们回家好好教育,一切费用我们都出,不管花了多少钱都出。”

    一开口就是钱,宋嫣然就是要这样说,挑动大家那个敏感脆弱的神经,就是看不起你们了怎么样,闹呀,报警呀,就算是把徐宝宝关进去不是三年,就是三个月她也愿意,满了十八岁了,呵呵,关了之后出来不管你关的时间长短,都是坐过牢的人,就跟身上盖章了一样,走到哪里都没有办法洗脱这个,就是一辈子的事情。

    “哥,赶紧报警!我要他坐牢。”叶誉挣扎着挽起来,叶荣和韩啸赶紧把人按着,又说了几句安抚他,让他不要激动,不要动,大家会找一个最好的解决办法的。

    “这位女士你挺好笑的,难道说我们报警的话,你们就能不负担所有的费用了?那我就报警看看!”叶荣说着掏出自己的手机来拨打110,他们是死了爹,但这个世界上他这个做哥哥的还能保护弟弟,凭什么就不能为他讨回公道。

    徐前进有点激动,瞪一眼宋嫣然,又上前去按住叶荣的手,不让他拨号。

    “兄弟,有话好好说,不要懂不懂就报警,都是孩子们的事情……”

    宋嫣然表示很无辜,搭着眼皮不去看徐前进,装得很像。平时

    徐前进这话还没有说完,一旁的徐宝宝就爆发了,“报警?你报呀,你们也好意思报警,怎么不问问为什么我要打他,他这种人就活该被打,就算我今天没有打死他,以后总有一天要被人打死,调戏女同学,我就是见义勇为了,我就打他了怎么,没打死他算他命长!”

    “哥,赶紧报警,我要他坐牢,我没有调戏女同学,都是他乱编的……”叶誉又激动起来。

    老师站在一边也很尴尬,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还是她打的电话叫的120先送人过来,又是她揪着徐宝宝一起来的医院,事情的经过她大概也知道些,确实有那么一个女同学在这个事情做中起了作用。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就是叶誉暗恋班花,现在想转为明恋,对着人家表白了,结果就被徐宝宝知道了,就把人给揍了,徐宝宝也喜欢班花,但他是明着喜欢,反正就是整个班都知道徐宝宝喜欢班花,只是两个人好像没有在一起而已,班花不敢早恋。

    “呵呵,自己没有本事,只知道报警,叶誉,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还想和我比,请问你拿什么和我比,你喜欢她也不看看你自己有什么?”听到叶誉继续说报警根本就不能阻止徐宝宝更加的猖狂,是的,他不怕报警,他相信他爸爸不会眼睁睁看着他这个儿子进去的,他爸有钱,他爸挣的钱都是给他花的,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都不算事儿。

    “喂,110吗?……”韩啸在一旁打了电话报警,作为曾经的军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现在的小青年已经这么嚣张了,打了人不但不认错,还觉得自己有理了,是为民除害了?

    “你……”徐前进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平时活得还比较有面子的徐前进,今天就跟小丑一样,没人听他的,他说的话都不管用,他的钱似乎也没有起什么作用,他跟人家商量私下解决吧,给钱行不行,除了住院花的一切费用,他愿意另外再拿钱出来也不行,床上躺着那孩子咬死了就是要报警,要他儿子坐牢。

    另徐前进很头疼的就是他儿子那无所谓的态度,他到底知道不知道现在自己是什么情况,如果我跟的坐牢的话,以后这个名要背一辈子,进了派出所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用钱解决的,那个叫韩啸的家里好像也是不错的样子,家在大院的人有几个人简单的?不要钱的话恐怕事情做跟的就很难办。

    警察很快就来了,很有办事效率,对于事情经过很快就了解了,叶家这边也要求警察对徐宝宝先进行治安拘留,所以警察根据实际情况要带走徐宝宝。

    徐宝宝看警察真的要带他走才开始急了,喊着“老爸救我”还挣扎了两下,警察用手铐一铐,他的气焰一下子就没有了,他没有想到是这么个结果呀。

    本来也就算告一段落了吧结果人走到门口回过头来又说了一句“叶誉你给我等着,老子出来弄死你!”大有顽强反抗的意思,这梁子算是接下了。

    叶誉笑着看徐宝宝被抓着的,心情有点好了,等徐宝宝出来,他是不是能当着他的面喊一声劳改犯,一个劳改犯还怎么喜欢班花?马上就要高考了,徐宝宝只要进去了,错过高考是肯定的,班花就算看不上他叶誉,也会去念大学和徐宝宝错过的把。

    徐前进跟着警察追了出去,他不放心呀,宋嫣然跟着徐前进一起走了,她本来就是来做样子嗯。

    “好了,今天晚上就我酒在这里吧,你们也累了,都先回去吧。”叶荣主动要求留下来陪床,这是他弟弟,父亲走了本来应该他来照顾叶誉的,现在被人打成这样,他也走责任。

    叶梓的疲倦感又袭来,看看手腕上的时间,已经过了两点了,这个时候本来就是人最困的时候,既然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剩下的也只有等到明天再说,她的意思是就先回去了。

    “妈,我先送你们回去吧,明天你们再来。”王翠芬不让叶梓送,说他们几个打车回去就行,大晚上的谁都累。

    叶建国到是想留下来,自己的亲侄子没有照顾好成了这样,他心里很内疚,但医院这个病房本来就不大,留一个人来陪都拥挤,想了想还是回去吧。

    除了叶荣,其余的都说回去了,结果叶奶奶不走,死活要留下来照顾叶誉,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她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怎么照顾叶誉这么大个小伙子?她不要人照顾就不错了。

    叶奶奶人把叶建国气得够呛,谁劝都不行,要喊她走,她就骂叶建国不把叶誉当侄子,问他如果贝贝那天这样了,叶建国是不是也是今天这个反应,这话又把王翠芬给得罪了,她的贝贝躺着都能中枪真是的。

    最后还是叶荣劝了叶奶奶回去,说明天还可以来。

    叶梓和韩啸回去,真是觉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回去就往床上那么一躺,衣服都不想自己脱,就是那么瞌睡,闭上眼睛就要睡。

    韩啸见她那个样子就帮她把衣服脱了,帮她换了睡衣,这人还真是累呀,脱衣服,换衣服这样哒的动作都不能住阻止她睡着。

    第二天一早叶梓就有点起不来了,严重睡眠不足,她不是个喜欢赖床的人,但今天这个瞌睡就特别的好睡,在床上躺着,温着不愿意睁开眼睛,这天怎么这么快就亮了,不去医院都不行,八点上班。

    “要不请个假吧?”韩啸心疼的说。

    叶梓摇摇头,自己穿衣服起来。医生这个职业看着光鲜,其实平时挺累的,不能挑病人什么时候生病,什么时候不生病,何况叶梓这个还是关乎生孩子的大事,好多产妇说生就要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