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93章 我们结婚吧
    邱浩本人是不太信他妈会喝敌敌畏的,他现在就这么一个妈,父亲已经不在了,她怎么舍得离开她这唯一的儿子去喝敌敌畏,但终究是自己的妈,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说不回家?而且李静也不让他继续送了。

    “嗯,我马上就回来,妈你不要干傻事,咱们有话好好说。”邱浩是想挂电话的,邱浩妈不让他挂,连给他继续和李静说话的机会都不留。

    “李静是不是在你旁边,刚才我听到她的声音了……”

    邱浩只好和李静挥手,让她先走,自己也朝外面走,看见那个看李静的男人好像已经不在那里了,他才放心的大步朝外面走。

    “妈,你到底想我怎样,我现在马上要开车,能不能让我先挂电话?”

    “好好,二十分钟之内就回去,你别着急……”

    李静已经上了楼,可是对白国庆来说见她难道很难吗?白国庆不可以上楼?

    “你是?”李静妈开的门,她不认识白国庆,随即白国庆的长相又给了她提示,转身看看客厅里面的李正,再看看门外的这个男人,恍然大悟就要关门。

    “阿姨,我找李静谈谈。”白国庆用手当着门,能看到屋子里面的小孩子,那肯定就是他儿子了,他有感应的,小乖乖这个时候正朝他这边走来。

    “妈谁呀?”李静显然刚才上楼换了居家的衣服出来。

    “李静,我们又见面了。”白国庆尽量笑着和李静说,他想过了,前几天可能把李静给吓着了,他太冲动了,他做得不对。

    李静站在哪里看着白国庆,她有点不敢动,前几天发生的那一幕在她脑子里面迅速的就被翻了出来,她知道白国庆在这里也不敢怎么样的,可就是有点心有余悸。

    “你想怎样?”李静伸手拉住自己儿子,把他抱在自己怀里。

    “我们谈谈?”白国庆继续笑,但他这个时候的笑容更让李静害怕,觉得是笑里藏刀,他是来和她抢儿子的,现在对她笑,难道是善意的?李静不会相信的。

    “你和她有什么好谈的,赶紧走,能有多远就走多远,以后不要来找我们李静了,难道你还想害我哦们家李静?”李静妈挡在门前不让白国庆进去,其实白国庆也没有要进去的意思,就是盯着李静以及她怀里的孩子,说眼神真诚,是真的,他眼睛里充满了爱,对李静,对孩子都是一样的。

    “你不想和我谈,还是不敢和我谈,不管怎么说你都要面对现在的情况,避着没有用的。”白国庆不是威胁李静,他说的实话,李静总得给他机会吧,两个人不见面不说话,怎么解决问题,难道要用非常手段才行?

    “好,我出去和你谈。”李静答应道,这几天白国庆都在楼下等着,看来他也是没有那么容易就放弃的。

    “把孩子带上吧,我是他爸爸,难道不应该看看自己的儿子?”白国庆提议道,他是抱过一次自己儿子的,只是那次感觉不太好,他说了那么难听的话。

    “白国庆,你不要太过分了!”别给李静现在提儿子,提儿子她激动。

    白国庆说行,那就两个大人单独谈,尽管李静妈的意思是根本没有必要和白国庆这种人谈下去,李静还是跟着白国庆出去谈,说让她妈放心,其实也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白国庆找了个饭店,那种有包厢的,这个时候正是吃饭的点。

    “来这里干什么,有什么话咱们两个尽快说了好走。”李静现在不太愿意和白国庆呆在一起,反正认定了白国庆就是有什么企图,至少是为了儿子。

    “那么着急干什么,你也应该没有吃饭,我看着你上的楼,我在楼下等你你也看见了对不对,我也没有吃饭,我们两个现在就算是朋友也可以一起吃一顿饭对不对?”白国庆自顾自的说着,然后在菜单上勾画着点菜,本来他是想给李静点的,看她那样子也不会点,就自己点了几个李静喜欢吃的菜,是的,他都记得。

    菜上来,李静根本就没有什么心情吃东西,更不会去在意桌子上的菜都是自己喜欢的,盯着白国庆,希望他把自己的意图表达出来,然后两个人协商完事。

    “怎么不吃,难道你要当神仙不成,或者说我猜错了,之前你和你的那个男朋友已经吃了不成?”白国庆先给李静盛了一碗汤,放在李静面前,伸手回来的时候手指尖触碰到李静的手,李静一下子就弹了起来。

    “你想干什么!”李静现在对白国庆的触碰有点敏感。

    白国庆确实是故意的,两个人精神上没办法交流,那一会上呢?

    “我不想干什么,别把我看成一个色狼一样,去摸一个女人的手,我至于吗?”白国庆说着慌,至于,怎么不至于,他现在不但想摸李静的手,还想拥她入怀,想亲她。

    李静没有坐下去,站在哪里,她是准备随时夺门而出的。

    “坐下好不好。”白国庆语气带着祈求,他今天不是来伤害她的,他想好好和她说话。

    “有什么你就赶紧说吧,我要早点回家。”

    白国庆想了想说道,“李静为什么你就不能和我好好的找先吃一顿饭呢?”

    李静不说话。

    “李静,我们结婚吧。”白国庆看着李静很认真的说道。

    邱浩妈确实买了一瓶敌敌畏,但她没想过要去死,买回来的敌敌畏都倒了,然后用敌敌畏瓶子装着水拿在手里,她坐在沙发上等邱浩。

    “妈,你……”邱浩哪里想到自己妈真的买的敌敌畏,进门就准备冲过去抢他妈手里的瓶子。

    “儿子你别过来,你要是过来抢,我就立马喝下去!”邱浩妈拿着瓶口对着自己嘴,就算里面装的是水了,那个味儿也是难闻,熏得她有点睁不开眼睛,因为熏,又加上情绪有点激动,自然的就流泪起来。

    “妈,你到底想要怎样?”邱浩问他妈。

    “我想怎样你还不知道,和李静分手,天下女人那么多,你就找不到了?”

    邱浩很痛苦,任何男人在这样的事情面前都会很痛苦,没法选择,又不得不选择,干脆跪在地上求他妈,他妈也说求他了,母子两个都不起来。

    “别求我,如果你要和她在一起,那好,你看着我喝下这瓶敌敌畏,我死了你们就能在一起了,我死了也看不见你们在一起了,我就不会像现在这要是烦心了。”

    邱浩****着邱浩给李静打电话说分手的事情,李静不在家,但李静妈在家,接到电话李静妈就蒙了,刚才来了一个带走了她家李静,这会儿邱浩又打电话来找,还没有和邱浩说上话就听见电话筒那边边成了女人的声音。

    “我儿子打电话来找李静,是有事情给她说的,既然她不在,你这个当妈的转告一下也成,就是我儿子不能和她在一起了,我们也祝福你女儿以后能找一个更好的。”

    李静妈接完电话心都凉了半截,她这个女儿的命怎么会这样的不好,原本以为遇到邱浩两个人能结婚,能过上幸福的日子吧,结果又杀出来个邱浩妈不同意,就跟当初的国庆妈一样,好像这个邱浩妈比国庆妈更加的厉害。

    李静也是一个人坐在楼下想事情,安安静静的看着来来往往的邻居,别人有家,她只有娘家,白国庆刚才说要和她结婚,她心里有点乱,她已经答应邱浩了,而且邱浩是个很不错的男人,对她也好,她不能伤害他,另外就是现在的白国庆已经不是原来她爱的那个白国庆了,让她有些不敢靠近,让她不能敞开心扉,最重要的是白国庆现在还有姜瑶,他又把姜瑶放在什么位置呢?

    叶梓睡到晚上九点多才醒,睡了一觉起来感觉一下子就来了精神,肚子也饿了,睁开眼睛看到韩啸就坐在她的身边看书。

    “醒了?吃点东西吧,妈给你留了不少好菜,下去吃,还是我给你端上来?”韩啸摸叶梓的头,像摸小孩子一样,现在也是把叶梓当小孩子看的。

    “端上来干嘛,我又不是病人,现在我感觉好多了,可能就是累了吧,我下去吃。”叶梓从床上起来,韩啸给她拿了外套,帮她穿上,理了一下她的头发。

    两个人牵着手下楼去吃饭,这个时候白淑娴已经带着甜甜睡觉了。

    “你坐着就成,我去给你热饭。”韩啸拿了围腰,瞬间就化身为家庭妇男,虽说他不怎么会做饭,但热个饭一点问题都没有。

    叶梓没有矫情,乖乖的坐在餐桌哪里等韩啸,看着他在厨房里为自己弄吃的东西,她心里都是满满的幸福,美得冒泡泡了,作为女人来说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叶梓的电话不停的响,不停的响,叶梓电话响完之后韩啸电话也响,但两个人都没有听见,电话在楼上,人在楼下。

    “来,老婆笑点汤,要不要我喂?”韩啸动作也快,热气腾腾的汤端上来,叶梓笑着说不要,她自己来,韩啸俯身亲一口叶梓脸颊,又转身进厨房去给叶梓端饭和菜。

    “其实妈做的饭挺好吃的。”叶梓吃着白淑娴做的饭,挺合口味的。

    不得不说白淑娴做的饭菜比王翠芬做的早好吃得多,当然就只是说家常菜来说,王翠芬跟很多的农村妇女一样,做菜就是那几样,炒肥肉,炒肉丝,炒点青菜,煮个蛋花汤这样的,不管菜里面放了多少油,总是感觉她做的菜是水煮出来的一样,寡淡无味儿。白淑娴就不一样,舍得放油,炒菜该用大火的时候用大火,小火煲汤,习惯在做饭上面花时间花精力,分时间段放作料,做出来的菜味道分层,让人越吃越有味儿。

    “这话你该当我妈的面说,这拍马屁也该拍对地方,既然这么喜欢吃,那就多吃点,都是你的。”

    “这么多,再说了我一个人吃没有两个人一起吃有意思,你陪我吃吧。”

    于是楼下就出现了这样温馨的画面,小两口一起吃饭,韩啸时不时给也已经加夹菜,叶梓自己也给自己夹菜,韩啸基本都是看着她吃。

    吃完饭叶梓又觉得自己瞌睡来了,要上楼睡觉,韩啸当然自告奋勇的说自己洗碗。

    电话怎么一直在响?叶梓进屋电话已经停了,拿起手机来一看,不知道是谁打的,一个陌生座机号码,打了这么多肯定就是自己家里人打的,赶紧照着电话号码回拨了过去。

    电话是王翠芬打的,用的叶梓所在医院外面小卖部的公用电话打的,叶梓拨过去的时候她真好没有走远,小卖部老板又赶紧把王翠芬叫了回去。

    原来是叶誉出事了,在下晚自习的时候被同学打了,肋骨都打断了一根,就说现在这些孩子胆子怎么那么大,怎么那么下得去手,晚上断了的肋骨戳到内脏损伤了内脏怎么办?

    叶梓接到电话就往楼下跑,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能不去,医院她肯定是要去的。

    “怎么了?”韩啸刚洗了碗从厨房出来。

    “叶誉和别人打架,听说肋骨都被打断了,现在正在我们医院治疗,情况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那我跟你一起去。”说着韩啸也取了围腰跟着一起出门,大晚上的发生这样的事情。

    到医院的时候叶誉已经做完手术稳定下来,并没有生命危险,但现在在场得人就有点多了,除了叶梓这边家里的人,叶荣也来了,叶誉的班主任以及打人者和他的父母。

    叶奶奶只知道哭,听王翠芬说叶奶奶现在还没刚开始那样哭得厉害了,刚开始哭得那个样子就跟叶建军死的时候一个样,真不知道她是想自己孙子好呢,还是不想自己孙子好。

    “奶,我要他坐牢。”叶誉眼睛里都是仇恨,被打成这样了当然恨,最恨的还是他被打的时候学校里还不少同学看见了,打了他的耳光,伤了他的自尊,叫他以后还怎么在学校混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