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92章 外人不能理解的幸福
    这个月叶梓转手术室,又开始忙碌起来,有时候白班,有时候夜班,有时候白班还得加班,她这个年龄的医生目前来说还没有预约产妇,能够预约选择医生的人家要么就是有关系,要么就是有钱,这样的人也不多。

    上班的时候看见王小琴,看起来心情特别好,叶梓就打趣她说她怎么今天心情更好了,小姑娘自从恋爱之后这脸上随时都跟开了花儿一样,谁见了都知道小姑娘特别的幸福,年纪大的羡慕,同龄的向往,女人嘛,谁都希望能一个对自己好有能力有本事还家世好的,当然长相在结婚前是排在前面的,到结婚的时候长相就要排最后一位,满足了前面的条件再来看长相,长相似乎就不那么重要了。

    支支吾吾的,王小琴有点不好意思说,这个女孩子很腼腆,腼腆得就跟那刚出水的嫩芽儿一样。

    “跟你那个男朋友有关?”叶梓问。

    可不就是和她那个男朋友有关吗,陈下问着急了呗,一直都很着急,他倒是到了结婚的年龄,如果说王小琴也到了结婚的年龄的话,他能想尽一切办法让小琴先和他结婚,给他一个保障,女朋友漂亮了确实不放心,鲜花开在哪里想摘的人很多吧?就是现在王小琴没有到法定结婚年龄,他得等吧,他得意思等肯定是要等的,但是能不能先给他一个名分,比如未婚夫这样的名分,那就要求先见见双方父母吧,他自己主动要求见王小琴的父母。

    “我还没有答应,他都跟我说几次了,我还在考虑,叶梓姐,你说是不是早了点?我们认识也没有多久。”

    “这个就要你自己去感觉了,就像我当初和你姐夫结婚一样,当初我们不是只见了一面吗?可能是上天对我好吧,没让我遇上负心汉,我现在过得也不错对不对?”

    王小琴点点头,好像也是那么个道理,感情的好坏不一定就是用时间长短来界定的。

    叶梓今天大约会做两台剖腹产,都是预产期差不多到了,但是医院建议剖腹产的,一个是胎儿过大可能没办法顺产如果坚持顺产有可能造成产妇大出血,一个就是胎儿脐带绕颈三圈,绕颈一圈还能解决,绕颈三圈就有点难办了,主要是怕如果产妇顺产也许会引起胎儿窒息,这个产妇和产妇家属都不愿意去冒这个险。

    那个胎儿过重的上午做的手术,一切正常,母女平安。

    胎儿绕颈的那个是准备下午手术,叶梓见到今天的第二个产妇的时候有点吃惊,她竟然才18岁。这是多好的豆蔻年华啊,但显然还不是按正常进度做母亲的时光。

    这是一位比较特殊的产妇,她从没来过医院做任何产检,也没有任何一家医院有她的建档资料。这个年龄,按国家婚姻法的规定,显然还领不到结婚证。所以,她自然也没有准生证。但对于孕妇来说,即使手续不全,医院也必须接下,否则病人会发生生命危险,在医院生命是大于一切的。

    正如叶梓猜想的那样,也许这个产妇的男人年龄会大一些,果然就是那样,就是那个一直在女孩身边陪着的男人,起初叶梓以为是女孩子的父亲。

    目测那个男人五十有余,他鼓起的大肚腩,显然也有点怀胎五六月的架势,握着女孩子的手说一定要给他生一个儿子,叶梓很想给他解释,受精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性别,这个时刻再来说生男生女重要吗?女孩子却点了点头。

    “医生,你一定要让她给我生一个儿子。”男人伸手去握叶梓的手,叶梓给躲开了,男人有点尴尬,叶梓带着口罩的脸上只能看见两只眼睛,没有任何情绪,她是一个医生,随时都要保持波澜不惊。

    “是女儿你就不要了?”叶梓问了一句,让人推着产妇先进了手术室,转身自己也进了去。

    男人一愣,不知道还该不该说点什么?最后他终于坐下来,十指交叉,两肘枕在自己的腿上。头微低,一直盯着自己的鞋尖看。他沉默了许久,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么。

    手术室是一个很严肃的地方,大家不会当着病人讨论她的事情。

    叶梓的手术一向都做得很好,没过多久孩子就被从产妇的肚子里面取了出来,因为不是全麻,产妇还是有意识的,听到孩子的哭声,手术台上的女孩子迫不及待的问孩子的性别。

    “恭喜你,是个男孩,五斤六两。”

    女孩子听到说男孩的时候仿佛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如果要是女孩子呢?这位年轻的妈妈会失望成什么样子呢?叶梓又在心里祈求,哪怕是女孩子也给她送一个到肚子里面来吧,她不在乎性别的,眼神有点暗淡,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女孩生出来的孩子是先于女孩子出的手术室,女孩子被从手术室推出来的时候走廊上空空如也,那个老男人已经不在了,可怜女孩子还唤着那男人的名字,一脸的孱弱和疲惫,就那么安静地躺在那里。

    “他这是第一次当爸爸,可能是太喜欢孩子了,去看孩子了吧。”女孩子没有看见老男人,替他解释着说道,这让大家都有点不敢相信,很诧异,那个年龄的男人是第一当爸爸?就说当爷爷也是可能的了吧?

    原来是老来得子,还重男轻女,不过想想也释然了。找18岁的年轻伴侣,或许是为了有更好的生理条件延续下一代?或许他们之间是真爱呢?当今的社会,老夫少妻的搭配,其实……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了。既然不清楚他们之间的故事,当然也无权对他们的私生活擅加点评。

    叶梓自己去整理自己,她有点累了,需要休息一会。

    差不多快到下班时间的时候,叶梓去看了今天她动手术的两个产妇,她们在同一个病房,都挺好的,头一个产妇就算是生的女儿也没有在家人哪里不受宠,这显然就是一个幸福的女人,老公,婆婆,公公都在,孩子是婆婆抱着的,老公正陪她说话,可能麻药还没有过吧,说话有点断断续续的,叶梓说一切正常,他们就放心了。

    18岁这个产妇可能她自己感觉比较幸福吧,旁若无人的看着老男人的背部,眼波里流动的都是满满爱意。而这位50岁的先生显然还没顾上与产妇互动。他背对着刚生育完的产妇,一脸的欣喜与兴奋,只是直直地盯着孩子,满是怜惜与疼爱。

    老男人一直抱着小家伙,爱不释手。显然,他的人生从此有了巨大的改变是呀,这个年纪才第一当爸爸,可想而知心中的喜悦,年老来子,换谁来说都是一件振奋的事情。不过叶梓过来的护士看不下去了,她咳嗽几声,提示家属应该适当安抚一下刚刚辛苦完的孕妇。老男人这才回头,摸摸女孩子的头,跟摸一个听话的小狗一样,反正在眼里看不到爱的痕迹,只是略表他的安抚之意。女孩子小了,笑得很幸福,别人不懂,她自己才懂的幸福,显然别人眼里这个敷衍的举动,却让她很是受用。

    等叶梓和护士出了病房,老男人又转过身去,继续逗他的儿子,对孩子用他那已经开始有不少皱纹的脸绽放他的所有笑容,至于女孩子,显然她的价值现在是远远低于刚出生的孩子。

    叶梓真的觉得自己今天很累,以前不会这样的,就是一天做四个剖腹手术,就是加班她也不觉得像今天这么累,她的身体一直很好,她认为她的身体本身就是那种很能扛的,她不是普通人,她有梓香园不是吗?

    “你来接我吧,今天有点累,不想自己开车。”

    这是第一次叶梓主动要求韩啸来接她,韩啸当然是很乐意的,他把叶梓这种请求当做是小妻子给老公撒娇,可不是吗,能按时下班的话说明今天叶梓的手术不多,而且应该也是很顺利的,但好像刚才电话里面的声音有点没有力气。

    出乎韩啸的意料,叶梓气色不太好,本来就白的人,今天这个时候脸上的颜色是全白,没有多少血色,叶梓之前脸上应该有那种自然的胭脂红的,现在也是一点都没有,平时红得鲜艳的唇也是淡淡的颜色,呈现出一种病态。

    “是不是太累了?不是给你说了吗?我们家现在有我,养家的事情都让我来,不用辛苦接那么多手术,让那些更多经验的医生接不是更好?”韩啸很心疼,自己的老婆自己疼,别人来疼就打死。

    “没事,回去睡一觉就好了。”叶梓现在就瞌睡得不行了,十分的想睡觉,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疲惫,如果想睡觉,那就先睡一觉看看,如果睡一觉还觉得累,那就去做个检查,看看到底是身体哪里出了问题。

    叶梓上车不久就睡了过去,到家是韩啸给抱进屋子里面的,白淑娴还以为叶梓出了什么问题,跟着韩啸送叶梓上的楼,全程叶梓一点都不知道,这是睡得有多死呀。

    “怎么了?”白淑娴就是问,现在有几个大院里能聊到一起去的大妈和白淑娴聊媳妇,说要想媳妇生孩子就特别要关心媳妇,不管是身体健康方面,还是心里健康方面,不能让媳妇多想,不能让媳妇受气,这不就是韩文君的事实她就只提过那么一次,到现在硬是憋着没在叶梓面前提第二次,怕叶梓有想法。

    “没事,可能是工作累了,给我说特别想睡觉,接上她没多久就在车里睡着了。”

    “那晚上不吃饭了?晚点你叫她起来吃,我给她留出一份来,今天炖了鸡汤。”白淑娴炖了一大只鸡,她自己不吃,主要是给韩啸和叶梓吃的,当然甜甜也跟着吃,但小孩子能吃多少。

    白国庆还是守株待兔,他不是不知道李静的服装店开在哪里,但是叫他白天去她店里找她?找她说他们两个的事情,李静肯定不会跟他出来,难道要她在李静的店里面和他谈?有点不现实。

    等在哪里一等就是三个小时,上次送李静回来那个男人的车牌白国庆记得的,因为注意了,所以印象很深刻,这次又是送李静回来,前几天都是天天送,好在两个人没有再出现那亲密的举动,不然白国庆是不能保证自己是不是会冲上去和那个男人干架的。

    李静怎么可能没有看到白国庆,从白国庆回来,除了第二天晚上没有看到白国庆,后面的几天她天天都看到白国庆站在她家楼下,她装着不认识和邱浩一起上楼,她不认为白国庆能当着邱浩的面对她做点什么,事实证明她做得很对,邱浩把她送上楼,白国庆没有机会再纠缠她,而邱浩也不知道该有白国庆这个人天天在楼下等她。

    邱浩怎么可能没有注意到白国庆,能成事的人一般都是很仔细的人,第一天他就注意到了白国庆,李静楼下就站了那么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的目光缺没有离开过李静,他不笨,李静的儿子李正和那个男人长得那么像,他怎么能猜不到他是谁?一个纠缠李静的已婚男人,这男人的女人果然管不住他,不然上次他的女人也不会到李静店上来闹事了。

    邱浩还是要送李静上去,这是他向那个男人表示这个女人是他邱浩的,不要再来纠缠的意思。

    “邱浩,你电话响了。”李静提醒邱浩道。

    邱浩其实不太想接这个电话,不用想都知道是他妈打来的,前几次都有打,只是他提前把手机调成了震动,他妈什么意思他知道,可是感情这个事情真的是没有办法控制的,他就是喜欢呀,怎么办?分手哪里有那么容易?现在喊他分手跟要割他的肉一样。

    邱浩在裤兜里就把电话给挂了。

    “怎么不接。”李静有点严肃的看着邱浩,她也猜到八成是邱浩妈打来的,不接电话是不成的,逃避没有意义,总有一天还是得面对问题,正面的去解决问题。

    电话又想起来,邱浩接了,然后就是他妈在电话里面威胁说如果邱浩现在不立马回家,她就要喝敌敌畏了。

    “赶紧回去吧。”李静微笑着和邱浩说,其实她心里挺难受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