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91章 误会
    白国庆家请客一般都在外面吃饭,这年头在外面吃饭定个酒店花钱对于白国庆来说也算不上什么,主要还是因为国庆妈的手艺不太好,做点家常菜还可以,待客的话就算了,做不出来不说,一个人也忙不过来,国庆爸说不帮忙的,这些年都没有进过厨房,国庆妈又不让国庆进厨房。

    在家附近一个四星级酒店定了一桌,都是自己家的亲戚也没有舍得不舍的一说。

    请的人比较齐全,首先是韩啸一家子,然后就是韩文君两口子,韩文青两口子,孩子们另说。

    这次蒋毅倒是给面子来了,国营企业不好混,听说白国庆这次在深圳人发财回来了,还有韩啸之前和白国庆合伙的赚了钱回来自己开公司,蒋毅来看看他到底能不能沾点光,万一呢。

    白国庆这个人本来就大方,给每个孩子包了一千块红包,大人们看着都高兴。

    “快谢谢国庆舅舅。”白淑娴拉着两个孩子给白国庆说好听的话,小孩子嘴巴甜大人也高兴。

    “谢谢国庆舅舅。”蒋欣更活泼一些,跳着笑着就说了。

    韩甜甜这女孩子就比较腼腆,她不认识白国庆,看见陌生的人害羞,躲在白淑娴身后就不愿意说,只是时不时偷偷的看一眼这个叫国庆的舅舅,如果这个舅舅也在看她,她就对他善意的笑笑,这样的韩甜甜不知道怎么的就让白国庆想起了自己那还没有正式见面的儿子,也是没有父亲在身边的孩子,不知道会不会也像这样害羞呢?

    “哎,这孩子从小就害羞,一般的人不说话的。”白淑娴解释着。

    白国庆是真没有觉得怎么样,伸了手摸摸甜甜的头,好在甜甜没有躲开,这算给面子了吧。

    韩文青这个当妈的呢,那反应一点都不像是当妈的,好像事情与她无关一样,还在旁边嫌弃的瘪瘪嘴,这是有多看不起自己生的孩子呀,反正外人来看绝对不会说那是母女的,一点交流都没有。

    随后白国庆就和韩啸聊了起来,蒋毅和国庆爸有时候也能说上几句,这边白淑娴也和国庆妈聊天,韩文君和叶梓倒是照顾着两个孩子,唯独小七像个外人一样,没有人和他说话,主要是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他一个理发的,桌子上难道还有人能跟他聊时尚?

    “听妈刚才提了一下,说大姐你下岗了,想到韩啸公司去上班?”叶梓也是刚才听白淑娴提了那么一下,为什么白淑娴给她说,知道叶梓能做主呗,叶梓也跟高兴韩啸妈这样的事情先给她说,说明她现在已经开始慢慢的接受她了吧。

    桌子比较大,大家稀稀拉拉的坐着,叶梓的声音也只有韩文君和她两个人才能听见。

    韩文君听叶梓问她下岗的事情,她就有点紧张,朝周围看了看,也没有发现谁注意她才点了点头,下岗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提到下岗别人多半会认为这是一个没有能力的人吧,有能力的人下什么岗?哪里都需要人才不是吗?

    韩文君确实也没有什么能力,一开始工作就在后勤部,做的事情也很单一,就是到点给员工发劳保,发点节假日福利什么的,有空了清点一下库房什么的,一点技术含量都不需要的工作,现在年龄又在哪里了,下岗了出去真不好找工作,那些公司招人都愿意招年纪小一点的,这样学东西快,要么你就是这里本身就懂得多,有很多经验的人。

    “姐,不要灰心,下岗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再找工作继续干就是了,现在蓉城在发展中,工作到处都有,韩啸哪里你要是愿意去,我给韩啸说说给你安排了,但是……”叶梓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也不知道韩文君能不能听进去,她是真的很想帮韩文君的。

    说话间菜就上来了,白国庆多会点菜的人,点的都是平时在家自己都不怎么做的好菜,想做也不一定做得好的,当然价格也不便宜,不是为了显摆他挣钱了,就是想认真请大家吃个饭,这些年过年过节也没有在一起聚过。

    “为我们家欢聚一堂干杯,回家真好。”白国庆这个时候心里还是高兴的,一个人在异乡赚再多的钱也没有什么意思,还是和自己的亲人朋友在一起才舒服。

    男的都端了酒,女人们都端了饮料,两个孩子也端了饮料,一起喝,干杯。

    “我这次回来就不打算走了,大家都是亲戚朋友,以后多联系,多关照,这些年没有和大家一起,我还怪想你们的。”白国庆说着自己端了酒又喝了一杯。

    四川这边喜欢在酒桌子上劝酒,高兴了也喝酒,庆祝更要喝酒,兄弟好也喝酒,所以白国庆是呗劝酒的对象,蒋毅和韩啸那是轮流着给白国庆劝酒,白国庆自己也想醉,喝得多了也就醉了。

    一顿饭吃下来花了两个小时,不光白国庆醉了,韩啸和蒋毅也喝了不少,也算差不多了,可能韩啸的酒量更好一些,站在哪里还没有偏偏倒倒的,一只手搭在叶梓的肩膀上,其实他也醉了,只是说他当过兵,以前那些训练让他的平衡力更好一些而已。

    “我把这些都打包回去吧,还剩了这么多,你爸你妈平时也没有吃过这么好的东西,打包回去他们肯定很高兴。”韩文青本来也是好心,这次是真的好心,就是不会说话,这话一说出来,能听的人都知道坏事了,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人家小七父母没有吃过好东西,要打包这些吃剩的回去给他父母吃?叫他心里怎么想,反正小七的脸是其刷的一下就白了,他没怎么喝酒,脑子还很清醒,但也喝酒了,所以可以发酒疯。

    “我爸妈不吃这些。”小七拒绝到。

    “怎么不吃这些了,都是好东西,你看那个虾还有那个鱼都剩了那么多……”

    “文青!”白淑娴喊了一声,意思就是让她不要说了,可别说,这一桌的东西剩那么多,白淑娴看着都觉得可以,她碍着韩啸的面子都没有说打包的话,结果自己女儿说了,不顾她老公的面子先说了。

    “妈?”

    韩文青这边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小七就先走了,没有给任何人打招呼。

    “妈,有什么明天打电话说,我先走了,小七喝酒了可能喝多了,这小脾气,以前可不是那样的。”韩文青说着就追了出去。

    “文青这个嘴巴哟。”白淑娴急得拍大腿,心里还在想幸好小七性格算好的,要是换了蒋毅,能就在这里和文君干架。

    白国庆这边也不需要人送,他父母就行,家就在旁边,韩啸是不能开车了,还好叶梓是开了车的,扶着韩啸上车,韩文君自己打车和蒋毅回去。

    叶梓把韩啸扶到楼上去,喜得好这个人不是那么的醉,早上真的醉成一滩的话,那叶梓也只能把韩啸扔在客厅里面睡觉了,还能自己动脚走,刚进屋看关了卧室的门这个人就不老实了,非要和叶梓亲嘴儿。

    叶梓才不想和他亲嘴儿呢,一般的人都知道那种喝醉了的人口里的味道可不仅仅是酒味儿。

    亲不上,叶梓老是躲,左右躲,难道韩啸真亲不上,他现在就喜欢这个调调,夫妻之间的*,也叫情调,他就喜欢叶梓红着脸的样子,但不太喜欢她嫌弃他味儿的样子,扶着叶梓的脸用力的再她额头上亲了一口,亲得波儿响,不敢亲叶梓嘴,他自己都觉得嘴巴里面不好闻。

    “好了,我帮你洗澡。”

    叶梓扶着韩啸进浴室,没办法让他自己在花洒下面洗澡的,只能用浴缸,也算老夫老妻了,叶梓给韩啸脱衣服,这人就不老实,叶梓帮他脱,他又帮叶梓脱。

    “干嘛?”叶梓假装生气的样子,什么时间不好挑,喝醉了还不老实?

    韩啸刚才亲那一下还是不满足,相当于一碗炖肉上来他刚才也就闻了一个味儿儿子,还没有吃到肉呢。

    说这个人喝醉了吧,他还能知道自己在干嘛,不知道是不是有经验了,一只手就能从叶梓的背后把内衣的扣子给揭开了。

    “别闹。”叶梓不想这个时候两个人*,现在要孩子呢,哪里能在喝酒后同房,今天就是破例让韩啸喝了酒,要不是白国庆回来的话,韩啸都别想沾酒。

    “我没闹,就是动手而已,一会儿再动脚。”韩啸这个笑,他就是逗逗叶梓,没找到她真的皱起了眉头。

    “好了好了。”韩啸自己往浴缸里面跳,“你陪我已吧,这样节约时间,你好我也好。”

    叶梓才不惯着韩啸呢,陪他洗,谁知道洗着洗着会怎么样,不管他,拿了帕子往他身上洗,男人和女人这身材差别大,叶梓帮韩啸洗澡就觉得费劲儿,身体更宽,腿也更长,还有腿毛,呵呵,叶梓试着拔了一根,韩啸一点感觉都没有,可能喝醉了的人皮肤的表皮是麻的吧,酒精有时候也算是简单的麻醉药吧。

    知道韩啸是清醒的,一边洗一边和他说话,不说话也不行,要真在浴缸里面睡着了,那就糟了,她一个人怎么把韩啸拉出浴缸,总不能让这个人在浴缸里面睡一晚上嘛。

    说什么呢,说韩文君下岗的事情,韩啸听了并没有觉得有多大的意外,去年冬天的时候不就在说这个事情了吗,帮肯定是要帮的,二姐都帮了,没道理不帮对他好的大姐。

    因为下岗找工作的事情,这几天蒋毅为没有给韩文君好脸色看,别人能干得下来,你就不能干了,你又不是什么大学生,一个高中生而已,干了十几年的后勤,什么经验都没有,这个年纪出来找工作,工作哪里那么好找,不主动下岗继续在厂子里面干下去,不说有一份工资,另外保险也是单位给买了的吧。

    “你那个兄弟媳妇不是简单人。”蒋毅说的就是叶梓。

    人真要是简单人,会那样和韩文君说话,叫韩文君把借给蒋力的钱给要回来,然后去做生意,这年头生意真的那么好做,没有关系,没有人带着教你,亏得衣儿裤儿都没得!

    “明说不就行了,就是不想让你去韩啸公司去上班,说白了就是觉得你没有能力,去韩啸公司上班就是白拿工资,你看看你这样的人还能有什么用!”蒋毅把韩文君说得是一无是处,把叶梓说得也不是个好东西,怎么是好东西,那么有钱的人这些年还想着之前借给姐姐的钱,真是越有钱越抠门。

    “还是国庆会做人,你看人家给蒋欣的红包,出手就是一千块,以后你可得和国庆走近点,我在想能不能和他合伙做点生意,我们投少点钱大不了以后分少点,我看国庆这个人是不会让我们吃亏的。”

    “你亲弟弟还不如表弟好,这都什么世道。”

    韩文君从回家开始就一直听蒋毅一个人说,让他洗澡睡觉也不洗澡也不睡觉,还不进卧室,说那些话都在客厅里面说,说得蒋毅父母都给听见了,蒋毅父母怎么想,乱想呗。

    蒋欣得那一千块红包也没有留下来,既然都被蒋毅妈知道了,肯定就是被管起来了呗,又没有分家,家里的钱都归她管。

    白国庆对李静是真爱,从喝醉酒回家后嘴里一直喊李静的名字就能看出来,家里除了白国庆这个酒鬼以外,还有一个姜瑶,一家人回来的时候就看姜瑶蹲门口呢,闻她身上的味儿也是喝了不少,也不能让人就这样蹲门口,只好一起拉进去。

    进门让两个人一个躺一个沙发,国庆妈去弄醒酒汤,国庆爸去弄热帕子,就这样让姜瑶钻了空子,摸了手机跑卫生间给李静打电话。

    李静这一天都心神不宁的,这个时候家里电话想起来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接了,然后就是姜瑶的声音,但座机上的来电显示是白国庆的手机号码,李静这个心呀,本来还有点动摇的,现在是摇都不摇了。

    “李静,我和白国庆是要复婚的,希望你不要缠着白国庆了,现在我就在国庆家。”说实话姜瑶运气不错,正好国庆妈在客厅里面问国庆爸姜瑶呢,声音比较大,李静听出来了,是国庆妈的声音,果然姜瑶在国庆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