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90章 不争气的
    第390章不争气的

    “妈,你总不能只想要孙子,不要孙子的妈吧?我确实有和李静结婚的打算,为了我自己也为了孩子,我都要和她在一起,这一次希望妈你不要再阻拦我了。”白国庆这次很认真的和他妈说道。

    之前他和李静分手他谁都不怪,他就怪他自己的不够坚持,他也承认之前自己是混蛋了,居然还在那么短的时间里面和姜瑶结婚了,他不能去想当时李静听到他结婚的消息是个什么心情,正如他现在不能接受李静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是一样的,心痛难受。

    “妈妈不是要阻拦你,可是你知道不知道,李静现在好像是有男人的女人,你要和她结婚?先不说她答应不答应的问题,你去中间插一脚我这本就不是道德的事情,我不希望我的儿子去做破坏别人感情的小三。”在国庆妈这里她想的和国庆就完全是相反的,她觉得国庆就是和李静没有缘分,真的要是有缘分的话,当初不管她怎么阻拦,两个人都应该在一起的对不对,就像电视里面演的那样,如果真的是女主角,那么最后都会和男主角在一起的,而不是分开这么久,其中男人还结婚了,女人也另外找了。

    “我怎么会是小三,明明就是我先和李静在一起的,而且我也和她有了孩子,还有更重要的就是我和李静之间还有个孩子,你说现在和李静在一起这个男人他和李静有什么?他才是我和李静之间我小三。”白国庆在爱情这个方向上现在有点霸道,有点自私,他已经想好了自己该怎么做,那就是重新赢得李静的心,至于怎么做,他还没有想好,所以刚才见李静的时候把两个人的这次见面搞得有点糟糕,他想一定让李静心里难受了吧,所了那么多难听的话。

    “国庆,国庆?”

    “恩?妈,你说什么?”白国庆想得有点走神了。

    “现在不是妈不同意你们两个在一起,在你和姜瑶离婚的时候我就想过你和李静的事情,之前妈是不该阻拦你和她在一起,可是现在妈为什么还是不同意呢,李静她有男人了,你想过没有,她和那个男人之间…..”国庆妈有点说不下去了,李静跟国庆在一起过,现在又跟了别的男人,跟国庆能睡,跟别人难道不能睡?

    “妈,你不要说了,我已经决定的事情。”白国庆也不希望从******嘴里听到什么不好听的,那些能刺激他的话语,今天晚上他亲眼看到的已经够刺激他了。

    国庆妈是还想说的,国庆爸说就让孩子自己做决定吧,国庆能知道谁才是那个能和他走一辈子的人,都什么年代了,思想还那么老化。国庆妈被国庆爸那样一说也就不说了,再继续说也没有多大的意思。

    白国庆的那碗面是不能吃了,吃不下去,没什么胃口,但他妈守着他吃,他勉强着自己把面给吃完了进屋睡觉,这段时间一直在加班,他不是铁人,他也会有累的时候,身体累也就算了,现在还有点心累。

    李静晚上就睡不着了,带着儿子睡觉,儿子倒是早早的就睡了,她却一点睡意都没有,竖着耳朵听客厅里面的电话响了没有,她现在神经有点敏感,她就害怕白国庆打电话过来,白国庆怎么变成了那个样子,太恶劣了,她之前也有想过白国庆回来该怎么办的问题,既然孩子白国庆也有份,她没有不给白国庆见孩子的道理,可今天晚上的白国庆那意思就是明着要抢孩子过去,说什么永远都不让她见孩子!凭什么,难道他白国庆还能只手遮天了,孩子是她生的,不管是谁也不能从她手里把孩子给夺走。

    韩文君这次是哭着回家的,她终于下岗了,自愿的,那种被迫自愿的,不下岗都没有办法,厂里面给调整了岗位,让她车间上班,她不下岗可以呀,那就去车间,反正现在后勤她们那个岗位也就只要一个人就够了,留下的那个人是厂长家的亲戚,她也不能跟别人比,调到车间那就调到车间吧,她也坚持着去上了一周的班,她实在是做不来的,太累了,下班了还得回去照顾家,现在是家里和厂里两边都出错,在家里老公和婆子妈都说她做不好,在厂里上级主管也说她,她这日子有点没法过了。

    “去你弟弟那里吧,反正他招别人也是招,你当姐姐的去帮他,他高兴还来不及呢。让老蒋家也看看咱们家是不是有本事的人家。”白淑娴心疼韩文君,光她心疼有什么用,蒋家那边只把人当保姆看,那些话就不说了,以前也说过,说了也不管用,文君她自己离不开蒋毅。

    白淑娴的意思是直接带韩文君去韩啸的公司,她去过,知道怎么走,也认识那边的人事经理,觉得事情早点解决也好,就一个工作的事情,韩啸那边应该没有问题。

    “妈,还是给韩啸打个电话吧,万一人没有在公司呢?”

    “打什么电话,在不在公司这个事情都能办。”

    就这样白淑娴带着韩文君直接去了韩啸公司,正如韩文君说的那样韩啸不在公司,人事经理倒是在公司,人家对白淑娴母女两个也热情,还给两个人专门上了茶水,得知两个人是让安排工作的,人事经理心里就打鼓了,当然是不怀疑这是韩啸的大姐,只是这个工作能力,现在也不好问,但从韩文青的表现来看,人事经理真的不太看好韩啸这个大姐,就怕两姐妹习性相近,那她这个工作以后就难开展了,就是现在财务部还经常给她反应说韩文青工作不仔细不认真的问题,还经常出错。

    “阿姨,你看现在公司里面也不差人,这个编制在这里,我一个公司的经理也不好安排,要不这样,等韩总会来我请示了之后再联系你们?”人事经理这个话就说得很委婉了,意思就是现在编制够了,他做不了主,如果要来上班的话,那就得韩啸同意,如果老板同意了,那她就没有什么话说。

    白淑娴一听就对这个人事经理不满意了,韩啸是她儿子吧,老总的妈安个人进来还不行了?她还做不了主了?瞬间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

    “给韩啸打电话,马上打,我让他给你说。”

    人事经理说韩啸可能现在正忙,接电话可能不太方便,这话还没有说完,白淑娴自己打的电话,电话打过去韩啸看了一眼是公司这边打过来的就没有接,他这边确实不方便接,正谈事情呢。

    白淑娴这边电话就没有打通,心里就来气了,她儿子还从来没有这样直接挂过她电话呢,她根本就不会去想她是用的公司电话给韩啸打的,韩啸哪里知道是他妈给他打的电话。

    “算了,晚上我给他说。”

    来了公司肯定还是要看看韩文青的,一看韩文青也让人来气,当初她为什么要韩文青来公司财务部上班,不就是想文青对给盯着点吗?结果人在干什么,上班时间在哪里画指甲油,还画的是脚趾甲,那个姿势怎么看都难看,陪着一起来的人事经理什么话也没有说,老板的妈在这里她能说什么,用眼睛大家都能看见的。

    “妈,你怎么来了?”别说韩文青不在乎人事经理的眼光,别看人事经理现在什么也没有说就走了,这个月的工资肯定得被扣,扣工资也就算了,可千万不要来个全公司通报批评,要真那样的话,她就太没面子了。

    看到人事经理走远了白淑娴才说话:“我说你怎么就那么不争气呢,上班时间你给我画脚趾甲,这个天你又不能穿凉鞋,谁能看得见?你简直就是丢你弟弟的脸。”

    “小七不是能看见吗?”

    白淑娴正好有气也没有地方法,韩文青这边撞上了,那行,把桌子上的指甲油立马就扔进了垃圾桶,不是不让你爱美,你拿上班时间做这样的事情,让公司里面的人怎么想,传到韩啸耳朵里面韩啸怎么想,难怪刚才人家人事经理不给文君安排工作,说什么没有编制,自己家的人到自己家公司上班还要什么编制。

    “妈,你怎么能把我指甲油给扔了呢,那都是花了钱买的。”

    “那你捡起来嘛,上班时间画指甲油,刚才还被公司领导看见了,你这是想被公司开除还是怎么样?正好你被开除了让你姐姐来上班,你姐现在下岗了,她比你更加需要这个工作。”白淑娴没有好气的说道,两个女儿,看起来两个都不争气,还好有个儿子是争气的,就怕两个女儿给儿子拖后腿。

    “姐下岗了?这不是好事情吗?她那个工作我看不做更好,来韩啸公司上班,工资还不是一样的给你发,绝对不会比你在厂里上班工资低,也不会拖欠你的工资。”

    白淑娴心里烦,刚才韩文君的工作不是没有解决吗?听韩文青说怎么都听不进去,听着不舒服,也不想继续在公司里面呆下去说一声走了就带着韩文君先走了。

    “妈,要是韩啸这边不差人就算了,我再去其他地方试一下也可以。”

    “想那么多干什么,回家去等我的消息。”白淑娴走了两步,“还是先别回去了,你现在没有了工作,回你自己家去,蒋老太婆还不得使劲使唤你,晚上就在家里吃饭,等韩啸回来得了准信你回去也好。”

    就这样韩文君跟着白淑娴一起走,两母女看中午时间也到了,回家做饭时间也不够,那就在外面随便吃点吧,就是在外面这个地方,她们现在呆的这个地方都能看见熟人,就是那个熟人不知道是没有看见她们母女呢还是装没看见,毕竟以前是亲戚,现在不是亲戚了,不打招呼才不尴尬。

    “哼,这女人还想着和国庆和好呢,大晚上的喝醉了就往你舅舅家里跑,哭着求你舅舅舅妈让她和国庆复婚,这哪里是要复婚的样子,打扮成那个样子跟男人出来,我不会相信他们的关系是纯洁的,这就是两手抓吧,国庆这边要是还不行,她还有下家是不是?”

    白淑娴看见的不是姜瑶还有谁,说这个天气也不热,四月都不到穿丝袜给谁看呢,真是美丽冻人呀,挽着个挺着大肚子的男人,光是从形象上去看肯定就比白国庆差远了。

    “妈,咱们还是早点吃了饭回去吧,她都和国庆离婚了,男婚女嫁本来就不相干的事情。”韩文君本来就是个不爱管闲事的人,又加上这段时间心情也不太好。

    “是不相干,可她不该还想着和国庆复婚对不对,自己都有男人了,还真好意思。”

    白淑娴心疼韩文君给点了几个好菜,不用问都知道韩文君能在蒋家吃到什么好东西,她这个女儿就是给蒋家做奴才的命,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对蒋家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非得这辈子来还,反正说也说不听,她自己就是愿意,能怎么办?

    姜瑶是真没有看见白淑娴母女,主要是以前也没有见过几面,现在哪里还想得起来白国庆姑姑家的人长什么样子,可能就对韩啸和叶梓熟悉一点,看见了可能能一眼认出来。

    要说姜瑶挽着的这个男人还真不是姜瑶的下家,人家也是有家室的人,是她的客户,也就是出来吃个饭,谈谈工作上的事情,为什么要挽着手呢,这也是姜瑶拉近乎的手段,这样显得两个人关系更好一些,谈事情的时候要说什么也能好说些,这个单子她都跟了大半个月了,人家不承认签,就耗着了,她现在因为想着要和白国庆复婚,也收敛了很多,没有原来那样开放了。

    这人吧就经不起去想,这边想白国庆吧,那边国庆妈就给白淑娴往家里打电话了,正好白淑娴和韩文君回家,电话响了就接了,说是晚上请大家一起去吃饭,国庆回家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