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89章 我是你男人
    李静坐在那里很平静,今天的再次见面她早就料想过的,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看来邱浩妈实在是忍受不了自己儿子找了个生过孩子的女人吧,她能理解的,真的。

    “李静,你是个好女人,又这么能干,一定能找到比我家邱浩更好的男人的。”只是不要找我们邱浩,邱浩妈恳求着李静,好像是李静缠着邱浩不放一样。

    “你就答应阿姨行不行,我就邱浩这么一个儿子。”

    李静笑着说好,但是前提条件就是邱浩不要再来找她了,她是可以不和邱浩在一起,但邱浩想跟她在一起不是吗?她承认邱浩的条件很好,完全能找一个没结婚年轻的结婚,就是找个十八岁的都可能,但也要邱浩自己愿意才行。

    “李静你听我说,你还是没有听清楚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你能不能跟邱浩分手,你去给他说就说以后你们不要见面了,让他死了这个心?”

    “分手的理由是什么?”李静心里还是有点难受,跟当时和白国庆在一起的时候多么的像呀,都是当妈的不同意,最后结果都好不了吧?

    “理由?这个还需要理由吗?”邱浩妈这个耐心呀,和他儿子分手的理由难道你李静自己不知道,你孩子都有了,她儿子呢只是离婚了而已,一个男人离婚没有孩子那就跟没有结过婚一样。

    “那好吧,那我就给他说您不同意吧,这样有什么事,他也好找你。”李静觉得该说的都说了吧,分手她也答应了,那就该各回各家了吧。

    “李静,你别走,难道你就这样不放过我儿子吗?你就非他不可?”邱浩妈真心要哭了,她真的就这么一个儿子呀,要真娶一个带孩子的女人回去,她这个脸要往哪里放?以后家里的亲戚朋友也不用走了,别人的口水沫子都能烟死她。

    “阿姨,我没有说不放过他,只要他不来找我,我绝对能保证自己不去找他!”

    李静把自己的话说完了,走了,觉得没有必要继续说下去,反复说也没有什么意思,反正就是那个意思,她能保证自己不去找邱浩就可以了,邱浩自己也知道自己妈得意思,至于其他的就要看邱浩的了,如果两个人不等在一起那就是真的不能在一起,这次至少她没有完全放弃,一切就看邱浩的了。

    出门的时候李静就遇见邱浩了,邱浩就是来找她的,看见她出来抓了她的手又返了回去,正好他妈刚从座位上起来。

    “妈,我不是给你说了吗,我要和李静在一起!”邱浩的目的很明确,他就是要和李静在一起,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喜欢这个自己认识不多久的女人,从未有过的那么喜欢,这被他理解为上天注定的缘分。

    邱浩妈看着两人,“你问过李静了吗?你想和人家在一起,人家想不想和你在一起你问过了吗?妈妈不希望你强迫人家很你在一起。”

    不得不说邱浩妈在邱浩面前还是很能忍的,这就是逼着李静说了,看李静怎么说了。

    邱浩也看着李静,都在等她说。

    “邱浩,刚才我答应阿姨不会去主动联系你了。”李静实话实说,她确实答应了。

    邱浩心里还是有点难受的,他希望李静能跟她站在一条线上,很明显李静站到了线外,但还好李静也没有说是他强迫他和她在一起这样的话。

    “妈,难道你看不出来吗,现在是你儿子我缠着李静,我要跟她在一起。”

    邱浩妈看看周围,她是个要面子的人,她甚至为他的儿子不值得,凭什么她儿子这样的条件找谁不能找?李静却不爱她儿子,不公平。

    “有什么回家再说。”邱浩妈朝外面走,不想在外面大声讨论自己的家事,特别是这样的家事让他儿子和她都没有什么面子。

    邱浩妈朝外面走,她以为自己的儿子至少能和自己一起走吧,可是没有,邱浩不回,他选择了留下来陪李静,这让邱浩妈很无奈,男人生命中会有很多的女人,但母亲才是那个给你生命的人,而你却选择了那个有可能陪你走下去的女人,这让邱浩妈有点难过。

    “邱浩什么也别说,只要你妈没有意见,我愿意和你在一起。”这就算李静表态了,如果邱浩妈没有意见,那么她愿意跟邱浩在一起,如果有意见,那她是不会和邱浩在一起的。现在她已经不是一个人了,她还有儿子,还要为儿子考虑。

    邱浩握着李静的有点激动,他的爱不是没有回报,至少李静愿意和他在一起,不存在逼迫。

    白国庆这边终于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完了,踏上了回川的飞机,当初去深圳的时候一个人,现在回来还是一个人,收获的就是一段破碎的婚姻以及一些金钱,他现在的钱,可以说如果他就像原来那样当公务员的话一辈子都赚不来,可是有什么用呢,不能跟自己爱的人分享有什么用。

    他现在急切的想要见到李静,告诉李静他一直都爱着她,他曾经不够坚持,也太冲动,希望还有机会。

    李静我回来了。

    人回来了,却不是期待的那样,白国庆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愤怒还是该伤心,是他从来都不愿意去想的,是呀,没有谁有义务一直在原地等他,他甚至不愿意相信自己看到得这一幕,怎么会?

    李静在别的男人怀抱里面,那个男人不是他,他觉得应该是他才对,其他的人都没有资格,在爱的世界里,男男女女哦都是自私的,都希望把对方据为己有。

    李静把邱浩推开,不是她不愿意,是她现在没有这个心情,她心里很乱,脑子里有她的儿子,邱浩妈,还有白国庆,不知道什么时候白国庆就回来和她抢儿子了。

    “李静,我能等的。”

    李静看着邱浩开车走了,她不让邱浩把自己送上去,邱浩对她这样的好,她不知道自己到最后能不能回报邱浩的爱。

    李静侧过身准备让邻居先走,她走得慢,她想慢慢走,边走边想一下,侧开身的时候也没有注意,后面的人也没有上来,觉得有点奇怪,一看就挪不开步子了,还没有反应过来,白国庆就向她扑了过去。

    唇碰唇,不过是肉碰肉,可这就是白国庆喜欢的感觉,熟悉的感觉,柔软而细腻,尽管李静在挣扎,他没办法进到她的口腔,但他不会放过她的唇,唇上唇下唇角,唇部的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他要覆盖那个男人碰过的所有地方。

    “白国庆!”李静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推开白国庆,刚喊出来又被堵住了嘴巴,这个人到底要干嘛。

    “不要!”李静很惊恐,这个人已经没有理智了,怎么能在楼道这里干这样的事情,亲吻她也就算了,还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面抚摸,他到底要干嘛,是要在自己强奸她吗!

    “不要?刚才那个男人吻你的时候你怎么不喊不要,都是男人,难道有什么区别?还是我吻得不如他好?”说着白国庆又亲了上去,直到嘴里一股血腥味儿传来,不知道是谁的嘴皮破了,或者说舌头破了。

    白国庆现在的样子像一个吸血鬼,很恐怖,瞪着眼睛看李静,让她不寒而栗,说不出话来。

    “呵呵。”白国庆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那样子跟电视里面强奸完女人的坏人完全没有两样。

    “李静,你是爱我的吧?刚才我觉得你挺享受的。”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刚才我只当自己被狗咬了。”李静转身要走,她不傻,不会乖乖的等在这里给白国庆继续,白国庆现在看上去有点不正常,根本不能好好说话。

    白国庆伸手就那么一拉,李静又掉进了他的怀里,“怎么,见了老情人不高兴?呵,你说你不爱我是吧,不爱我你把我的孩子给生了出来,还养了那么大,李静呀,我不得不说你这个女人呀,心真的很大,就是这样了,你养着我的儿子,你还能跟别的男人好?”

    “白国庆,你想怎么样?”

    “哼,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想你陪我睡,你陪不陪?”白国庆说话说得很下流,他心里不是这样想的,李静,他想和她从归于好,他想和她结婚,李静,你还会给他机会吗?心里那样想,说出来的却不是那样的话。

    李静嫌恶的看着白国庆,这个人变了,几年时间已经变得面目全非,根本就不是她认识的那个白国庆了,曾经的白国庆知礼数,是一个很绅士的男人,值得她爱,她不后悔当初生下孩子,现在的白国庆已经不是当年的白国庆了,让她害怕,让她想马上逃离,不想和这个人呆在一起。

    “不准再和那个男人在一起,你只能和我再一起,知道吗?”也许是今天晚上看到的这一幕刺激了白国庆,他现在根本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好好的跟李静说话,在他这里有一种被李静背叛了的感觉。

    朝楼上跑了两步的李静停下来说道,“白国庆,你不要太过分了,你不是我什么人,你根本没有权利管我。”

    因为现在和白国庆隔得不是那么近,她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紧张和害怕了。

    “呵呵,你说我是你什么人,我不但是你男人,我还是你儿子的爸爸!李静,你信不信你要是再和那个男人在一起,我能让你永远看不到你儿子!”白国庆已经被李静逼疯了,他不管不顾的什么话都说了出来,只要李静能再回到他的身边,他不管用什么办法。

    李静愣了一下,下面好像有邻居上来,她方便和白国庆再说下去,噔噔噔的一口气跑上楼,进屋,在玄幻处站了好久才把自己的心情调整到一个平静的位置。

    “儿子,妈妈回来了,今天想妈妈了没有?”李静上前去抱起儿子,对,怀里的儿子才是真实的,刚才她在楼梯口说产生了幻觉吧?

    抱着李正到阳台上去看,楼下的路上没有人,更没有白国庆的影子,对一定是她产生幻觉了。

    “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说了我和你爸也好去接你。”国庆妈以为这个时候敲门又是姜瑶,从猫眼儿往外面看,居然是国庆回来了,心里很高兴,开门把儿子迎了进去。

    “回来了也就会回来了,你们也不差那点时间见到我,何必麻烦你们跑一趟,大晚上的。”

    国庆爸这个时候也还没有睡觉,习惯多看一会儿新闻。

    回到家还是自在得多,随便往沙发上一躺,这沙发都好多年了,他妈爱惜,沙发不算太旧,也因为习惯所以觉得舒服。

    “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下面吃,还是煎蛋面吧?”

    还别说,这不说吃的白国庆不觉得饿,一说吃的这肚子就饿了,想吃东西,桌子上有苹果,拿一个先吃。

    “怎么不削皮就吃了,让你爸帮你削皮。”国庆妈要从国庆手里把苹果拿走,国庆没让,几口就啃了一大半,包在嘴里还笑,说话也不清楚了。

    “看你这样,在深圳没吃过苹果呀?”国庆妈说着去了厨房。

    “这次回来就不准备走了,以后就在蓉城发展。”一般工作上的事情都是跟父亲说,国庆也不例外。

    “哦,你觉得成就行。”国庆爸现在对国庆就没有多大的期望,再回去做公务员是不成了,政府不是你想走就走想来就来的地方,至于国庆自己要做什么,孩子大了,结婚都离婚了,难道他自己该做什么,能做什么还不知道,做父母的干嘛操那么多心干什么?国庆爸几天这点想得比较宽。

    “来,热腾腾的鸡蛋面。”国庆妈这动作也快,一会儿就把面给做好了。

    白国庆先吃了一大口,暖和呀,还是家里的味道好,感动得要流眼泪,“还是妈做的面好吃,以后你天天做给我吃吧。”

    “要得,要得。”国庆妈答应得很开心,答应完又觉得不对,“儿子,你这是不准备回深圳了?”

    “嗯,不回去了,明天就给你找儿媳妇要孙子去,你要做好带孙子的准备哟!”

    “儿媳妇,儿媳妇?国庆,你不会是还想着和李静结婚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