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88章 你看着我,下不去口
    郑柏飞的嘴巴今天有毒,刚说完要收拾李珍的肚子,李珍就觉得特别疼起来,不能忍,感觉肚子在往下面坠。

    “叫医生,叫医生!”郑柏飞汗如雨下。

    哪里用得着叫医生,两个助产护士在旁边都没有离开过,差点就被郑柏飞感动晕了,大家一起赶紧扶着李珍进产房,到门口的时候,护士就不让郑柏飞进了,李珍抓着郑柏飞的手不放,她自己也不进去,害怕,特别的害怕,平时电视看多了,觉得自己现在这么疼,万一进去了出不来了怎么办?

    “不要,不要……”李珍摇着头,羊水顺着已经破了,顺着腿往下面流,裤子都湿了。

    “你流血了?”李珍裤子是黑的,郑柏飞以为她流血了,原谅他这个男人不知道羊水是什么东西。

    李珍往自己腿下面看,一脸茫然,她也以为自己流血了,脸色突然卡白起来,吓着了,蒙了。

    “我大出血了?”

    “赶紧进产房,不是大出血,应该是羊水破了,要生了,正常情况别担心。”医生出来催。

    “柏飞你跟我一起进去吧,我怕。”李珍抓着护士不走,她确实很怕,不但怕疼,同样也怕死。

    “好,我陪你进去。”郑柏飞拉着李珍就没有松开过自己的手。

    护士看着就跟拍电视剧一样煽情,不就是陪产吗?这样的事情一个月也要发生几回,有妈陪产的,也有老公陪产的,正常的事情,就是今天这两位太煽情了,搞得跟生离死别一样,护士心里想是想,可不会表现出来,笑话,在北京这块地,上个厕所都要小心放屁不要臭到当官的了,何况这个产妇家好像不简单,医生都是预约医院最好的,病房也是最高级的。

    郑柏飞穿着无菌衣服陪着李珍,在旁边出了给她加油就是说情话了,他活了这么久都没有今天现在这个时刻说的情话多,还发誓,发誓自己只爱李珍一个人,说以后两个破万以上慢慢变老,就算李珍老得皮肤失去光泽满脸皱纹,他还是要跟现在一样爱她。

    “啊!”李珍使劲儿,用力,好像作用不怎么大,生不下来,疼得要命。

    “加油,你行的。”郑柏飞已经被虐得不要不要的了,他也疼,为什么李珍每喊一个阶段都要咬一下她的手臂,他这手臂上的牙印呀,他真听话,还把袖子挽起来给她咬,心甘情愿,无怨无悔的。

    “不要了,我不要自己生了,我自己不行,剖腹吧!”李珍头发都汗湿了,真的不仅仅的费劲,女人的重要部位撕心裂肺的疼。

    “一切都正常,宫口开得也好,能生出来的,放心。”医生拿了剪刀给下面剪了一刀,让李珍接着用力,医生自己又去给李珍按摩挤压着肚子,帮助她生产。

    “好,很好,放松,一切都很好,深呼吸,用力。”李珍用力的时候随着医生的推挤孩子的头部终于出来了。

    “好,很好,孩子的头出来了,吸气用力。”一鼓作气李珍把孩子给生了出来。

    “哇,哇。”孩子的哭声很响亮,这一刻李珍觉得什么都值得了,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她都要爱他如生命。

    “恭喜你们,生了一个男孩。”医生把孩子报给李珍和郑柏飞看,至始至终郑柏飞都没有放开李珍的手,看见孩子的那一刻心都化了。

    “珍,你看见了吗,咱们的孩子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孩子。”谁能想到郑柏飞这样一个有洁癖的人,居然在孩子的小屁股上亲了一口,一点都不嫌弃刚出生的孩子身上还有羊水以及一些像泥垢一样的东西呢。

    是儿子呀?上天对李珍真是不薄,她好累,累得都不想睁开眼睛了,只感觉郑柏飞在亲她,额头,脸颊,嘴唇,好幸福的感觉,心里像盛开了鲜花一样,仿佛整个产房都充满了花香。

    孩子被洗干净之后先抱出了产房。

    “像李珍更多一些,看这个大眼睛多漂亮,李珍是个有福气的,孩子将来也是个有福气的。”柏飞妈抱了抱自己这个孙子,心里也很高兴,然后递给护士,让护士赶紧送进育婴房里面去,怕冷着孩子了。

    公司的人只知道老板今天没有上班,连早上的会都没有来开,就连神助理王胖子都不知道老板郑柏飞到底干什么去了。

    王胖子都是晚一些才知道老板娘生孩子的事情,耽搁不得,尽管已经是自己下班的时间,但这是多大的事情,老板娘生孩子能比自己媳妇生孩子都重要,带着自己媳妇一起赶到医院,孩子都没有给他看,他也就看了眼自己老板,从来都一身光鲜的老板郑柏飞,现在这个样子跟被人追杀过了一样,憔悴,邋遢,衣衫不整。

    “明天给大家发红包,全公司的人都有。”于是第二天大家都知道老板娘生儿子了,怎么能不祝福,老板太慷慨了,发红包呀,每个人都一样六百六,连保安以及清洁工都是一样的大红包,好多人一个月工资还没那么多呢,能不感谢?

    “老板娘生完儿子这是站稳脚跟了吧,看看人家,这才是人生的大赢家吧。”

    “可不是大赢家,老板之前可有过不少的女人,自从有了老板娘之后可没有听说还有其他的女人,老板被老板娘彻底的俘获了。”

    “就是,就是,前段时间有一天还脸上还挂着牙印来上班呢。”

    果然有女人的地方都有八卦呀,公司这些女人也都见过李珍一次,有的还没看过本人呢,不过都一样的羡慕李珍,这是上辈子积德了吧,不然怎么会嫁得好,老公还爱,现在又生了儿子呢。

    有的人天生就是含着金钥匙出来的,现在的郑直就是这样,专门两个保姆伺候他,什么时候喝奶,什么时候该抚触了这些都是有规律的,李珍什么都不用担心,躺着就好。

    郑直,郑柏飞的儿子,名字是早就取好了的,爷爷给的,说孙子的话就叫郑巧儿,儿子的话就叫郑直,郑柏飞这个当爹的做不了孩子名字的主,谁叫爷爷比爸爸更强势呢。

    “你儿子跟个猴子似的。”黄智仁和吕晓梅来看孩子,看完了之后和郑柏飞在走廊说话,谁叫当初郑柏飞说他儿子来着这次他也生儿子了,正好还给他。

    “今天出门没带眼镜吧,什么眼神,我儿子一看就是小正太一枚,以后肯定跟我一样要迷倒万千少女。”郑柏飞可不干,他儿子多乖呀,现在都能看出来以后肯定是个帅哥。

    黄智仁也不继续说,心里明白就好,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小天使,都是最漂亮的。

    “只是可惜了,我还想要是你生个女儿我还能让我儿子把你女儿给娶你了,没想到生个儿子,一点意思都没有,不好玩。”

    “做兄弟也不错哟。”

    像郑柏飞这样的家庭,李珍以为生了孩子会有很多人到医院来看,结果没有,除了几个关系特别好的朋友和近亲,其余的都没有,安安静静的,她后来才知道这是郑柏飞可以安排了的。

    李珍生完孩子在医院住着,郑柏飞也跟着跑来医院住,要不是挤不下,柏飞妈也想住医院呢,主要是舍不得孙子,怎么看都觉得自己孙子可爱,太可爱了,就是闭着眼睛睡觉那小样子都是可爱的。

    李珍父母因为要上课,带的是高三,今年六月就要高考,太忙了,实在不能跟学校请假来看李珍,只好在电话里面对李珍表示了祝贺。

    李珍生孩子之前柏飞爸在法国,生完孩子柏飞爸又去了德国,到现在李珍都要出院了,孩子爷爷还没有见到孙子。

    “你爸在那个位置没有办法,就算没有出国访问也不太可能来医院看孩子,他走哪里都是一堆人跟着,这辈子清闲不了。”柏飞妈这话是说给李珍听的,意思是让她不要多心,孩子爷爷不是不喜欢孩子,就是太忙了,在那个位置上要考虑的也很多。

    李珍点点头,对她的这个公公她不太了解,接触的时候不太多,很少会在家里吃饭,就是难得的在家里大家一起吃个饭也是不说话的,家里都是这个规律,吃饭餐桌上几乎是没有声音的,偶尔会听到筷子碰碗的声音,都很轻的,李珍觉得柏飞爸太严肃了,也从来不和柏飞爸主动说话,估计他也没有时间听吧。

    “李珍,你儿子拉屎了!好臭。”郑柏飞吼到,好像小孩子拉屎是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一样。

    “他不是你儿子呀?”李珍翻白眼,忘记柏飞妈还在旁边呢,又赶紧换回她的贤妻良母笑容,“你当爸爸的就给儿子换个尿不湿吧。”

    看孩子的两个保姆哪里能等郑柏飞给孩子换尿不湿,赶紧上手去换,郑柏飞没有让,“小样儿,来爸爸给你擦粑粑,哎呀吃了什么,还真是臭呀,拉这么多。”

    让郑柏飞给孩子换尿不湿简直就是捣乱的,换了小婴儿床一床的粑粑粪,还得麻烦保姆换小床单小被子。

    “你来!”最后郑柏飞还是把给孩子换尿不湿的任务交给了保姆来做,得给孩子洗呀,刚生下来一天的孩子,他能看能摸,不敢抱,太小了,他怕自己抱不好。

    “李珍,我们儿子像你,臭臭的。”

    李珍再一次忍不住翻了白眼,她什么时候臭了?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吸?”郑柏飞第一次这样红着脸,他是真害羞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不要说这样的事情呀?

    李珍的奶出不来,用吸奶器也不行,吸奶器挤得太疼了,医生说奶没有通,还必须得吸,最后就是找个大人来吸,那这个人也只能是郑柏飞了。

    “不知道有什么好害羞的?没吸过?”只能说医生说明白人,是过来人,可要不要说得这样话中话的还能让人听出来。

    李珍已经钻到被子里面去了,是她自己坚持要用母乳给孩子喂养的,都说了现在的奶粉不会比母乳差多少的,谁叫她母爱爆棚呢。

    人都出去了,就剩李珍和郑柏飞,婴儿床上的郑直不懂事不算。

    “真要吸呀?”郑柏飞这个时候倒觉得难为情起来,平时两个人同房的时候可是最好那一口的。

    李珍也是红着脸,左手纠结着右手,要撩开衣服等郑柏飞来吸,刚才出去的人都在外面吧?都知道他们两个在里面干什么呢,真的太难为情了。

    刚生完孩子的女人胸型是最好看的,挺拔圆润还有弹性,白花花的闪得郑柏飞的眼睛里面全部都是桃心心。

    “你别老看我呀,你那样看着我,我还怎么下得去口。”郑柏飞滚动着喉结,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只让你调情不让你做爱的任务,再想都不行,只能想成人自己口渴了再喝水。

    “那我该怎么办?”李珍脸也是爆红。

    “闭着眼睛呀。”

    那好,李珍闭着眼睛,感觉湿湿的,郑柏飞再动作了,可是不对呀!

    “你个色狼,叫你吸奶,你给我舔干嘛?”李珍睁开眼睛一巴掌拍郑柏飞脑门上。

    “那还不得一步一步的来呀,你那么着急干嘛?”郑柏飞也委屈,叫他吸,总得有点前戏有点意境嘛。

    李珍:……

    两个人在房间里面吸了半个小时,直到孩子都哭了才停下来,郑柏飞擦擦嘴巴,“儿子,你爸我可没有想和你抢食,是你妈……”后面的没说,看着李珍一脸坏笑。

    “怎么样?”医生问李珍。

    李珍摇摇头,医生说没有关系,一次没有吸通,每天吸两次就通了,说得人觉得没什么,听的人受不了了,特别是郑柏飞,让他吸一次都够了,还一天两次,嘴都吸肿了,舌头都麻木了,关键是还不能干点其他的,这是福利呢还是受罪呢。

    李珍也是和郑柏飞一样的想法,****都被郑柏飞给吸肿了,现在还有点火辣火烧的痛呢。

    “要不就不要母乳喂养了吧?或者请一个奶妈怎么样?”郑柏飞提议。

    李珍摇摇头表示不干,她还要坚持。

    “那我这一天两顿饭就喝奶了?”说完郑柏飞又不好意思了,怎么当大家得面说了,而且他妈还在这里呢。

    众人笑而不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