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87章 温暖你的心
    叶梓觉得很反常,依着他爸的性格,今天晚上怎么也该打个电话吧,怎么说和她妈也是这么多年的夫妻了,难道真的就不关心了不成?

    王翠芬怎么可能睡得着,她现在就想回家,她想儿子贝贝了,她又站叶建国那个立场去想了想,作为儿子,一个孝顺的儿子,媳妇和妈两个选一个站队,怎么也要站妈那一边,妈是给了他生命的人,她又自己检讨了一下自己,觉得还是她自己做得还不够,对叶奶奶的关心还不够,是她不够大量,如果她父母还在这个世界上活着,她肯定也会想叶建国一样孝顺父母的,还觉得自己没有给叶贝贝带好头,想得太多,翻来覆去的想。

    “妈?”

    “叶梓呀,我现在有点想回家,你弟弟没有我肯定睡不好的。”王翠芬坐起来,她是真的熬不住了,她昨天跑出来也不知道是折磨她自己还是怎么的,她这个心呀就没有放下来过,担心贝贝,担心叶建国。

    “妈……”

    “你爸一个人又要顾面馆又要带贝贝,忙不过来的,你奶奶的事情我也不想说了,都这么几十年过来了,她是也那样的人,没办法的。”王翠芬越说越觉得自己应该回去,下床来开始穿衣服,不管怎么说今天晚上也要回去。

    叶梓想了想问道:“妈,真要回去?”

    王翠芬是真的下定了决心要回去的,点点头。

    “那你等我,我开车送你。”叶梓能理解她妈现在的心情,做久了家庭妇女,心永远都是放在家里的,出来就不踏实,正如她一样,她现在不是一样的也想着韩啸。

    大半夜的叶梓开着车把王翠芬送回去,由于跑出来的时候王翠芬没有带钥匙,只有敲门,叶建国开门开得很快,叶贝贝刚又尿床了,睡醒了还哭着要妈妈,作为大男人得叶建国带孩子没有什么耐心,给贝贝的屁股上打了两巴掌,这个时候哭得更凶了,叶奶奶硬是没有起来看孩子一眼。

    王翠芬听见孩子哭了,等叶建国开门一下子就冲了进去,看见贝贝哭得那个样子,她自己也忍不住哭了起来,一个劲儿的说是妈妈不好。

    小孩子一看见妈妈就开心了,哭了也累了,没两分钟就进入了梦乡。

    叶建国站在旁边不知道说什么好,看见王翠芬那一刻他心情很复杂,想念是有的,埋怨也是有的。

    “爸,妈,那我先回去了。”叶梓觉得父母的事情还是先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这么晚了,就睡叶秋那屋吧,反正她上夜班。”

    “没事,反正我开车一会儿就到家了,我先给韩啸打个电话,他会出来给我开门的。”

    说是给韩啸打电话,出门叶梓还是没有给韩啸打电话,这都后半夜了,人要是睡着了这个时候是睡得最舒服的,她不想把韩啸吵醒,她自己身上带了钥匙。

    韩啸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有人钻被窝里面来了,闻气味儿就知道是叶梓,不动声色的继续装睡,他是想伸手抱抱老婆的,可他更加喜欢佳人主动入怀。

    等了一会儿,怎么就没有动静了,这人是进了被窝,可是为什么没有向他靠拢?

    黑夜里有点声音就特别的明显,叶梓听见韩啸呼吸的声音变了,就知道这人醒着呢,居然还给她装睡,那她也继续装着不知道的样子继续睡觉,她也确实有点累了。

    韩啸还是那个霸道的韩啸,忍不住就一把把叶梓拉进自己怀里,“说,为什么不主动到老公怀里来?把妈送回去了对不对?”

    “嗯,送回去了,她看想着家里,心里不踏实。刚从外面回来,身上不暖和,不是怕冰着你了吗?”叶梓一边说一边在韩啸的胸膛上画着小圈圈,韩啸喜欢裸睡,不管是不是冷天,反正最多也就穿个内裤在里面,所以现在叶梓能接触到的地方全部都是真皮。

    “不是正需要老公来温暖你吗,还跟我客气干什么,看你这手到现在都是冰的,开车的时候没有打空调?”韩啸把也叶梓的手放在嘴边哈气,哈完气又拽着叶梓的手放自己腋窝下,觉得还是不行,又拉着放自己大腿上,用腿夹着叶梓的手。

    黑暗中叶梓红着脸,这姿势太撩人了,不想入非非都不行,“我没那么冷。”

    韩啸没有往那个方面想,只是搂着叶梓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天还才刚刚蒙蒙亮,叶梓只感觉到韩啸的手好像在自己身上游走,有点痒痒的,夫妻两个这么长时间肯定就知道韩啸想要干什么,前段时间看过一本书,书上说游的男人早上的时候****更旺盛一些。

    “嗯?”从叶梓的嘴一路向下探寻,韩啸知道叶梓有点醒了,也没有阻止她的动作,就知道她是喜欢的。

    暖暖的被窝,暖暖的身体,呼出来的气都是暖暖的,韩啸的手掌像一团火一样所到之处都可以燎原,点燃了激情,那就燃烧吧。

    “媳妇,你享受就好。”韩啸在叶梓的耳朵边轻轻的说。

    叶梓很听话,整个过程都没有睁开眼睛,能享受为什么不享受,无论是心里上的还是身体上的,她都很享受,一会云端,一会儿花间,一切都是那么曼妙,鼻尖都是香味儿,脚尖都是绵软,然后就是放松,乏力,醉了。

    事后叶梓沉沉的睡去,今天她休假,韩啸还得上班,任然精神奕奕,这是一般人羡慕不来的,所以说找老公一定要找一个身体好的,身体好才能持久的给你性福。

    晚早上七点过一点,李珍觉得自己肚子好像有点疼,一点一点的疼,然后就是肚子突然就硬了,然后又松了,她害怕,不会是要生了吧?

    “柏飞,柏飞,赶紧起来。”李珍躺着都不敢动,因为她的肚子在动,又硬了。

    “嗯?不要闹嘛,让我再睡十分钟,今天早上没有会。”郑柏飞翻了个身,把被子拉到头上继续睡,别怪他这样,他平时就很忙,现在回家还要伺候老婆,因为老婆是孕妇,所以端茶倒水还要伺候洗澡,真心累,早上瞌睡好睡,就起不来了。

    李珍拉开被子带着哭腔说道,“柏飞,我可能要生了,你赶紧起来呀。”

    要生了?郑柏飞肯定自己耳朵没有听错,揭开被子翻身起来,看李珍躺着不敢动的样子,他也是吓着了,“李珍,你感觉还好吧?”

    “肚子……”李珍指着自己肚子。

    郑柏飞摸上李珍的肚子,好硬,这是怎么了,真要生了?好像预产期就是这几天!

    顾不上那么多,郑柏飞衣服都没有穿穿个内裤就冲了出去,对着楼下喊道,“妈,李珍可能要生了!”

    柏飞妈听见儿子喊就跑了出来,往楼上跑,跑进去看见自己儿子搂着李珍着急那个样子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平时不是很冷静的吗?这个时候抱着有什么用,得把人往医院里面送呀。

    “赶紧把李珍衣服穿好,往医院送。”柏飞妈说道。

    “妈,她肚子一会儿硬一会松的,是不是有问题呀?”

    “那是宫缩,到生还有一会儿呢,赶紧的,我去给司机打电话,这会儿也该到楼下了。”

    这边郑柏飞找了衣服给李珍穿,柏飞妈在楼下安排小保姆准备炖汤,自己又去拿了之前准备好的产妇包,一切都准备好了才看见自己儿子扶着李珍下楼。

    “妈,她疼。”

    “生孩子肯定会疼的,一会儿会更痛的。”柏飞妈上前帮忙扶着李珍,李珍觉得自己一步都不能走了,走路更疼,孩子在里面踢她吧。

    “羊水还没有破吧?”柏飞妈问李珍。

    李珍说没有,继续下楼,到楼下的时候司机已经等在哪里了。

    生孩子是最折磨人的了,到了医院,医生说距离生还早着呢,羊水没破,宫口没开,说要让护士扶着李珍多走走,这样生起来更快一些。

    有钱人的医生是不一样的,给李珍接生的医生是早就预定好的,接生经验丰富,人家摸肚子就能知道大概多长时间能生,给李珍摸了肚子,又检查了宫口,说李珍生起来不会很快,但不建议剖腹,因为能顺产的都不建议剖腹。

    “还是我来吧。”郑柏飞没让护士上手,他老婆要生孩子了,他能让护士扶着李珍在哪里走,自己在旁边看着?

    “真的不能走了,疼。”李珍跟吕晓梅不一样,父母都是老师,从小也没有吃过什么苦,就是手上开个小口子父母都细心的呵护,所以她现在觉得自己特别疼感觉有刀子在肚子里面搅动一样。

    “真有那么疼?”郑柏飞小心的问道他,他是男人,他不能替老婆生孩子,看李珍疼的那个样子,他也觉得疼。

    “有人捏你蛋蛋,你觉得疼不疼?”

    那么疼?郑柏飞一阵蛋疼。

    “要不我抱着你走吧……”

    李珍无语,生孩子的人不是郑柏飞,他怎么傻了?抱着她走还不如让她做着呢,那是他郑柏飞走动,不是她李珍走,没用的。

    “先给她吃点东西吧,这会儿生还早呢,别到真的要生的时候又没有力气了。”医生又来说道。

    是呀,李珍出来的时候早饭都没吃,大家都没吃。

    柏飞妈守着李珍,郑柏飞又到附近酒店去给李珍弄吃的,不知道到底要给李珍吃什么,吃多少,弄回来的有点多,三个酒店服务钻提着一起送过来。

    “我不想吃。”太疼了,怎么吃得下,就像一个人在凌迟的时候,让这个人吃东西,她那里有胃口。

    “多少吃点,医生说你多吃点一会儿才有力气生孩子。”郑柏飞让服务员把吃的都拿过来给李珍看,看见那样能吃就吃点,他还要动手喂,看得旁边的小护士跟服务员一脸的羡慕,一个有钱男人这么爱老婆,谁不羡慕。

    李珍是强迫自己一定要多吃点,吃水晶小笼包,吃鸡蛋,居然还有四川的豌豆炸酱米线,看到米线那一刻李珍就哭了,特别的感动,郑柏飞还知道它喜欢这一口。

    李珍这个时候哭可把郑柏飞给吓着了,太疼了?

    “医生,医生。”郑柏飞立马想到的就是喊医生。

    “你叫医生干什么?”

    “我看你哭了,是不是太疼了?”郑柏飞端着米线的手都发抖了,他长这么大还没有像今天这样紧张过,真的是随时心脏都能以更快的速度从胸腔里面蹦出来。

    “不是,你不要喊,我吃米线。”李珍自己吃,吃进去自己喜欢得米线,觉得舒服多了,一碗米线很快就见了底,又个就几口鲫鱼汤才觉得自己真的吃不下了。

    “现在好像没有那么疼了,我想洗个澡。”尽管昨天晚上李珍已经洗过澡了,但只要想到生完孩子坐月子一个月都不能洗澡李珍有点受不了,要求洗澡。

    “这个时候洗澡,都要生了。”

    最后郑柏飞还是没有说服李珍,幸好病房是单人的,还是高级的,那种有厨卫的,当然这种病房的价格也不低,好在家里不缺钱。

    澡还是郑柏飞给李珍洗,洗得提心吊胆的,不是郑柏飞脑洞大开,他就是担心洗着洗着孩子就冒出来了,从李珍的双腿间冒出来,突然就觉得那个画面太恐怖了。

    怎么能不恐怖,一边洗一边还要听李珍喊疼,要不是自己老婆,要不是自己爱的人,郑柏飞能直接把李珍嘴巴给堵住现在更多的却是着急。

    洗完了穿了医院给的无菌衣服出来,医生又来看了看,说距离生还有一段时间。

    “都疼了几个小时了,还不生?”看着李珍疼,郑柏飞也疼,手都被李珍时不时的抓几下给抓红了。

    “有的人生得快,有的人生得慢,很正常的,别担心,检查一切都是正常的。”医生耐心的和郑柏飞说,像这样着急的家属她可看多了。

    “看来咱们这孩子也不是个省心的,折磨他爹!”郑柏飞这个心呀,紧张了都一天了,媳妇也疼一天了,孩子还不准备出来,太阳都下山了。

    “怎么成了折磨爹了,现在还在我肚子里面呢,哎哟……”李珍不满的说道。

    “你是肚子疼,我是心疼呀,我心疼你的痛。”郑柏飞摸着李珍肚子,“小东西,看你出来,老子怎么收拾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