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86章 都是演戏高手
    &lt;&gt;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叶梓下班直接去的旅馆陪王翠芬,王翠芬在旅馆已经都等不及了,下午的时候就想走,想着贝贝在幼儿园没有人接该怎么办,又想听叶梓的话待在旅馆里,心里跟猫儿抓了一样的乱。

    “叶梓,我看我还是回去吧,你爸晚上八九点,有时候九十点才回去,贝贝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回家没有都不知道,你看。”王翠芬就是心里着急。

    “妈,我爸没有给我打电话,说明贝贝已经被接回家了,趁着这个时候也该让爸自己好好想想,奶奶是老人我不否认,但奶奶有时候做事情过分了,他还帮着我觉得不对,你不要这么轻易的原谅老爸,不然以后还会有同样的事情发生。”不是叶梓挑拨自己父母的感情,可事实就是这样,要是她妈就这样自己回去了,她相信奶奶肯定会变本加厉的。

    “可是……”

    “妈,走,我带你出去吃饭,你看中午的饭你都没有吃,为什么要折磨自己的身体呢,你应该高高兴兴的,别担心家里,家里有事情爸一定会给我打电话的。”叶梓拿了包拉着王翠芬出去吃饭,母女两个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单独出去吃饭。

    叶建国这边就不行了,先是幼儿园那边打电话来说贝贝没有人接,让他去接孩子,他就知道王翠芬还没有回家,不愿意给王翠芬认错,自己丢下店里的事情先去接了孩子,只好把贝贝接到面馆去,等晚上回家的时候,家里一个人都没有,老娘这个点都还没有回家,不知道那么大年纪干什么去了,想了想,不会是又捡垃圾去了吧。

    要出去找老妈,叶建国又不能把睡着的贝贝单独给放在家里,最后没有办法,只好抱着睡着的贝贝一起出去找人。

    叶奶奶现在在哪里呢,在闹市区去呢,干什么呢,讨钱,今天收入不错,人家五毛一块的给,大方的有给五块的,还有个给了十块的,就今天一天,她身上的钱差不多块一百了,讨着讨着就忘记了时间,然后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不知道该坐哪趟车回去。

    “警察同志,我忘记回家的路了,你能不能把我送回去呀?”叶奶奶从来都不是一个笨人,自己找不到回去的路了,还知道找警察,找警察便宜呀,坐车的钱都省了。

    警察一看是个七十多岁瘦老太太,口齿清楚也没有得痴呆症,可能是没有什么文化,帮助这样的老太太回家,人民警察义不容辞,还好老太太知道自己住那个小区,警察送叶奶奶回家。【△網WwW.】

    “老人家,你家里怎么一个人都没有?”警察把叶奶奶送上楼。

    叶奶奶也从来都不是个省油的灯,会编故事了,告诉警察说自己媳妇因为嫌弃她这个老太婆,和儿子吵架昨天就跑了,今天还没有回来,说自己之所以找不到回家的路,是因为刚才出去找媳妇回家,说她都想好了,让媳妇回来,自己回农村去,让媳妇和儿子好好过日子,叶奶奶声情并茂的说着,好像就跟真的一样。

    “那你儿子呢?”

    “儿子?儿子还在上班呢,一家子要生活,儿子不能没有工作。”民警不放心,又安慰了下叶奶奶才走人,走的时候又给叶奶奶掏了二十块钱,叶奶奶一感动拉着民警的手泪如雨下,说自己儿子都没有对她这么好过。

    等民警走了,叶奶奶迫不及待的进了自己那屋,干嘛呢,数钱,一块,两块,……心里哪里还回去想王翠芬怎么还没有回家,叶建国没有回家,只想着每天要是都有这些钱的话,在她死之前给叶誉买个房子完全是可能的嘛。

    叶建国抱着贝贝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自己妈,找了个公用电话打家里电话,叶奶奶接的,人已经回去了,把叶建国给急得。

    “妈,你到那里去了?不是让你不要去捡垃圾了吗?大晚上的不回家,你知道不知道把我都急死了,我抱着贝贝在街上到处找你!”叶建国心里也埋怨他这个妈,一把年纪了怎么越活越回去了,但是嘴上又不能说,他妈年纪大了。

    “你和翠芬都吵架了,我怎么还会去捡垃圾,我看翠芬昨天晚上一夜没有回来,我出去找她去了,从早上找到晚上,就是没有找到,还把自己给找丢了,最后还是民警同志把我给送回来的。”叶奶奶说着说着,她自己都要认为她是真的找翠芬去了。

    “妈……”叶建国眼含泪花,说不感动是假的,他妈还是关心他的,还是关心他这个家的,这样一想又觉得王翠芬简直就是在闹性子,几十岁的人了,不顾家还往外面跑,跑了一晚上也就够了,现在还不回来。

    “建国呀,你知道不知道翠芬人家了哪里呀?”

    “妈,你别管她,我看她能跑几天。”叶建国本来想一会儿给叶梓那边打个电话,问问王翠芬怎么样了,现在一想,觉得既然她自己不回家不顾家,那他也不想管她了。

    国庆妈回去家里饭也没有吃,吃不下,怎么能吃得下,今天孙子就在眼前,李静妈都不让她抱一下,还想把孩子给藏起来,更别说让孩子叫她一声奶奶,她说话大声的时候还把孩子给吓哭了,那举起来的样子也是简直和国庆一个模样,她这个心呀,现在就是冰凉冰凉的。

    “明明自己都找了男人了,还舍不得放开我们白家的孩子,李静她到底要干什么?”

    “你又去李静家看孩子了?不是让你现在不要去吗?国庆说过让他回来处理,你怎么就等不及呢?”国庆爸比国庆妈能忍,到现在都没有去看过孩子一眼虽然他的心里也很想见见孩子。

    “等国庆回来,等国庆回来,国庆都没有说他什么时候回来,他太忙了,我太想我的孙子了!”

    门铃这个时候响起来。

    “这么晚了是谁?”

    国庆妈去开了门,看见来人下意识的就要关门,门外的人是姜瑶,醉得跟个酒鬼一样,自己家不回,跑他们家来干什么?

    “妈,你让我进去吧!”姜瑶一身酒气,站都站不稳,直往国庆妈身上倒,国庆妈想关门都管不住。

    “谁呀?”国庆爸觉得不对出来看,姜瑶?前儿媳妇回家了?

    大晚上的要把一个年轻女人就这样扔出去国庆父母也是不忍心,怎么说之前也给自己做过儿媳妇,虽然没有什么感情,但把人就这样放出去,谁知道会不会躺街上就睡?

    把人扶到沙发上去躺着,姜瑶穿了个******,这么冷的天,下面就穿了一双薄丝袜,性格冻人,国庆爸觉得不方便,叫国庆妈赶紧给姜瑶家里打电话,叫她父母来接人,自己说完就进了屋子。

    “妈,不要给我家打电话,我哪里都不去,这就是我家。”姜瑶哭着喊着,在沙发让扭动身体,那样子跟个酒鬼真的没有区别。

    孽缘呀,国庆妈现在就是这样认为的,她还是要去给姜瑶家里打电话,不然呢,让前儿媳妇在家里沙发上睡觉?先不说国庆会不会和姜瑶复婚,反正她这个当妈的之前已经领教过姜瑶母女的厉害了,不能心软。

    “妈,妈……”国庆妈都分不清姜瑶到底醉了没有了,刚才还跟一个烂泥巴一样站都站不稳,她要去打电话,人居然能坐起来抱着她一声一声的喊,不让她打电话。

    国庆妈有点推不开姜瑶,只好在外面喊国庆爸出来打电话,她这次是真的不会心软。

    国庆爸出来也是摇头,以前都没有看出来姜瑶是这样的一个人,还是和自己儿子离婚了就自暴自弃了,可能是因为动作太大的缘故,那裙子都保不住屁股了,大半夜的还喝这么多,就不担心醉酒还穿成这样被人占了便宜?

    国庆爸觉得太辣眼睛了,低着头走到电话机旁边去打电话。

    “妈,我真的错了,离开了国庆我不能活呀,活不下去的,之前那样对国庆也是有原因的,国庆外面有人了。”

    国庆妈一愣,国庆结婚后乱搞男女关系?她不相信自己儿子是那样的人。

    “姜瑶,你不要乱说。”

    “妈,我真的没有乱说,我亲眼看到的,我就是和他闹了一下小性子,他就去找他深圳的前女友,两个人抱在一起被我抓着了,不然我怎么会难么生气,所以才会干了傻事……”姜瑶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妈说得没错既然当年国庆妈能逼着国庆和她结婚,现在同样能让白国庆和她复婚。

    国庆妈不知道现在该不该去相信姜瑶说的话,“姜瑶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不管你和国庆那个对那个错,你们两个都离婚了,一会儿你父母该来接你了,回去好好过日子。”

    “妈,怎么叫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呢,我太爱国庆了所以才干了傻事,你给国庆说说好不好,让我们两个复婚,我保证以后都不闹了,一定好好过日子,给国庆生两个儿子好不好。”姜瑶跪在沙发上书国庆妈,她这次也是拼了,反正抓着国庆妈的手不放,“妈,你也是女人,你能理解我的吧,我是真的看见国庆抱着别的女人受了刺激才干的傻事呀。”

    “姜瑶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我以前逼着你和国庆在一起都错了,这次我不会干涉他了,他要和谁在一起我都不会说了,如果他愿意跟你复婚我也不会说。”

    姜瑶一听国庆妈这个话就高兴了,跪着给国庆妈磕头,“谢谢妈,谢谢妈。”

    国庆妈一愣,站了起来,“姜瑶你这是干什么?我没说让你和国庆复婚,只是他要和你复婚我不会干涉。”

    “妈,我就知道你心里还是认我这个儿媳妇的。”姜瑶说完自己躺沙发上闭上眼睛装醉,对,她就是装的,不装醉的话怎么进得来国庆家里?进不来怎么让国庆妈听她说?她也没有想过要一次就成功,人心都是肉做的,相信这样多几次后,国庆妈肯定会像原来一样心软的。

    姜瑶父母一起来的,来的时间也对,姜瑶把该说的都说了。

    “亲家,确实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麻烦你。”姜瑶妈一边说一边和姜瑶爸去扶姜瑶起来,看到姜瑶那身打扮也是一愣,有时候真得觉得她这个女儿不如自己的十分之一,你跑前夫家跟前夫妈求和你穿那么性感干嘛?要是白国庆在家也说得过去,就老两口在家你穿这样?难怪国庆爸在卧室里都不出来的。

    一巴掌拍姜瑶的大腿上,这是真用力拍的,“还不起来回家!婚都离了还回这里来干嘛?人家都不要你了,你就是死了人家也不会管你的。”

    国庆妈听着姜瑶妈的话就是觉得刺耳,但什么话也没说,反正就是想姜瑶妈早点把人给弄走,她头疼。

    姜瑶疼呀,但她又不能反应过大,她醉了嘛。

    “亲家,这次真是谢谢你了,自从孩子和国庆离婚后心里苦,茶不思饭不想的,还想着和国庆复婚呢,我劝也劝了,骂也骂了,就是不起作用,我就这么一个女儿,要为了你家国庆出事了,你说让我和她爸下半辈子还怎么活呀。”

    说完姜瑶妈就期盼的看着国庆妈,这个时候懂事的就该说,当妈的自己没有管好儿子,说自己去劝儿子回心转意这样的话才对。

    那知道国庆妈什么也没有说,她走神了,脑子里现在想她所以呢,刚才姜瑶说给国庆生两个儿子的时候就勾起了她想孙子的心,这个时候满脑子都是她的孙子,孙子呀,她看但摸不到抱不到的孙子呀。

    “国庆妈?”姜瑶妈都要气炸了,感情她刚才说那么一堆人家没有听进去呢,还能走神?看来国庆妈也是个中高手呀。

    “哦,我就不送你们了。”国庆妈回神。

    姜瑶爸觉得丢死人了,扶着姜瑶直往门口走,人家现在根本就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一家三口出了门姜瑶就醒了,她那里喝醉了,她就是买了瓶二锅头往自己身上倒了些再喝了些,所以身上才那么重的酒味儿。

    “我过几天再来。”

    “下次别穿成这样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www.yuehuatai.com,更优质的www.yuehuatai.com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