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84章 和好
    昨天晚上柏飞妈还担心儿子两口子闹矛盾要闹到什么时候呢,早上起来一看,那还有什么担心的,笑两口挤在沙发上睡得正香呢,也不知道怎么挤下去的,李珍可是个大肚子呀,挤在一个人睡都睡不舒服的沙发上。

    “别叫醒他们,你跟我出去买菜。”柏飞妈叫着小保姆就出去了,让小两口继续在沙发上睡觉。

    昨天晚上郑柏飞睡得太不舒服了,沙发太窄,李珍还来和他挤,他又喝多了,要不是借着酒劲儿,他怎么也睡不着的,刚才他妈和小保姆说话的时候就醒了。

    郑柏飞保持睡姿不敢动,只是把自己的头撑了起来,看着老婆李珍的侧脸,哼,还不理自己,故意搞冷漠,现在露出原形了吧,明明就是没有他就睡不着,关心他吧,看看,还特意跑来跟他挤沙发,呵呵,郑柏飞心情好极了。

    噘了嘴去亲李珍的小脸蛋,心里满足了,亲完也不管现在几点了,搂着老婆继续睡,昨天晚上的酒劲儿影响他现在头还有点晕。

    李珍醒来的时候郑柏飞还埋在她脖子里面睡觉呢,呼出的气还有酒味儿,想起他昨天晚上出去喝酒到十一点,心里来气,手就在被子里面摸上郑柏飞的大腿根部使劲儿的那也一揪,疼得郑柏飞一下子就醒了,还不敢大动作,自己媳妇可是孕妇。

    “李珍,大清早的你谋杀亲夫呀!”

    “那么大声干什么,小心妈听见了。”李珍捂着郑柏飞的嘴,想起他昨天晚上喝了酒,赶紧又把手拿开,放到自己鼻子边闻了闻,表情很是嫌弃。

    “酒鬼!”

    “酒鬼?那你昨天晚上还跑来跟我这个酒鬼睡沙发,哼。”郑柏飞本来就是个痞子,说他是酒鬼,嫌弃他,他偏还要噘嘴去亲李珍,“老婆,来让为夫的好好亲一口,你都好几天不理我了,我难受了,要不你给我摸摸心,太难受了。”

    “好了,别闹了,这是客厅,一会儿妈起床来该看见了,我们还是早点上楼去。”李珍昨天晚上不是真的要和郑柏飞睡沙发,就是下来看他,摸了他就走不掉了,谁叫他死死的抓着她的手,一直说对不起,说着说着李珍就心软了,爬沙发上就睡一起了。

    “那你先亲我一口,你不亲我我就不起床了,今天还不去上班了,就等咱妈,咱家保姆一会儿看我们两个睡沙发上。”

    “你耍无赖是不是?”李珍又要动手去揪。

    “你揪,你揪的话我就大声叫了啊!反正昨天晚上我有多醉我妈肯定是知道的,我不可能起来把你从房间里面拉来这里和我一起睡,大家一看就知道是你自己来的,看他们笑不笑你。”说完郑柏飞主动吧嘴伸过去。

    李珍没办法,看了看周围没有人,快速的在郑柏飞脸上亲了一口,死不要脸的还噘嘴,意思是亲嘴儿,一股酒味儿叫李珍怎么下得去口。

    “好了,不要折磨我了,酒味儿太重了。”

    “不嘛,就要亲嘴儿。”郑柏飞趁李珍不注意捧着她的脸就亲嘴上去了,还想搞****,舌头直往李珍嘴里伸,李珍不干,用舌头要把郑柏飞的舌头给顶出去,结果舌头还被他吸住不放了,羞死了,又不敢叫,怕家里的人听见。

    “不要脸。”等郑柏飞亲完了,李珍骂道。

    “我只对你不要脸,那些想要我对她们不要脸的女人我还不干呢,你要高兴哟,李珍。”

    “赶紧起来上楼去。”

    “上楼去再接着亲?”

    “你……哎哟。”李珍试着起来突然发现脚麻了,原来沙发睡两个人太窄了,她左脚一直吊在沙发外面,不麻才怪。

    “怎么了?”郑柏飞还是很紧张李珍的,以为她肚子有事,手第一时间抚上她的肚子。

    “不是肚子,是脚,睡麻了,怎么办。”

    “怎么办?让亲爱的老公来抱你呗。”郑柏飞自己先起来,把李珍打横抱起,“老婆,你好重呀,有一百三十斤了吧?”

    “你嫌弃我了?”

    “没有,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我就喜欢像你这样白白的小猪。”郑柏飞这个痞子说着又在李珍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啊,你骂我是猪,我咬死你。”说咬就咬,李珍一口咬在郑柏飞的脸上,咬住不放,疼得郑柏飞眼泪都到眼眶了。

    “老婆住口,我错了,你不是猪,你是披着猪皮的狼。”

    李珍松了口,不能一直咬下去,要有分寸,就算是这样郑柏飞的脸上还是有了一排牙印。

    “疼死我了,不要咬了啊,再咬我就把你扔这里。”郑柏飞想动手揉一揉脸还腾不出来手,好不委屈,太疼了,“一会儿我妈看见了该心疼了。”

    “一会儿妈看见了,问你你就说是你自己咬的。“李珍搂着郑柏飞的脖子霸气的说道。

    “这点我还真不能比过你,你自己用嘴咬看看自己的脸……”

    李珍:……

    郑柏飞把李珍放床上,“那只腿麻了?我帮你揉揉,太久没有活动的缘故。”

    李珍指了指左边的腿,郑柏飞就动手去帮她揉,一只手给李珍揉腿,一只手揉自己的脸,这日子过的。

    “啊,都九点了!”李珍以为现在才六点呢,因为没看见柏飞妈起床,小保姆也没有起床。

    “你才知道呀?”郑柏飞早就知道现在时间一定不会太早,一是他本来生物钟就是七点准时醒,但他妈肯定会比他先起来,二就是他喝醉了一般都不会太早醒来,所以只有一个结果,他妈和小保姆都已经起床了,只是没有叫醒他们两个,至于他妈和小保姆去了哪里,不得而知,也不想浪费时间去想这些没有太大意义的问题。

    “那妈她们……”

    “肯定是看我们两个睡得香就没有喊呗,看你吃惊着急的那个样子,害羞个什么劲儿,咱们两个是合法的。”

    “都怪你。”李珍感觉左腿舒服多了,一脚把郑柏飞踢开。

    “怪我?不是你主动陪我睡沙发的吗?”

    郑柏飞一看李珍又有生气,“好了,不闹了,真没什么,要妈真觉得有什么,早上就喊我们两个了。”

    “没办法见人了。”李珍捂着脸。

    呵呵,郑柏飞觉得李珍真的是太可爱了,以前他的那些女人可没有一个会为这样的事苦恼的。

    “老婆,我身上好臭,先去洗个澡。”

    李珍翻白眼,你现在才知道自己是臭的呀,刚才还要****,想到这个李珍觉得自己也跟着臭了起来,“不行,我先洗,你帮我?”

    话就是这样脱口而出的,郑柏飞挑眉,求之不得,“你确定?”

    李珍也后悔,自己怎么就说出来那样的话,可看到郑柏飞那有点瞧不起她以为她不敢的眼神,挑衅她是不是,她还就非要让他帮着洗澡了,怕什么,她身上哪一处是郑柏飞没有看到过的,就是担心现在这个身材,太臃肿了,不仅仅是肚子大了,就是腿都开始水肿了。

    郑柏飞可不管现在李珍心里正在做什么斗争,既然老婆说了要他帮忙洗澡,他她很听话的哟,上来抱李珍进浴室,他以为李珍会小小的挣扎一下的,结果人家没有,跟个女王一样让他脱光了衣服,让他伺候洗澡。

    “要了老命了老婆。”给老婆洗澡对郑柏飞这个禁欲那么长时间的男人来说是最很的惩罚,小弟弟抬了头就没有放下去过。

    “干嘛!老实点。”李珍面上呵斥郑柏飞,心里可要笑翻了,小样儿,还好意思把小弟弟拿她大腿上来蹭。

    最后的结果就是郑柏飞一直憋着,一直憋着,求李珍,人家也不干,只有等着李珍出去了,自己让五指姑娘帮了忙,极度委屈,他郑柏飞什么时候缺过女人呀,从满了十八岁这样的事情他就没有靠过自己,年级大了还活回去了。

    “亲爱的老婆,你每天待在家里太无聊了,要是有空和朋友同学什么的见见面,出去逛街什么的也高,你老公我赚了不少钱,你使劲儿花不用担心。”郑柏飞想起昨天晚上黄智仁说的,他倒是想让李珍和黄智仁老婆多接触接触,看看人家吕晓梅还是农村出来的,人家一点都不自卑,想了想可能跟生了两个儿子有关吧。

    “我再这边也没有什么朋友,同学基本都回了各自的城市,哦,可以找方正哥哥聊聊,从咱们结婚后还没有见过面呢,他之前帮了我不少,我们又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郑柏飞一听方正的名字,赶紧不让李珍接着说下去,“打住,打住!亲爱的,别管谁都叫哥,你妈什么时候多生了一个儿子,真是的,又没有血缘关系,做朋友也好不到哪里去,女人跟男人有什么友谊。”

    “我们一起长大的,小时候穿开裆裤……”

    还说?郑柏飞直接用嘴封住李珍的唇,小样儿,看你还说。

    “干嘛!”

    “你干嘛老在我面前提别的男人?亲爱的,相信我,男人跟女人之间不会有什么纯洁的朋友之情,只有……”奸情,后面两个字,郑柏飞是不敢说的。

    “只有什么?”

    “好了,我得上班了,这个点过去都该中午了,都怪你,舍不得我走。”

    李珍:……

    对于王翠芬来说,有家不住来住旅馆真的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昨天晚上本来就有点后悔了,今天早上更后悔,想退房,结果人家前台的小姑娘说昨天开房的时候交的是三天的房费,这个钱不能退,不能退呀?王翠芬又舍不得,返回房间待着。

    叶建国日子也不好过,昨天晚上没有睡好,睡在一起几十年的老婆昨天晚上不在身边,他十分的不习惯,还忘记给贝贝把尿,结果贝贝半夜就尿床了,尿完床醒来不睡觉,非要找妈妈,他上哪里去给他找妈妈去,大半夜的又不能给叶梓打电话,他不是不担心王翠芬,但他知道叶梓肯定给安排好了。

    叶奶奶睡得香,昨天晚上想了很多美好的事情,就拿王翠芬走了这个事情来说,她怎么就巴不得王翠芬不回来了呢,这样说不是她就能替自己儿子当家了,以后叶誉的日子是不是就能好过很多?

    叶奶奶这个人吧,从来没有把儿媳妇当自己家里人看,一直觉得王翠芬不会真心的对叶誉好,要真对叶誉好,叶誉能缺钱一直找她这个奶奶要,肯定就是钱没有给够,这就是不是自己孩子的区别。

    早上起来还以为能吃现成的呢,结果没人给做,想起来了,王翠芬昨天跑出去还没有回来。

    “奶?”

    “奶给你拿钱,你出去吃早饭。”叶奶奶摸了十块钱给叶誉,她身上的钱也不多了,准备今天再问自己儿子要点,趁王翠芬不在家,还能多要点。

    “奶,十块钱哪里够,中午我肯定也只有在学校吃了,我正长身体呢。”

    叶奶奶看了看叶誉,可不是吗,十**岁的孩子可不是正长身体吗,瞧她这孙子瘦得跟竹竿似的,没爹的孩子就是这样,想到这里,叶奶奶眼睛又红了。

    “奶奶?”叶誉受不了他奶奶现在动不动就要哭,知道是她想起自己老爸来了,可人死又不能复生,想有什么用,而且他现在挺讨厌别人可怜他的。

    “多买点肉吃。”叶奶奶又给叶誉掏了十块钱。

    “妈,中午你自己做饭,我送贝贝去幼儿园。”叶建国也是匆匆的就走了,他还得赶着去开店,往天这个时候店早就开了,面都卖出去多少碗了,今天晚了是因为他得管贝贝,总不能让孩子五点就起床吧,那个时候起床也不能送幼儿园呀,没开门。

    中午自己做饭?叶奶奶都好多年不自己做饭了,关键是她也不会用厨房那些什么气呀,这跟农村烧柴不一样,她是真不会,还有点怕那个什么气,前段时间看新闻,说人家厨房那个气漏了爆炸什么的,她就想起这个来了,不敢细想,根本就不敢留在家里,拿了钱跑外面去吃,早饭外面吃,准备午饭也在外面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