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古代来的小媳妇 > 第383章 醉酒
    韩啸从来都没有这么着急过,不淡定,不冷静,不能去想要是叶梓真的出事了,自己该怎么办。

    “国庆呀,你有没有李静家里的电话?”韩啸也知道这个时候给国庆打电话问李静的电话号码不太好,可他有什么办法,老婆都找不到了。

    “出什么事了吗?”

    韩啸简单的说了一下,说叶梓到现在还没有回家,又不是上夜班,可能去找李静了,手机也许没电了,说的时候很轻松,其实着急得不得了。

    给李静家里打电话,电话不是李静接的,又是李静弟弟接的,也不知道这人是不是把他当成了白国庆了,就说让他以后不要在去找李静了,没给韩啸说话的机会就把电话给挂了,再打过去电话就没人接了,这下可把韩啸给急死了,找不到人,电话也打不通,没往叶梓去了娘家这个方面想,一般叶梓回娘家都会提前给他说的呀。

    韩啸想去报警,可他也懂,失踪四十八小时才能报警找人,这个时候有点讨厌规定的一条了,要真遇上什么坏人了,别说四十八小时,就是一个小时都能出事!

    只好开着车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晃荡,希望在熟悉的几条路上能看见叶梓的车子,或者看见叶梓本人,还别说,真被韩啸给看到了。

    叶梓的车停在马路边上的停车位呢,就是人没有在车里,在一看停车的位置,旁边到处都是旅馆多,韩啸皱起眉头。

    把车子停路边停车位,就在叶梓车子的旁边,如果叶梓出来应该能看到他的车,然后会等他的吧?至于他,现在他要挨个旅馆去找叶梓,肯定出了什么事,最好不是他想的那样。

    此时此刻的叶梓呢正听她妈回忆过去那些日子,过去日子有多么的苦,叶奶奶有多么的偏心,她和叶建国两个感情是多么的好,就算她生了两个女儿,叶建国也没有嫌弃她,村子里面的人因为她生的女儿还看不起她,她大伯娘就是头一个看不起他们家的人,把好东西都拿了用了,因为她生的是儿子,……

    “哎呀,叶梓你看看现在几点了,你赶紧回去,饭都没吃,……”

    “妈,你不是也没有吃饭吗?”叶梓一边说一边抬手看期间,都差不多十一点了,想起自己手机响过,掏手机出来看,没电已经关机了。

    “妈,我手机关机了,韩啸联系不上我,肯定要着急了。”

    “那你赶紧回去,我一个人没事的,像你说的那样,大不了在旅馆住几天,这辈子我也没有清闲过,当给自己放假了。”

    叶梓把身上的钱都摸给了自己妈,从旅馆匆匆忙忙的出去和韩啸走了个照面,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韩啸冲上来抱了个满怀。

    “你怎么都不回个电话,知道不知道我找了你一晚上了!”韩啸紧紧的搂着叶梓,知道不知道他刚才有多着急,看到叶梓的车停在旅馆外面,他是真的害怕叶梓会发生一些他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叶梓回抱着韩啸,两个人的心跳都砰砰跳动,“手机没电了,我不知道你在找我,等我把事情处理了才发现手机没有电……”

    “唔。”韩啸不管叶梓说什么,解释什么,他只知道自己很在乎这个女人,低头吻住叶梓的唇,一阵柔软袭来,韩啸才冷静了一些,放轻了力道,但好像是谁的嘴皮破了,有一股血腥的味道儿在两个人的嘴间传递。

    “干嘛?别人都看见了。”叶梓稍微推开韩啸,自己把头埋在韩啸的胸前,怎么能在这样的地方吻她?这是外面呀,还有人。

    “对不起,刚才就是着急了,看到你那一刻脑子充血不冷静了,现在好了,我确定你好好的站在我面前。”韩啸又把叶梓往这个怀里搂了搂,确定叶梓应该之前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只是怎么会在旅馆里面出现,还是大晚上的,皱了眉头。

    “怎么会在这里?”

    “爸妈吵架了,刚才陪妈过来旅馆这边。”

    嗯?让韩啸怎么去想也不会想到是自己老丈人和丈母娘两个吵架了,平时看两个人感情很好呀,而且这几年也从来没有听说两个人吵架的事情。

    “为什么吵架?很严重?”不严重的话怎么会跑出来住。

    叶梓把娘家发生的事情简单给韩啸说了一下,然后问了一个自己都觉得自己问得有点蠢的问题,她问早上韩啸妈如果跟她奶奶一样为难她,那他站那一边?

    “我妈怎么会去捡垃圾,这个你放心。”韩啸摸摸叶梓的头,牵着她往外面走,刚才两个人在旅馆大厅亲嘴儿,应该有人看见了吧,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尴尬。

    “韩啸,你知道我问得不是那个。”

    “别想了,不会的,你和我妈现在不是相处得很好吗?以后不要这样了,有什么事要第一时间想到我,不要不接我的电话,就算不能马上接我的电话,你也要早点给我回个电话,不然我找不到你会急死的。”

    叶梓点点头,然后两个人各自开车回去,韩啸跟在叶梓的后面。

    郑柏飞给黄智仁打电话约他出来喝酒,两个人有一段时间没有聚了,主要是两个人各自都变成了家庭型男,黄智仁根本就没有更多的时间出来和朋友一起聚,两个儿子呀,闹得他不要不要的,有保姆都不行,太闹了,正好郑柏飞给他打电话,他出来透一口气。

    “哎呀,早知道儿子这么闹得话,我就生女儿好了。”话是这样说,黄智仁自己不知道自己说这个话的时候脸上带着那种幸福的笑容,让郑柏飞有种想撕他脸的冲动。

    “大哥,能不能不要在我面前晒你的幸福,想把我比下去?不得不说你胜利了,兄弟我最近感情有点不顺,不要惹我哟。”郑柏飞不是不想回家,可这几天自己回去家里那个冷得跟冰一样,在他妈面前还能跟他说两句话,要是两个人进了房间,他就成了空气,除了搭脚的时候还有点用处。

    “哟,你也有感情不顺的时候?怎么你家那位还能欺负你?”

    “来干杯,叫你出来喝酒的,可不是叫你来笑我的。”端着酒杯自己和黄智仁的碰杯然后自己先喝了,不管了,好久都没有这样放纵了。

    “你怎么不喝呀,找人喝酒的目的就是要个人陪自己一起醉嘛,赶紧喝。”郑柏飞把黄智仁的杯子递给他,伸到他的嘴边,要他喝。

    “我只喝一点,等会儿回去我还得去儿子的房间看看,喝多了身上有味儿,不好,我看着你醉就行,或者说我帮你叫两个小妹儿陪你醉,多简单的事情。”说着黄智仁就玩站起来。

    “别,大哥,你知道我是有洁癖的人,酒吧里面的女人不碰的。”郑柏飞拉着黄智仁不让去。

    “哎呀,你这个样子要是让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们两个有什么呢,忙赶紧喝,喝醉了我好送你回家,醉了就没有烦恼了。”黄智仁又给郑柏飞的杯子给满上,不就是想买个醉吗?这还不容易,多喝点酒醉了。

    “你想早点回去呀?真是有异性没人性,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郑柏飞对黄智仁很不满。

    “你嫂子可给我设置了门禁的,回去晚了,她可要找我闹的,你不知道自从她生了两个儿子之后,在我家的低位那是水涨船高,早就超越了我再家里的低位,你一个人水生火热也就算了,你还指望我也跟你一样呀?”黄智仁笑着说,其实不是他怕吕晓梅,就是觉得既然相爱,他又说男人,多顾着点家也没有什么,除开两个闹腾的孩子,他现在确实觉得自己十分的幸福呀。

    “苦命的我呀,你再说我可要吐了!”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你看这样好不好,我说你也不敢喝了,我让你嫂子开导开导你家那位去怎么样,你家那位我看就是孕期综合征,等孩子生了也就好了。”

    在黄智仁的劝说下郑柏飞终于没有喝醉,但还是喝了不少,一身的酒味儿。

    “不行呀,我不能就这样回去,味儿太重了。”郑柏飞闻闻自己身上,自己都受不了。

    “怎么,你也成妻管严了?”黄智仁可还记得当初郑柏飞怎么笑他的,现在还不找点回来。

    “那有,她现在不是孕妇吗?孕妇不能喝酒,我一身这么重的酒味儿,她闻了对肚子里面孩子可不好,而且她好像生气以后孩子生出来可能脾气不好,……”

    “好了,你也别解释了,我送你回去好不。”

    李珍看看时间,十一点了郑柏飞还没有回来,一般如果真的要加班的话,郑柏飞会给家里先来一个电话,今天晚上没有给家里来电话,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也不知道这个人干什么去了。

    从床怎么坐起来的又怎么躺回去,李珍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怎么会去担心郑柏飞这样的人,他说的对,两个人生活的环境不希一样,所以没有那么多说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现在他去找那些和他差不多环境长大的女人去了。

    翻身,李静睡不着,不知道是不是今晚少了搭脚的缘故,开了床头灯,看着自己旁边空空的位置,她突然很想哭,想起一个词语,独守空房。

    楼下好像有响动,李珍猜应该是郑柏飞回来了,心里怎么有点高兴,这个人还好没有在外面过夜,又有点生气,这个跟还能不能再晚点回来?到底知道不知道自己是有家庭的人。

    开门出去站在二楼看见郑柏飞被黄智仁扶着进来,柏飞妈上前去帮着扶着。

    “怎么喝酒了?还喝这么多,不知道老婆怀孕了不能喝这么多?真是没有分寸。”柏飞妈一边说一边扭头朝楼上看,正好看见李珍在楼上站着,“李珍,你别下来,回房间去睡吧,这里有我呢。”

    李珍还是有点想下去看看郑柏飞到底喝了多少的,走路都那样了,好像抬头的力气都没有了,一直耷拉着头,皱了皱眉头。

    “弟妹,没事的,他没喝多少,你先休息吧。”黄智仁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李珍笑了笑,明明就劝着郑柏飞没喝那么多,从酒吧出来的时候人还能跟他对话,还有意识,结果开车回来就这样了,现在就是把郑柏飞拖出去卖了估计他都不知道吧。

    李珍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担心多一点还是生气多一点,但只要想到她这么大个肚子郑柏飞还出去喝真么多酒,心里又来气了,转身进屋,她就不信了,没有郑柏飞今天晚上她还睡不着了。

    这边黄智仁把郑柏飞扶到沙发上去,柏飞妈让小保姆弄点蜂蜜水来给郑柏飞喝,郑柏飞现在完全就是没有意识,让喝水就喝,喝完抓着黄智仁的手就不放了。

    “老婆,我错了,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说完郑柏飞还拉着黄智仁的手给亲了一口,黄智仁给狠狠的恶心了一把,赶紧甩开手。

    小保姆在旁边都惊呆了,这是什么情况,郑柏飞喜欢男人?他们两个?

    “没你的事儿了,赶紧去睡觉。”柏飞妈把小保姆打发走。

    “智仁,今天晚上谢谢你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不好再说什么,黄智仁也赶紧走人,看来郑柏飞两口子还真出了点什么事,这小子也有今天,呵呵。

    看了看楼上,柏飞妈没有把郑柏飞弄到楼上去,拿了被子让他直接睡在了客厅。

    柏飞妈看着自己儿子这睡颜,叹口气她以前这么骄傲的儿子呀,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儿,又给他盖了盖被子自己去睡觉。

    李珍以为一会柏飞妈会把郑柏飞给送到楼上呢,左等右等也不见人上来,她又睡不着,所以说习惯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自己把抱枕拉过来放到腿下,根本就不是那种感觉。

    动了动鼻子,没有郑柏飞的味道她睡不着呀,该死的,没有办法,自己悄悄的起身,不敢开灯,怕把家里其他的人弄醒,拿了手机,借着手机的光,慢慢的摸到楼下。

    “老婆,我想你了。”郑柏飞睡得不是很安稳

    李珍搓一下郑柏飞的脑门,“天天都看见的人还想什么想。”(未完待续。)